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16章 仗势欺人
    “我不打算改变球队一直以来的打法!”

    皮斯胡安球场的新闻发布会上,巴塞罗那主教练费雷尔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着重强调这一点。

    “我们能够打入国王杯决赛,这证明我们的战术打法是没有问题的,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最好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在比赛中创造并把握住更多的得分机会!”

    “是的,马德里竞技是一支很顽强的球队,作为第二级别联赛的球队,他们能够打入决赛,这相当不容易,他们一定具备了其他人所不具备的优点,但……我们不也是吗?”

    …………

    …………

    “他现在也就只能这么装腔作势了!”

    当费雷尔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着记者,依旧是口若悬河地阐述着自己对这一场决赛的信心时,在新闻发布会场的幕后,一名国字脸的西班牙中年却冷嘲热讽地挖苦道。

    他就是塞维利亚的主教练,华金·卡帕罗斯。

    站在卡帕罗斯身旁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看起来很精明干练,只是稍微有些秃顶的西班牙人,这时候带着一脸的苦笑,显然拿卡帕罗斯没有办法。

    这位主教练出道于八十年代初,在皇家马德里二队担任助理教练,是当时皇家马德里二队主教练博斯克的得力助手,但后来离开了皇家马德里,单独执教。

    但也因为这一层关系,所以他对巴塞罗那没有多少好感,自然免不了对费雷尔冷嘲热讽了。

    “谁都知道,不管拿没拿到冠军,他都死定了!”卡帕罗斯说起话来,半点都不留情。

    对此,秃顶的技术总监蒙奇也是无可奈何,“听说,现在呼声最高的是雷克萨奇。”

    “应该是吧,巴塞罗那只信任自己人!”卡帕罗斯哼哼地说道。

    很明显,这是在讽刺巴塞罗那的排外。

    “但听说,他们对马德里竞技的代理主教练高寒也很感兴趣。”

    一提到马德里竞技和高寒这两个名词,卡帕罗斯的脸色又变了。

    作为皇家马德里出身的人,对马德里竞技的痛恨,丝毫不输给巴塞罗那。

    “我可一点都不觉得,那小子有资格进入巴塞罗那。”卡帕罗斯不屑地说道。

    蒙奇挑了挑眉,“但他如今在后面追得很凶,只差五分了。”

    “不不不,你错了,拉蒙。”卡帕罗斯摇头,“是八分!”

    “八分?”蒙奇一时没弄明白。

    “周末,我们会在客场干掉马德里竞技,拿到三分!”卡帕罗斯信心十足地说道。

    周中打国王杯决赛,死磕巴塞罗那,周末却迎来塞维利亚,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如果高寒足够聪明的话,他应该放弃其中一项赛事,但能有多少效果,谁知道呢?

    作为有着十几年执教经验的老油条,卡帕罗斯比谁都要清楚,所谓的一周双赛,对球队最大的影响并不在于球员的体能和疲惫。

    当然,不是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而是说,不是决定性的。

    真正的考验在于备战和针对性训练。

    一周双赛会让球队压根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训练,每一堂训练课都是在恢复。

    在这种情况下,球队根本很难组织起有效的针对性战术。

    但在职业足坛里,你针对不了别人,就只能被人针对。

    这才是一周双赛最大的考验!

    卡帕罗斯双眼一眯,闪过了一丝厉色,“我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这话,蒙奇信了!

    卡帕罗斯应该算是过去这几个赛季,西班牙最走红的本土主帅之一,也就是到最近这一年,才被率领皇家马德里夺得欧冠的博斯克弯道超车。

    他之所以火,是因为他有着过硬的成绩。

    起步于低级别联赛,九六年率领乙二联赛的维尔瓦,用了两个赛季的时间,升入了西乙联赛,并且在西乙的第一个赛季就拿到了联赛第十二,成功保级。

    带领维尔瓦保级成功后,卡帕罗斯一炮而红,并被比利亚雷尔看重,九九年带领黄色潜水艇冲击西甲联赛,并取得成功。

    正是因为有在维尔瓦和比利亚雷尔的成功经历,所以塞维利亚一降级,立即重金邀请卡帕罗斯前来执教,而这位西班牙本土名帅也不负众望,本赛季球队成绩一路遥遥领先,可以说,打到现在,塞维利亚重返西甲已经没有丝毫悬念了。

    但真正让蒙奇相信的,是卡帕罗斯的塞维利亚,在本赛季跟联赛前四的其他三支球队的强强对话当中,至今保持全胜!

    尤其是打马德里竞技,双方首回合对决,塞维利亚就三比一完胜床单军团。

    正是因为有如此抢眼的成绩,所以蒙奇和塞维利亚上下,对卡帕罗斯是深信不疑。

    甚至球队已经早早跟卡帕罗斯续约,下个赛季他将率队征战西甲。

    在蒙奇和卡帕罗斯交谈的时候,属于费雷尔的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了。

    两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巴塞罗那主帅的这一场新闻发布会维持了半个小时,话还挺多的。

    “拉蒙,马德里竞技到了吗?”卡帕罗斯问道。

    “嗯,七点抵达的飞机,他们的新闻发布会安排在八点。”

    这不是塞维利亚安排的,是西班牙足协的决定。

    卡帕罗斯点了点头,“那也应该快到了。”

    他说的是高寒。

    一直都有看报纸和电视新闻,但却始终没碰过面。

    卡帕罗斯对费雷尔这老头没兴趣,反倒是对自己的直接竞争对手高寒,更感兴趣一些。

    正说着,就看到一名带着胸卡的西班牙足协的工作人员,从走廊那边推门进来,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接着就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年轻身影。

    …………

    …………

    “谢谢!”

    高寒进门来,客气地朝着工作人员道谢。

    “麻烦你先在这边等一下,我们安排一下会场,八点准时开始。”

    西班牙足协的工作人员礼貌地交代流程。

    “另外,等一下决赛的主裁判,阿兰达先生会过来,他会简单地向你介绍一些他们下午检查场地的结果,顺便介绍一些情况。”

    “好的,谢谢!”高寒再度客气地点头致谢。

    对于工作人员,他的态度一直都挺不错的。

    送走了足协的人后,高寒这才留意到,对面站着的两个人,睁大了双眼地盯着自己。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脸上长毛了。

    这是谁啊?

    高寒也算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根本就不认识这俩人。

    但那个秃顶的西班牙人却笑着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你应该就是高寒先生了吧?”

    “是的,你是……”

    “何塞·罗德里格斯·贝尔德霍,大家都叫我蒙奇,是塞维利亚的技术总监。”

    “哦,你好!”高寒立即跟他握手。

    塞维利亚,准西甲球队,但整体实力不强,靠青训和买卖球员为生。

    但从他们目前的表现来看,在西甲保级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这位是我们的主教练,华金·卡帕罗斯。”蒙奇笑着介绍。

    “你好,卡帕罗斯先生。”高寒再度客气地伸出手去。

    卡帕罗斯倒也没失礼,跟高寒握了一下手后,哼哼一笑道:“到底是年轻人,锐气十足,难怪追得这么凶了。”

    只是一句话,但配合卡帕罗斯的语气,高寒也听得出他来者不善。

    “很凶吗?”高寒撇了撇嘴,一副很郁闷的表情,“主要还是前面跑得不够快,不然我还可以更凶!”

    卡帕罗斯脸色一变,他听出来了,高寒是在说他连续丢分的事情。

    对任何一支球队来说,在漫长的联赛里,丢分是很正常的事情,有几个变态能像马德里竞技这样,从一月份开始就一直连胜,到现在都十几轮连胜了。

    不过,还可以更凶?

    “你们连续每轮拿三分,不知道还怎么更凶?”卡帕罗斯冷笑着问。

    高寒微微笑地双眼都眯了,“下一轮拿六分,怎么样?”

    卡帕罗斯的冷笑顿时僵住了。

    六分?

    他明白高寒的意思,倒不是说真拿六分,而是说,马德里竞技干掉塞维利亚,拿到了三分,但却阻止塞维利亚拿分,这此消彼长,差别就是六分。

    “好啊,那我倒是要瞧瞧,你有什么本事拿六分!”卡帕罗斯也不客气了。

    “那咱们走着瞧!”

    蒙奇站在一旁,无辜又无奈的表情。

    看来,这两位都是不服输的主啊!

    就在两人火药味正浓的时候,突然一把声音传来。

    “什么拿六分?”

    原来,是已经结束了新闻发布会的费雷尔进来了。

    这位巴塞罗那主帅一进门就看到了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卡帕罗斯,立即嗅到了这房间里那浓浓的火药味,再看到高寒,顿时明白了。

    再过几天,塞维利亚不是要北上挑战马德里竞技吗?

    敢情两人现在就先杠上了。

    “哈,高寒,是你啊,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大半年没见,你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打杂的实习生,倒成了马德里竞技的主教练,跟我们同场竞技起来了!”

    费雷尔笑哈哈地说着话,走过来,用力地一巴掌拍在高寒的肩膀上,一副很熟络的样子。

    但他的语气里却充满了一种老大哥的优越感。

    也难怪,他是二队主教练,又是西班牙赫赫有名的主帅,有十几年的执教经验,可高寒呢?

    在巴塞罗那期间,他不过是一线队打杂的实习生,每年像高寒这种不知道有多少,怎么可能会被他们看在眼里呢?

    高寒哪还不明白,费雷尔这是要仗势欺人,仗着自己的资历,得意洋洋地以前辈的身份来压自己这后辈,摆明了就是欺负高寒是个没资历没背景的新人。

    “岂止是同场竞技啊!”高寒举起右手,轻轻地推开费雷尔的大手,不无挑衅地看着巴塞罗那的主教练,眯着双眼笑道:“我还打算要把你打趴下呢!”

    费雷尔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胸腔里猛然蹿出了一团火。

    这小子还长本事了!

    再看看面前,一副幸灾乐祸,看着好戏的蒙奇和卡帕罗斯,费雷尔这一张老脸哪里还挂得住,登时就气得指着高寒,“好,好,咱们走着瞧!”

    撂下了这么一句狠话,费雷尔就气呼呼地走了。

    高寒心中暗笑,这就发火啦?

    就这点气度,还来主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