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5 交通线
    205交通线

    粗糙的石堤如同羽翼一般沿着湖岸延展,斑驳的纹理烙印着历史的风霜,据说已经有百年的时间,后人不断在这个石堤的轮廓上修修补补,但是至今仍大致保存本来的面目。

    入夜时分开始涨潮,水声潺潺,浪花不断拍打岸边,跃进被刻意圈起来的渔船区,被纤绳系在桩上的船舶便摇摆起来,相互碰撞,发出应和般的嘭嘭鼓声。

    两岸群山的林木也发出涛声,树叶似乎在火霞中燃烧起来,一波紧接一波,似乎在和水浪比个缓急。

    湖面泛起皱褶,但是皱褶下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有一块沉重的巨石压着,看不见半点鱼群。白色的水沫下是一片幽深的碧色,让人无法想象它到底有多深。

    被渔船夹在中间的是一条又长又宽的木板桥,一直伸出石堤外,因为长年被湖水冲刷,木色显得有些苍白,经常被碾压的地方明显凹陷下去,有些地方的质地已经显得疏松,但大体上仍旧十分牢固,只是偶尔会发出沉重的似乎不堪负荷的咿呀声。镇上的孩子们经常来这个玩耍。

    马赛的表情有些恍惚,嘴角勾起失神的笑容,他告诉我和咲夜,当年艾琳的身体虽然不怎么好,也是个严厉的母亲,但却常常带他来这里,沿着湖岸散步,他当时很羡慕在木桥尽头跳水的孩子。曾经有一次,他恳求小斯恩特偷偷将他带来这里,想要尝试一下从这里跳进湖里的感觉,结果脚抽了筋,差点就葬身湖底,回去后也被大人们一顿臭骂,可是,那是他所有童年记忆中最开始的一件事之一。后来,他去了城里,就再没有来过这儿。

    “我还记得母亲总是戴着宽檐的丝帽,拉着我的手,站在夜风中朝湖心眺望。她说,这里是个神圣的地方,是玛尔琼斯家最自豪的家园。总有一天,她会抵达湖的尽头,找到心中的阿瓦隆。”马赛一边述说回忆,一边眺望湖的那一边,仿佛自己的目光能够穿越真实和虚幻,与站在遥远地方的那个身影对视,“你知道阿瓦隆的故事吗?亚瑟王死后回归的地方,英雄安眠的圣地。我的母亲对那个故事很着迷,那里有王,有巫师和妖精,有现实和梦想,有美丽的执着和丑陋的背叛。她说,那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

    我们放缓脚步,分别查看四周,试图在岸堤、仓库或是其他能藏人的地方找到点蛛丝马迹。就在这时,马赛的身体突然顿住了。我察觉到他的异样,顺着他的目光朝码头的木板桥的尽头望去。

    我应该没有看错,那边在这之前是没有任何东西的,可是现在却有一艘游船好似凭空出现一样,正朝这边缓缓驶来。说缓缓也许不太合适,虽然它给人的印象臃肿而沉重,好似单纯被波浪推动一般,可是每一次眨眼,它便更加接近了。在诺大的湖泊中,有只有这艘船,如同幽灵一般,伴随涛声在令人屏息的气氛中抵达木桥的前端。

    我们都感到有些诧异,不知道这船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船上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在这空旷湖岸上的奇遇,却让人蓦然感受到一种命运的力量。带着疑惑和一探究竟的想法,脚步也开始加快起来,就好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背后推着自己。

    在我们抵达之前,有人从船舱中走出来。是个女人,戴着丝质的宽檐帽和白色的长裙,在傍晚的劲风中压着帽檐和裙摆,似乎随时会被风吹走般柔弱。马赛的脚步霎时停下来,他的脸上浮现迟疑和惊诧的表情,然后步子猛然加快了,走着走着就跑起来。我和咲夜紧紧跟在他身后,只听他朝那边喊道:“艾琳妈妈”

    那个女人是艾琳?我和咲夜不由得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底浮现的疑惑。无论如何,对方是敌人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八十,我用力扯了扯枪盒的背带,抓住咲夜的手,再一次加快脚步,来到马赛的身旁。

    “她是你的母亲?你肯定?”我问道。,

    可是马赛着了魔一般,只是死死盯着前方的女人,高喊着母亲的名字。然而对方充耳不闻,甚至又转过身去,等候船上的人出来。木板桥被我们踩得咿呀咿呀作响,我背上的枪盒很重,因此我担心什么时候,脚下就会被压穿一个大洞来。好在马赛来到桥中心的时候,也意识到对面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因此脚步慢慢停下来。

    从船舱中又走出三个人:一个年轻男性,一个警察打扮的女黑人,最后一个是身材高大的神父,黑衣白衬,朴素的颜色却似乎遮掩了夕阳下多彩风景的光辉,单边眼镜和胸前摇晃的十字架吊坠,反射着璀璨的夕阳余光。

    加上那位戴宽檐帽的女性,四人从舢板跳上木桥,年轻男性将纤绳绑在桥头的木桩上,这才转过头来和我们打了个照面。

    女性摘下宽檐帽,马赛的脸上顿时露出错愕和失望的神情。

    “不是艾琳?”我故意问道。

    “不是她……是我不认识的人。”马赛喃喃地说。

    “没关系,是我的熟人。”当我这么说的时候,马赛转头看过来,有点儿吃惊。

    “你的朋友?”

    “不,是敌人。”

    这下子,马赛更加惊愕了,随即眼神中流露出警觉和慌张。

    “是之前在镇上释放病毒的凶手?”他匆忙问到。

    “还不能确定,不过,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

    马赛听我这么说,立刻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对面四人走上来,在距离我们只有五米的地方站定,目光在我们三人身上来回扫了一遍。年轻男人的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带着微笑,仿佛朋友见面打招呼般点头。

    “很高兴见到你,朋友。听说你很厉害,我想,很快就有机会证明一下谁更厉害。”

    我没有接茬,视线从神父和女警身上晃过。我怎能忘记他们,席森和崔蒂,曾经在末日幻境中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的黑巢成员。上一次遇到他们还是在布尔玛快餐店发生爆炸的时候,我、富江和荣格被迫在席森神父的强大力量下暂时撤离。这一次他们的人更多了,如果开战的话,即便手段全出,我也没有自信能够打赢。不过,带咲夜和马赛逃走应该没有问题,我一边将枪盒从肩膀上松下来,一边默默判断情势。

    问题在于,他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没有理会那个一脸假笑,实际对我抱有针锋般敌意的年轻人。我能从他的表情、眼神和语气中感受到一股燃烧的妒火,但越是如此,我就越是不在乎他的挑衅,只当他是个漏风的背景,就像他说的那样,我很厉害,而且比他更强。只是,他的存在破坏了这次见面的气氛,那不友好的目光简直和苍蝇一般烦人。

    除了这个年轻人之外,在其余三人身上感受不到半点敌意。席森神父和当初一样,带着深沉而慈蔼的笑容,崔蒂甚至摊手,向我耸了耸肩膀,似乎在为同伴的挑衅报以歉意。在四人中,崔蒂的善意是最鲜明的。

    除此之外,就是那个宽檐帽女人,她的身材比崔蒂还高挑,只是摘下帽子后才发现五官轮廓残留着青涩,大概和我与咲夜差不多的年纪,很可能也是高中仍未毕业的未成年女孩。这个女孩的相貌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夹在不起眼和美丽之间,一个摇摆不定的平衡线上,虽然说赏心悦目也不为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视线移开,就会发觉脑海里对这人的印象如泡沫一样消失了。

    女孩的表情很平静,眼神似乎拥有奇异的力量,和马赛对视了一阵,马赛便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去。他还记得之前把对方误认为自己母亲的情形,其实,只要不被即视感迷惑了眼睛,就会发现两者在姿态和身材上明显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我还记得艾琳那严厉而雍容的气质,和面前这个女孩截然不同。

    “好久不见了,阿川。”当女孩的目光和我碰在一起时,她的声音让我一阵惊疑。

    我们似乎在什么地方曾经见过。可是,我完全想不起来,如果我们认识,应该会留下记忆。当我苦苦思索的时候,有什么模糊不清的东西从记忆的角落中抖落尘土。,

    “你们认识?”咲夜紧抓了一下我的手,“她是敌人吗?阿川。”

    “我……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吗?”我盯着她问道。

    “啊……又成长了呢。在春天埋下一颗种子,秋季时便会收获一颗金色的苹果。”女孩有点奇怪地喃喃自语,“我们见过,当然……真是怀念啊,那是我第一次上学,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他是个待人温和,手腕干练的优等生,可是我知道,那绝不是他所期望的生活。他想自由奔跑,想要成为英雄,所以……嘻嘻,阿川,厕所怪谈好玩吗?阿川,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伴随着她的声音,沉睡的记忆正在苏醒。

    “你还好吗?咲夜。”她对咲夜说。

    咲夜露出迷惘的表情,可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我脑海中的迷雾。

    “你……是你”

    我完全想起来了,在大黑市与山羊工会作对的日子里,在咲夜离家出走的时候,在咲夜班级中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那个女转学生。我还记得她在离开前的那个表白,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学校中碰面,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同学和老师能够记起她的相貌和名字,至今也是如此,我仍旧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是……谁?”咲夜仍旧有些迷糊。

    “同学……?”我不敢确定。她看上去和咲夜一样大,可是她的话让我意识到,对方比我和咲夜更早地接触到末日力量。她是在学校旧厕所开辟出通向末日幻境的传送点的人,这意味着,她是个先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到我的学校来?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想起在末日幻境中看到的那如地狱一般满是被幽灵犬吃剩的肉碎、骨头和校服的房间,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你杀了他们”

    “可是,阿川你很快乐,不是吗?”女孩交握着十字,如同祈祷抬至胸口,露出憧憬的神情,“啊……死亡前的战栗,厮杀中的漏*点,用鲜血和勇气浇灌的菱形勋章,在恶魔诱惑下踏上英雄之旅的男孩,于光明和黑暗的夹缝中踯躅前行。迷惘、痛苦、同情、拯救,沉溺在理想中,追求自我的美学。他的名字是风,摆动翅膀飞向上帝的臂弯,数着已消逝的悲伤往事,金色的苹果,又有一个掉下来。”

    她感叹道:如此甘美的故事,所有人都是你的配角。阿川,我的爱人,我能感受得到,你内心深处的呼唤。

    当她的声音落下,脸色刹那间又恢复成一如既往的平静,就像之前的咏叹不过是一个幻影。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你的愿望。”她盯着我说:“这就是你的真实。”

    来自心中深处的那个似乎并非属于自己的声音在回荡。

    ——高川,你喜欢末日吗?

    ——高川,你期待末日吗?

    我努力去无视这个声音,我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不要去回答这个危险的问题。

    “你这个疯子”咲夜从我的身旁冲出来,张开手拦在我的身前,柔弱的身躯在风中挺得笔直,就像是一杆钢铁制成的标枪。

    “阿川,不要听她胡说八道。你这个家伙,也别跟我故意装熟,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把别人当作借口的人。讨厌最讨厌早点死两遍去吧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咲夜的肩膀微微颤抖着。

    我伸出手,按在咲夜的肩膀上,她的身体强烈一震,随即镇定下来。

    “没关系。咲夜,到我身后来。”我说。

    咲夜缓缓将双手放下来,就像是不想让我看到她的表情般,慢慢倒退回我的身后。

    “你是怎么想的,我不在乎,就像你说的,所发生的一切就是我的真实,也是我的生活。”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这个女孩,我感到脸颊肌肉的僵硬,我想自己此时脸上一定什么表情都没有,“叙旧到这里就结束吧,我不在意过去发生了什么,只想知道,你们现在要做什么。”

    “真是诱人的苹果,快要成熟了呢。”女孩喃喃地自言自语,将宽檐帽戴起来,帽檐的阴影遮住了她的表情,只有一抹粉红色在在嘴唇舔了一下。,

    “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朋友,还是敌人?”马赛的声音战战兢兢地响起来,他一脸迷糊的表情。

    “曾经的朋友,现在的敌人。”一脸慈蔼笑容的神父终于开口了,他将右手按在左胸处,轻轻朝马赛躬身,说到:“马赛先生,听说你想见你的母亲,是这样吗?”

    “呃……是,是的。你是……”马赛错愕地说。

    “我是你母亲的朋友,曾经是。”席森神父说:“我知道你的母亲在哪儿,请问,您愿意和我们走一趟吗?”

    他开门见山的说话方式让马赛不由得迟疑下来,他不太聪明,但也不是傻蛋。我想,对方展现出的异常,已经足以让马赛充满戒心。他们大大咧咧的做法,就像是没有化妆的狼在勾引小红帽一样。

    “你知道我的母亲在哪?”马赛重复道。

    “是的,跟着我,您很快就会见到她。这是您的希望,也是你们母子俩的约定,不是吗?”就像当初一样,席森神父温和的表情,拥有一种征服人心的力量,“抵达湖的另一边,就是阿瓦隆。”

    “这只是个故事,一个幻想而已。”马赛摇摇头,可是他并没有发笑。

    “可是,您仍旧希望见到她,而她也十分想念您。”席森神父的十字架吊坠在夕阳的余辉中染上一层金光,让他的话更充满一种神圣誓言的诚挚:“请相信,我们不会伤害您,您所有的选择,都将遵从您自己的意愿。我可以带您去见您的母亲,如果您想回来,我们随时可以将您带回来。”

    马赛犹豫地看了我和咲夜一眼。

    “别过去”咲夜想要伸手抓他的衣袖,但却被我拦住了,咲夜不由得用意外的眼神看过来。

    “这是你的选择。”我对他说。

    “你在说什么呀,阿川”咲夜着急地说。

    我知道,虽然马赛的存在至今尚未体现出任何作用,但理论上来说,他都应是天门计划重要的一环。

    黑巢和玛尔琼斯家的关系尚不明朗,可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并不反对天门计划的完成。他们在我们面前只出现了两次,第一次夺走了布尔玛保管的某个重要物品,这一次想要带走马赛,可是他们并没有针对玛尔琼斯家做出进攻姿态,所作所为似乎都在暗示,他们想要的,并非是天门计划完成前能得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