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五章 两难抉择
    “好像是天竹宗的雪里缠?”

    周小雪有些不确定的说着:“特征极其相似,可具体是什么毒素,我还得再为他检查看看。”

    可张信却已神色释然,长吐了一口浊气。只‘雪里缠’三字,其实就已足够。

    “若儿,想办法帮我调查鸦巢附近的详细!”

    吩咐完叶若,张信又转过头看看灵儿与墨婷:“我得赶去鸦巢这边一趟。你们在这里等我,顺便把这人照顾好。还有,剩下的那几件三级奇珍,可以给小雪她兑换药材。”

    谢灵儿闻言,却是神色大急:“可这都已经什么时候了?武试只有不到四刻时间就要开始”

    墨婷虽觉不妥。可却更冷静:“师兄有没有想过,落尘是木火属性,不善遁法?”

    “想过了,如非是李孤舟故意放纵,他回不来的。这无非是个引子,用他请我入瓮。”

    张信状似轻松的一笑:“偏偏还选择这个时间,真让人两难。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参加武试呢?还是放弃这枚神血石,赶去救人?”

    “师兄!”

    墨婷刚想说什么,就见张信已凌空一跃,落在了不远处,那尊雷电四型的头顶,而后俯视三人:“鸦巢不远,只有一百四十里路,以我这尊力士与小吞的速度,最多半个时辰就可来回,说不定还可赶得上。”

    张信说到此处,又语声一顿:“半个时辰后回不来的话,那也没必要担心。候选道种的资格,我已经得手,不过就是少一枚神血石。”

    “不如~”

    谢灵儿才刚想说自己也随张信一起过去,可随后就在张信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下,将后面的言语吞入肚内,

    她冰雪聪明,只听张信说出‘候选道种资格已经得手’这些话,就已知张信的心意如何了。

    “这次的武试,我对你三人都期待备至。尤其灵儿,你日后如遇报仇雪恨,就必须成为道种天柱不可。否则有什么资格,去向上官玄昊寻仇?”

    张信语气极重,全不管灵儿她们难看的脸色:“还有小雪婷儿,你们如跟不上我张信的脚步,那就自己退出猎团,否则日后,只会成为我狂刀的拖累!总之这次,你们可万万不要让我失望!”

    他说完之后,就见周小雪杏眼通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谢灵儿则是咬牙切齿,牙关处‘咯咯’作响。

    张信则故作不知,已径自驾驭起身下的雷电四型往远处奔驰,同时神色洒然的一挥袍袖。

    “也不用为我担心,李孤舟等辈,不过都是些废物渣滓。些许蚍蜉,难撼天柱。他们无论有什么样的手段,都不会强过九级灵师”

    ※※※※

    当张信驾驭金灵力士离去时,位于高台上的原空碧,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一异动。

    而仅仅片刻,她就已知所有前因后果。原空碧那姣好的脸上,顿时一片青紫。

    她旁边的韩智,则是微觉讶异,可须臾之后就已镇定如常。

    “李孤舟?将此事通知戒律司司主与窦师兄,就说我怀疑这李孤舟,与司马信德有涉。请他二人尽快前往,看看究竟。”

    原空碧也只用了五六个呼吸,就使心绪恢复平静。此时她需主持最后的武试,无瑕跟去。

    可好在窦灵国,仍在藏灵山逗留。至于新任的那位戒律司司主,也素来都与神海峰一脉相善,且是雷照的至交好友.

    吩咐完这句之后,原空碧的眼里,又现出莫名的神色,仿佛是在苦笑,也似满含欣赏之意。

    ‘神血石’的数量稀少,价值巨大,哪怕是她这样的天柱,也少有门路获取。而以张信之前为传法堂的奖励,与她师兄雷照讨价还价的过程;还有帝流浆之夜,为了各种奇珍异宝,几乎不顾一切的表现来看,那分明就是个小财迷,贪婪而不知节制。

    所以她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有如此血性,在得知崔神州遇伏被围之后,竟连半点犹豫都没有,也将这神血石弃如敝履。

    这既让原空碧惋惜,却又觉欣慰。之前她看张信的张狂跋扈,还有些不顺眼的,可此时望着张信远去的背影,却是越看越觉欢喜。

    如此品质,才不枉她的看重栽培

    螓首微摇,原空碧转头望向身侧:“擢贤司主,你怎么看?”

    她对身边这人极其不满,所以连名字都懒得叫唤。

    可韩智也毫不在意,冷漠回应:“原天柱之意,是想说今日这总榜魁首,可能花落别家?据我所知,藏灵山入门试的魁首,已经有连续三十二届,未曾落入外人之手。而如今这峡内张信,皇泉,宫静,崔神州,谢灵儿,墨婷与周小雪等等,莫不都是数年才得一出的道种天柱之材,换在往年,任意一人,都有希望拿下总榜魁首”

    “少说废话!”

    原空碧一声冷笑,眼神不耐:“我只问你是怎么看待那几家的作为!”

    韩智却不为所动:“我非戒律司主,不好评价。可在赶来藏灵山上任之前,曾有数位圣灵上师与太上长老提点。我日月玄宗乃是煌煌大宗,近年已执天北之牛耳,就需有大宗的气度。且南方大战在即,此时还是尽量少生事端为佳!”

    语声微顿,韩智冷目与原空碧对视:“原天柱如想要做什么,我不反对!可却需有理有据才好。只要他们未坏规矩,就不可随意干涉。听说之前那空剑华雷二宗,原天柱都还未安抚妥当?”

    原空碧听闻,不禁‘嗤’的一笑。之后她就懒得再说话,这韩智是什么样的态度,她已了然于胸。

    “他这是要放弃武试?”

    就在距离原空碧不远的地方,王绝也正有些愣神的看着那尊正扬长远去的金灵力士。

    他得知前后缘由的时间,只比原空碧稍晚一些,可也没慢多少。

    而此时的王绝,也同样吃惊不已:“那枚神血石,他是真不打算要了?”

    李光海亦是神色意外,注目着张信离去的方向,良久之后,才神色淡然的开口:“好像是有些蠢了,鸦巢的话,他赶回不来的~”

    王绝却暗想你这家伙,是最没资格这么说的。他微微摇头,将手负于身后,语气莫名的欣慰:“所以说了,日久自见人心。此子能够为救崔神州而放弃武试,可见并非是为那神血石而不惜一切之人。不管你李光海怎么想,我反正是蛮喜欢这孩子的。”

    李光海却依旧一声冷哼,状似不屑。可此时他的眼眸之内,却还是浮现出了几分复杂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