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9 瞬
    219瞬

    血茧如同心跳一般鼓动,竟然和我的心跳保持一致,细胞在体内分裂,信号在神经中流转,也被人一种同步的感受,宛如这只血茧和我的身体在冥冥中产生了某种共鸣。老男人一时间目瞪口呆,当他回过神来射出蛛丝的时候,我已经冲到血茧前,挥舞黑剑将蛛丝片片斩断。老男人从墙壁上落下来,看上去并不准备逃跑。

    “这是什么鬼东西?”即便隔着面罩,也能察觉到他的表情凝重。

    “秘密。”我露出微笑,如果他愿意多说几句,我十分乐意奉陪。根据前几次寄生的经验和血脉的共鸣,一旦血茧孵化,“江”的某个人格就会降临这个世界,继承女酒保的记忆、经验和能力。如此一来,我们对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行动和研究都会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至于为什么“江”会在这个时候现身,并且指定这个女酒保为寄生之体,也许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江”的存在本质一直是个谜团,也许只有回到她的诞生之地,或者是培养她的疯人院才能找出根源。不过,对于曾经关押她的疯人院,我并得到没有太多的情报,只是从左江口中得知有那么一个地方存在。在真江还是单独个体的时代,那个地方就能限制她的行动,直到从末日幻境返回后,才从里面逃脱出来,可想而知十分危险。

    在真江脱离疯人院后,对方只是草草在民间发布缉捕令,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有切实的行动。不得不令人猜测,或许真江的逃脱是对方故意纵容,所以才更令人忌惮。

    “江”是末日真理教当做干部培养的杀手锏,这从她的代号,以及在此间展现出来的诡异能力就能看出来。我有时甚至产生过这么一个念头,“江”并非自然诞生的人类,而是通过统治局科技创造出来的神秘人工生命体,是一个为了和末日降临相关的某个目的而存在的人形兵器。自从在这个临时对冲空间中见识到那种丑陋的人体和动物结合的怪物后,这种想法就愈加清晰起来。

    无论真相如何,末日真理绝对不会将之放任不理,在未来的某一天,围绕她的去留将会爆发超乎想象的激烈战斗。这一点,我十分清楚,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要和她一起获得打破枷锁的力量。

    我是如此深爱着她,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即便和她融为一体,成为现在这样不清楚是人是鬼的姿态,即便在期间,我曾经万分恐惧,不知所措,但是我的想法从来没有动摇。

    我会成为英雄的,成为咲夜的英雄,成为玛索的英雄,成为江的英雄,成为更多人的英雄。现在,在这个小镇里,所有的抉择、战斗和痛苦都不过是命运对我的磨练而已。如果我不这么想,也许就无法向前迈进吧。

    所以——

    “要来战吗?”我将黑剑指向老男人,无论他有什么打算都没关系,今天他绝对无法逃脱,“如果你就只会这点本事,我就不客气了。”

    我故意的挑衅见效了,老男人发出“啧”的一声,用他们专有的语言咕哝了几句,料想不是什么中听的话。这些精英巫师的法术都很独特,也不清楚他们是否能够使用普通黑袍巫师的那些法术,尤其是那种能够进行瞬间转移的漩涡,不过,眼前这个老男人,即便不使用那类转移法术,光凭操纵自如的蛛丝,在这个抑制魔纹力量的世界拥有凌驾我之上的机动性,实在有些棘手。

    如果还能从黑巢那些人的手中夺取一只神奇手套就好了,如果能够超能力速掠,就算巫师的法术再神奇,也能在发动之前干掉他们。

    老男人果然和女酒保是相当熟悉的人,无法将她抛弃不理。不过,也许是认为血水已经完全浓缩成茧,只依靠一把黑剑的我,无法对他造成太大威胁吧,虽然女酒保被捕捉显然超乎预料,但他此时一丝不苟的举动,表明他已经完全镇定下来。

    老男人吐出一口灰雾,正准备施法。我将长剑改为倒持,跨前一步,瞬间在脑海复习着体育课投掷标枪的要诀,感受劲力从脚跟升起,经过小腿、大腿、腰部、肩膀、手肘,越过手腕到达质检,将黑剑笔直掷去。,

    发劲很完美,有一种淋漓尽致的感觉,让我觉得这是自己至今为止最有力的一次投掷。

    被“江”寄生之后,又意外察觉到魔纹开关的存在,在历次的战斗中,我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远超普通的魔纹使者。这种力量的增长,和肌**格似乎并没有多大关系,荣格和席森神父外表看上去都比我强壮,不过若一起来掰腕子,我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他们。

    这股投掷的力量,加上夸克自己的力量,眨眼之间,一道黑芒闪过,发出尖锐的破风声。我的动态视力无法完全捕捉它的轨迹,只能通过使魔感知了解到,黑剑在和空气的摩擦中融化了剑柄,变成扁平的流线型。

    说不清究竟多快,也许和出膛的子弹一样快,几乎在感应传来的同时,刺穿皮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老男人的身前出现一大团蛛丝,一层层的堆叠起来,好似一个大磨盘,流线型的黑刃插入其中,有三分之二的刃体从后方贯穿出去。

    这些蛛丝拥有强烈的粘力和腐蚀性,却耐身为恶魔之躯的夸克无可奈何。在使魔感应中,我只是感受到一丝不舒服的意念,就像是身上粘上污垢泥水那样的感觉。

    古代的巫师据说会和恶魔做交易,甚至通过一些诡异的手段操纵恶魔,不过,我可不觉得这条街道的巫师能够达到那种高度,就算是精英,也不过是依靠面罩才能使用法术的半吊子。就算他们会不少奇妙的法术,可是真正见识过恶魔力量的肯定没有几个。

    夸克的实力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

    蛛丝磨盘削弱了黑刃的冲击,老男人在千钧一发之际朝侧旁打滚避开,根本顾不上蛛丝磨盘在惯性作用下飞向身后,再度吐出一大口灰雾。

    我再一次召唤夸克,黑刃同样化作灰雾脱离蛛丝磨盘。在我的驱使下,化作乌鸦形态扑向老男人的后背。夸克的声势很凶猛,老男人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可是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动摇,猛然将手掌拍在灰雾上,那些灰雾便在眨眼间凝结成皮球那么大的一团,紧接着被按进地面中。

    他刚弯下腰,夸克就从背后掠过,他的脊背上顿时布料和血肉翻飞,留下深深的爪痕。看上去很严重,但并非致命伤,夸克扑腾翅膀,在半空滑出一道弧线,正准备掉头再俯冲下去,一片尘土顿时飞溅起来,顿时将低空滑翔的身形遮住。

    尘雾弥漫中,无论是夸克还是老男人的身影,都看得不怎么分明。只见到无数银色的丝线好似迸断的琴弦般在尘雾中划过,一时间也不知道切割了多少下,残影交织成一张巨网。

    我感觉到夸克受伤了,虽然它在被攻击到的一瞬间重新变成雾气,可是银丝切割雾气之后,同样造成了一些轻微的伤口。不过恶魔之体本来就没有固定的形态,受伤之后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夸克所结合的恶魔是一种影子一样的怪物,当初被我和富江用普通的限界兵器进行饱和攻击,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两相比较起来,似乎这些银丝的威力虽然远远逊色于临界兵器,却比限界兵器还要强大一些。

    灰雾分成十数道从尘雾中飞射出来,在我的身前重新交织成黑剑。与此同时,地面以老男人的立足之处龟裂开来,裂缝转眼间就蔓延到我的跟前。裂缝十分细小,却因为数量众多而显得清晰,形如一张在大地上展开的蜘蛛网。

    无数银丝从裂缝中弹起的同时,黑剑也朝地上坠落,狠狠插在地上,将波及到我的银丝斩断。我拔起黑剑,四下挥舞,在张牙舞爪的银丝中劈开一条退路。

    当我退到血茧前的时候,方圆十米的银色蜘蛛网已经从地表鼓起来,老男人匍匐在至高点的蛛网中央,距离地面大概有一米的半空,看上去就像一只对猎物虎视眈眈的大蜘蛛。

    真是出乎意料,这些由灰雾变成的蛛丝,似乎完全变成了另一种物质,不仅色泽改变了,就连质地也和之前的蛛丝大为不同,充满了来自生命体内部的有机感,虽然失去了腐蚀能力,却更加坚韧。当我用黑剑削割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两者的不同。,

    看这个老男人的声势,绝对要比没有掌握超能力,也没有强大兵器的魔纹使者厉害。这样看来,名为“莎”的女酒保一定也有独特的本领,只是还没发挥出来就遭了“江”的辣手。如果精英巫师都这么厉害,那么今后的战斗要比预想中麻烦得多。席森神父曾经说过,拥有超能力的人,在古代被称为巫师学徒,现在看来很可能确有其事。这个老男人的独特法术,完全可以当作超能力来看待,甚至在延展性上比超能力更胜一筹。

    魔纹使者获得的超能力只有一种。可是巫术的话,按照其定义,应该可以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创造,实现各式各样的能力。

    虽然现在必须通过面罩来施展巫术,并且似乎只有在这种数据对冲空间才能运作,但已经可以预见可观的前景。玛尔琼斯家花费了几百年研究出来的技术果然不同凡响,无怪乎黑巢和末日真理都想要插一脚。

    “虽然不知道你的黑剑是什么东西,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太嚣张比较好。”老男人的话音刚落,立刻拨动其中身旁的一根蛛丝,整个蜘蛛网快速颤动起来,这些颤动形成的波动从四面八方传递到中间,再一口气输送到扎在我身前的蛛丝上。

    说时迟那时快,波动进入地表后,我立刻感觉到脚下的石板变得比橡皮泥还要柔软,像是被人在那端用力抖了一下,差点就站不住脚跟。地面明显鼓起,转瞬间又好似泡沫一样裂开,一条沟壑就在这般鼓起和开裂中袭来,就好似有什么东西从地底钻来一样。

    “土蜘蛛。”老男人似乎是这么称呼这招的。

    我不断后退,不能闪开,否则这股强大的波动就会击中血茧。我能从地下的震动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强大,很可能会干扰血茧中的寄生过程。这股地下波动力量的速度比表面上看起来的还要快,我只能凭借感觉,反手将黑剑插在它的行进路线上。

    那股如有实质的波动毫不迟疑地撞在利刃上,从剑尖传来的感觉令我持剑的手都麻痹了,这种麻痹还在增强,就像是被一个凶狠的蜘蛛咬了一口,毒液随时会遍及整条臂膀。我连忙松开剑柄,剑身顿时发出悲鸣,变得模糊起来,似乎随时会散成灰雾。

    直觉让我远离那个地方,抗起一人高的血茧就向后跳起来。黑剑也与此同时化作乌鸦飞起,地面好似火山喷发一样,被一股向上的冲击波掀起来。

    这股冲击波在半空扩散开来,我觉得自己就像被人用力推了一把,不断向后飘飞,无数的石块砸在身上,隐隐作痛。

    刚落在地上,还来不及稳住身体,第二波“土蜘蛛”又从地底袭来。我连忙向一侧闪开,身体倾斜的角度几乎要和地面平行了。在这个时候,重心的极度偏转和腿部爆发的力量带给我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好像随时会摔倒,但移动的速度却和重心的下坠保持一种走钢丝般的平衡,从而形成了仿佛化身疾矢的速度感。

    快速,漂移,每一步都会改变一丝方向,不断的踏步连成一条弧线,在这条弧线中,身体似乎被空气托了起来,只要毫不迟疑地前进,就不会倒下。相比起超能力速掠,在自我感官中,这才是真正的速掠。

    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让我不由得分神想到,如果在速掠超能形成的高速通道中这般奔驰,自己在现实中将会有多快?

    比风更快,比子弹更快,宛如闪电?

    我将血茧转移到背上,血茧分出丝线紧紧缠住我的身体。我就这么背着血茧,绕着银色蛛网弧线奔驰,“土蜘蛛”的爆炸追逐着我的脚后跟,形成的冲击波反而成为我加速的力量。我和老男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在缩短,他似乎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他不是一个劲地盯着我,一定能够发现,围绕着银色蛛网的那条螺旋轨迹。

    就这样躲闪下去的话,也许可以将时间拖延到血茧孵化。不过,虽然这个地方很偏僻,说不定还被这两人用什么法子暂时驱走了其他人,但是土蜘蛛造成的动静似乎有些大了,持续太久的话,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巫师赶来。这样的思考催促着我尽快解决战斗。,

    随着我接近蛛网的边缘,失去距离后,“土蜘蛛”的攻击就越发快速起来。

    又一次土蜘蛛爆炸,冲击波的方向让我意识到闪现的机会。

    就是现在,一口气跳过去

    夸克在半空化作黑剑,我用力跳起来,在脚力和冲击波的双重推动下,我觉得自己好似飞了起来。在半空抓住剑柄,翻转身体,在旋转和重力加速度下朝蜘蛛网中心的老男人砍去。

    “哦哦哦哦独孤九剑——落剑式。”在某种既视感的作用下,我不由得叫起来。

    天地在旋转,从银色蛛网中心站起来的老男人似乎就是螺旋的中心,我所有的力量都沿着这把黑剑倾泻而去。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老男人眼中的惊愕,随即又变成了冷笑。

    好似风一样的声音从心中升起,又从耳边掠过:

    你知道星云锁链最强的地方是哪里吗?

    “你知道土蜘蛛最强的地方在哪吗?”

    ——是在正上方呀

    老男人双掌用力拍在蜘蛛网的中心,无数的银丝从边缘开始迸断,在一连串清脆的宛如弦琴发出的do音中,鼓起的蜘蛛网向下塌去,可是边缘的银丝线头却弹了起来。根本无法形容它上升的速度有多快,就好似无数的星辰聚成溪流,无数的溪流又聚成滔滔银河。

    我的身体刚刚从至高点落下,银色的浪头已经倒卷上来,更有银色的星点从身旁四周掠过,刹那间就密密麻麻起来,甚至让人产生灰蒙蒙的天空也出现了繁星的错觉。

    致命的错觉。

    然而,我对自己说,同样的招式对我是没有用处的。当我将黑剑的去势改变,随着身体转动挥舞起来时。既视感再一次袭来。

    “荡剑式。”

    黑剑变幻,如同九条鞭刃在风中摇摆,一个转身,四周和头顶的星光顿时消失了一大片。就在即将被正下方的银河之浪即吞没的一刻,鞭影再次汇聚成在一起,尖头变得锋利,中间猛然撑开成伞状。

    我毫不犹豫地推着这把黑伞,头下脚上地落去。

    “藏剑式,倒剑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