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异眼妖门
    废墟!

    我白天看到的废墟,从白天看到的那一刻起,我就升起了想一探究竟的念头,只有我亲眼看到,我才有可能相信……

    我仔细的听着前面微弱的脚步声,同时自己的脚步和他保持一致,乍一听,仿佛只有一个声音。

    看着这里的坡度,越来越下,似乎终点是在最底下,难道这个废墟的最底层才是其秘密的所在么?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破风声,应该是有人在急速的赶来,我马上闪到一边,屏住呼吸,不发出丝毫声音。破风声大响,一道人影用极快的速度在我的身边急驰而去,带起的罡风刮的我肌肤生痛……

    前面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两人用我听不懂的奇怪语言在交谈,从语气上听,似乎后来者很不满意,有责备的意思,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一起的。

    这时前方传来声音:

    “后面的跟随者,出来!”

    我没有言语,保持身型不动。过了一会,前面有声音道:

    “伊朗君,你是不认可我木野山的实力么,我从那里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白痴,我是在诈。好了,前面应该就是目的地,开始有危险了,东西都带了?”

    “……”

    “……”

    后面的话就开始恢复了那奇怪的语言。

    别说是这样的诈戏,就算是真的发现了我,不准确的知道我的位置把我逼出来,我是不会自己出来的。另外从他们的语言和装扮上来看,似乎和在枯城外遇到的那个杀手很类似,难道他们也是提娜口中的魔忍?

    而且他们刚才的那几句对话,为什么要用南大陆的通用语言?难道是说给我听的?

    我怀疑……

    这时,在前方传来一阵齿轮滚动的声音,接着,仿佛什么东西被推开一样,发出轻微的嗡嗡声,我耐住性子,等到确认他们两个走了之后,才从后面慢慢的跟了上来。

    惊愣!

    在我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石门,一丝热气从逐渐关闭的门缝里散出。同时,我注意到在石门上,存在着一些雕刻。上面雕刻的,居然就是我在幻象中看到的古怪妖魔……

    这次石门上的表情又是不同。

    左边的妖族痛苦的呻吟……

    很奇怪的感觉,仅仅一幅雕刻,竟然让我仿佛身临其境,仿佛那痛苦呻吟的就是我。随着寻找让妖族痛苦的原由,我看到了右边石门上的魔族。

    狰狞并开心的表情,似乎在享受,又似乎在畅爽,因为——

    几道仿佛充满生命能量的气体,从妖族的七窍冒出,在妖族痛苦的挣扎中,被吸入妖魔的鼻腔里。

    看到这诡异的画面,我在吃惊的同时,快速的闪进逐渐关闭的石门。

    终于在我进去后,石门关闭。

    紧密的,不露缝隙的关闭。同时在缝隙处,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只有两道石门禁闭才能出现的画面

    一双眼睛。

    左血红,右黑紫。

    一双妖异魔幻的眼睛。

    这双眼睛让我心猛的跳了起来,莫名的熟悉感。

    当身后的石门紧紧闭合的时候,我看到了面前的广阔空间内,仿佛蚁穴一样的地洞,在我的面前,无数个大小相同的洞口,遍布四周,同时这里的温度比门外微高。

    我不知道那两个魔忍所去的方向。眼前密密麻麻的洞口,让我感觉似乎每一个都有可能。我仔细的左右观察着,同时观察地面上的沙土。当我的手接触到洞口的墙壁时,我一愣,因为我在上面居然摸到了一些水气所形成的水珠,而且这四周的墙壁全部都是冰冷的……

    突然发现在左边第二排的一个洞口,有一个清淡的脚印,放弃了继续观察墙壁,刚要上去仔细看看,心中一动,这个魔忍是很谨慎的,从刚才在洞口就可以了解,他应该是和自己性格比较类似的。

    如果是自己,会留下这个痕迹么?

    答案是——会。

    但是,这个痕迹一定要做个手脚,最好能把对方弄死的手脚。

    我轻轻一笑,不管是不是动了手脚,这个痕迹我不会去碰的。那么他会从哪个洞口进去呢?

    我摸了下地上的沙土,果然是微微发热的,刚才我走进这里的时候,就感觉到温度较高,再加上墙壁的冰冷,那么散发温度的,只有地面上的沙土了。

    记得以前逃避猎人追杀的时候,曾听说过,在魔界有一种奇怪的液体,他的温度比黑炎还要高不止数倍,这种液体存在于魔界的地底深层,虽然也有可能距离地面较近,但大部分都存在于地底九幽之处……

    难道下面就是那奇怪液体么?根据这沙土的温度,应该还有些距离。但是有了沙土的温度,我就可以判断出他们两个的真正方向了。我感受了一下最底层洞口水珠的温度,依然冰冷,看来计划可行……

    我站在最中心的位置,沧海魄的能量开始散开,四周墙壁上的水气,水珠慢慢的被我吸收,融入进我的沧海魄中,突然,感觉有两个位置的水珠,散发着微微的热度,很轻微的温度,但是已经足够了。

    一个就是那存在痕迹的洞口,另一个就是他旁边隔一个位置的洞口。恰好连同中间的洞,排成一条直线,左,中,右。

    到底是哪个呢?

    我仔细品味刚才两个水珠的温度,似乎左边水珠的温度稍微高一些,他们是两个人,那么遗留的沙土温度自然就会高了,看起来这里似乎就是真正的入口了,可是那里为什么会有一个故意留下来的痕迹???

    难道是……

    这个魔忍还真是很有诡计,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他们是从中间进去的,而真正的用来迷惑敌人的,是两边的洞口和那个脚印。一般的人,来到这里,一旦发现这个脚印,就会有我刚才的想法,认为是陷阱。稍微聪明的,就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以为看透了对方故意留下痕迹的心思,认为留下痕迹的洞口,正是他们进入的洞口。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再稍微厉害的,就会发现另一个疑点,就是右边的洞口,当他发现这个洞口的时候,就会认为自己已经发现了真正的入口了,但是,他还是错的。

    而我,天性的多疑让我谨慎的观察,所以发现中间的洞,才是正确的位置。

    因为他们两个是借着两边洞穴的助力,进入的中间。

    想到这里,没有停留,快速的把吸收的水珠转化为海潮防御,向中间的洞口驰去。

    随着我的逼近,感受到前方传来的能量震动,以及沉重的喘息声。看来前面两个魔忍应该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果然不出所料,与魔忍发生争斗的,是一条古怪的有着人头的巨蟒,深褐色的粗糙蟒皮,水桶一般的身躯,以及那狰狞的表情下锐利的牙齿,端是凶猛异常。

    那沉重的喘息声,正是巨蟒发出的,而且,在巨蟒的身后,赫然还有一条似乎正在沉睡的全身蓝色的蟒蛇。

    看来这两条巨蟒魔兽就是这个通道的守护者了,有着让魔兽守护的地点,这里还真是不简单,我对它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再看那两个魔忍,似乎也都小心的尽量不惊醒另外一条蟒蛇的前提下,于巨蟒缠斗着。看到这样的机会,我阴笑一声,快速的冲了过去,在他们两个的惊愣中,一刀砍在了那沉睡的蓝色蟒蛇头上。

    仿佛砍在了钢铁上一样,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仅仅是在它的身上划出了一道红印而已,强大的反震力让我差点握不住手里的刀,同时刀上蕴涵的沧海魄能量也顺着红印进入蟒蛇的身体里。蟒蛇全身一颤,睁开了蓝光森森眼睛,发出一声怒吼,真个洞穴都随着抖动,斗大的眼睛睁的溜圆,怒气腾腾的摇摆着大脑袋四处寻找着把他弄醒的元凶。

    而我早在砍完一刀之后就迅速的向洞穴深处奔去,当蟒蛇睁开眼睛的时候,恰好看见与另外一条巨蟒缠斗的魔忍,于是不怎么灵光的脑袋认为就是他们破坏了自己的美梦,打痛了自己,于是疯狂的撕叫着冲了过去……

    我一边飞快的奔跑,一边低声嘀咕,难道这些洞穴,每一个里面,都生存着魔兽么?又或者就是这么巧,就这个洞穴有?

    但是无论怎么样,那两个魔兽应该可以把两个魔忍缠住或者杀死吧,到是为自己省了很多麻烦。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一直谨慎的防范着四周可能出现的魔兽,这里深处地底,谁知道除了那两条蟒蛇之外还能不能有其他奇怪的魔兽。为了不在突发事件时措手不急,所以一直处于防御状态,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其他的魔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