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四章 危机来临
    “总之在保证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你尽力而为!”

    此时张信,在谢灵儿三女面前,虽神色如常,可心里却在暗暗叹息,他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

    “主人是怀疑这些人,在准备做什么吗?”

    若儿好奇的问着:“这入门试,都已快结束了喵。”

    “就是因为快结束了我才担心!”

    定定看着那告示牌上的榜单,张信的眸光森冷:“这个家伙,不可能是隐藏实力,也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他能有如此进境,十有**是与我一样,是有着千页峡外的助力。”

    这在原空碧接任藏灵山知事之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据他所知,八臂蛇魔事件之后,藏灵山上院内一片风声鹤唳,刑法戒律二堂都在大张旗鼓的摸排审查。

    这个时候,无论谁人都不敢顶风冒险,去助血阿鼻。

    也就只有在司马信德担任戒律司司主之时,血剑山庄的人才有机会。

    说来他也曾听原空碧说起,那天在他进入第四层的时候,原空碧也正因有人告发司马信德指使部属夹带违禁之物而兴师动众,带着大批人马前去搜检。故而在那些八臂蛇魔之后,原空碧才能及时将司马信德抓捕。

    可其实那次的搜检是失败的,如非是地窟下的秘密被他揭发,原空碧只怕还得在司马信德那里吃个闷亏,

    这也就意味着,司马信德要运入进来的东西,很可能已经到了千页峡内。

    张信不难联想,既然司马信德能让人为血阿鼻送入这么多灵丹奇药,也就有可能送些更危险的东西进来,比如杀伤力巨大的高级符与符箭等等

    可在八臂蛇魔事变当天,王绝他们并没有使用过,一直都只是平常的手段。

    “而且”

    张信又看那贡献榜单之上的排位:“李孤舟跌落到四十九位,这很奇怪~”

    真正让人奇怪的,不是这排位,而是那天王绝与血阿鼻等人联手围攻之刻,却只那李孤舟不见踪影。这人对自己恨之入骨,遇到当日那样的机会,怎可能作壁上观?

    可这李孤舟当日却偏偏不在,也不知是去了何处,又是否与那司马信德有关?

    当然这也有其他的可能,可张信在成百上千次争斗厮杀后磨练出的本能,还是让他‘嗅’到了可能到来的危机。

    “是这样啊?”

    若儿还是有些糊涂,没搞清楚这其中的逻辑。心想即便那李孤舟等人要对张信不利,在这个时候又能做什么?

    不过既然主人这么吩咐了。她也就需以执行决策为第一要务。

    “唔~我尽力试试看好了!分基地里,已经制作出了一百四十只仿生探测器,模拟的是昆虫形态,不过未经测试检验。且搜寻需要时间,也未必就能找得到。”

    “总之,你量力而为就是!”

    张信不禁苦笑,他其实也不报什么指望,之所以让若儿去搜寻,只是为聊尽人事,预防万一而已。

    不过一直到午时左右,都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自然叶若这边,也没能找到李孤舟等人在千页峡的具体方位,

    此时便是张信,也怀疑自己是疑神疑鬼,想得太多。

    他卡在最后一个时辰,才将自己手里储存的灵源上交,使自己的三级贡献值,一举冲到了一千九百点,除此之外,还有二百点的四级贡献。与后面的血阿鼻及皇泉,拉开一条如同天堑般的距离,贡献榜的榜首,已可尘埃落定。

    接下来就是持续长达十天的武试,他只需能够在这十天内,拿到前四的名次,那么第三枚神血石,也就基本到手了,

    入门第三试内容的武试名次,其实并不能让人直接拿到神血石,却可计算到总成绩中,且至关重要。

    如果将总成绩定为一百分来计算,而贡献值的榜首与灵测榜首,各自占据其中的四十分与二十分的话,那么武试魁首,就可抵得四十分,占比极大。

    其实他们这些入试弟子,不参加武试也成。如能在提炼,炼器,炼丹,驯兽等等方面有一技之长,就能在通过考核之后,获得一定的评分。

    不过分数都不多,十到四十不等。就比如炼器,通过后的基础是十分,可哪怕是获得最高的评价,也就只有三十分左右。且近些年来,监考灵师们的评分,相当苛刻,基本到二十分就已是极限。

    所以那些有志于道种天柱的天才弟子,都会优先选择武试,只有在武试上受挫,才会尝试其他。

    而随着最后截止的时间临近,这处灵测台前,又渐渐人潮汹涌。之前离去的入试弟子,都陆续回归,赶在最后时间上交灵源与药草矿石等等。

    皇泉与宫静亦在其例,只是这二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显然收获极多。

    前者的三级贡献值,达到了一千四百,四级贡献也有一百余点,可依旧未能追及血阿鼻。而此时后者,早已将三级贡献,推升到了一千五百点的高位。

    此时便连周小雪看了,也为其扼腕:“好可惜,就只差一百点了。估计皇泉自己也没想到,之前她实在太大意了”

    “啧,小雪你可怜她干吗?”

    谢灵儿对于皇泉,还是有些记恨的:“就连她自己也不会在意吧?对她而言,第二与第三并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面子上有些过不去而已。”

    墨婷却目光流转,神色颇为怪异的看着张信。

    在她看来,皇泉之所以错失贡献榜第二,与她是否大意没关系。罪魁祸首,其实是她身边的这位。

    空剑宗与华雷宗,虽是对血阿鼻鼎力支持,可这并不能将张信怎么样,反倒将皇泉给害了。

    不过就如谢灵儿之言,第二位与第三位,对皇泉来说,其实都无所谓。

    苍天皇氏多的是灵药奇珍,各种法器灵装应有尽有。那入门试第二三名的奖励固然丰厚,可皇泉却未必就能看得上眼。

    至于备选道种的资格,只需进入到前十,就可获得。

    可就当墨婷的视线,落在张信脸上的时候,却不禁微微一愣。只见张信此时正怔怔出神的看着远方,眸光则冷厉如刀,阴森异常。

    “师兄?”

    墨婷万分不解,有些担忧的问着:“可是出什么事了?”

    她这句道出,引得灵儿与小雪二女同时回望,发现张信神色有异。

    张信也猛然回神,随后就故作淡然的一笑:“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他刚才是发现崔神州与司马长生等人,至今未归,有了些不好的联想。

    不过这也可能是崔神州的猎团因故耽搁,在确证之前,张信不想让这三个女孩担忧。

    只是他语声未落,就感觉到自己身后情形有异,后方的人群,出现了小小的骚乱。而有几句隐隐约约的议论声,传入到了他的耳中。

    “那是谁?怎么一身血淋淋的?”

    “应该是被妖邪伤到了”

    “这运气可真不好,武试都快开始了。”

    “不对,那家伙的身上,好像是剑伤?”

    “我好像认得他,是崔神州的手下,名字似乎是叫落尘?”

    听到此处,张信就不禁面色微变,立时转身将那拥挤的人群强行排开,向外大步走去。

    当他来到人群的尽头时,就见数里之外,正有一个血色的身影,往这边狂奔过来。

    张信远远眺望,认出那人正是落尘,与他同样,都是来自天柱山别院。最早是宫静旗下的骨干,可在两个月前,此人也与司马长生一同,转投崔神州的猎团。

    而此时这人的步伐虽快,可却身影踉跄,摇摇晃晃,几次差点摔倒,实际的速度并不快。那脸色则煞白一片,青筋毕露,略显狰狞,明显是在倾尽了所有气力在奔跑。

    张信的眼神,顿时益发的凝重,当即一个闪身,急掠过二里距离。仅仅片刻,来到了落尘的面前。

    后者先是吃了一惊,直到看清是张信之后,那苍白的脸上又现出了几分喜色。然后猛一探手,抓住了张信的手臂。

    “出事,大人,神州,鸦巢遇袭,救人”

    这只手血肉模糊,可却力气极大,掐到张信都感觉骨骼生疼。只是这落尘的话,断断续续的还未说完,他手上的力量,就又蓦然消逝。而落尘的整个人,也是意识全失的往前栽倒。

    张信面色沉冷,微一探手,将落尘的身躯稳稳托住,又小心翼翼的将他安置在旁边的一块青石之上。

    恰好后方周小雪与谢灵儿她们,也都随后赶来,周小雪当仁不让,开始为落尘检查伤势,须臾之后,就柳眉轻蹙。

    “张大哥,他身上伤势不是很重,几次大回春术就可以恢复了,可这毒却很麻烦!他在中毒之后,又连续奔行了几十里路,气血鼓荡之下,毒素已入肺腑五脏。我们玄宗的三级解毒丹,已经压制不住,必须得对症下药不可。我需要兑换一些特殊的药材。”

    张信则阴晴不定的,看着落尘来处的方向,须臾之后,才又继续问道:“雪儿你可能认出,这是什么毒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