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会盟(十八)
    苑君章同样是拿出了吃奶的气力,才在这个时候赶到!

    今日之事,他掌总坐镇云中城,只等能将今日平安度过。既然心照不宣的对北面那一方行了方便,事后自然苑君章会求回报。

    且苑君章自信恒安府才是北面那一方,所真正需要的!原因无他,恒安兵强耳!

    苑君章如意算盘正在今日拨得噼里啪啦作响,今后好几步的打算都已经在心里反复筹划当中,却没想到,警讯号角之声突然响动,一下惊扰云中全城!

    对于就经兵火的云中城和恒安鹰扬府而言,单纯战事,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警讯一响,居民闭户自守,军士各就其位,将领各处坐镇,刘武周也自郎将衙署而出,坐镇自己的指挥位置。

    对云中城外的草原聚落也自有兵力出而监视,谁敢动作,就是大开杀戒一条路。

    但苑君章担心的是,那场九姓会盟出什么变故!

    苑君章立即带领亲卫,在禀报了刘武周让他坐镇等待消息之后,就疾疾出云中城而来。其时刘武周脸色也阴沉得可怕,却并没多说什么。

    恒安鹰扬府流畅的情报传递体系,将前面情形不断的传过来。苑君章一路赶来,满耳朵听见的都是坏消息。

    又是那徐乐,去撞千余越部大营,引得千余越部大队追赶,惊动云中城内外守军。而在城上值守的尉迟恭,贸然发令出击援救,已经和千余越部厮并起来!

    就知道这个徐乐,是天大的麻烦!

    当苑君章赶到之际,双方已经弓箭对射,千余越部死伤累累,恒安甲骑再发一轮箭就要发起冲击。以恒安甲骑的战斗力,这一轮冲击下来,只怕和九姓之间的仇恨就要化解不开了!更不必说现在站在九姓鞑靼后面的突厥人!

    匆忙之中,苑君章疾疾下令鸣金!

    金声响亮之中,正杀得过瘾的恒安甲骑纷纷停住动作,收弓还刃,只等苑君章下一步号令。尉迟恭气得脖子上青筋乱跳,只等着向苑君章讨一个说法。

    而在千余越部中,黑果也终于回过魂来,他也没有想到,一件筹划良久,自以为把握十足的九姓会盟之事,最后闹到这个结果,连他都差点从鬼门关口走了一遭!

    苑君章这队人马终于赶到,尉迟恭憋了一肚子火,策马迎上去,大声质问:“长史,这是怎生回事?别人冲咱们军寨,要杀咱们马邑子弟,还能不打了?恒安甲骑,只要上阵,向来有进无退,这样鸣金,下次冲阵还谁上?”

    苑君章扫了尉迟恭一眼,懒得多搭理他。这黑厮闻战则喜,难听约束,不过好在其他人等还奉军令唯谨,没他的号令,尉迟恭只能自己一个人撞阵去。

    苑君章策马越过尉迟恭,缓缓向前,目光转动,也扫到了徐乐几人身上。在这一瞬间,苑君章眼神冰冷得几乎要将徐乐冻结————哪里就冒出来这么一个能惹事的家伙!真不如当时就自掏腰包,弥补了这家伙的损失,将他打发回神武干净!

    终有一日落在我手里,有的是手段慢慢炮制你!

    苑君章眼中的恨意,徐乐清楚的感受到了。就连徐乐身边宋宝,负创之后恨不得恒安甲骑将这些千余越部骑士杀个干净,听闻金声之后一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被苑君章的目光带过,都安静下来,再也不敢则声。

    徐乐忍不住又要摸自己下巴了,自己闹这么一出,激得苑君章如此气急败坏,似乎有点蹊跷啊…………

    苑君章目光终于落在对面狼狈不堪,七零八落的千余越部骑士身上,扬声发问:“却是谁人带队?苑某在此,还请出来说话。”

    一众千余越骑士的目光都落在了盖达黑果身上。

    这些都是千余越部精选出来的敢战之士,但是今天被徐乐这一冲一逃,再被恒安鹰扬甲骑箭阵糊了一脸,这点傲气全部被打掉,见恒安鹰扬兵军将出来说话,都盼着盖达黑果能出来化干戈为玉帛。

    毕竟此间是恒安府的地盘,就算是将来要和恒安府死战,也不能在这个地方啊!

    盖达黑果比麾下战士怕得还要厉害一些,自来千余越部风风雨雨都是盖达乌头遮挡,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等凶险的场面?

    麾下目光集中在自家身上,盖达黑果避无可避,不敢策马上前,只是在部下簇拥中扬声道:“某来千余越部小王盖达黑果,恒安府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与九姓部族绝好不成?要知道咱们九姓部族也不惧恒安府什么!”

    苑君章曾经与盖达乌头打过交道,这位千余越部老王哪怕心高气傲如他,都要高看一眼。只是听说现在岁数高大,身体不佳,族中事物多由儿子盖达黑果打理。今日才算是见到黑果本人。

    只是这一对答间,苑君章就掂量出黑果的成色。也懒得和他多叙说什么,只是略微一摆手。

    “今日之事,都是误会,两家就此收兵也罢。秋日大集之上,刘鹰击还当邀宴小王,到时还请赏光。”

    回顾前后,自家带出来的这百余骑战士,落马死伤近半,其中又有近半是折损在徐乐一人手里,苑君章一句轻飘飘的误会就此了结?

    盖达黑果也是一部小王,千余越部横跨阴山南北,连突厥人都要给几分面子。这口气怎生忍得下来?

    但看着对面恒安鹰扬甲骑个个目露凶光,一副还未曾厮杀过瘾的样子。尉迟恭那个出名的凶神更是死死盯着自家颈项不放。盖达黑果终于还是吞下了这口气,大声回了一句:“这次算是领教了,就如此罢,告辞!”

    一众千余越部战士掉头便走,死伤自行收拾,荒原之上只留下没了主人的炸缰之马在踟蹰而行,还有洒满衰草上的血痕。

    边塞之地,就是这么现实,谁的刀剑更利,谁就占据上风。打不过别人,就没有讨还公道的资格!

    秋风之中,恒安鹰扬甲骑看着千余越部狼狈的退走,尉迟恭嘴里嘟囔,不知道在骂骂咧咧什么,想必没什么对苑君章恭敬的词句。

    苑君章目光终于落在徐乐几人身上。

    苑君章容色冰冷,徐乐却洒然一笑,还朝苑君章拱了拱手。

    苑君章冷声下令:“将他们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