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7 记忆骇客
    要杀死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年轻魔纹使者,只要再挥动一次刀状临界兵器就行,但是有一个声音阻止了我。那声音似乎来自内心深处,但仍旧能分辨出并非是属于自己的念头。同样的,也不是江在说话,因为那并非是来自于血液和基因的共鸣。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像是这个身体的一部分肌肉获得了大脑的功能,微电流一般的信息从纤维进入神经,再从神经进入大脑转化为“心声”。

    我的右眼在跳动,就像是“江”苏醒时那样,如同心脏般规律而强有力地鼓动,好似随时就会蹦出眼眶外。然后,如同拥有独立意识般,右眼滴溜溜转动起来,视野一阵翻滚,因为运动太过剧烈的缘故,肌肉似乎快要抽筋般阵痛,颠乱的景物也让人不由得产生恶心感。当视线固定下来时,左眼仍旧囊括正前方破败的景致,可是从右眼中传来的却时身旁咲夜脸上惊惧担忧的表情。

    她似乎吓了一跳,足足向后退了三步,我并从她玻璃般的瞳孔深处看到了自己此时的模——凸起的静脉环绕着眼眶,仿佛这只右眼从五官中独立出来,表达着和整体截然不同的情感,本能的狰狞,理智的淡漠,矛盾产生狰狞。

    “你,你是阿川……?”咲夜的声音颤抖着,可迅即又摇摇头,如同坚定自己的信心般,用力说:“不,你不是阿川,你是谁?”

    “它是丝。”我替右眼回答道。

    有“江”的先例,我对右眼当下异样的动静并没有产生太大的违和感。这个叫做“丝”,或者称之为“桃乐丝”的东西,和“江”、“真江”的存在一样,在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称为人类。但是两者却在某个层面上拥有姐妹般密切的关系,“江”原本是代号为999的末日真理干部培养机关的产物,而“丝”则是模仿或改制的所谓“999补完体”。

    关于它们的本质是什么,我至今仍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虽然分属敌对的两个组织,可是双方高层不知道为何,都采取了一种默认放养的态度,至今仍旧没有采取激烈的回收行动的征兆。

    和“江”夺去了我的左眼一样,在降临回路攻防战的最后一役,桃乐丝的本体遭受重创,以类似的形态占据了我的右眼。这才形成了深红色的左眼瞳,以及翡翠色的右眼瞳,原来的黑色眼眸就像是代表着某种意义的过去,已经完全消失了。

    若说“江”以一种类似线粒体的模式,在血液与基因的层面上与这具身体密切结合,那么“丝”则不断侵蚀着身体的肌肉纤维和神经,取代了这具身体的部分物质结构。虽然在今天之前,它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明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意志,但是在每一次进食和运动的时候,只要静下心来,我仍旧能够感觉得到,它的确在成长和修补,导致我的体质强化幅度比普通的魔纹使者更加大。

    虽然,目前位置所有的行动,都是以我的意志为主导,但是这个身体并不是我一个所独有,存在于这个身体中的人格和灵魂,包括我在内至少有三个。很可能更多,因为“江”就好似繁殖一般进行人格分裂。

    这种复杂的存在模式让我也渐渐觉得自己正在脱离“人类”的范畴,即便是我自己也难以理解这种复杂却默契的运作机理,更别提跟其他人解释了。

    只有一句话能够形容现在的情况——所谓的“我”并非是一个人,虽然为了交流方便而不使用“我们”,但是站在所有人面前的人形男性,其实是一个复数的存在。

    三个三极魔纹使者,两个拥有使魔,然而,只有一个名为“高川”的显形意志作为行动主导。而现在,其中一个名为“丝”的隐性意志正在苏醒。

    “不要怕。”我对咲夜说:“它是朋友。”

    咲夜紧张地点点头,我知道,没有人能一开始就习惯这种诡异地场景。

    右眼的视野倏然转回正前方,右手抬起来摘下眼镜。这一切就像是理所当然的,虽然明知并非是自己大脑发出的指令,但就像是发自潜意识或者本能一样,没有任何突兀和违和的感觉。,

    一种撕扯的痛楚从右眼里侧和大脑连接的神经处传来,我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然而眼皮仿佛僵化了,眼眶周围的肌肉也没有知觉。好似有鲜血涌出来,将彻底和这具**的联系切断的右眼球推出眼眶。

    灼热,粘稠,就好似沸腾的沥青,液体源源不绝地涌出,让人根本无法想像,这个身体里竟能保存如此大量的**,很可能比全身的血液还要多,就像是将一个成年人的身体全部转化为液态。这些液体沿着我的脸庞滑下,在衣服上流淌,落在脚边汇成一大滩,浓稠得好似软膏一般,产生层叠的皱褶。

    不是血液,这些液体是半透明的。眼球在液体表面漂浮,被冲下来的液体推涌到正前方,如同活过来般,充满灵性地转动。

    当最后一滴液体从眼眶中滴落,这滩镶嵌了眼球的半透明液体好似森蚺一般,在地上蜿蜒着,朝似乎已经昏迷过去的年轻魔纹使者流淌。

    我的右眼看不到任何东西,痛楚依旧。咲夜担心地搀扶着我的右手,每当视线划过我的脸庞时立刻闪烁挪开。我想,右眼框里什么都没有的样子,一定很可怕。

    年轻人在半透明液体距离自己只有三米的时候醒了过来,当他抬起视线时,憔悴而扭曲的表情立刻闪过一丝惊惶。他掀动了一下嘴唇,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大概是被面前这诡异的液态物质吓了一跳吧。

    拥有一颗眼球的充满灵性的液体散发出强烈的侵略性和危险感。

    年轻男人的脸色变得煞白,他努力翻动身体,想要逃开,可是刚扶着墙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半透明地液体已经掀起一人高的浪头朝他扑去。只是在半息间,液体的行动在快要接触男人肌肤的距离定格了一下,男人还有跨出完整的一步,背后的透明墙壁就仿佛被打碎了一般,被半透明的浪头劈头盖脸地吞了下去。

    眨眼间,男人的整个身体就被半透明的液体彻底包裹起来,隐约的人形好似醉酒一般踉跄,挣扎,被面膜覆盖般的五官露出窒息、痛苦和绝望的神情。他翻到在地上,如同跳上沙滩而窒息的鱼类,不断抽搐翻滚。

    这种诡异而残忍的景象让咲夜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不由得躲到了我的身后。

    “天啊,天啊……”她喃喃自语,紧紧握着我的手,身体不断颤抖,可是让我转过头时,却发现她的目光仍旧落在那边,只是不停地闪烁。复杂的表情让我根本分不清她到底是恐惧还是激动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咲夜紧张地吞着口水:“那是什么东西?它在……吃人?”

    用“吃人”这个词汇形容前方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十分形象的,被液体包裹着只剩下隐约轮廓的人形渐渐安静下来,并逐渐丧失原来的形态,就像是被融化了一般,变成了那滩半透明液体的一部分。

    仿佛吃饱了一般,液体安静了片刻,猛然以漂浮在表面的眼球为中心旋转起来。在旋转中,液体不断凝聚,不断拔高,先是变成了一根人体宽的柱子,就像烧瓷前塑形一般产生曲线,浮现人体的轮廓。四肢分开,腰部收缩,臀部和胸部凸起,呼吸间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女性的体态,紧接着五官也区分开来。

    半透明的液态色泽迅速退却,从脚部开始产生颜色和质感,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激光沿着身体向上扫描,臀部、腰间、胸部、锁骨,改变越来越快,到了五官时几乎时一扫而过,黑色如拉丝般的长发在暮色的夜风中飘起。

    最后,她睁开了眼睛,左眼紧闭着,只有一颗翡翠色瞳孔的右眼。女孩赤luo着身体,完全没有遮掩的意思,尽管只是十一、二岁的**身材,却带着俯瞰一切的高傲姿态和优越感。

    外表和记忆中的桃乐丝有些许区别,不过在神态上并没有太大差别。

    我感觉到咲夜身体的颤抖已经停止了,与其说是不再害怕,不如说是因为过度惊诧而僵化了。

    “桃乐丝?”我试探着问道。,

    “好久不见了,乌鸦——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实际上我们天天都在一起不是吗?”桃乐丝活动着关节,就像是在习惯这个新的身体,身无片缕却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

    “你,你你你——”咲夜尖叫起来,从背后扑上来挡住我的眼睛,“你快点穿上衣服”

    “哼,吵死人了。乌鸦,这是你的新情人吗?你的眼光根本就没什么长进嘛,下半身已经饥不择食到这个地步了吗?”桃乐丝毫不在意地说:“还是说,只要胸大谁都可以?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变得更大哦。”

    就算眼睛被咲夜蒙住,也不难想像桃乐丝向咲夜投去的挑衅的目光。

    “你,你说什么你这个洗衣板”咲夜的身体突然发抖起来,语气也变得意外的尖酸刻薄:“因为穿上衣服就没男人看,所以才不知廉耻地光着身子寻找安慰吧?”

    “哼,哈哈,看我和安慰我的可是你身边的这个男人。”桃乐丝讥讽的声音传来:“你一定羡慕得不得了吧?”

    “是这样吗?阿川你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你这个傻蛋”

    “哦——你说的是那个叫做‘江’的牛乳丑女吧,她在哪里?该不是被甩了吧?嗯……不对,让我翻一翻这家伙的记忆……好像是被*掉了,哈哈哈哈,竟然真的是被那样的杂碎干掉了,真是太棒了,真是令人笑掉大牙的死相。”

    这般毫无营养的对话让我完全插不上嘴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咲夜和桃乐丝是第一次见面,没想到两人完全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虽然以前一同作战时,就感觉桃乐丝的性情多变,甚至有点不近人情,不过都没有现在这般激烈。

    桃乐丝的人格只有一个,但是和真江的多人格比较起来,反而显得不稳定,似乎随时会分裂,却勉强捏合在一起。这从过去相处的那段时间,她的语气一直不断在怯懦和骄傲之间无规律转换就能感受到。虽然长相无可挑剔,但是放在普通人中,必定会被认为是怪人一个。

    现在,她的语气虽然稳定,但是所表达的情绪却更尖锐了,这令我有些疑虑。按照桃乐丝的说法,她在吞噬那名年轻的魔纹使者的同时,很可能顺带接收了对方的记忆,这些记忆也许对她不稳定的人格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

    “你的状态似乎不太好,丝。”我开口道。

    “啧,该死的,这个粪渣,脑子里有太多不知所谓的东西了。”桃乐丝仿佛自言自语般说:“早知道我就彻底销毁他的大脑了。”

    “没事吧?”

    “没关系,只是有点头疼,过阵子就没问题了。”桃乐丝强硬地说:“我可不是江那种劣质品,只有一个人格的话,集中处理能力更强,这种程度的记忆轻松就能分解掉。”

    当咲夜松开遮住我双眼的手时,桃乐丝已经将年轻的魔纹使者被消化后留下的衣物穿戴在身上。虽然大部分地方都被狂暴的攻击撕破,但是桃乐丝的体格幼小,稍微修改后依旧能够遮蔽身体。桃乐丝看上去对于穿死者的衣物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情绪,连通那只手套也继承下来,就像是原来的年轻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在装扮上相差无几。

    黑色的皮质手套只有右手这一只,戴在桃乐丝手上有些大,不过并不显得别扭。可是,我不了解,为什么这个年轻人只有一边的手套。

    “按照他残留的记忆,戴上这只手套可以在天门计划所形成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使用魔纹的力量。”桃乐丝有些新奇地将戴皮手套的右手伸向夕阳,仿佛将它抓在手中一般弯曲手指,最后的残照披洒在她的身上,如同黑色丝绸般的顺直长发从颈边垂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橘红色。

    联想起她重构身体的那一幕,就像是沐浴着火焰,披着女孩的外皮降临人间的怪物。

    我带着咲夜走到她身边时,咲夜脸上虽然挂着不满和厌恶,眉头也皱了起来,但眼中明显残留着丝丝畏怯。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是我十分熟悉的术语,晋升第三极别魔纹使者的时候,如果之前没有觉醒吵能力,那么魔纹就会在体内开辟一个数据对冲空间,从而随即产生超能力。以这个词汇的描述进行推测,这应该是一种将现实进行量化后,对数据进行干扰和临时重构,以产生非现实现象时所产生的独特空间——这种描述严格来说并非是超现实的神秘力量,更加靠近科技的范畴。,

    虽然拥有先知、神和献祭之类的术语,但是在大部分时候,末日力量的展现和原理构架在某种程度上,更趋向于人类所没有掌握的科技。我加入安全局之后,翻阅过许多仅对内部三极魔纹使者开放的文献和研究报告,其中对涉及统治局科技的末日力量的解析便趋向于这一类——一种能够对现实物质和非物质进行高度量化,并对量化后的数据进行修改和重组,重新影响现实的超凡科技。

    这种描述和天门计划的诞生和发展并不违背,玛尔琼斯家的确制造出一个基于现实并影响现实的噩梦世界。他们的研究进度明显在过去百年间十分缓慢,但是在近代却呈现出一种爆发式的前进,考虑到人类发展到今天,科技性质同样趋于量化的基础上,能够再现远超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却同样属于量化性质的科技,并不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与之相比,正因为旧时代灵魂学和神秘学和哲学混淆起来,无法进行直观的观测,所以基于它们的天门计划研究才会难以取得进展。

    同样的,如果这种远超本时代科技水平的量化技术的确能够对物质和灵魂进行观测和影响,那么噩梦世界的形成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不过,我并不认为玛尔琼斯家掌握了这项技术。

    无论他们从哪里得到这种技术,短短数十年的努力并不能弥补现代科技和末日科技之间的差距。也就是说,他们只是依葫芦画瓢而已。

    “只是临时的数据对冲空间,相当不稳定,无论在数据处理还是权限控制上都产生了不确定性的变化。不过,这个手套能够锚定使用者,固定魔纹权限,而面罩拥有的是另一种权限。”桃乐丝按着太阳穴,就像是在整理接受到的记忆,“至于具体情况,这个家伙也不太清楚,他甚至不知道另外两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具体地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黑巢和玛尔琼斯家有协议,并且这一带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完全由黑巢进行构建和管理,负责人是席森神父和那个宽檐帽的疯女人。”

    “这一带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如何进入?”我想了想,问道。

    “三个小时前还是乱序机制。现在的话……”桃乐丝指着湖的深处说:“开船一直向前,直至被迷雾笼罩的地方,之后也不要回头,就会返回湖边码头,不过所看到的世界已经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了。”

    手打全文字高速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