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09章 无可挑剔的完美
    “看来,我们得调整一下计划了。”

    保罗·富特雷刚回到卡尔德隆球场,就把小希尔和塞雷佐请过来开会。

    三巨头一碰面,葡萄牙人就苦笑着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意思?”小希尔听不明白。

    “我刚才在马哈达恩达跟高寒谈过了。”

    小希尔和塞雷佐也都流露出了关注的神情,显然也很想知道高寒是什么想法。

    “他说,国王杯他一定会尽全力去争取,但联赛的话,他不要升级权。”

    小希尔和塞雷佐对视了一眼,眉头一皱,“那他的意思是……”

    “他要冠军!”

    “冠军?”小希尔吃了一惊。

    就连平时冷静的塞雷佐,都不免有些动容了。

    马德里竞技能够有目前的这一份势头,跟过去九连胜有很大的关系。

    但有一句话说得好,行百里者半九十。

    冲到现在这个位置,已经算是相当不容易了,越往前,每爬升一个排名,都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不仅仅自己要赢,还得对手犯错丢分。

    现在马德里竞技跟榜首塞维利亚的积分差距是十二分,足足十二分!

    想要让塞维利亚再剩下的这十二轮联赛里,丢十二分,这本身就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马德里竞技还必须得全赢!

    这无异于是难如登天!

    “但我看他,很有自信!”保罗·富特雷却有些信了。

    当然,他相信的是高寒的目标是冠军,而不是相信高寒一定能做得到。

    这是两回事。

    小希尔和塞雷佐都不吭声了。

    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高寒的表现确实让他们都感到震惊。

    两个月前,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球队能够有今天。

    当时任命高寒,甚至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只求高寒能够稳步帮助球队过渡,到下个赛季再让阿拉贡内斯整合球队。

    可谁能想到,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马德里竞技带到这种程度。

    扪心自问,如果他保持目前的这一份势头,谁敢说他做不到呢?

    “如果他真的能够拿到冠军的话,不管有没有国王杯,我都有把握说服我父亲,让他留任。”

    相对于老迈的阿拉贡内斯,小希尔更看重高寒。

    但这时候,保罗·富特雷却摇了摇头,说道:“米歇尔,你错了。”

    “我错了?”小希尔不大明白。

    一旁的塞雷佐则是点头道:“保罗的意思是,如果他真拿到了冠军,我们留不留他,对他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西甲和西乙有的是球队会看上他。”

    这话顿时让小希尔恍然大悟,但同时也颇感震惊。

    职业足球很现实,很功利,只要能赢球,只要能给球队带来胜利,就算让一个三岁小孩当主教练都无所谓,更何况高寒是科班出身,只是年轻了一些。

    西甲和西乙,虽有级别上的区分,但对于主教练的要求,实际上差得并不多。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执教西乙的挑战会更大一些。

    高寒接掌马德里竞技以来,不管是应对危机,整合球队,还是重大比赛,他都干得相当不错,表现出了跟年龄所不相符的执教水平。

    乙二联赛的二十几场连胜,西乙联赛的九连胜,国王杯进决赛,这些都是相当有说服力的成绩,自然也会被一些有心人看在眼里。

    要是再让他夺了冠军,不用说,肯定声名大噪。

    到时候,对他伸出橄榄枝的,肯定不会少,甚至会有西甲球队邀请他。

    真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马德里竞技留不留高寒的问题了,而是高寒愿不愿意继续留在马德里竞技了!

    想明白了这一层,小希尔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幸好塞雷佐和保罗·富特雷是明白人,不然的话,恐怕自己真要犯错了。

    “恩里克,保罗,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保罗·富特雷想了一想,“说出来,或许你们不大相信,但我踢球这么多年,经历过那么多的主教练,但高寒确实最让我感到震惊的一个。”

    小希尔和塞雷佐纷纷感到吃惊,看向了葡萄牙人。

    保罗·富特雷就把自己刚才在马哈达恩达所见到的场景,以及自己的那种惊讶和震撼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他是一个天才,除了这个词,我实在无法用别的形容词来形容,他自己构思出来的训练相当精妙,很基本很普通,但却非常有用。”

    哪怕是到现在,葡萄牙人说起来的时候,依旧满脸的惊叹和佩服。

    “很多人都觉得,球队能有今时今日的进步,非常非常不容易,但照我看,在球队长期坚持高寒的那一整套训练体系的情况下,没有今天的进步,那才是怪事!”

    小希尔和塞雷佐再度吃惊。

    葡萄牙人从踢球的时候,就是以心高气傲著称的。

    可现在,他却对高寒评价这么高,难道就仅仅只是因为他们两人有着共同的利益?

    小希尔再看向了塞雷佐,“恩里克,你呢?”

    “我不是很懂足球,但我记得,不知道是哪位名宿说过,比赛是训练的延续,我相信保罗所说的,球队能有今天,全靠高寒,比利亚、哈维·阿隆索、马切纳、马科斯·塞纳……就算是托雷斯、乌戈·莱亚尔等球员,都在证明这一点。”

    对于高寒的眼光,小希尔也是非常佩服的。

    “虽然我跟高寒交流不多,但我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有目标,很有追求的人,他对马德里竞技或许没太多的感情,但是,他在这支球队身上已经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和心血。”

    说到这里,塞雷佐再看向小希尔,微微一笑道:“在同等条件下,我们有别人所没有的优势,我相信,他首选肯定还是留在马德里竞技!”

    不管怎么说,好不容易栽培出了比利亚、托雷斯、马切纳、马科斯·塞纳跟哈维·阿隆索等球星,打造出了床单军团的半个框架,如果可以的话,高寒肯定不愿意这时候撂担子。

    恩里克·塞雷佐的这一番话,无疑一针见血。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小希尔再追问道。

    “不着急。”塞雷佐笑道。

    “不着急?”

    “对,球队现在全力备战国王杯和西乙联赛,他肯定不愿意分心,所以,我们暂时别去打扰他,让他专心带队比赛。”

    小希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

    “不,我们得先说服老头子,最起码,一定要先暂时搁置跟阿拉贡内斯那边的接触,同时还得显示出我们的诚意,安抚住高寒。”

    这一下,小希尔总算是明白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

    美国俄勒冈州比弗顿,耐克总部。

    几名耐克公司的高管,走进了一栋外形独特的四层建筑。

    联合总裁马克·帕克,全球服装业务部主席明迪·格罗斯曼,负责新业务开发的托马斯·克拉克,以及足球业务部的最高管理层人员。

    出门迎接,并带着他们穿过那一道挂着标示牌“厨房重地,闲人免进”大门的,赫然就是耐克设计部副总裁,廷克·哈特菲尔德。

    最著名的乔丹篮球鞋,就是出自哈特菲尔德的手笔。

    而设计这一经典系列的地方,就是他们现在所走进去的这一栋建筑的一楼,创新厨房。

    一行人不被任何人所注意,走进了创新厨房,直奔会议室。

    进门后,众人坐定,会议开始。

    “我先给大家看一组照片。”

    说着,廷克·哈特菲尔德就让助手在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放出一些清晰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陌生的,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人。

    穿着一套黑色,带着红色条纹的训练服,出现在不同的足球场上。

    看得出来,他是从事足球专业的。

    “他叫高寒,二十三岁,现在是西班牙马德里竞技的主教练。”

    听到这句话,在场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反应,毕竟他们对欧洲的足球一点都不了解。

    但马克·帕克却吃了一惊,问道:“这么年轻?”

    “对,听说是今年一月底上任的,到现在为止,他的球队在西班牙乙级联赛,战无不胜!”

    但除了马克·帕克外,其他众人对这些也还是毫无兴趣。

    哈特菲尔德换了一张照片,赫然是高寒带队二比零击败维戈塞尔塔队后,被马卡报放在头版头条上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他穿的就是那一件黑色的撩妹制服。

    “这是我手下一名设计师在西班牙旅行的时候,从报纸上看到的,你们可以看看!”

    说着,哈特菲尔德将照片放大,再放大。

    “这一套衣服不管是从款型、用料、设计、颜色搭配等等,穿在他身上,就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完美!”

    “无可挑剔的完美!”

    耐克近几年来一直都重视新业务的开发,服装业务所占的比重也是越来越大。

    所以,运动服装设计也越来越被耐克所重视。

    而创新厨房就承担起了这个重担。

    这个聚集了耐克最优秀的设计师的机构,会从世界各地,从各个不同的领域里寻找设计灵感,无所不包。

    这一次他们看上了高寒身上的那一套看起来很普通,但却越看越觉得不简单的训练服。

    “廷克,你想怎么样?”马克·帕克直接问道。

    哈特菲尔德微笑了起来,双眼里却流露出了一丝狂热,指着身后大屏幕上的高寒的照片。

    “我希望能够亲眼见到它,我相信,它能为我们带来全新的设计灵感。”

    “没问题!”马克·帕克点了点头,“马德里竞技跟锐步的合同到期了,他们正在跟我们足球事务部接触,你可以跟他们一起过去看看。”

    欧洲职业球队多少都有点迷信。

    九十年代中期,马德里竞技穿着彪马的球衣,拿到了双冠王,结果后来球衣换成了锐步,球队却惨遭降级,这让马德里竞技管理层也大感后悔。

    如今合同到期了,球队也不打算跟锐步再续约了,自然要重新寻找赞助商。

    耐克对马德里竞技也挺重视的,毕竟他们到底也是西班牙第三豪门。

    哈特菲尔德对这样的安排,自然不可能有意见了。

    相反的,他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