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怜香惜玉
    火红色的长发下阴郁的双眼里,透露出思索的神情,这该死的魔劫,上次有沃尔木抵挡,我才能幸免,这次难道要我自己抵挡么?我扫了一眼红月她们三人,以及在其身后的张天立,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现在走也来不及了,魔劫的范围很大,可惜了通天城,不知道会被损坏的何种程度。”

    张天立看到我走了过来,下意识的想要后退,我身型一闪,来到了张天立的身后,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的说:

    “祸是你惹出来的,一起抵挡吧。”紧紧的抓着他的肩膀,同时盯着看着我的红月三女,在必要的时候,红月,傅华以及张天立都是我要用来抵抗魔劫的人墙。

    他们的死活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红月和傅华脸色一变,相互看了眼,红月慢慢的靠近珍尼,傅华则对我嫣然一笑,说:

    “真没想到居然能看到上古妖族,而是还是最近在魔界一直讹传的妖狐一脉,想来在妖族边界的魔劫也是你引来的吧,虽然有着妖族隐者的妖虫沃尔木只不过是个三流高手,但是能把他杀了的人也很不简单了,不过你的这个所谓的天妖合一,似乎并不完美,强行提升的吧,代价很大的。尤其是魔劫,可惜我实力有限,也帮不了……”

    我没有理会傅华的话,抓住张天立肩膀的手微微用力,同时为了一会抵御魔劫,做了个小手脚……

    “喀吧”一声,抓碎了他的肩骨。在张天立惨叫的同时,说:

    “红月你再动一下试试,女人我杀的多了,不在乎加你一个。”

    红月的脸变了一下,然后恢复正常,冲我俏皮的伸了伸舌头,近乎撒娇的说:

    “啊,被你发现了,珍尼,你看你的小郎君多关系你啊,看的我都嫉妒了。”说完,并没有在乎我的警告,来到珍尼的旁边,就要抓起她的手示威……

    我眼睛一眯,杀机顿起,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

    珍尼猛的甩开红月的手,流着眼泪大声的喊:

    “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复杂,为什么不能真诚一些,为什么要这么残忍,难道必须要伤害别人,才能生存么?难道只有杀戮才是生存么?难道只有利用别人来保护自己,才是生存么?你们全部都太虚伪了,用着生存这两个字,来残忍的伤害别人,难道不这样做,你们就会死掉么?会活不下去么?为什么要这样?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虚伪,为什么前一刻还是笑脸,后一秒却相互残杀,为什么!!!!!!红月,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从来都是比我聪明,比我讨人喜欢,每次有什么奖励,也都是给你,可是我从没有嫉妒过,我只是为你高兴,可是我发现长大以后你就变了,变的好可怕,变的让我陌生,刚才你居然还要利用我我威胁黑夜,你难道当我是傻瓜么?我看不出来么?我真的很失望……”

    “我……”红月张开嘴想要解释,虽然她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但是必要的维持姐妹“友谊”的解释还是需要的,可惜刚说了一个字,就被珍尼打断。

    “你不要解释了,虚伪的解释我不想听,还有你,傅华,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你的实力我能不知道么?道德武观十大高手之一,说你实力有限,真虚伪。”说到这里,身体有些颤抖,深吸了几口气,凄迷的眼睛看着我,说:

    “黑夜,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珍尼很没用的,刚才本来已经下定决心改变自己去接受现实,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做不到啊!!!请你原谅珍尼吧。我走了。”说完,甩了甩头,对着我露出了一个含着眼泪的笑容,走了……

    黑夜,我没有办法认同你,真的没有办法,我曾想过要改变自己,但是我做不到,改变了的我恐怕就不是真正的我了,难道爱情必须要有一方改变自己么?或许吧……难道是我爱你不够深么?不,你已经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永久的烙印,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烙印……

    我们因为陌生的相遇,所以吸引,我们因为彼此的了解,所以分手……

    如果有一天,我想通了,我愿意改变自己,我会去找你的。

    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你愿意改变自己,你会发现,我一直都在等你,一直再等……

    这就是难忘的,枯涩的初恋。

    看着珍尼逐渐消失的背影,心理泛起说不出的滋味,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我接着回味,魔劫降临。

    “你想办法抵挡一下,为我和红月争取时间施术。”

    或许是被从小一起长大,当作自己妹妹一般的珍尼所说的话打动,傅华果断的说。

    我看了一眼傅华,我能相信她么?

    答案当然是不能。

    看出了我的心思,红月说:

    “我们通天城的人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还没有你们妖族卑鄙……”

    “红月,别说了,我奇,你门,记住杜门。”说完,从身上拿出许多咒符,开始在四周布阵。

    红月不在言语,深吸一口气,双手摆出奇怪的姿势,开始冥想,紫光在身体内柔和的散发出来。

    同时,天空的魔劫也已经到了,空气中传来的热浪让我很不舒服,这是含有灵气的热浪。我没有犹豫,抓起手中的张天立,在他耳边快速的说:

    “不想死就快点用你最厉害的咒法,说不定你还能活。”

    说完,仍向来临的魔劫。正在摆阵的傅华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张天立大吼一声,连骂卑鄙的工夫都没有,快速的咬破舌头,喷了出去,在一片血雾中,他的身影开始模糊。

    “血遁???他怎么会血遁!”红月的冥想被张天立悲愤的吼声打断,惊呼。

    我阴笑一声,血遁?更好,本来想让你全身被魔劫炸碎,血液四渐的时候才开始的,但是既然他想提前品尝那生不如死的滋味,那就不怨我了……

    只见在血雾中逐渐消失的张天立突然发出声声惨叫,全身皮肤瞬间的萎缩,一朵朵血红色的娇艳小花从萎缩的皮肤里争先恐后的钻了出来,张天立全身青筋冒起,尤其在胸口的位置,头颅大小的鼓包在不断的蠕动,似乎在寻找着出口,最后终于冲破张天立的胸膛,一朵盛开的,有别于其他花朵的颜色,更加浓艳的巨大花朵,仿佛王者一般,浓郁的盛开了……

    与此同时,魔劫终于到了,带动的热浪吹打着血花,燃烧着一切。来自于植物本能的防御,血花的花瓣仿佛张开的大口,包住了冲来的魔劫能量球。巨大的冲击力让血花猛的向后一扯,速度略微慢了几分,随着小朵的血花不断的枯萎,那包含着魔劫的主花开始膨胀,最后承受不住这庞大的能量,被炸成粉末。

    红月被这突然的爆炸震了一下,刚要说话,我凭着强行到达的天妖合一所带动的妖气,闪到了她的身后,一股处子的幽香钻进了我的鼻孔里,让人陶醉,真舍不得还没和她有过亲密的接触,就把她弄死。但是如果现在不杀她,过一会自己的天妖合一散掉,恐怕就再没有机会和实力去杀她了。

    在她翘起的诱人妙臀那里狠狠的向上拍了一下,同时也把她送向了魔劫。感受掌心刚才接触的柔软以及弹性,回味无穷……

    红月惊呼一声,显然没有想到在明确提出帮我抵御之后,我居然会这么卑鄙的把她推向魔劫,瞬间及身的能量球让红月来不及发怒,迅速的把刚才准备的“门”用了出来。

    看着远处怒目而视的傅华,我微微一笑,没办法,我并不相信她们会真心帮我抵御魔劫,所以只有把她送到危险的地方,看她的运气吧。要怪,就怪她们还是小瞧了妖族的卑鄙,无谓的怜香惜玉,那样的妖族,是活不长的,早晚因为这点被害死,而且往往是被要怜惜的人害死……

    女人嘛,多的是,除了真心喜欢的以外,其他只不过是生理需要的工具,生存的挡箭牌而已,唯一可惜的就是还没玩过,可惜那柔软弹性的翘臀,可惜……

    红月委屈的想要哭出来,这算什么,虽然自己的确没想真的帮他,只不过想减少魔劫的威力,最好就是把他打成重伤,而不是死亡。他的身上有太多的宝藏了,足够通天城研究的。可他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居然,居然无耻卑鄙的把自己推向魔劫,向自己这样的美貌,通天城哪个不是向狂蜂浪蝶一样缠着自己,巴结着自己,希望可以一亲芳泽。甚至妖族的高层,也都曾向父亲表示出暧昧的想法,可是他居然无视这些,红月的这些想法,一股脑的在被推向魔劫的瞬间迸发出来……

    “奇门遁甲,遁地通天,八门——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