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迷惑图腾
    前方渐渐出现一点亮光,应该是出口,我放慢速度小心的走了过去……

    震惊。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我的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石穴,在最上方,有着一个五角星的图案,淡淡的光芒,从那里散发出来。

    从四周散碎的石块支柱以及墙壁上的图腾来看,这里以前应该是一个宫殿一样的存在。在我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正对面以及左右,各有一个洞口……

    在最下面,有一个圆形的,冒着丝丝黑气的炎池。一个个炎泡鼓起,破碎,如此不停的循环……

    在炎池的上面,就是让我倒吸冷气的真正源泉,也是这个石穴最惊人的所在——

    两条被黑气缭绕,栩栩如生的狰狞的,拥有着龙头的黑蛇,庞大的扭曲攀延的身躯几乎可以顶到石穴天棚,二龙吸珠般,仿佛天生夙敌,对称的纠缠着。

    让我特别注意的是,那两条龙头黑蛇的眼睛,因为——

    它们拥有三只眼睛,三只成品字型的眼睛……

    如果不看眼睛,准确的说,如果不看第三只眼睛,那么他们无论大小,摸样,神态,獠牙,甚至其他两只眼睛,都是一模一样,完全分辨不出。

    他们之间,唯一的不同,就是第三只眼睛——

    一个是血红色的妖异。

    一个是黑紫色的魔幻。

    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异幻般的第三只眼睛,把两条龙蛇的整体气质完美的体现出来。这妖异魔幻的感觉,让刚才进来的我,以为是两条活着的龙蛇,深吸了一口大气……

    如果不是接着看到在两条龙蛇的庞大的身躯上,有些位置露出了裂痕,知道了这仅仅是两个雕像而已,我一定马上转身就跑,因为这完全不是我能抵抗的生物……

    因为——

    如果我在魔界这么多年的经历学到的常识没有错误的话,如果以前逃避追杀听到其他妖兽的叙述没有错误的话,如果身为妖族,又是魔族的我,在生命的烙印里存在的恐惧没有错误的话……

    它们应该是——

    上古魔兽。

    魔界圣兽。

    这两个名字代表的都是一个含义。

    这传说中存在的远古生物,妖异魔幻般的第三只眼睛……

    我站在洞口的边缘,先仔细的四周看了看,然后回头望着身后的洞穴,在洞口的墙壁上放置了六个海潮球。这样的话,在我需要的时候,可以让他们随时爆炸。

    身型一跃,纵身跳了下去,轻轻的落在血红色妖异眼睛的龙蛇身上,抚摩着那黑色的鳞片,心脏不由自主的快速跳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升起一丝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迅速在身体内燃烧,从我的手接触到龙蛇的那个时刻开始,就一直在燃烧。仿佛要唤起一些埋藏在灵魂里的烙印一般,突然,我全身一颤,我马上收回手,阴沉的看着脚下的龙蛇。

    虽然我可以肯定,它只是一个雕像,但是刚才却险些着了它的道,仅仅是雕像聚集的残念,就可以让我差点失去心神。我看着最下面不断冒着黑气的炎池,一丝冷汗从额头渗出,如果不是刚才反应快,恐怕我的下场就是昏迷,然后从这里掉进下面的炎池,尸骨全无吧。

    这诡异的地方,时刻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仅仅是身体上的防御,精神上心灵上的防御也更为重要。

    这时,一个偶尔的目光,让我看到了前方墙壁上的一幅画面……

    我这次真的彻底震惊,全身的汗毛全部立起,我快速的,不顾一切的飞驰而去,要在最近的距离去仔细的看这幅画。

    站在龙蛇的头上,这里是最佳的位置,我站了很久,很久……

    这是真的么?还是幻觉?为什么会这样?这个画怎么会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一定不可能的!!!!!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这些念头一直在我的脑中回荡,一向相信自己判断的我,这一刻也迷茫了,眼睛也变的不在锐利,神采逐渐的消失。

    未知的情绪,我再次看了眼画面。拿起尼刀,迅速的跳起在前方墙壁的浮画上砍去,几道蓝光闪过,蕴涵着沧海魄的刀锋,把墙壁上的浮画破坏的再也辨认不清。

    闭上眼睛深吸口气,控制自己的情绪。目前身处的位置诡异的很,情绪的干扰可能让自己丧命在这里。良好的心理状态是生存的必须,所以对于控制情绪,我还是可以做到的,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神采再次的出现。

    虽然不知道那幅画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哪怕是真的又如何,自己本来就是这样,又何必在乎呢……

    我甩了甩头,同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一个一直被我忽视的东西,也只有在龙蛇头部才能看清楚的东西。

    在两条龙蛇头颅之间,漂浮着一个散发着微微黑光的拳头大小的肉状物体。刚才因为被两条龙蛇震撼,再加上这个物体太小,以及旁边的黑气,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

    我仔细的观察着,突然,它动了一下,先是收缩,下面的炎池也仿佛回应一般,喷泉一样爆发,幸亏我见机不对马上躲开,但是也是被几滴炎浆洒到了海潮防御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那肉状物体被喷起的炎浆包围,形成一个圆球。接着它向外张弛,发出了闷闷的“砰”声。

    随着“砰”的一声,原本包围着肉状物体的炎浆迅速的向四周炸开,炎浆所接触的位置,无不散发着腐灼的黑气。

    惟独喷在龙蛇身上的炎浆,仿佛被吸收似的,消失无迹……

    而我,也在炎浆炸开的同时,闪到上面的洞口。迅速的后退,躲过了随之而来的一滩炎浆,看着被炎浆腐灼的洞口石壁上冒起的石沫泡泡以及黑气,谨慎着走上前。

    整个石穴充满了黑气,尤其是那在黑气中的两条龙蛇,此刻看来,更是仿佛活了一般,让人胆寒。在我的仔细观察下,找到了那肉状物体,虽然由于距离太远,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是可以看出,它恢复了沉静的状态。

    刚才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收缩张弛呢?难道是有规律的每隔一段时间就收缩一次么?

    想到这里,我从洞穴墙壁上抓下一块石头,小心的跳了下来,站在炎池的边缘。那强烈的灼气让我身体内的水分迅速的蒸发,我看着炎池,刚才在躲开喷出的炎浆的时候,我留意到在这个炎池的深处,似乎有些古怪。里面仿佛有一道门……

    我添了添干燥的开始逐渐破裂的嘴唇,把沧海魄的潮起防御加倍的按照比例围绕在手里石头的四周,在它的周围形成一个防御保护圈。然后小心的仍进炎池里,仔细的看着。

    被潮起保护的石头还没有落到炎池上,就发出滋滋的声音,接着我感觉石头上的潮起防御被蒸发了,石头变成一团火球,融入了炎池内,在融入的位置,慢慢的冒出一个鼓泡——

    鼓泡破碎,化做一丝黑气……

    我叹了口气,看来潮起的力量并不能保护我安全的进去,这炎池仿佛是沧海魄的克星一样,让我无奈。

    于是起身准备离开,这里实在过于诡异,而且也不知道那两个魔忍是否已经死了,还是尽早离开为妙。因为来自我的直觉,从进来这个石穴之后,就一直有被注视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至于那古怪的肉状物体,我猜测有可能就是魔忍的目标,但是,那东西古怪的很,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拿到手的。而且,这是通天城,我绝对不相信这里会没有人看守。

    但是,看守者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这时的我,是背对着炎池,所以看不到身后炎池的变化。我按下疑惑,准备离开,忽然身体一僵。

    因为我看到了地面上多了一个影子,一个头上长着角的影子,在影子四周不断晃动的黑影可以看出,它的身上似乎冒着火焰……

    一个异类的头颅,在我身后的炎池里,冒了出来,在头颅上对称着长着六根大小不等的角,从前到后,越来越长。面孔上只有眼睛部位的两个黑洞,其他位置,全部都是红色的火焰,恐怖的,可以燃烧一切的火焰。

    它盯着我的身影,慢慢的露出了上半身,遍布着红色鳞片的上半身,遍布着火焰的上半身。慢慢的向我的位置移动过来,突然一顿,似乎在听着什么,双眼露出红色的幽光,下沉了……

    我看着影子逐渐的后退,最后消失,慢慢的转过身子,看着仿佛和刚才没有两样的炎池,手心里纂满了汗水。

    对于未知的异类,未知的能力,尤其是看到了影子,让我不由的想起第一次去枯城所发生的事,心理多少还有些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