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善恶之辨
    大楚皇朝,定四方,镇八极,划九州。州之下为郡,在之下为县,之后为村镇。

    在正南方位,为赤州,在这一州有一个超一流宗派,或者说是圣宗,亦可称为圣地,就是金光寺。

    若不是皇朝镇压,整个赤州,恐怕早就成了金光寺的信仰之地,哪怕如此,也渗透到了方方面面。

    在正西方向为白沙州,天魔宗的总部就位于这里,这个宗派,也是当今四大圣宗之一,威势涛涛,暗地之中,可与皇朝掰腕子,乃是金光寺的死敌。

    在正南和正西之间,也就是西南方位,有一州之地名为雀州。

    在雀州境内,有两个一流宗门,分别为女子组成的百花谷,和修炼剑道的无生剑宗。这两大宗派,虽不如圣宗,却也差不了多少,若是联起手来,隐隐可与圣宗抗衡。

    天下九州,除了中州之外,都有大宗门坐镇。

    这就是当今天下的格局。

    天火郡就位于雀州境内。

    楚阳停在了一座庄园之外,眉头微皱,神色犹豫。

    “百花谷都为女子,大多不履俗尘,潜修山中,超然物外,可她们几个……!”他眯了眯眼睛,“刹璎珞,专杀面白无须的英俊男子;刘莹莹,寻找十七八岁气血旺盛的男子,与之交合,用来练功;赵芳,修炼的极阴功法,以童男之阳气进行调和。”

    想到这里,楚阳杀机更胜。

    寻常时候,他坚持自己的底线,如今这方天地,既然成了巡察使,那就要贯彻到底。知道了这些人就在眼前,如何会无动于衷。

    唰……!

    无双剑出现手中,腾身而起,跃进了庄园内。

    他没有丝毫隐藏。

    一身杀意凌然的剑气,撕裂一切,毁灭万物。

    “大胆,敢闯我们百花园,找死!”

    两个守夜的女子立即发现了闯进来的楚阳,脸色一变,小手一扬,便是寒光点点,赫然是一枚枚钢针。

    楚阳身形一晃,已经躲开,同时穿越两人而去。

    两位女子的咽喉,多了一点殷虹。

    剑意冲霄,气息冰冷,一往无前,不杀不回。

    一位位少女冲了出来,可都挡不住他一剑之威,纷纷倒在了两侧的花丛中,血染地面,成了花肥。

    “闯我百花园,杀我百花弟子,好大的胆子!”这边的动静,终于引来了刹璎珞等几位百花谷的核心弟子,她们三个拦住了去路,也阻止了其余弟子继续送死。

    刹璎珞怒喝道。

    “阁下,我们可有冤仇?”

    刘莹莹捋了捋长发,展现绝世容颜,眼眉流波一转,便是风情万种,明月失色。

    “无冤仇!”

    楚阳依然一步步前行,对于刘莹莹的风情,似乎没有看到。

    “既然无冤仇,为何闯百花园,杀我众多师妹?”

    刘莹莹见对方不为所动,立即收起了骚劲,冷声道。

    “因为你们该杀!”

    楚阳语气依然很平淡,他已经走到了五米开外,气势也攀升到了巅峰,头顶上出现了无形剑意。

    “杀意惊人,气息深寒,你是无生剑宗的师兄吧?”张芳上前一步,说道,“我们百花谷和无生剑宗同处雀州,守望相助,彼此交好,你为何要杀我们?”

    楚阳脚步一顿,“因为你们该杀!”

    目的已经达到,就没有耽误时间的必要了。

    剑光一转,便是一招剑十八。

    对于无生剑宗他了解过,以剑为主,杀伐凌厉,剑出无生,煞气惊天,只进不退,暗合圣灵剑法的剑意。

    楚阳伪装成无生剑宗的弟子再恰当不过。

    “找死!”

    刹璎珞三女暴怒,也同时发起了攻击。

    她们身姿妙曼,步伐轻灵,举手投足飘渺惊鸿,犹如舞蹈,不自觉的会让对手陷入沉迷中,被一击而杀。

    楚阳何等心性,根本不会被迷惑。

    “花样繁多,失了攻杀之术的精髓!”

    这三人都是宗师修为,实力强大,可依然不够看。等楚阳将她们的功法了解个七七八八,一招剑二十一,插入了刹璎珞的心脏。

    噗嗤……!

    一招人间沉沦,将赵芳枭首,又一剑血海飘香,灭刘莹莹于剑下。

    楚阳没有留手,接连几剑,将其余的弟子尽皆格杀。

    “多行不义必自毙!”

    冷哼一声,瞥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一位女子,脚尖一点地,腾空而去,就出了庄园。刚才他注意的那位女子,手指动了动,衰弱的气息开始恢复。

    “无生剑宗!”

    又过了一会儿,她终于爬了起来,咬牙切齿,愤恨万分。

    街道上,前方出现一道白衣人影,挡住了去路。

    “为什么?”

    声音空灵,犹如空谷幽泉叮咚。

    “该杀!”

    楚阳早已停住了脚步,冷淡道。

    “她们犯了什么罪?”

    白衣女子再问。

    “你是不是还要问,我有什么证据?”楚阳冷笑道,“若真讲究证据,这个天下,早就被宗派弟子祸害的不成样子了。”

    白衣女子沉默,许久幽幽道:“可她们中定有无辜之人。”

    哈哈哈!

    楚阳大笑,充满了嘲讽意味,沉声道:“那些死去的,又有几个不是无辜之人?”

    “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白衣女子低低道。

    “嘿,和平相处?”楚阳讥笑一声,平静道,“你说,这个天下,是什么人的天下?”

    “天下人的天下!”

    白衣女子思虑片刻道。

    “既然知道是天下人的天下,为何宗派不遵守皇朝律法,毫无忌惮,肆意杀人,践踏百姓,视天下众生如蝼蚁,随意驱使,任意打杀?”楚阳喝道,“往前数数,他们哪一个不是出身贫民,可结果呢?一旦掌握了力量,就高高在上,唯我独尊,俯视苍生,视天下百姓为蝼蚁。这就是宗派的本质,只信奉力量,不遵守规矩,牧养天下,以众生为资粮。”

    白衣女子微微一颤,叹息道:“朝堂之上,不是也有许多这样的存在吗?”

    “但他们都在规则之内,一旦发现,就会受到惩戒,可宗派呢?”楚阳嗤笑,“根本不当回事,最多明着将弟子逐出门墙,可暗中包庇,依然无法无天,我行我素。”

    “宗派也有好人!”

    白衣女子强辩道。

    “荒野之外,凶狼最是残忍,可狼群之中,未尝没有好狼,但他们毕竟是狼!是狼,就要吃肉。”

    楚阳淡淡的说了一句,踏步而去,越过白衣女子,消失在夜色中。

    这位白衣女子,正是当初在桥上碰到的两女之一的水清灵,在他斩杀百花谷弟子时,此女就出现了。

    当时他很意外,见对方没有阻止,也就稍微放心。

    刚才说这么多,也不过是忌惮对方罢了。

    白衣女子静静的站着,许久许久,幽幽一叹,飘然而去,只留下淡淡的落寞:“这个天下,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没有人能给她答案,哪怕是圣人降临,也给不了。

    善我者为善,恶我者为恶!

    这个伪命题,却是人性最真实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