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八章 灵术之源
    “幽影神箭!”

    血阿鼻望着那箱中的三枚黑色箭只,顿时瞳孔一缩,随后就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李孤舟:“你可真是胆大包天,这莫非也是那人送入进来的?”

    他口中的‘那人’,指的是藏灵山上院一位愿意协力相助之人,可即便是血阿鼻,也不知其人的身份。只知这位在藏灵山,必是身居高位。且前几日,也为他送进了不少好东西。

    “我不知,只知今日我循约赶去之后,此物就放在约定的地点!”

    李孤舟说完之后,就目光阴冷的扫视着在座之人:“三枚三十级的幽影神箭,不但可取张信的性命,便连他身边的那三个女人,也可留下两个!王兄与施兄,原不用去送死!”

    可回应他的,却是一片沉寂,所有人都是默然无语,面色阴晴不定。

    血阿鼻则是深吸了一口气:“用这幽影神箭,去取张信的性命?李孤舟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自然知晓!可此事后果,自有我天竹宗一肩担之,你等只需协力相助就可。”

    李孤舟的面色平静:“我这里,已有预定的顶罪之人。再不行的话,我李孤舟也可顶上。说到底,这幽影神箭被送入进来,都是他们日月玄宗自己的疏失,怨不得别人。”

    说到此句,他的眼眸里已满含自嘲之色:“张信他毁了我们天竹村,在下如不做回应。那么这次返回宗门之后,与死了又有什么区别?还有各位,以在下看来,这次灵测成绩如何,其实都已不用在意。只需能令张信身死于千叶峡,各位的宗门,定不会吝于厚赏!”

    当此言道出,这室内诸人,终于动容。

    血阿鼻也是眼神微凝,他思忖良久之后,才又询问:“王绝身有天视灵体,所以能准确寻到张信行踪,如今他已身亡,再想知道那四人动向踪迹,只怕不易。且要用幽影神箭的话,就需布置阵法,这不但需要半月时间,且你我又该如何瞒过监考灵师?又该怎样将他引诱过来?”

    “此事我已有定计,且绝不会让各位冒半点风险!”

    李孤舟微微一笑,似是自信满满:“布阵地点,可定在南面的地窟。至于引诱此人之法,则是再简单不过。”

    ※※※※

    山灵居内,张信蓦觉浑身发寒,本能的就一个喷嚏打出,然后神色疑惑的自言自语。

    “今日在念叨本狂刀之人,看来还真多啊?”

    此时距离他们四人回归,已经有两个多时辰。谢灵儿与墨婷都受伤不轻,需要周小雪进一步的疗治。

    这三位女孩宽衣解带,张信自然没有旁观的道理,只能独自回房。

    可张信才回自己的居室不久,就一阵喷嚏连连。

    “是主人你想多了!这只是主人近日药物使用过多,引发呼吸道不适而已哦喵。”

    叶若说完之后,就在埋怨:“若儿都说过很多次了,主人你不该这么莽撞,先该做药理试验才对。”

    张信却懒得理会,神色专注的看着眼前的荧幕:“废话少说,你说的这个晶格,还有那些什么分子式,再给我解释一下,我还是没听懂。”

    “唔!主人你如果你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的话,那这些分子式,确实是很难听懂的,最好是从材料学基础与基础物理学重新学起。”

    可叶若说完之后,却又神色颇为古怪的问着:“好奇怪哦喵,主人为什么突然想要学这些了?以前你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的。”

    张信闻言之后,先微微凝眉,随后就向那尊正蹲在他房间一角的金灵力士看去,尤其是这力士手中的相变盾,让他目光复杂。

    许久之后,才凝声道:“今天我以秋水刀,强破那白振侠四十级金风斩的情形,若儿你也看到了吧?”

    “看到了啊!主人那时候好帅气的。”

    叶若随后又不解的询问:“可这与主人想学这相变转移装甲的原理有关系么?”

    “当然有关系!”

    张信神色凝然:“我之所以能破他的四十级金风斩,一是因我战境高其二筹,在我面前,白振侠的灵术在等如死物;二则是我对金风斩这门灵术,也有着足够的了解,他那金风斩所有的破绽弱点,在我眼中一览无遗。也正因了解,所以我看不起白振侠,他这样的人,也就只会照本宣科而已,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张信抬手一招,竟赫然也是数十枚风刃,在他身前现出,在这不到三丈方圆的虚空中,不断的来回旋斩切割。

    “真正高明的灵师,都会对自己的灵术有足够的了解!我知道该如何才能更好的压缩风刃,如何才能将锋刃强化到极致,如何才能更有效率的以风灵斩切割各种物质与灵术。所以对手哪怕是同样的神师境界,同样是二十级的风灵斩,甚至同样的战境,也绝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前世身为上官玄昊之时,就曾有一次,以一记五十四级风灵斩,破对方六十九级灵术的战绩。而对方的战境,甚至还高我一阶。”

    “原来如此!”

    若儿的眼中,顿时现出了悟之色:“主人要了解相变转移装甲的原理,是为方便日后与人对战之时,更好的掌握这尊金灵力士么?”

    “就是这个道理,其实无论是这相变转移装甲也好,高周波也罢,我这个使用之人,总不可能一点常理都不知道,而且”

    张信目中闪过复杂之色:“之前若儿你不是说过么?我们修士的灵能.对各种灵术的强化效果?”

    按照叶若的理论,无论是钢铁铝这些金属,还是庚甲术,玄金盾这样的灵术,它们的强度其实都有着一定的上限,在到达一定层次之后,威力就再无法上升。

    而灵师之所以能将各种灵术的威力,上推升五十级六十级,甚至上百级。其实都是依靠灵能也就是叶若语中的脑电波,从物质的微结构着手,从分子与原子,甚至质子与电子的层次将之强化。

    就比如‘玄金盾’,就是最典型的粒子,那根本就非是实体的盾牌。只是灵师从大气之中,聚集那些游离的金属分子,然后以自身灵能将之‘粘结’与‘固化’,再加以增强,从而取得远超正常金属的防御强度。

    石壁盾也同样如此,正常的石质,是绝没可能,达到舰用装甲合金的强度的。

    可帝流浆之夜,血阿鼻的石壁盾,就可相当于二毫米厚的合金装甲。

    所以那白振侠的精钢力士,才能上推到三十余级。不但那躯体的表面强度,可以比拟三厘米厚的联邦第十九期的装甲合金,便是那尊力士的力量,也达到不可思议的四十万石!

    还有王绝,此人能以一口竹剑‘青枝’,与金属剑器抗衡,也正是因灵能对物质微观结构的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