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32 转移
    232转移

    我们一行披着黑袍,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奔驰。尚不了解敌人会采取怎样的手段确定我们的位置,避免单调的路线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我们不停改变方向,从屋顶、屋子之间的夹道,甚至是主人已经离开的房屋中穿过。

    “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爱丽丝喘着气问道。虽然有他人的协助,但是普通女性的体能和反应仍旧不足以支持这种复杂的移动模式。另一边,恩格斯也上了年纪,所以表现比起她好不了多少。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在确定安全的时候不能停下来,但是跑出百米之后,速度终究无法避免变缓的趋势。

    “到传送点去。”荣格回答道。

    “可是……之前那么大,的动静,这里的人,不是,已经集中在那边了吗?”恩格斯抓住荣格的手,借一臂之力翻进院子里,一落地就软着双腿靠在墙壁上,拉风箱般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

    “他们的聚集点并不在那里。”荣格环视众人,停住脚步。虽然没有说明白,大家很快就领会了这个“歇一歇”的意思。虽然追兵没有出现,但是我们现在的狼狈模样就像是屁股后随时跟着一条疯狗。

    一直以来,有一种紧迫性弥漫在我们之间,好似敌人随时会将我们包围一样。不过停下来后,这种危机感并没有变得更加浓郁。

    “累死了……”爱丽丝按住额头,看她的样子,似乎经过这不算长的一段距离,比她从街道逃入森林还要疲惫。

    从当前的状况来看,数个小时前,她从暂时抵制住面罩控制力的爱慕者的帮助,从而逃离街道还真是个不小的奇迹。另一方面,虽然在我的脑子里没有相关的记忆,不过真江应该知道吧,离开“街道”重新进入山中的方法。

    希望如此,说到底,我的目标和身边的人不同,在掩护他们进入传送点后,我打算从山顶区的大门进入艾琳噩梦世界。虽然玛索说过今后不要再见面了之类诀别的话,但是直到确认她的生死之前,我无论如何都想要贯彻自己的诺言。

    她的身体没有找到,或许再也找不到了,但她的意志就在那个噩梦世界,亦或者说是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从这个名词来判断,很可能通过某种方式,将她的灵魂、意志或人格之类的存在通过数据方式保存了,那么也应该有相应的提取方法……

    不,退一万步来说,只要存在于艾琳噩梦世界中的玛索没有消失,她就不算死去。她曾经说过,自己的存在基础和小镇的现实格格不入,一旦小镇恢复原状,艾琳噩梦世界消失,她就会伴随那个世界一起消亡。这个判断应该是正确的吧,不过现实是,小镇不太可能恢复原来的现实了,三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正在形成,并将在不远的将来扩大,大概会连成一片吧。

    所以,玛索所生存的世界其实是正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拼合着。

    问题只有一个,不能让艾琳噩梦世界的模式成为最终的数据对冲空间的模版。我的行动很可能会对基于艾琳噩梦世界的机理而存在的玛索造成一些影响,但是既然三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有一定的相似性,那么玛索即便不在艾琳噩梦世界,而在其它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获得新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首要问题是,确认玛索现在还活着,并且找到保存她这个“思念体”的方法,直至囊括整个小镇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构成。

    在进入现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之前,小斯恩特和黑巢等人应该是将参与宴会的客人和末日真理的番犬部队放逐到了艾琳噩梦世界中。不知道玛索是否会和这些人发生冲突,也不清楚这么多人的进入,会对玛索重新封印怪物的行动产生多大影响。真令人担心啊。

    两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的时间是同步的吗?虽然在这里只觉得过了数小时,但也许比感觉的还来得长,毕竟这里完全没有钟表之类的东西。,

    啧,状况未免恶化得太快了。这才是来到这个镇子的第八天,距离刚开始行动才第五天。

    明明做了很多事情,然而发生的总比能做的多上几十倍,总感觉没一样是彻底做好的,时间就在眨眼间,悄悄地从指尖溜走了。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天门计划进入最终阶段的时间未免太过巧合了,要是早一个月来到这里就好了。

    不过,那个时候,我才刚刚从末日幻境中出来吧?既没能力,也没时间管这档事。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爱丽丝苦笑着。

    “关于这件事,我可以做出解释。”荣格那张无论何时都是刻板严肃的脸转回所有人的视野中,“实际上,我见到了斯恩特。”

    “斯恩特?你说的是斯恩特,而不是他的儿子?”恩格斯愣了一下,再三确认道。

    “没错,斯恩特。具体的情况没时间说明,不过,桃乐丝当时也在场,我想她可以证明。”荣格看了一眼桃乐丝。女孩摊开手,发出“啧”的一声,点头确认了他的说法。虽然一同采取了行动,但两人之间的隔阂,自从她识破了荣格的用心后,就一直没有半点愈合的样子。

    我能明白桃乐丝此时的情绪。她并非是没有队伍的独狼,与之相反,到降临回路攻防战为止,她都是以小队的模式进行任务的,而且因为能力的缘故,一直是小队的核心。也许,降临回路攻防战时的小队并非她所参与的第一支队伍。但正因为如此,她才对小队的构成有着自己的想法。荣格的做法和她的理念产生冲突,所以才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像荣格这样的队长吧。

    “没错,是斯恩特,没想到他竟然变成了那种模样。”桃乐丝面无表情地说。

    爱丽丝并不了解个中详情,恩格斯倒是想要追问下去,可是话题立刻被荣格转移了。被勾起好奇心,却得不到解答,除了真江之外,包括我在内,无论谁都是一副心痒痒的表情。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构成基石就是斯恩特本人。所以,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这里发生的事情都应该瞒不过斯恩特本人。也就是说,我们的存在一旦被斯恩特注意到,就不再是透明的了。”荣格慎重地比喻道:“他就像卫星雷达一样,随时随地都可以获得这个世界的情报。”

    “所以呢?你们两人,或者乌鸦先生,在这里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所以被注意到了?”爱丽丝的脸色并不好看,深深地苦笑起来,“这个斯恩特是敌人吧?如果他随时随地都能把握到我们的位置,跑到这里来有什么用吗?”

    “没错,考虑到这点,同时发现斯恩特正在收集大家的信息,所以才和桃乐丝对其发动攻击。”荣格交叉着手臂,没有述说详情,但给出了一个不幸中大幸的结论,“他应该受伤了,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下,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被找到据点是在我们发动袭击之间的事情,现在他要锁定我们的位置,应该不再像之前那么容易。毕竟从敌人的反应来看,斯恩特虽然对这个世界有一些奇特的控制权,但也没有到达为所欲为的程度。”

    “说起来,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啊,那个s2机关爆炸时的威力。”桃乐丝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s2机关是……”我迟疑着看向荣格,这时才注意到,他一直带在身上的妙法莲华已经不见了。

    “关于s2机关的事情,我多少也了解一点。但是,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个东西的爆炸,虽然令人吃惊,不过仍旧没能彻底摧毁斯恩特。所以相较起来,对方的实力更令人感到意外。”荣格平静地说:“单凭我们现在的力量,想要消灭对方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看着两人若无其事的样子,意外失去妙法莲华的我多少有些不舒服。不过更多的情况已经能从两人的话中推导出来了。荣格在意外的情况下找到了斯恩特,也就是山顶精神病院的创立者之一,在大火之后失踪的那位精明人。之后,用妙法莲华配备的s2机关炸伤了对方,这也意味着这个世界的基石受损,才导致街道上的气氛异常紧张。,

    斯恩特在受到攻击之前,已经开始尝试获取“叛徒”,亦是曾经的女酒保的相关情报,但因为种种原因,所以并不十分准确,所以才有了士兵们之前的试探性进攻。但是,被击伤之后,很可能也无法继续对我们进行准确定位。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不能老是呆在一个地方。

    好处和坏处相互抵消之后,情况变得比预想中还要好。可以说,现在主动权在我们的手中了。

    趁现在街道内部发生混乱,街道管理者的注意力被转移,正是夺取返回现实的传送点的最好机会。

    恩格斯也想明白了这一点,大大松了一口气,就好似之前指责荣格的根本不是自己一样。

    “太厉害了,竟然能在当时那么紧急的环境下做出最合理的判断?真不愧是荣格先生啊。”

    啧,真是政治家的楷模啊。当然,我是不想再对过去的事情多嚼舌根。对爱丽丝本人来说,似乎不好意思正眼和荣格对视,除了自己也曾经怀疑过他,也有这位在最危急的情况下将自己扑倒保护起来的恩格斯警长,竟然表现得如此油滑的原因,所以才露出一副窘迫的表情吧。

    咲夜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悄悄在她的耳边做出:“既然同在一条船上,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较好。”这样安慰。

    这种话在以前是不可能从咲夜口中听到的,这个女孩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性格也变得圆滑起来了。

    休息了半晌,我们再度转移路线。虽然目标很明确,就是位于十字街某栋建筑内的传送点,但是为了最大程度避免被敌人揣摩出目的地的可能性,所以仍旧选择了迂回前进的方式。

    对于爱丽丝和恩格斯来说,这个运动量可真是要命。

    我一度提出将两人背起来的建议,这么做应该比迁就他们的速度要好得多。不过荣格没有回应,桃乐丝更是矢口否决。

    “为什么我一个小女孩非得背大人不可?先不说现在的情况也没有紧急到那种程度,就算非得那样,也是你和荣格来做吧?”

    本来一开始就没有把你算在内当然,这话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免不了又会被对方一阵无理埋汰,所以还是吞进肚子里吧。无论桃乐丝还是咲夜,都是这个队伍里最年幼的女性,就算迫不得已,这种活儿都不会落在她们的身上。真江从开始就一直浑浑噩噩的样子,若非被我一直牵着手,说不定就会站着不动。所以,到头来,我的建议也只是说给荣格听而已。

    因为荣格装聋作哑,所以恩格斯装作似乎没有听到的样子,爱丽丝也连连说:“不,不用了,我可以跟得上。”

    尽管如此,我并不打算放弃,因为爱丽丝虽然嘴里强硬,但是体力的确已经所剩无几。我不由分说在她的身前蹲下来。

    “快点,爱丽丝小姐。”

    “啊,可是……”

    “现在可不是谦让的时候”

    我觉得她介意的只是我的年龄而已,也许被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背着跑,对于她来说是个很难接受的事情吧。不过,就算年龄再小,我对于自己是个男人的认知,却一直十分充足。就算是大人,无论战斗经验也好,社会交际也好,身体素质也好,薪水也好,就算性方面,也没有多少人比我更强。我有相当的自信,自己已经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了。

    在我的坚持下,神态扭捏的爱丽丝终于还是妥协了,老老实实趴到了我的背上。

    “麻,麻烦你了。”在哗然大雨中,爱丽丝的声音就像蚊子一般微小。

    虽然隔着好几层衣服,我仍旧能够感受到行动的时候,不断压在自己背脊上的柔软。说实话,爱丽丝的相貌和身材比真江差了不少,甚至比起咲夜也稍有不如,不过将这么一位同时具备少女的青涩和女性的成熟的女大学生背在身上,也不算是痛苦疲劳的事情吧。

    “哼,哼,似乎挺愉快呢。”桃乐丝突然落后几步,挨在我身边发出不满的嘟哝声。

    “这也是没办法吧?”我歉意地苦笑道,脑子里不自主闪过这样的想法:这样的丝其实也挺可爱嘛。,

    “可实际上,速度并没有加快不是吗?”桃乐丝的头稍稍侧向身后,“那个该死的老头子,还有该死的荣格,干脆将他们撇下怎样?反正没有武器,也无法使用魔纹的话,两个都是累赘。”

    “喂喂,这种事情由自己这边主动做出的话,感觉不太好吧。”

    背上的爱丽丝明显在听到我们的对话后,环住我脖子的手臂又加了一把劲,身体也贴得更紧了,胸部的压迫感变得强烈起来。她是在担忧自己被抛弃吗?

    “不要紧,说笑的,爱丽丝。”我用不好意思的语气劝慰道。

    “嗯……我知道……”她在我耳边吐气道。

    桃乐丝发出“切”的一声,突然脚步一缓,手掌按住额头,身体在一瞬间变得摇摇欲坠。我下意识伸手搀扶她,却被她加快脚步躲开了。

    “喂”

    “没事。”桃乐丝强硬地说。

    不过这样的说法当然不可能让我放心。她刚经历了一场激战,很可能受伤了却只是强撑着不说出来。不过,**上的伤势要恢复不成问题,我更担心她精神方面的问题。

    如果是像“江”那样习惯了多人格控制还好,通过某种手段强行统一人格的“丝”,在吞噬他人的记忆之后,在精神状态和单一人格方面显然产生了某些看不见的影响。

    “实际上,你们被攻击的时候,我们就呆在这些人身后。”桃乐丝将话题岔开了,用拇指点了点荣格:“这个男人充当诱饵,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开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使用了临界兵器?可是从现场的破坏规模来看,似乎小了一点。”我再度回望早已不在视野中的残破战场。回想当时看到的情景,虽然从这些人的死相上看,也可以称得上触目惊心,不过对比起曾经被临界兵器席卷的地方,这种破烂程度简直不值一提。尽管有许多墙壁垮塌,但是在印象中,一旦使用了临界兵器,至少要将整条罅道彻底毁灭才对。

    “而且,我们在屋子里完全没有感觉。”我疑惑地说。

    “这把武器可不是只有那种粗糙的扩散式攻击模式。”桃乐丝没好气地叹息一声,“我说,你这个家伙从来没有好好研究过这把武器的使用吧?就像在身边制造一个偏转防护罩那样,将力量更加集中起来。”

    如同做示范一般,桃乐丝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高速震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