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四十章 再次遇刀
    这三个卷轴在炎魑的身边分开,在三个方向,连接成一个三角形,把炎魑围在了中间。任凭炎魑怎么去挣扎,也丝毫不起作用。

    这时,腾佐伊朗蹒跚着几个起落来到了我所在的洞口,支持不住半跪在那里。

    我很感兴趣的看着刚才他与炎魑战斗的一幕,很精彩。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战斗方式,从来不直接正面进攻,而是隐藏自己,或者防守反击,这是一种很古怪的战斗方式。尤其是现在捆住炎魑的那个术法,更是古怪的很,那是利用什么力量产生的能量呢?

    “请让我,让我进去……”腾佐伊朗喘了口气,哀求的对我说。

    我看着他堪比绝美女子的面孔,说实话,就算是红月,傅华她们,如果单纯的比美丽,恐怕都略逊于他。

    “你先回答我,那三个卷轴形成的能量,是什么原理?”

    他略微犹豫了下,还是回答了。

    “我只知道是神界传授的术法,名字叫——磁!”

    我刚要说话,突然,原本束缚在三个卷轴内的炎魑发疯了似的尖叫,强大的,猛烈的火焰从他的身上猛的向外鼓胀,似乎要冲破这个捆住他的三角形。

    同时,由于炎魑的尖叫,那沉睡在炎池深处的炎魅也开始苏醒,慢慢的浮了出来。

    仿佛感受到炎魅即将苏醒,炎魑更加疯狂的鼓胀着身体内的火焰,三个卷轴的边缘,已经开始逐渐的燃烧,脱捆的时机就要来临……

    腾佐伊朗惊恐的看着下面逐渐浮出来的炎魅以及马上就要脱捆的炎魑,苦苦的哀求着:

    “求你!!!!!!让我出去,你要什么条件,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什么都给你!!”

    我看着他哀求的动人表情,叹息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在他以为我会让他进来,露出感激神情的时候,我轻轻的说:

    “不可能!”

    然后再次迷着眼睛笑了一笑,慢慢的看着他,同时向后退去。虽然他目前看起来并不能对我产生危险,但是由于习惯,我还是不喜欢把后背对着别人……

    看着他绝望的神情以及怨毒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心脏跳动的速度,有些加快……

    “其实,也不是一定不可能。”

    他听到我的话,一愣。

    “只要你能满足两点,我就带你走。”

    “那……那两点?”沙哑的异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听到我的耳朵里,一阵心池荡漾,一丝邪火暗里升气……

    可惜是个男的,要不然……

    “第一点,如何证明在我救出你后,你不会对我有危险。第二点,就是代价,好处,作为一笔交易也好,你需要给我好处,能够打动我的。”我一边说,一边注意他的表情。

    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然后抬起头,果断的说:

    “好,我腾佐伊朗愿意终生效忠您。这样就同时满足了这两点,因为我想不到如何能让您相信第一点的理由。作为诚意,请您接受我,腾佐流魔忍对于效忠者奉贤的我的‘限制’……”

    说完,全身散发出紫黑色的光芒,从胸口的位置飘出一个黑色的乌光球体,穿过了我们之间的沧海魄潮起防御,停留在我的面前。

    失去了黑色能量球的腾佐伊朗,面色更加的苍白,昏昏欲倒。

    腾佐伊朗?很奇怪的名字。

    我仔细看着他的神情,他会这么轻易的就把这个重要的东西,相当于他的生命交给我么?凭他在刚才选择左右洞口以及留下脚印来迷惑我的表现来看,他这个人很狡猾。

    但是也仅仅是狡猾而已,我嘴角向两边微微一翘。没有去碰那乌光球体,绕了过去,同时用海枯结界包住。

    这个时候,石穴的炎池里,那逐渐浮起的炎魅睁开了眼睛!!

    一阵低沉的喘息声在石穴里回荡,刹那间,炎池里的炎魅消失了。接着原本束缚住炎魑的那三个半烧的卷轴全部被突如其来的火焰烧成黑色的粉末……

    随着黑色粉末的飞舞,炎魅在旁边显现出了身型。和炎魑一样的肤色,一样的火焰,但是不一样的外型。炎魅更像是一只野兽,四脚踏地的野兽,长长的尾巴,锋利的火齿,以及红色的幽幽目光。

    腾佐伊朗惊恐的对我说:

    “快让我进去,炎魑炎魅很少有一起出来的时候,而且它们一起出现的话,温度是不可想象的!它们会主动攻击祭坛内的所有生物,致死方休!!但是惟独对于在四个通道洞穴中,位置在东方的那个不会去进攻,快让我进去,我们来的这个洞穴就是唯一安全的东方位置!!”

    炎魅炎魑也在这个时候一起向我和腾佐伊朗的位置怪叫着冲来。本来一个炎魑带起的高温就可以轻松的把潮起防御蒸发掉,何况这次是加上了炎魅,我的沧海魄潮起防御开始迅速的蒸发,变成一丝丝雾气,然后消失。四周的墙壁也开始出现了干裂的龟痕……

    腾佐伊朗惊恐的转过身子,看着来临的炎魑炎魅。时间不允许我有太多的考虑,虽然腾佐伊朗说这里是唯一安全的,但是谁知道是真是假。我抓起漂浮的乌光球体,趁着腾佐伊朗转过身子的工夫,一脚踢在他的后背上。然后快速的回身飞奔,依稀听见身后发出凄厉的惨叫。

    他的死活与我一点关系没有,到是手里的这个乌光球体,很是耐人寻味,到底是真是假,我不敢确定。于是先收了起来,准备出去后找个人来试下。

    顺着通道一直飞驰,很快就到了刚才遇到两条怪蛇的地方。看到满地粘粘的血酬,四周浓厚的血腥气,以及地上的怪蛇残骸。可以想象当时他们之间的战斗是多么的激烈,怪不得会受了重伤。

    停顿一下,四周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发现。正要走开,心中一动,这地面上的蛇血,不也是水的一种么。于是沧海魄潮起,地面上的血液相互积聚到一起,不断的融合,提炼,最后从血液里飞出六个血色的珠子,这六个充满了血液精华的珠子,被我吸进了身体里。

    同时想了一想,利用沧海魄控制地面上剩余的血液向着出口的位置扩散,尽可能的把血腥气味扩散到在出口可以嗅到。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一会遇到敌人的话,可以用这血腥气味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作用,但是还是准备一下的好。

    接着向出口奔去,随着感觉四周越来越潮湿,水气越来越重,我看到了前面的出口。只要从那里出去,然后过了古怪的门,再往前就可以出去了。

    “搜”的一声,我从洞口里飞了出来。突然,一道刀光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划来,刀光恍惚,让我看不到对方的位置,更别提对方的面貌了。而且快的让我吃惊,让我躲避不开,幸亏这里除了地面的沙土之外,所有的洞口都很潮湿,有大量的水气,所以我虽然躲避不开,但是沧海魄潮起防御却在瞬间聚集到大量的水气,在我的面前形成一个水盾,夹住了那闪电的一刀。

    同时我拔出尼刀,沧海魄能量进入刀内,蓝光大盛,带着四周聚集的层层水气,仿佛一道波浪,迅速的反击。

    刀光四起,层层能量掀起的圆形涟漪扩散到四周,发出啪啪的声音。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完成的。刀光的恍惚一直干扰着我的视觉,而且加上快速的连续进攻,也让我一直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仅仅是本能的去战斗。

    但是这越来越强的刀劲让我有些熟悉的感觉——

    “刀!”我低声说。

    对方一顿,刀劲稍弱,正要说话。我借这个机会迅速劈了四刀,四道蓝色的波浪。对方没有继续还击,而是快速纵身闪到一边,同时骂道:

    “你个黑夜,知道是我,还要给我几刀,要不是一直防备着你,这四刀要命了。”说完,似乎还是感觉憋气,狠狠砍在旁边的墙壁上。

    “这四刀是你酒钱的利息……”我平淡的说。

    本来要继续摧残墙壁的拿刀的手,停了下来。仿佛有些尴尬,刚要说话,突然面色一整,耳朵微动。

    这时我也听到了远处的巨大石门那轰轰的声音。看来今天我来的还真不巧,这么多人怎么都赶今天来了,这次来的不知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