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三章 肝胆相照
    “不是下面!”

    原空碧神色淡淡将手负于身后,眸含深意的看向了周小雪:“我说的是这二三层内。”

    张信却更觉疑惑,心想自己等人为何要逃?今日在地下遭遇白振侠袭杀,虽是出乎自己的意料,可之后的局面,却又迅速好转。当他斩杀白振侠之后,简倾雪就及时来援,为他将那几头正飞速赶来的八臂邪魔截住。而四层内的那些邪兽,自这场大战开始之后,就已在那几股强横灵压下,近乎崩溃。

    所以别看这地层之下,不时传来闷响,且脚下也在巨震不绝,可其实并无什么危险。只看这地层还未坍塌,就可知那位新晋的第二天柱,仍可控制局面。

    至于这二三层,更没可能有威胁。两位神师级强者交手的动静可不小,地底内的那些王兽,估计今日都吓得不轻,怎还敢靠近这里?

    自己布下的这座小冰风灵御阵,估计是再用不上

    只是张信意念内,才将这些念头闪过,就听周小雪‘啊’一声轻呼。他错愕望去,就只见这少女手忙脚乱的从自己的袖子里,取出了一口小小的香炉。

    而就当周小雪将那香炉打开,努力将里面的香料扑灭时,张信也终于神色一怔。

    “小雪你这是,沉血木?”

    他记得这正是帝流浆当日,分给周小雪的几件四级灵珍之一。

    以此物研磨成粉末,制成香料,可以辅助灵师修行。可除此之外,这东西还有另一个作用吸引妖邪,并且能使四级以下邪兽,彻底失去理智。

    “我刚才忘记了!”

    周小雪有些讪讪的偏开头,不敢与张信对视:“是张大哥赶回来后,我看得太入神了。”

    可张信却无半点责怪,且不独是他如此,旁边的崔神州,墨婷谢灵儿二女,也都是眼神惊异,又含着几分惊佩的看着周小雪。

    周小雪脸上的羞红,则更加明显,支支吾吾的解释:“我刚才是在想,哪怕这次不能过入门试,我也要与他们同归于尽!反正周围有灵师看着,应该死不了。且我与灵儿,还有婷婷姐,都还没到十六,还有再次参加入门试的资格,且说不定下次的成绩,还能更好呢~”

    张信闻言后,则不禁暗暗咋舌,他可真没看出来,这个平素胆怯害羞的小丫头,才是个真正的狠人。

    不过他此时却也没心思想这些,转而走到了地坑旁,往下面三层望去。

    之前他从下面上来的时候,可能那沉血木还没起效果。可此时那些邪兽,却已纷纷越过了那两只仍在熊熊燃烧的油桶,汇聚在这坑洞之下。

    此时当张信一眼望下,可见无数双血色瞳光,正往上方注目,让人一阵头皮发麻。

    而周小雪那边,又传来了一声惊呼,俏面发白,眼神惊惶。张信猜到此女,估计是感应到了三十里外的邪兽群了。能把周小雪吓成这模样,显见是规模不小。

    张信先看了看那些在混战中支离破碎的紫外大灯,又望了望一副置身事外般神色的原空碧,就知无论是原地固守,还是向这位监考官求助,都绝无可能。

    他只能一把将仍在重伤中的墨婷与谢灵儿扛起,将之安置在小吞天的背部,随后就又转头问崔神州:“崔师弟的猎团,在何方位?你我最好及早赶去为佳!”

    崔神州先神色微愣,可瞬即就反应过来,露出豪迈欣慰的笑容:“师兄有心了!他们应该就在北面三十里外,等我与司马长生回归,还请张兄尽快!”

    这由沉血木引发的兽潮,张信他们应可借那尊金灵力士之力轻松突围。可此时受影响最大的,应是他那群依旧逗留在二层内的同伴。

    眼前这位‘狂刀’,果是一位可以结交,可肝胆相照之人!

    “那是要快些!”

    张信亦是爽朗一笑,随后就以那尊金灵力士在前开路,自己则紧随其后,大步往北面方向行进。

    而就在离去之前,他又信手将一枚阵符握碎,使得那空无一人的小冰风灵御阵,蓦然爆出无数的狂风冰刃,似如巨大的漩涡,将那些欲从坑洞之下扑出的邪兽,都绞成了血肉碎片!

    再当六十个呼吸后,那狂风渐熄之时,在那坑洞口处,竟又凝聚出一层厚达数丈的坚冰。

    ※※※※

    当张信等人,安然从地窟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刻之后,

    此时就在他们不远,大概五十里外的地方,蓦然爆出了一阵天塌地陷般的轰响!

    张信不禁诧异的转目回望,注目良久。这样的动静,说明这次地下那些妖修的实力,出人意料的强横。简倾雪合藏灵山上院诸位神师法座之力,竟是无法控制局面!

    不过那异常的灵能动荡,仍是须臾之间就被镇压,只余下烟尘飞腾,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蘑菇云团,

    张信极目眺望,试图窥看里面究竟,可只隐隐约约,望见那里面似有一头身长四十丈的八臂邪魔,正与一个身影交战,

    可就在半刻钟后,那北面方向就又有许多灵师赶至,似有将这附近封锁之意。

    崔神州知此地不可久留,当即就与张信告别,欲领着他猎团中诸人尽快离去。可就在辞别之际,张信却拱手将一枚竹符,送至他的眼前。

    崔神州蹙眉望了那符一眼,随后却勃然色变:“师兄你这是何意?”

    他认得这东西,是专用于转移贡献值之物,他们入试弟子常以此物交易。

    “崔师弟今日相助之恩,我张信虽不言谢,却谨记于心。今日如以这区区贡献值为酬,只是对师弟的羞辱。可司马长生因我等之故被断首,我狂刀却不能不管。”

    张信神色虽是淡然,可眼神却执着坚定,不容拒绝:“我已在符内,写下了三百点三级贡献的额度,可在任意一处公示亭领取。还请崔师弟,代为转交!”

    崔神州这才容颜稍霁,他也就不再婆婆妈妈,信手就将那竹符抢过,然后开玩笑似的说着:“三百点三级贡献,师兄可真大方,这都可助司马师弟,入贡献榜的前十五之列!我如今都有些心动,想要私吞了。”

    张信则哈哈大笑,浑不在意:“这个本座可不管,贡献值我给了,接下来就是你崔神州的事情,”

    可随后他却又神色认真,异常严肃的看崔神州:“再请崔兄,转告司马师弟一句!我狂刀张信,希望今日之后,能有荣幸与他这样的热血男儿结交论友!”

    崔神州顿时浓眉一跳,随后就又笑的异常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