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三章 天之骄子
    此时距离上次灵测,才堪堪一个月。可张信的灵能增长,比之帝流浆之夜还要更夸张,

    这可是整整十一点的灵能强度

    李光海则有些狐疑的,往旁边的另一处高台上望去。只见原空碧端坐于上,神情自若,毫无异色。而新任的擢贤司司主韩智,则是背负着手,面色阴冷,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你在怀疑原天柱?”

    王纯察颜知意,随后也若有所思:“这倒也不是没可能!可他是怎么突破的四级?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奇珍灵药,能够办得到的。皇泉与宫静他们,是有家传之法,崔神州则是因他的特殊灵体,可这张信,又是因何故?”

    哪怕是皇泉与宫静,也要在突破之时,滞留个三五天时间。且已渐显颓势。可这张信修行,却好似全无关窍似的,明明修行天资逊人数筹,却一路气势如虹,高歌猛进!

    “入门初试的时候,我观照过张信的元神!”

    李光海收回了目光,眼神阴沉:“他元神暗弱,创伤极重,就连入门第一试的登天梯,都差点让他旧伤复发。在进入千页峡之前,灵能强度的增长幅度微弱,天资确实逊于常人。”

    “所以你对他很失望?”

    王纯微摇着头,他大约猜到了李光海的心思。他这师弟对张信期许极高,所以在猜测原空碧徇私舞弊,而张信坦然接受后,心情自是极为难过。

    以李光海刚直不阿的性情,如今只怕连举报的心思都有。

    “无凭无据的,李师弟你还是不要胡乱猜测为佳。换位思考,别人要想作弊的话,绝不会似他这样的肆无忌惮吧?想必张师弟,真是胸怀坦荡才如此。而且入门试之后,还是有段考察期的,如是此子出谷之后的修行进境,远低于入门三试时,戒律堂自会介入调查。所谓日久见人心,想必原空碧与张信,不会做出不智之事。”

    可李光海闻言,却是不屑的一哂。宗门是有这规矩不错,可张信入门之后,既可直接的进入千人道种排位,也将是神海峰未来的干城支柱,从此灵丹妙药供应不绝,修行的速度,哪里可能会慢了?

    且这几万年来,还没有入门试总榜前三的弟子,在事后被戒律刑法二堂问罪的成例。

    “而且~”

    王纯的语声一顿,稍稍迟疑后,还是开口道:“我听说原天柱有意将你调入枢机院,担任枢机参议,辅助她藏灵山上院一应政务。这个机会,极其难得,师弟你如真想要做什么的话,还请三思!”

    按照日月玄宗的成规,所有上院的‘监院’职,都必须由一位‘天域圣灵’来承担。

    可圣灵级的人物,对世俗杂务,大多都不甚在意。所以作为副手的‘知事’,才是具体的理事之人,负责决断各处上院的大小政事。

    而此时的原空碧,就是藏灵山上院,实际上的首领。可以这位的懒散性格,只怕也并无多少闲心去管理政事。故而王绝料定,李光海一旦担任了原空碧的枢机参议,那位原天柱多半会将藏灵山上院绝大多数的事务,都丢给李光海处理。

    这也是有先例的,之前在擢贤司,原空碧就是这么做的。

    而这对于李光海而言,无疑是一步登天!可在这职位,轻易的积累下足够的贡献值,以便冲击神师,更能积累人脉资源,提升在道种榜单上的排位。

    “这些话就别说了,脏了我的耳朵。”

    不等王纯说完,李光海就冷笑着将之打断,不过他的眼神,却已恢复了平静:“师兄你大可放心好,我李光海的眼中,虽是糅不得沙子。可即便真要举报,我也会想办法拿到真凭实据!”

    王绝闻言,不禁面现无奈之色,心想这家伙,搞不好会真的去努力寻找证据。不过现在,他也懒得再劝,料定了李光海,也查不出什么所以然。

    再如那张信露了什么马脚,只怕也轮不到他这李师弟出头,那位新任的擢贤司司主,分明来意不善,再还有苍天皇氏,如有机会使皇泉出头夺得入门试魁首,只怕也不会错过。

    而随后王绝,又定定看着台上那正意气风发,一脸志骄意满的张信,良久之后,他才又长声一叹。

    “所谓的天之骄子,莫过于此了!然则这数万年中,身负盖代天资,却早早夭折的天骄,何其之多?我只希望这位,日后能够真正成长为宗门栋梁,可不负你我之前的期许扶持”

    ※※※※

    当王绝叹息之时,张信也正往台下走去。

    他并没发现王绝与李光海的注目,可那韩智的视线,却让他感觉自己的背脊一阵发凉,

    此时张信已可确定无疑,这位新任的擢贤司司主,确实是来者不善,且对他饱怀恶意。

    也幸在今日就是入门试的最后一日,在众目睽睽之下,即便这韩智有什么心思,也难对他下手。否则他现在,还真得为这人担忧。

    当张信他们完成灵测之后不久,灵测的总榜就已在灵测台前张贴。不出所料,这次他依然高据首位。而谢灵儿三女,排位也在前十之内。

    这也就意味着,又一枚神血石,已经稳稳到手!

    可此时张信,却无半点的欣喜之情,反而心绪微沉。

    只因这榜单中,血阿鼻的名次,再一次让张信感觉意外。此人以高达三十五的灵能强度,三门功法突破第五重的进境,位列第三,仅仅只差皇泉一线!

    这让张信本能的感觉不妥,在帝流浆之夜,这个家伙明明是一无所获的。且之前在地窟之时,他感应此人的灵能强度,最多也就只是二十出头,与自己差相仿佛。

    可仅仅十余日不见,这人的灵能强度,就已直追皇泉与崔神州!

    就只这区区半月,血阿鼻的修为进境,居然比之自己还要更为夸张!半个月内,居然就增长了将近十三点的能量强度。

    只稍稍凝思,张信就以意念呼唤叶若:“若儿,能否帮我查查看,血阿鼻与李孤舟这些人的方位?看看这些人,到底在做什么?”

    “诶?这个不太好查哦。”

    叶若的声音有些迟疑:“地表的话,若儿至少得三个小时之后,才能接到清晰卫星图像。地下的话,若儿之前布置在二层以上的所有探测器,基本都已退出来了。”

    因近日各家猎团都已开始深入二层,监考灵师也开始大量介入的缘故,她早在大半个月前,就将这两侧所有的探测器与监控器,撤离了大半。

    且不止是二层,三层与四层,在八臂蛇魔事发之后,也基本撤出。她打造的新款探测器,虽是模仿灵师与邪魔王兽的灵感频率。可如一个地方,邪兽都已基本清空的话,那么这些探测器,只会启人疑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