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0 登场
    210登场

    我和荣格回到诸人身边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荣格的话。荣格的决定没有任何错误,只是他和我的目标并不相同。的确,现在谁都不知道被献祭后会产生怎样的后果,但若说没有人自愿成为祭品就言过其实了。

    我本来就没有让这个小队的某些人成为祭品的打算。末日真理的封锁线已经被打破,只要荣格或其他人离开镇子和网络球总部进行通讯,说不定能够在时限内找到合适的人选。虽然小队中除了我和咲夜之外没有人接近被视为病源地的码头区,至今也没有人陷入昏迷状态,不过荣格很可能顾虑到镇上疫情的隐性感染,才拒绝离开镇子。

    荣格不愿意让属下冒险,这一点我能理解,不过这也表明我们目前的确无法和镇外进行联系。

    不过,我并不打算放弃自己的计划,就算最终无法找到合适的祭品,也必须破坏或延缓山顶区和墓地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建立,这两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权限机制并不适合魔纹使者的发挥。

    “怎样?”桃乐丝靠上来问到,咲夜也带着一丝期待的神色看向我。

    “不行,看来咲夜说中了,我们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他有自己的目标。”我说着,推了推眼镜,故作轻松地笑道:“不过,我们的计划还是要进行。”

    “你想怎么做?”咲夜露出困惑的表情说。

    “随机应变。”

    “我就知道。”桃乐丝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再不理会其他人,径自走到一旁享用糕点去了。

    “阿川,那个女孩……”咲夜在桃乐丝离开好一段距离后,盯着她的背影皱起眉头,“你和她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从你的眼睛里……”她顿了顿,没有说下去,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显得有些焦躁,带着关切看过来。

    我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桃乐丝出现时的情状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思维,凡是第一次见到的人都不免吓一跳。

    “别担心,咲夜,你就当她……”我想了想,开玩笑地说:“就当她是我身上的寄生虫好了。”

    尽管我已经把声音压得很低了,但是桃乐丝突然回过头来,穿过人群的缝隙狠狠瞪了我一眼,就像听到了我的说法一般。

    我不想让咲夜担心,如果我能解释桃乐丝的情况,一定会解释给她听,不过我根本就不了解“丝”和“江”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发生在我们三人身上的事情足以写成一篇耸人听闻的恐怖小说了,现在也没时间详细告诉咲夜。

    咲夜脸上的担忧并没有完全消退,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露出无奈的苦笑。

    “恩格斯先生,你什么时候带我们前往祭坛?”我赶紧岔开话题问到。

    恩格斯一听,五官顿时都皱起来了,就像是吃了黄连一样,令人一看就觉得嘴巴发苦。他向荣格看了一眼,看上去,荣格并非没有催促过他,只是他有自己的难处。

    “我想,您的确要解释一下。”荣格的脸上没有生气的样子,但是这种刻板却给人强烈的压迫感,他转过头来向我解释:“恩格斯先生刚才带我在公寓里转了一圈,这是第二次了。”

    早上的时候,他们两人在我和富江被陷入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时候已经在公寓里逛了一阵,什么收获都没有。按照我们的约定,恩格斯应该在最短的时间内带我们前往祭坛,也许,期间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但是在宴会开始前的这段空闲时间,似乎也没有把握住。

    “恩格斯先生,你说过祭坛在公寓里的某个地方,却又说自从公寓建成之后,自己就没有来过。”我紧盯着他:“这里有个矛盾的地方,你是怎么把祭品,例如玛索带到祭坛的?通向祭坛的入口在公寓外吗?”

    恩格斯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从口袋掏出手帕,在汗光渍渍的脑门擦了擦,然后松开领口的扣子。

    “没有入口,不,应该说,什么地方都可以成为入口。”他终于开口了,可是却让我们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意思?”我满腹疑惑地说。

    “还记得艾琳的项链吗?我想你们应该见过,那个奇怪的十字架,玛尔琼斯家的传家宝。”恩格斯叫住路过身边的侍者,从托盘上拿了一杯马丁尼一口喝光了,才松了口气,接着说:“在十年前,我们从艾琳手中夺了过来,然后交由布尔玛保管,当然,布尔玛是保管人这一点只有我和索伦知道。

    在这十年中,我和索伦一直通过它进行联系。当时亲眼目睹过那场战斗的人都清楚,其实艾琳没有真的死去,她简直就是个魔女要不是索伦,这个镇子早就灭亡了。活下来的人都害怕她的报复,而且也得到索伦的警告,所以大都离开了镇子,只有我、镇长和布尔玛留下来。

    索伦能够保护我们,能够对抗艾琳。可是艾琳的力量很强大,她和她的丈夫蒙克建造了那个噩梦世界,是那个世界的主人,而索伦不过是一个入侵者,只是因为我们破坏了她的仪式,才让她失去了大部分力量。即便如此,艾琳的力量每一天都在恢复。为了对抗艾琳,索伦需要献祭的力量。

    因此,我们和索伦做了一个约定,当他需要祭品的时候,那个十字架项链就会留下信息。它告诉我们祭品的人选,并会为我们打开通向祭坛的入口。那个祭坛在地理位置上的确就在公寓里,可是并不在这个世界中。”

    “也就是说,只有收到了祭品的信息,才能借用搬运祭品的机会进入祭坛?”荣格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之处。

    “没错。”恩格斯就像是破罐破摔般说:“自从那个ji女……”他看了我一眼,换了个说词:“那个叫做玛索的女人是至今为止的最后一个祭品,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收到信息。”

    “你确信那个十字架还在布尔玛的手中吗?”我慎重问到。

    “你是指布尔玛的餐厅发生爆炸之后?”恩格斯摇摇头,说:“我问过布尔玛,她说没有丢失。我们约定好,为了保密,在搬运祭品之前,谁都不能提起关于十字架的事情,这样一来,除了布尔玛本人之外,谁也不知道十字架被藏在哪里。”

    “还有谁知道十字架在布尔玛身上?”荣格问。

    “就只有我和索伦。”恩格斯为了表明可信度,还发了个誓,“就连镇长也不知道,而且除了布尔玛本人外,谁都不知道她会把它藏在哪儿。而且,布尔玛一定不会告诉其他人,无论是什么情况,我保证。布尔玛就是那样的女人,所以我们才决定让她保管这个重要的东西。”他似乎想起什么,有些垂头丧气:“那个十字架是进行仪式的关键物品。我们本来以为没有了那把钥匙,就不会再有人能够制造第二个噩梦世界。”

    可是,小斯恩特在没有十字架的情况下,仍旧完成了新的噩梦世界,而且不仅一个,将恩格斯等人的如意算盘击得粉碎。这样看来,那个十字架项链的真正作用还有待商榷,无论是恩格斯还是索伦,都没能揭开天门计划的真面目,也不清楚个中关键,只是依葫芦画瓢地利用仪式和物品获得相同的力量。

    正因为两者的力量是相同的,而且又是客场作战,所以根本不可能瓦解噩梦空间,甚至无法动摇艾琳统治的根基——我不知道恩格斯是否了解这一点,但是,就算他知道了,也没有其它办法。

    终于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想要通过恩格斯找到玛索**的想法彻底破灭了,我的内心终于平静下来。现在要找到玛索的**,只有从黑巢等人身上下手了,虽然我已经认定十字架项链十有**在席森神父的手中,但还是不禁问道:

    “你个人觉得那个十字架还在布尔玛身上吗?”

    恩格斯沉默下来。

    黑巢和玛尔琼斯家有交集,无论席森神父是从什么地方得知十字架的藏匿点,他们都很可能已经先我们一步找到了祭坛的所在。这意味着,在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唯一拥有和艾琳对抗的力量的索伦,已经在敌人的掌控中了。可以想像,身为先知的索伦很快就会彻底变成祭品。先知是构成噩梦世界的重要部件,他们一定有办法消除索伦的对抗心理。,

    也许,艾琳早已经预见到今天了。在我读过的故事里,借用魔鬼的力量对付魔鬼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不是变成魔鬼的玩具和食物,就是变成新的魔鬼。

    情况真是糟糕得无以复加。这样一来,对玛索的营救也更加困难重重,而且也无法判断山顶区和码头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哪一个更先完成。而我能够插手的地方,或许只剩下墓地区了。

    “你们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一个男声从侧边传来。

    声音充满了颐指气使,轻松得似乎有些肆无忌惮,那种仿佛嘲笑逐步掉进瓮中的猎物的感觉令人不禁生出鸡皮疙瘩。

    我们不约而同朝声音来处望去,在荣格和恩格斯之前进来的入口处,男人意气风发地走进来,他身边的人立刻叫来侍者,将一杯深红得好似血液浓缩而成的酒拿毕恭毕敬地递到男人手中。

    “小斯恩特。”恩格斯有些发怔,直到男人将酒杯遥敬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好久不见了,恩格斯叔叔。”小斯恩特嘴角含着完美的礼仪式微笑,“你还是第一次看到我的宫殿吧?感觉如何?真希望您能多呆几天,我有许多话想跟你说。啊,你见到马赛了吗?”

    他的头向四周转了一下,显得有些做作。接下来的行动也证明,他的确是故意的。

    “我想,他一定很高兴听您讲述勇者斗魔女的故事。”

    紧接着,他的目光在我、咲夜和荣格的身上转了一下,最终落在我的脸上。

    “这位……情报局的先生。”他**地勾了一下嘴角,“请恕我忘记了你的名字,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你,早上的免费旅行愉快吗?我想一定是令人难忘的,而我也没有忘记你在我的脑袋上开洞的事情。”他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也许你今晚可以在大家面前演示一下?”

    对于这个赤luo裸的挑衅,我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静静地和他对视着。这个男人和第一次见到时完全不同了,虽然相貌没什么两样,可是性格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当初在墓地里见到他时,明明是个严肃又稳重的人。

    穿着和打扮和在墓地碰面时没什么差别。头发整整齐齐地向后梳,垂下一缕深紫色的发丝。就像是早年的绅士般,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单边眼镜,镜片后的眼睛仍旧锐利,但却不再那么坚硬,就像是被深藏在眼眸深处的火焰烧融了一般。

    昂贵得体的西装内衬的扣子在胸膛上方敞开,没有扎上领带和领节,显得轻松随意。胸前的十字架倒映着烛光,挥洒着不详的微光。

    小斯恩特身边下属模样的人一共有四个,两男两女,年纪都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忠犬的味道就算捏起鼻子都能闻到,打扮像日常工作的精英份子,不过举手抬足表现出来的干练更像是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培养出来的。

    很可能来自那支类似番犬部队的隶属玛尔琼斯家的特殊部队。

    我在考虑,如果现在立刻拔枪给他一下会怎样?在我附之行动之前,荣格上前一步,将我挡在身后,朝小斯恩特伸出手。

    “很高兴见到您,斯恩特先生。我是情报局的荣格。”

    “啊……是的,很高兴见到你,你也是我希望能邀请到的客人。”小斯恩特和他握了一下,“希望你今晚玩得愉快。”

    说完,他放开荣格的手,就像做完例行工作般,再不理会我们,走到人群中和数人拥抱了一下。主人到来的消息立刻在大堂中传递,不一会儿,喧嚣声大了起来,没有围上去的人也在一旁指指点点。

    “真是嚣张的家伙。”桃乐丝不知何时走到我们身边说到,一边用吸管喝着杯中的饮料。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她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抓得更紧了,似乎随时都会挥起来一样。

    “就是这个男人?”荣格朝我看过来,问题没头没尾的,但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和上次碰面时不太一样……也许是激将看到大业有成,太开心了吧。”我尝试用幽默的理由解释,不过没人领情。,

    “这个笑话真冷。”桃乐丝好不留情地说。

    “末日真理应该在找他,我可不觉得那些鬣狗已经被*掉了。按照乌鸦你的推断,他的地盘在墓地,而不是这里。”荣格的声音显得低沉,“那么,他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举办这个宴会呢?”

    “这是个好问题。”我这么回答道。这个问题也一直藏在我的心底,我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个男人,与此同时,“圆”从身上静悄悄地扩散开来,绕着墙壁走了一圈,结果发现门墙外埋伏着不少人。从他们的姿势和呼吸来判断,全都是蓄势待发的士兵。

    “我们被包围了。”我对大家说。

    “什,什么?是什么人?”恩格斯有些紧张。

    “一些士兵。”

    “士兵?今天早上出现的哪些?”

    “也许是玛尔琼斯家的。”我说。

    “玛尔琼斯家有士兵吗?”恩格斯露出愕然的表情,他可没见过在镇外进行回收行动时,那些玛尔琼斯家士兵凶悍的样子。

    “我们该怎么办?立刻离开吗?”咲夜也开始紧张起来,“这里是个陷阱。”

    “啧,谁都知道是陷阱。明明知道自己被追捕,还在自己控制不了的地方大摇大摆地出现,明摆着就是当诱饵嘛。”桃乐丝冷笑一声,“问题是,他打算怎么解决被腐肉引来的鬣狗?这里可不是墓地区。”

    “答案只有一个。”我的话并没有说完,人群突然分开来。

    小斯恩特走到大堂设置出来的正台上,用食叉敲响了手中的酒杯。一连响了三下,在闹哄哄的大厅中意外的清晰。客人们立刻察觉到主人有话要说,纷纷停止手边的动作,将视线集中在小斯恩特的身上。

    “欢迎欢迎大家来到浣熊镇,来到这个山顶公寓。在很多年前,父亲问我未来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我要让这个小镇变得更加富裕,让更多的人对这里的历史产生兴趣,并在这个小镇获得俱生难忘的体验。于是,我建造了这个公寓,过去几年间得到了许多人的称赞。现在,我们为了同一个乐趣聚集在这里,而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

    小斯恩特顿了顿,故作神秘地笑起来,环视着台下众人。

    “你们马上就要死了。”他用开玩笑般的语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