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7 狩猎者
    197狩猎者

    虽然洛克一行已经尝试在公路上接应六名普通成员,但是从现场残留的痕迹来看,他们遭遇了一些**烦。如果他们放弃从公路方向突围,很可能会在这条事先预定的路线上看到他们。

    因为削减了部分武器,我们的油料稍显充足,虽然没有提出要在这一带徘徊,但可唐默契地降低了飞行的速度和高度。显示屏中的数据如流水一般更新,我一刻没有停止对地面的扫描。

    大约一分钟后,战术电台的杂声发生了轻微的变化,可唐立刻进行过滤,然后我们都听到了掺杂在杂讯中的求救信号。

    “喂……有人……坐标215,34……请求支援……”眨眼又像被剪断了的绳子般中断了,之后过了大约十几秒又响了一下。

    虽然断断续续,但是关键的几个字眼仍旧接收到了。我们立刻掉转机头,飞往信号标识的坐标。不一会,显示屏中陆续出现了几个红色的人形轮廓,除了有山岩遮蔽的地方,人形和四周的动植物都十分明确,就像是好几层透明的色彩重叠在一起。只是人体更加显著,这里没有体型和人类一样大的动物,他们的移动十分突兀。

    我听镇上的人说过,这附近的山林中有狼和熊之类凶猛的野兽,不过飞行了那么久,从未看到过一个。然而,随着坐标地点的接近,这些以匪夷所思的灵巧和速度在岩石和树枝上飞跃前进的人形,让人不由得产生出这是一群出外狩猎的狼群的错觉。

    虽然因为地形复杂的缘故,他们的队列十分松散,但认真看几眼就会发现,他们是按照某种节奏和队形层列前进的。每个人都是前锋,每个人也都是后卫,我再一次过滤显像,从他们的服装上确认了,这些家伙都是敌人。不过他们的制服有点奇怪,和普通的番犬部队的制服相似,但并不完全一样。

    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巨大的林涛声也无法掩饰螺旋浆的声音,那些人抬起头来,目光似乎穿越几百米的距离,透过机舱和显示屏,和我对上一眼。那种冷静警惕的眼神如此锐利,让我几乎以为自己和他们是面对面。

    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因为他们的脸上带着黑色的头套,脸部位置是脸谱,只露鼻孔、嘴巴、眼睛和耳朵等部位。

    他们前行的方向也是坐标地点,当我们察觉彼此的时候,对方立刻分出一个五人小队朝这边疾驰而来。

    “攻击准备。”可唐叫起来,他已经发现对方身上携带着重武器。我也看到了,其中一个身材雄壮高大的人背负着四连装的火箭筒。尽管身上的武器沉重,但却完全没有影响他们的敏捷,跳跃式的前进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弧线。

    “火力自导系统启动。”优雅而生硬的电子声从耳边传来,紧接着,数十发子弹如同火星般朝数百米外的地面倾泻而去。从耳机中传来的枪弹声被削弱,但没有完全过滤掉,低沉的轰鸣声中,目标范围的树枝和地面好似被巨大的铁铲掀了一下,泥土碎石和残枝败叶猛然飞溅起来。

    八景虽然没什么射击天赋和经验,但是在系统的辅助下打得很谨慎,没有一口气扣死板机,而是有一下没一下地尽量狙击对方的行动路线。尽管如此,五名恶狼一般的士兵以一种迅猛却优雅的步伐彼此交错而过,流畅如螺旋一般的行动痕迹滞留在身后,虽然不时被掀飞的杂物遮蔽身形,但就像显示屏中的数据那样,没有一发子弹击中他们。

    这显然不属于普通人类的行动能力让可唐感受到压力,不提潜力,单纯就身体素质而言,这些士兵和番犬部队一样,完全可以和没有获得魔纹的安全局成员相媲美。

    尽管如此,他们的打扮有些古怪,尚不能完全肯定就是番犬部队的士兵。

    可唐迅速拉升机体,正对着敌人缓缓倒退,显示屏上的第三方视角已经标示出他所设定的路线。他打算以弧线的方式绕向早已经确定的坐标。

    在八景试图延缓对方的攻势时,我已经解下了枪盒,从中取出“妙法莲华”,一把拉起头盔,将机舱大门踢开。如果距离太远,肉眼无法确认目标,这个头盔连接的射击辅助系统还有用处,但是在肉眼可及的范围内,我的判定连锁才能比这种高科技道具更灵活,更有准星。,

    眨眼间,敌人已经将距离缩短到一半,他们依靠树木和岩石做掩护,不假思索地移动着,八景的覆盖打击根本不能造成对方半点压力。

    “乌鸦”可唐叫起来。

    “闭嘴,可唐,我看到了。”我端起两米多长的巨大狙击枪“妙法莲华”,透过枪口上方仅有的固定准星判断敌人的移动方位。

    由判定连锁才能演化而来的技巧“圆”如同本能一般向四周扩散。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以自身为中心,囊括两百米范围的小型雷达,其中任何物体的运动,即便是微尘,也不能逃过感知的扫描。

    运动彼此之间的干扰和影响,通过连锁的方式在脑海中呈现出来,进而接过了身体的控制权。只要我的一个意愿,姿势就会做出调整,而这如同神经发射般的调整连一秒都用不上。

    开枪

    巨大沉闷的声响宛如炮声,巨大的后座力冲撞着肩膀,让我的身体几乎陷入柔软的座位中。

    在“圆”的范围内,高速飞出的子弹如同慢动作一般滑出枪口,在闪烁的火花中,我似乎听到了它在枪膛中滑动旋转的刷刷声。

    在那之后,宛如电光火石,在我重新调整好姿势时,背负火箭筒,落后在行进队伍后方的大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正面推了一下。他的双脚还在惯性向前迈动,可是胸膛却被开了一个大洞。

    紧接着,又一股剧烈的爆炸在他身后响起。巨大的烟火和气浪将身体掀飞起来,如同烟花一般,身体在半空肢解了,大块的血肉洒在四周的泥土和植被上。

    敌人的速度一下子降下来,似乎都被队员的惨状惊呆了。八景的重机枪抓住这一闪而逝的机会,将其中一人打成了筛子。这时,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如同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闪到障碍物后。

    停止移动后,倾泻的弹药将其中一个躲在岩石后的人压制得抬不起头来,而没有受到特殊照顾的其他两人试图向后退去。

    我再次扣动板机,强有力的子弹将岩石和藏在后方的敌人挖了一个大洞。

    “好样的,乌鸦”可唐兴奋地大叫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把巴雷特卡农是最好的”

    我没有接话。

    敌人趁此机会,已经和直升机拉开距离,后退到“圆”的边缘。可唐的路线和他们撤退的路线是相反的,随着直升机的弧线深入,在我准备好第三发子弹的时候,敌人已经脱离了我的感知区域。

    我将头盔拉起来,一下子就罩在头上,显示屏中射击辅助系统传来的数据密密麻麻地遍布在视野的左右两侧,三个圆形的准星不断闪烁。对方的行动很灵活,而我也只能依靠自己的意识去调整姿势,所以代表锁定和解锁的红色和绿色的圆圈不断**又分开。

    除了这三个暂时撤退的敌人之外,随着直升机的再度接近,更多的目标出现在射击辅助系统的判定中。

    “还剩下八个人。”我说。

    “先狙击可能攻击到我们的目标。”可唐说。

    即便他不说,我也会这么做。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在连锁判定失效的范围内开枪,不免犹豫了一下,结果敌人的一阵弹雨就打在金属机壳上,叮叮叮地一阵脆响。我这边舱门大开,子弹几乎全朝这个方向飞过来,幸好可唐操纵**口来个了急转弯,才将这波攻击挡下来。吓得他不由得再次拉高了机身,于是系统的锁定红圈又分开了。

    好在机身外壳和说明书中罗列的数据一样坚固,即便如此,可唐还是破口大骂了一番。

    这一下,我总算知道,在没有才能的辅助下,要成为一个运动战中的神枪手是多么困难了。

    就在这时,系统中突然响起警报声和“lockon”的字样。

    “哇啊啊啊”可唐大叫起来,机身一阵摇晃,舱门外的景物打了个转,我看到了那条代表死神降临的白色尾气。

    火箭弹如同醉鬼一般地在空中飞行,就像装备了制导系统一样,不断加速的同时调整着飞行的方向,所以可唐没能完全躲开它。

    “打下来”伴随着可唐的叫声,机腹下的重机枪再一次喷出火光,子弹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从火箭弹下方掠过。,

    迟了一步

    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我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本能在系统的锁定圈变成红色时扣下板机。重重射出的子弹和近在咫尺的火箭弹撞在一起。在火浪波及到机舱门口前,机身打了个旋。景色一阵变幻,然后就只感觉到机身被一股巨力捶了一下,火焰从两侧吹了过去。

    机身一阵摇摆,似乎摇摇欲坠,过了三秒才恢复正常。

    “太幸运了。”可唐激动的叫喊从耳机中传来,我这才明白刚才渡过了怎样的险境,“螺旋浆没有被破片击中,机身也没有损伤,这个宝贝的身体可真够厚实的。”

    他说话的同时,八景再次开始朝敌人扫射,让他们没有机会再发射第二发火箭弹。说实在的,受到系统视角的限制,现在我还没弄懂之前那颗火箭弹是从哪儿射来的。尽管系统理论上是三百六十度视野的多数据平行处理,但似乎还是有盲点,然而匆忙之中,第一次使用这套系统的我没能找出问题在哪里。

    “看到他们了。”八景突然喊道。

    与此同时,我也从显示屏中看到了和那八名士兵不同的人形。和敌人的生龙活虎不同,他们都或趴或坐地呆在不远处的小山坳的一堆灌木丛中,显得没什么活力,系统传来的数据显示,他们或多或少受了伤,似乎已经没办法再移动了。

    他们躲藏的位置和方式就像战术教科书一样完美,显然经过严格的锻炼,可是敌人的鼻子就像猎犬一样敏锐,搜索路线没有半点偏差。

    机身再度转动,可唐在加速,转眼间几乎和敌人行进的路线平行了。我跟前的舱门再度转到正对敌人的方向。我早就准备好报先前的一弹之仇了,当显示屏中的一个个敌人率先闪烁起锁定红圈时,我毫不犹豫地扣下板机。

    然而那名敌人似乎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突然加速,跃向一旁,子弹在他原来站立的地方开了一个大洞。虽然行动受阻,但是却毫发无损。

    “噢,该死的兔子”我还没说话,可唐就已经叫起来。

    这个变故让我意识到,凭借判定连锁才能的射击和利用射击辅助系统的射击有着相当大的区别,来不及深思,可唐控制的机身又有了转动的预兆,因为敌人马上就要反击了。

    可是我已经不想再和敌人玩捉迷藏的游戏了,不远处还有三个岌岌垂危的伤员。我掀开系统头盔,跳出机舱外。一直关注这边动静的可唐发出惊叫:“你要做什么?”

    “干掉他们。”声音和我的身体一起受到引力的牵扯,朝地面坠落。

    这点高度可吓不住曾经的夜行者高川,我心中这么告诉自己。一串子弹从我的头顶上方擦过,响起叮叮噹噹的金属撞击声。紧接着又是一颗火箭弹拖拽着尾气冲上来。

    开枪

    火箭弹刚飞出十余米就被引爆,产生的破片、火焰和冲击波在原地形成一个无可躲避的危险区域。

    然后,第二发子弹又脱出枪口,一连穿透三个枝干,将最先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的敌人贯穿。

    两发子弹之后,我的脚底接触到富有弹性的实感,那是树梢的枝杈。敌人紧追过来的子弹纷纷被身前的枝叶挡住,发出一阵雨打芭蕉的声响。从空中坠落的力量然让我一共踩断了四根树枝,才在树冠中部站稳了脚跟。

    我借助树枝弯曲后回弹的力量朝另一颗大树横向跃去。

    不需要使用“圆”的技巧,“圆”能在三百六十度的范围内获取详细数据,但是最原始的判定连锁才能却可以在更广阔的范围内,针对一个或复数的几个目标进行锁定。

    我要做的只是射中目标而已。

    在交火声中扣了三下板机,巨大而沉闷的力量再一次将我的身体向后推了一把。然后我就看到被列为目标的三个士兵被击穿了脑袋,正面的五官彻底开了个洞,只剩下一圈头颅的轮廓,这样的伤势可没办法再活过来。

    眨眼间就死剩下四个人,士兵们显得沉默,也说不清是战斗素养太好,还是被这种巨大的杀伤力惊呆了。不过,当他们回过神,想要分散隐蔽起来,重新调整战术的时候,我已经进入了速掠状态。,

    高速通道在树枝的空隙间盘旋,我以每秒两百米的速度,在三个呼吸内从他们的头顶上方落下。

    “妙法莲华”被高高抛了起来,分别从隐藏在两边袖口中的臂甲中弹出利刃,无声无息地贯穿了两个紧挨在一起的士兵的脑袋。

    当另外两名士兵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人被杀死时,我一脚将落在身前半空的狙击枪踢向其中一人,将被刺杀的其中一具尸体甩向另一人,身体藏在另一具尸体后,躲开子弹和对方的视线,再度发动速掠。

    当两名士兵正下意识躲开飞向自己的狙击枪和尸体时,我比狙击枪更快地来到那名士兵身后,手腕处的刺刃再度捅穿了他的背心,从前胸穿了出来。我毫不怀疑自己的速度又多快,当我将尸体推开的时候,“妙法莲华”正好落在我的手中。

    连视线和身体都不需要转动,我抬手就对身侧扣下板机,巨大的后座力让脚底平平滑了一下。

    正忙着躲开同伴尸体的士兵顿时被巨大的力量击穿了左胸,身体立刻向后抛飞。

    “圆”展开,四周已经感觉不到还有敌人潜伏。刺刃收缩回臂甲中,我将“妙法莲华”扛在肩膀上,蹲在敌人尸体的身前,将那人的头罩取了下来。我这么做的目的并非是想要看看这个士兵的真面目,只是这种似曾相识的面具头罩令人有些在意。

    结果,头套轻易就被取了下来,敌人的五官也完好无损。我没有掉以轻心,继续摸索了一阵,结果从他的脖子后,被头发挡住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变形十字架的青色纹身:上面是一个圆圈,下面是个十字——是直属玛尔琼斯家的那个神秘组织的标志。

    可是,还是第一次见到玛尔琼斯家有这种超越普通人体格素质的职业士兵,这些人的制服也和末日真理的番犬部队很相似。

    到底是怎么回事?玛尔琼斯家和末日真理有瓜葛?可是看看末日真理的番犬部队的态度,似乎并不是为了增援才封锁小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