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炎魑炎魅
    迅速的跳起,回到上方的洞穴口。左面的洞,就是我来的方向,那么魔忍要是赶来,也应该是从那里进来。

    这时,破空声从左面的洞穴传来,刹那间,两道人影飞速的窜出,落在了龙蛇的身躯上。

    我迷着眼睛仔细的盯着这两个身影,其中一个在落下的时候,左脚微微一颤,而且裤子紧贴在身上,很有可能是血液把裤子粘在了身上,应该是受了外伤。另外一个和我对持了许久的魔忍,虽然极力的站定,但是却稍微向前滑了一下,同时微微颤抖,应该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控制不好自己能量造成的。

    看到这里,我反倒并不急着走了,我想要知道,那的肉状物体,到底是什么……

    两个魔忍站定后显然也微微愣了一下,但是当看到那漂浮着的肉状物体时,马上提起精神快速的冲去,在途中,受内伤的魔忍仿佛内伤发作似的顿了一顿.

    另外一个魔忍见机马上提速全力冲去,瞬间来到了肉状物体的旁边,一把抓在了手里.

    可惜,在他的手碰到那物体的同时,他脸上筋脉全部绷起,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眼看一声凄厉的惨叫就要在这宁静的石穴里发出.

    另一个魔忍迅速把一样东西弹进他的嘴里,我猜想应该是把他的舌头和声道破坏了,所以他仅仅是睁大眼睛喷了口血,呜了几声,并没有喊出来.

    同时,他身上的血肉正快速的被那个肉状物体吸收,随着吸收,那物体慢慢的鼓起,露出了上面的青色线条,仿佛虫子一样的青色线条,围绕着它.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它到底是什么……

    心脏!

    一颗心脏!

    一颗跳动的心脏!

    魔忍的目的就是这颗心脏,那么它是谁的心脏呢?

    突然,在炎池里冒出一个长着六角的头,看着上面握着心脏不停被其吸收的魔忍,箭一般冲了上去。

    带起的热罡仿佛燃烧了空气一般,发出“霍霍”的声音。一把抓住魔忍接触着心脏的已经干枯的手腕。准确的说不是抓住,而是还没等接触,手腕就自己燃烧起来,接着一团火焰包围了魔忍,发出滋滋的声音,消失无迹,一点残余都没有留下……

    我看着这个全身充满火焰的怪物,头颅上对称着长着六根大小不等的角,从前到后,越来越长。面孔上只有眼睛部位的两个黑洞,其他位置,全部都是红色的火焰,全身布满了红色鳞片,以及身后那长长的尾巴。

    它缓缓的转过身子,盯着另外一个魔忍,眼睛里散发着红色的幽光。

    腾佐伊朗小心的看着面前的火焰怪物,心里忐忑不安,他知道这个怪物的名字,炎魑。

    本来的计划是在炎魑沉睡的时候来到这里取走心脏,但是那个该死的混蛋,把另外一条人蛇弄醒,给自己带来麻烦和受伤不说,主要是耽搁了时间。心脏一个月跳动一次,也只有在心脏跳动前的那个时刻,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在心脏跳动前的那个时刻,炎魑会在炎池内沉睡,一旦心脏跳动结束,炎魑就会苏醒,守护着心脏……

    腾佐伊朗慢慢的后退,与炎魑之间的差距他是知道的,炎魑可是通天城的三大守护魔兽之一。而且其无行属火,可以燃烧一切,虽然是刚刚苏醒的炎魑,能量还没有达到高峰,但是不用多,只要在天亮之前,大概两个时辰之后,他的能量就可以达到完美了。尤其是还有那恐怖的炎魅,万一它也苏醒了,那……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伤势正在逐渐恶化,许多高级忍法都很难施展出……

    但是炎魑并没有给他继续后退的时间,没有任何迹象的冲了过去。腾佐伊朗快速的向后跳去,同时双手快速结印:

    “腾佐流忍法,隐遁……咒!”手印迅速的冲逼近的炎魑放出,然后用下臂遮住口和鼻,平息、静气,站立不动。

    我吃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他疯了么?居然在那怪物的面前站立着,不躲不闪。接着更让我吃惊的是,那怪物仿佛没有看到他一般,疑惑着四周看着。明明就在它的面前,可是它却没有发现,这就是忍术么?

    突然,怪物向我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我心理一惊,正要后退,但是热罡已经来临,刹那间,四周的温度急速提升。

    看来是退不了,那么我也不能让那个魔忍好过,眼看他正在悄悄的向洞口移动,我把潮起在我的四周疯狂的聚集,层层叠加。同时,炎魑的被火焰围绕着,长满红磷的手出现在我的面前,仿佛穿透纸张一样,把我的海潮防御层层穿透。

    四周的环境也没有任何让我利用来补充海潮防御的水气,只能看着防御层一层层被穿透这一刻,死亡的感觉逼近,这个时候,我来不及细想,咬破自己的手腕,让自己的血液成为沧海魄的源泉。

    瞬间,在我的四周出现了一层血煞,一层血雾,堪堪抵挡住了炎魑的进攻,然后运用潮落,让四周的血煞炸开。在一片血雾模糊中,迅速的向已经快赶到洞口的魔忍冲去。而炎魑,也在身后快速的追来。

    绝对不能让他轻松的离开,怀着这个念头,一个血色的海怒球在我的手上形成。

    腾佐伊朗怨毒的看了我一眼,阴笑一声,强行提升速度,不在乎隐遁的状态被解除的代价,冲着洞口飞驰而去。速度之快,让人乍舌……

    看着他去的方向,我眯起了眼睛,幸亏自己在来的时候早有考虑,安置了几个海潮能量球,否则还真让他跑了。默默的计算着,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他应该在到达洞口之后会对我发动进攻,然后让我来为他阻挡住身后的炎魑。

    果然不出所料,腾佐伊朗一边飞奔,一边双手快速的结着手印。终于,在到达了洞口之后,手印也随之完成。

    “腾佐流神语忍法,水之术——撒旮!!”

    我一愣,水之术,虽然不太清楚具体的操作,但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水可以借用,怎么能用水进攻呢?

    难道有古怪?

    但是接下来的情景让我不得不感叹,运气真好!

    在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水球,一个不断扩大的水球。接着仿佛蜘蛛网一样扩散,把整个洞口封死。

    魔忍的水之术,看来是利用某种特殊的方法,自己制造水来运用。而我的沧海魄,却恰好与他原理相反,我是借用水。他的这个做法正好为我提供了目前我最需要的水。

    在魔忍最得意,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安置在洞口的六个海潮能量球炸开了,同时在沧海魄潮起的吸引下,水之术所形成的所有水分,全部被我吸收。

    被六个海潮球突然炸开产生的能量击中的腾佐伊朗,完全没有想到在自己的身边,居然会有着我事先安排的陷阱,这突如其来的能量,让他本来已经恶化的伤势,更加的严重。再加上水之术的突然消失,我在刹那间来到他的身边,这一切都是在一眨眼的时间完成的。快到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快到让他仅仅是注意到我阴毒的眼神,就已经被我抓住头发,仍向了炎魑。

    同时运用海潮把洞口封死,然后退开几步,喘了几口气,小心的盯着防御外的腾佐伊朗以及炎魑。如果情况不好,随时准备溜走。

    被我仍出去的腾佐伊朗,在半空中身体内的伤势发作,喷出一嘴的黑血。而炎魑,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腾佐伊朗的面前,面孔上的黑洞,那红色的幽光,在腾佐伊朗看来,就是死亡的目光……

    用尽全力,从腰间拿出一个黑色的卷轴,在炎魑的火焰爪子到来的瞬间,把卷轴举起绕着自己旋转的打开,同时再次喷出一口血,喷在了卷轴上。

    “忍法,爆炎微尘隐!”

    数道蓝色的美丽火焰在卷轴上燃起,仿佛一条蓝色的纽带,围绕在腾佐伊朗的四周,同时在他的周围,一些肉眼可见的微小沙粒也随之出现,跟着蓝色的纽带一起旋转。几乎是在瞬间,就形成了一道由高速旋转的沙粒组成的蓝色火焰,有效的阻挡住了炎魑的爪子。

    同时飞速的后退,落在了龙蛇的尾部,再次喷出一口血,脸色苍白。一咬牙,把仅剩的三个金色卷轴全部拿了出来,各自粘了些血,然后合并到一起,迅速的对着追过来的炎魑仍去。这三个金色卷轴是腾佐家有限的高级卷轴,当收集到四个不同属性的高级卷轴时,可以运用魔忍的无忍之术——风林火山。

    “无忍缺一,风,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