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五章 事后余波
    “果然是乾坤神符!到底还是被它逃了”

    千页峡内,在风暴最酷烈处,一位紫衣中年正立于那巨大的陷坑之旁,蓦然发出了一声惋惜的轻叹。

    而在这位的身边,原空碧却是神色自若,毫不意外的模样。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那八臂神魔薛智怎舍得一位圣魔级的同族,陨落于此?他布局之前,岂可能不留后手?我从一开始就不抱希望。它有乾坤神符在手,无论如何都没可能将之留下。最后能够只走脱这一位,就可算是完满。你看我们藏灵山的那位上师,也根本没有出手之意。”

    “上师之所以坐观,怕也有让简倾雪戴罪立功之意吧?传说这位对简天柱颇为欣赏,情谊深厚,果然不假!”

    那紫衣男子微微一笑:“可即便如此,这位天柱接下来的处境,只怕也不太好过。”

    原空碧柳眉微扬,按说她该为此高兴的,可她此刻,却全无幸灾乐祸之意。

    “不管她日后处境如何,我却只觉心寒。我们堂堂日月玄宗,怎么根子底下,竟然烂到了这个地步?今日如非是张信,后果真不堪设想!”

    紫衣男子闻言,也是心有余悸:“确实!今次张信他虽是无意为之,却可算是救了整个藏灵山上院,近六万灵师,数千万生民。”

    此时正值魔潮北上之际,一旦藏灵山上院的力量南移。藏灵山上院与巡山堂,及斗部八殿的力量南下,这些妖魔在藏灵山上院空虚之时发动,后果不堪设想。

    “可我总觉得,今日之事,太过巧合了。张信入四层的理由并无问题,可怎就恰好打中了那头八臂蛇魔的藏身地?”

    “你是想说张信他有问题?今日是这家伙有意为之?那么他又如何确定这四层有妖邪存在?知晓那头蛇魔的藏身方位?”

    原空碧摇头询问:“他一介背景单薄的入试弟子,究竟该如何做到这些?难道是有人为他通风报信?”

    “只是感觉而已,毫无证据,你可当我是在胡言乱语。”

    紫衣男子哑然失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或者真是群山之灵庇佑,借张信之手,使这藏灵山得以转危为安也说不定。其实无论是否巧合,此子所作所为,都是有益于我玄宗。只这一次,就可值一次特等功勋了,就不知那考功堂,会如何评价?”

    “考功堂啊,据我所知,墨婷的祖父墨雍,正是考功堂的三位副座之一”

    原空碧话说到一半,就已顿住,她已望见那陷坑下方,简倾雪正领着一众部属,陆续从那地底陷坑之中飞出。而那道青蓝色的遁光指处,赫然正是她现在身处之地。

    此时这周围诸多合围戒备中的灵师,也都已发现简倾雪的到来,顿时都神色微凝。

    那位紫衣男子,不禁暗暗感慨,他发现绝大多数人看这位第二天柱的目光,仍是敬重异常。

    而仅只须臾之后,简倾雪那道青蓝遁光,就已落到了原空碧的身前。这位只注目看了原空碧一眼,就直接将一个紫色的包裹,送到了后者面前:“还请简师妹,代我多谢张信。入门试之后,将此物转交于他,算是我私人馈赠,报其恩德。”

    原空碧见状。却颇觉意外,万分诧异的看着简倾雪:“没想到你这人,倒还算识得好歹。我还以为,你这次不恨他坏你前程就很不错了。”

    “原师妹你想多了,我简倾雪岂是不明事理之人?今日张信,不止是救了这藏灵山上下,也救了我简倾雪。”

    简倾雪面上是神色淡然,可眼眸之内,却泛着几分苦涩之意:“听说今日张信,不但出手将空剑宗的王绝斩杀?更击伤了监考灵师?此事可需我帮忙?”

    “你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

    原空碧嘲讽的一笑:“他的事情,无需你担心,虽说那家伙确实张狂了些,可还算应付得体。一个空剑宗,我神海峰夜还应付得过来。”

    “如此最好!不过如需相助,尽管开口!”

    简倾雪道完这句时,语气眼神都蓦然一肃:“此番魔潮北来,师妹定需小心!此战藏灵山上院人等,都会全力助你。只是那几位魔头所谋深远,智计百出。此间之局虽已破,却仍不可大意!”

    “也需小心自己人是么?”

    原空碧唇角冷挑,目光里也多出几分认真:“那白振侠的残躯与司马信德,都在我处。简师姐你也可放心,今次的事情,定无人能做什么手脚。该是你的过错不会少,可不该是你的,也不会多。”

    简倾雪微一愣神,随后展颜一笑:“那倾雪就多谢原师妹了!还有此间之事,也劳请原师妹善后。另外再说一句,恭贺神海峰得一佳徒。”

    道完这句,这位就又一挥手,身影再次化为一道青蓝剑光,飞向藏灵山方向。

    紫衣男子看着这位离去,良久之后,才轻声一叹:“她是打算回山,听候戒律刑法二堂查勘吧?这位简天柱,她一直想从藏灵山知事一职上卸任,如今也算是达成所愿。”

    “主动卸任,与被迫离职,意义可截然不同。”

    原空碧冷笑:“她这也算是咎由自取,如非她这几年的放任,那司马信德,哪里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出来?”

    “可如非是放不下藏灵山上院的安危,她也早该离任了。一旦由司马信德接任,这藏灵山形势,只会更为不堪,”

    紫衣男子摇了摇头:“我倒希望她这次,真就只是失察之罪,可以守住换取日月神露的资格。”

    “这事无需你来操心!她既承诺让手底之人助我,那么本座自也会还她一个清白。”

    原空碧蓦一挥袖,将那枚装有白振侠血肉的玉瓶,召在了眼前。

    “倒是这司马信德与白振侠,师兄你是怎么看的?”

    “应该不是一股,虽无确凿证据,可我知后者与雷师兄失踪有涉,却未必知晓地底邪魔之事。至于司马信德,看来与这白振侠,也并无配合。”

    紫衣男子眼透凝然之色:“不过这二人,也有相同之处。一个已融入了妖魔血肉,另一个,则已做好了准备。”

    “你也察觉了?”

    原空碧的唇角微挑,眼神冷冽:“在刑法戒律二堂之人来接手之前,我想知道,这种融合妖魔血肉之法,究竟是来源于何处?这藏灵山上院,又究竟是否有其他人掌握?”

    “此事事关重大,我会详查的!师妹你这边,只需专心接应雷师兄回归就可!”

    紫衣男子毫无半点退拒叫苦之意,只眼神疑惑:“我真不知,宗门之内,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玄宗如今,明明正是如日中天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