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9 利箭离弦
    199利箭离弦

    按照女人的说法,之前我们拦截的十名士兵,就是承担回收任务的那名士兵的后援。如此看来,这个芯片中的资料一定十分珍贵。玛尔琼斯家几百年来一直专注于研究天门计划,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心力窃取的资料,十有**和天门计划有关。

    但是,我从未听说过,安全局对天门计划有过什么了解。现有的资料,都是我们来到镇子的这五天收集到的。

    “不一定是关于天门计划本身的研究。”女人承认道:“但很可能在偶然的情况下,和天门计划产生了联系。”她虽然是个普通人,但显然对我们收集到的情报相当清楚。

    “究竟是什么让潜伏在番犬部队中的卧底在冒着暴露自己的身份的情况下进行支援?”我心中仍旧充满了疑惑,继续追问道。

    “所以说,我认为戴肯是间谍,窃取了网络球的重要研究资料,并趁这次混乱脱离我们的视线。”女人摊了摊手,“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一定会有人接应他。我一直盯着他,也许他发觉了,所以才趁这个机会逃跑。我们的身后不仅有接应他的家伙,还有番犬部队,我可不想就这么死掉。以处理间谍的名义召唤打手是最好的选择。现在看来,这个选择不赖。”

    虽然女人说得滴水不漏,但是我仍旧不能完全相信她。在没有足够情报的情况下,任何信息的处理都是令人头疼的事情。我唯一能够相信的就是,这个芯片一定是烫手的山芋,但是也不能任由这个女人索回,甚至为了八景和可唐的安全着想,也不能让他们负责带回去。

    “这个可不能换给你。”我开门见山地说:“我无法证实你的话,而且我是副队长,有资格处理地方上的所有意外。”

    “没问题,你说了算。”女人回答地十分干脆。她的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乐园”效果不同凡响,不过她是否能够克制随之而来的幻觉和瘾性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觉得,如果她是自己人,还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一定能够得到组织内部的嘉奖,在网络球技术的帮助下,加上她此时表现出来的出色的意志力,克服那些困难一定没有问题。

    我已经尽自己所能去救活她了。

    “我想,我们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女人打断我的思考,说到:“你是来带我们离开的,不是吗?乌鸦,该开工了,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你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这个女人的口吻就像是上级在对下级说话一般,她的目光投向天空,可唐操纵下的直升机正在几十米的低空悬浮。狂野的劲风吹得她尚显虚弱的身体一阵颤抖,她紧紧抓了一下衣襟。

    我盯了她半晌,从她苍白却从容的表情中,看不出任何端倪,只能朝直升机招了招手。

    直升机又下落了一段距离,扔下一条皮带。我抬手射出勾绳攀住直升机的舱门,试了试牢固程度,然后将机括从臂甲上解开,绑在皮带上,再将皮带牢牢困住女人的身体。

    “你真幸运,这架直升机只能搭三个人。”我说。

    “今天一直是我的幸运日。”女人微笑了一下。

    “最后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代号是‘青蜂’。”她只是这么回答到。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网络球的普通成员用代号,或许就像她说的那样,她的工作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好吧,青蜂,我会叮嘱那两人牢牢看住你。”我吓唬她:“如果你想搞点小动作,他们可不会像我这么客气。”

    “你说的是先知和可唐吗?”青蜂反问道,她似乎看穿了荣格的布置。无论她真正的身份如何,都以网络球内勤处理人员的身份和我们合作了五天,熟悉这个队伍中的所有人。

    我没有回答,只是当着她的面,扼要地告诉直升机中的两人要小心这个女人,她可能是间谍,然后就让他们将她拉上去了。

    既然直升机只能乘坐三人,我自然不可能再一路跟随他们。不过我利用速掠能力,在地面送他们一程应该没有问题。我在之前也这么告诉过八景和可唐,他们见识过我的速度。,

    直升机迅速拉高,我施展速掠,在树梢间跳跃,一直翻过两个山头,才停下来目送他们渐行渐远。这个地方仍旧无法接受到信号,不过我觉得这里已经脱离信息封锁区域,没有信号只是因为这里太过荒凉了,没人在这里建造发射塔。

    从山顶向远处眺望,那个巨大的湖泊是如此显眼,在阳光下鳞鳞生辉,傍山而建的小镇宛如童话中平静的小镇。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根本无法让人意识到,那个美丽的小镇中此时正发生着骇人听闻的事件。

    仔细想一想,从镇子的信号被切断到小镇发生骚动不过是几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尽管镇上所有对外通讯的渠道都被切断,而且似乎还突然爆发疫情,但是人们的反应还是太过迅速,显得十分不自然,应该有人在背后扇风点火。也许是在恩格斯的提议下,镇长采取的行动,也可能是玛尔琼斯家针对末日真理的手段,不过也很可能是三方的行动同时发生所产生的化学反应。

    无论是谁鼓动镇民硬闯末日真理的封锁线,对我来说是乐观其成的事情。如果所有人都冷静下来,就会被牢牢禁锢在这个镇子中,最乐观的情况也会是在爆发的战争中殃及池鱼。虽然强行逃离镇子的行为必定会造成伤亡,但也好过在镇子里坐以待毙。一个尽量减少无辜者,只剩下敌人的地方,才是最好的战场。

    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回到镇上,从外部将封锁线撕开一个裂口,让恐慌的民众进行大撤退。这种规模的行动,就算当地政府部门已经被敌人渗透,也很难完全压制下来。

    这种引发大骚乱的做法是违反网络球基本行事规章的,但是我认为现在的情况符合特殊处理条款,只有使用非常规的手段,才能有效遏制敌人的气焰。

    无论如何,这件事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结束。

    “夸克。”

    灰雾从魔纹中钻出来,在身前凝结成乌鸦的形状。我垂头看了一眼脚下陡峭的悬崖,决定做一件早就想要尝试的事情。在艾琳噩梦中,夸克的形态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化,在现实中没有试过,但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关于使魔的情报早已经通过魔纹灌输在我的脑海中,到底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以一种本能的方式体现在直觉中。

    所以……

    “来吧,夸克。”我伸手,夸克落在我的掌心。

    我捉住它的脚轻轻一抖,它的身体立刻变形延展,在猎猎的山风中涨成一大片灰色的布匹。我将这布匹围在肩膀上,蹬脚从悬崖前跳了出去。身体在下坠,速度越来越快,心脏却好似被提了起来。

    “夸克。”

    飞起来,夸克

    在耳边呼啸的风声骤然停止了,我的身体仿佛被拉了一下,在半空滞留片刻。我察觉到肩膀上披风的变化,它就像是贯穿了我的肩胛骨,即便我不紧抓住它也不会掉下来。我张开“圆”,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灰色的披风在背后极度伸展,真的就像是一对灰色的翅膀,说不清是羽翼还是蝙翼,看似有些残破,灰色的丝线在边缘随风飘扬。

    我的身体在半空翻滚,在快要落到树梢上前,终于找到了平衡点,成功悬浮在距离树尖只有一米的半空。

    “真厉害。”我兴奋地对自己说。

    这种只凭借身体就能自由飞翔的滋味可不是坐在铁鸟中,或者在高楼大厦间跳跃所能体会到的。翅膀并没有扇动,可偏偏有一股力量反抗着大地和重力,我的身体宛如竹篾编成般轻盈。紧接着,翅膀依循我的意志动起来,充满力量地拍打空气,只是一次,就让视野中的景物迅速向后流逝。

    真的飞起来了我无法抑制心中激荡的情绪,绕着山崖盘旋了好几圈,这才朝公路线的方向飞去。翅膀拍打的频率不高,可是每一下都充满了力量,我感觉到速度正不断加快,眨眼十米、二十米、三十米……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颗自由的流星,朝着目标的方向折转飞驰。,

    大概用了多少时间,没有去计算,当我还在回味飞翔的滋味时,如同巨蟒一般在山边蜿蜒延伸的公路一点点在视野中扩大。

    这段公路没有交战的痕迹,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信号已经恢复到两格。青蜂说过,他们遭遇拦截后便分成两组行动,每一组都是三人。如果洛克一行顺利的话,此时应该看到另外三人了,不过,先不提他们之中是否还有间谍,就算没有,走公路的人绝对不会更加幸运——所有沿着公路强行突破封锁线的人,都是在以自身的安危做赌注。

    我再次振动翅膀沿着小镇的方向前进,扑面而来的劲风丝毫不能熄灭我心中的火焰。我想,自己就是一支离弦的利箭,将会洞穿所有阻挡在前方的敌人。

    再次绕过沿山公路的一个弯道后,我终于看到了封锁线于这一端的哨岗。两个卡车总共三十名左右的士兵在公路上拉起路障和铁丝网,一丝不苟地扩散到周边巡视。

    这段公路正好在山腰上,安全栅栏的外侧就是高达十多米的悬崖,再下方是茂密的树林,如果要步行穿越树林抵达公路前方的城市,在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下,以普通人的体力和脚程最快也要走上一整天。

    有行人的车辆被阻塞在路障前,他们不得不下车询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士兵们没有理会他们,但是却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为他们解答。所有人都被对方的借口瞒过了,那个中年人面带笑容,文质彬彬,让这些人不得不扫兴而归。

    他们也许不是为了前往小镇,但是不得不通过这条公路,不过现在只能换道而行了。

    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我心里说。

    我已经从天空降下来,隐蔽在他们上方的岩壁处。从高处打量这条封锁带,利用魔纹的情报能力收集这里所有人的信息,没有发现任何达到c级的人。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一个魔纹使者,而且从士兵的制服来看,也并非是番犬部队的精英士兵。

    他们配备的火力不错,临时用沙包构建了一条面向小镇的防线,至少拥有四挺重机枪。不过我不觉得洛克他们会在这里被阻挡下来,虽然没有魔纹的天选者和长期服用“乐园”的番犬部队士兵,在身体素质上相差不远,但是关键性的差距在于,使用**药“乐园”的人无法获得才能。

    所谓的才能,即时将身体的某种素质和潜力彻底挖掘出来,发挥到极致的极端体现。

    天选者和番犬部队士兵在能力的水平线上是相等的,但是极限不同。

    在我眼中出现的这条防线,本就位于洛克一行人必然经过的路线上,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就没有遭到硝烟的洗礼。尽管士兵们仍旧小心谨慎,但是并没有那种紧绷的气氛。

    也许在什么地方进行观察吧,我猜测到,我并不清楚他们当前的位置,也不清楚他们究竟用什么办法在这条几乎没有任何遮蔽物的路线上进行观察。虽然是同伴,但是彼此之间的同事之情并没有好到会把自己的才能告知其他人——这种做法并没有写入安全局的规章制度中,却是所有人默认俗成的规矩,现在看来并非是谨慎过头,至少,已经有一例间谍案发生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不过,无论为了什么,我都必须将这些人解决掉。这里没有能够使用超能力的魔纹使者,机会再好不过了。只要他们遭到毁灭性的攻击,敌人或许会投鼠忌器,不得不重新调整在镇子中的兵力布置。如果洛克一行就藏在不远处,也算是帮他们一把。

    我取下“妙法莲华”,将那名看似头目的西装男套入准星中。却注意到西装男突然转过身,目光朝这边扫来。是碰运气还是真的那么敏锐?不过这可不是我躲起来的理由。

    “嘭”随着雷鸣般的闷响,巨大的后座力撞在我的肩膀上,若非背后就是岩壁,少不了滑上一步。

    西装男刚刚做出闪躲的姿势,左半边的身体就被凿开了一个半月形的空洞,身体打了个转就跌在路面上。似乎还有力气挣扎,但是离死不远了。这时,从枪身外侧抛飞的弹壳才发出落地的声音。,

    士兵们被这突然的狙击惊动了,我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身形,也没有浪费时间转移地点。就算这些士兵经验丰富,能够判断出弹道并逆向寻过来,在他们开枪之前,我会再干掉两个。

    士兵们打着手势,四下散开,在沙包掩体后中把持重机枪的士兵已经翻了出去,他们无不意识到,攻击来自他们后上方。可是当他们的视线投过来时,我已经连续开了两枪。

    如炮声般沉闷的枪声不断响起,两枚弹壳在我的视野中抛飞出优雅的弧线。

    两个最先察觉我位置并试图举枪攻击的士兵,被子弹在身上开了两个大洞,扣下板机的冲锋枪无力地垂下来,子弹在同僚身边飞溅开来。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边闪躲,一边用听不懂的语言怒喝。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些番犬部队的士兵比以前所碰上的在战斗素质上要低至少一个档次。

    有点像是新手。我心中默默地想。

    终于有人进行牵制射击了,可是根本没用,在我连锁判定中,弹道就像是红笔涂抹一样清晰。尽管落脚的地方是一条不到半米长的天然缝隙,但我只是微微转动了一下身体,子弹便擦身而过,只在山壁上溅出几颗石子。

    然而在我反击之前,士兵们的背后遭到一波骤然而起的火力攻击。子弹射来处显露出轮廓,那里之前明明只有空气,可此时扭曲的光线构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人体。

    紧接着,一个人影从侧旁的安全栅栏下方跃起来,双手挥舞,六道黑影以眨眼的速度一闪而过,准确地没入六个敌人的咽喉。士兵带着狰狞的表情,捂住喉咙向后退了几步,却没有倒在地上,反手去抓住露在外边的刀柄。

    是飞刀。

    如此狠辣的飞刀真是令人感到咽喉一阵刺麻。

    人影落在地上,不是洛克还有谁。另外那个从看似一无所有的地方悄然出现的人形是魔术师。洛克朝我的方向比了一个大拇指,马不停蹄地冲向近侧的士兵,在他们拔出飞刀前补上最后一击。

    这些番犬部队的士兵经过**药“乐园”的改造,在要害部位的承受力非同反响,仅仅是咽喉被贯穿,可不是什么致命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