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风水山龙
    红月的身影在运用杜门之后,在能量球接触的同时,开始出现奇异的扭曲,围绕者魔劫的扭曲,随后竟然逐渐的变的消散,不,应该说逐渐的透明。而魔劫也仿佛被困住了似的,停了下来,漂浮在半空中,在阳光下的斑斓色彩,以及能量球四周不规则舞动的烟状能量环绕,刹是迷人。

    奇门遁甲的奇术,我已经见识过一些,可是门术,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不过任凭我怎么仔细观察,都看不出任何端倪,想来这第三部奇门遁甲所记载的术法,都不会那么简单就被看透,以后如果和会这样术法的人战斗,只有靠速度了。

    我看着红月消失的地方,动了杀机,绝对不能让她活,要不然自己恐怕有危险……

    这时,傅华的阵势终于摆成,最后略微停顿,恋恋不舍的从怀中拿出一面八卦型的小镜子,按在了符咒上。我看着地面上胡乱的咒符,虽然见识过魔族阵法的厉害,但是毕竟魔阵是由魔血所绘制,可是现在就凭着这些咒符,真的可以抵御魔劫么?

    我怀疑。

    “北辰一星天中尊,上相上将居四垣。天以太乙明堂照,华盖三台相后先。此星万里不得一,此龙不许时人识。风水引山龙!”

    地面上的那些符,随着傅华的咒语,开始幻化出无数的微型山脊山峰,围绕在四周,宛如真的一般,让人忍不住有空间交错,自己身躯变大的恍惚之情。

    再看山脊山峰,分明就是一条横卧着的睡龙,那山脉,就是龙身,那山峰,就是龙角,那山脊,就是龙爪,那土地,就是龙鳞,那火山,就是龙鼻,这一切的一切连到一起,赫然就是一条巨大的沉睡中的山龙,似乎随着山龙的呼吸,所有的山脉都为之抖动……

    接着,沉睡的山龙仿佛被吵醒一般,在山脉处裂开两道深深的地缝,一丝幽光散发出来,睁开了龙眼,似乎在四周寻找那让他醒来的原由,忽然看见了天空中的魔劫能量球,幽光大亮,怒吼一声。

    甚至在旁边的我,都感觉到那地面的震动。只见在那山脊山脉间,出现了一条真正的龙的虚影,悠长的躯体,完美的黄色龙鳞,锋利的爪子,全身微微一动,腾空而起,直奔魔劫能量球。

    我看着这不可思议的变化,终于体会到通天城咒法的强大,知道了为什么通天城仅仅不多的人口,居然可以在魔界占据一席之地几千年而不被妖魔侵占的原因,就是他们咒法的诡异,不是普通的诡异。

    我的力量看起来似乎很强大,但是实际上却弱的很,并且非常的杂,几乎没有专精的。不说别的,控水术就是妖族可以说最基本的术法,而控制植物,更是有限制的运用,而且还必须是有心算无心,一旦对方知道了我的这个本领,提防的话,我恐怕很难成功的去种下种子。乾坤功也仅仅就会那么一招,还是偷学而来,想了很久,也没有自己悟出繁衍的招式,不值得一提,唯一可以算是登入大雅之堂的,就是沧海魄和九字真言了。其中威力最大的,就是九字真言,不过可惜,九字真言的练成是需要本身实力的增加,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而我现在这个所谓天妖合一的状态,也仅仅是强行提升的,恐怕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我的妖气会全部消失,九尾会再次沉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距离真正的天妖合一,我似乎还差的远,而且强行提升到这个阶段的我,隐隐有些感觉,就是好像一直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召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天妖合一,并不是上古妖族的顶级状态,恐怕仅仅是入门也说不定。

    所以目前我的实力,可以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实力很不稳定,时而因为天妖合一的状态变的强大,也仅仅是瞬间。

    就比如现在,身上的血液开始慢慢的回流,我的时间快到了。这一刻,看到山龙的这一刻,我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想追求力量……

    在山龙冲向魔劫的时候,原本消失的红月显现出了身影,快速的落到了地面上,香汗淋淋,仿佛虚脱一般,狠狠的看着我。

    “卑鄙!”

    同时另一边,山龙吞掉了魔劫能量球,一切都仿佛结束了。可惜,并不是这样。突然,在空中的山龙痛苦的撕叫一声,在它的颈部位置散发出强烈的白色光束,快速的顺着山龙的身躯,向尾部移动着。

    地面上的山脉也开始断裂,最后一处处坍塌,变成几张破损的符咒。随着坍塌的地方逐渐增多,在那面八卦镜子破碎的同时,山龙全身化做尘土,消逝了。

    魔劫再次的出现,不过明显暗了不少,但是速度不变,仿佛可以追踪一样,快速的向我逼近。我心里暗叹,好麻烦的魔劫……

    于是展开速度,闪到惊恐的红月身后,再次的想用她来消弱魔劫。至于傅华,对于能够用咒法引出山龙的人,我还是心存忌惮的,红月嘛,最完美的人选。

    可惜让我表现“怜香惜玉”的机会没有实现,因为……

    在我与红月之间出现突然出现一个人影,突然到让我眼睛的视线接受不了,下意识的双手虚合,额头的狐印闪烁了下,一只面色狰狞散发着一阵诡异的黑炎的恶狐在我的面前快速的出现,向着说话的人扑去。神颠狐印!

    同时魔劫也在这个时候逼近了红月所在的位置,说话人轻咦了一声,身上散发出绿色的浮光,把红月包在了里面,一只手按在来临的魔劫能量球上,一只手抓住恶狐的头。

    “木遁,嫁接之术!”

    两只手被绿光环绕,微微一吸,魔劫和恶狐被吸入身体里,最后在胸**融,消失了。

    我大吃一惊,虽然我现在已经开始从天妖合一的状态下慢慢恢复正常,实力大概是刚才的二分之一,魔劫也大概被消弱了四分之三的能量,但是如此轻松的破解,还是让我深深的震惊。

    他是谁?

    “值符大神!”红月和傅华连忙跪了下来。

    值符对二人微微点头,然后很冷漠的看着慢慢恢复本来面貌的我。

    虚弱,是我现在唯一的感觉,从全身血液从沸腾到平缓之后,仿佛全部的力量都用完似的,无比的虚弱……

    但是高傲的自尊和生存养成的习惯不允许我表露出哪怕一丁点的虚弱表情,我面色平缓的看着值符,相信他有话要说。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注意到面前的红月口中的值符大神。全身围绕着墨绿色的光雾,看不清楚长相,但是奇怪的是,这墨绿色的光雾,让我有一种很熟悉,亲切的感觉……

    同时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目前我身处的环境实在很糟糕。

    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光雾里传出模糊的声音:

    “这也叫天妖合一么?不能自由的控制,强行提升的话,不用多,四次之后,你一生都没有机会达到真正的境界,而且本命兽也会随着死亡,你们刚才的一切我都看到了,为了个女人,居然会明知道不能运用,还要天妖合一,真是愚昧,可耻……妖狐一脉的脸,让你丢尽了。或者可以说,狐王一脉的血液,让你浪费了。记得,狐王是高傲的,是孤独的,是无情的,而且你居然会在那个女人身上种下神魂狐印,真是幼稚。结果呢,还不是离开你而去,心痛了么,应该痛的,这就是教训,要成为狐王的必须要经历的教训,神魂狐印我已经帮你给他解了,以后不要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紧张的跳动,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紧张的让我全身的汗毛全部竖起,他,他到底是谁?能够察觉神魂封印并且解开……知道自己是狐王一脉……我的声音从第一次颤抖的着,问:

    “你是谁?”

    傅华以及红月相互疑惑的看着对方,她们很不理解为什么平常一向少见,神秘,寡语的值符大神,今天居然会在这里出现,而且听他的话,似乎从一开始就在,目睹了全部的过程,最让她们二人吃惊的是,值符所说的话,完全是针对黑夜所说,而且态度非常的强硬……

    “我叫值符,奇门八神之一,通天城的人称呼我为值符大神。可能你会认为,我既然能解开你的神魂狐印,或许我本身也是妖狐一脉,呵,又或者我就是你爹也说不定。但是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不是!”

    我忍住那股想杀了他的冲动,忍耐,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