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风生水起(上)
    这时,原本抬头望天的老者,略微低头眯着双眼看着我。从那一丝狭缝里射出的森森寒光,仿佛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心灵深处,让人心惊胆颤,望而却步。

    虽然身体疼痛的折磨让我升起强烈的战意,但是我的理智并没有被其淹没,反之,这一刻,我清醒的很。

    我的目的就是学习这让我自残身体方能解脱的强大奇术,刚才没有想到他的奇术会是如此的迅猛,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在放过这个机会了,妖狐一脉的独特能力——复制,将再次发挥它的神奇……

    于是,我不但没有放弃进攻,反而有些期待,眼睛里神采,也开始被逐渐扩大的黑色瞳孔代替。

    五条血海狂龙也仿佛感受到我的战意,被其感染纷纷发出无声的吼叫,分散开来,从五个方向对着中间的老者张牙舞爪般冲去。

    而我也在这个时候,把全部的能量聚集到我的双脚上,跟随着怒龙。

    凭着我刚才的观察,对提娜的咒语和刚才的疾火祈雪咒的观察。奇术咒法,发动时,需要时间念一些奇怪的咒语,那么只要在他没有念完的情况下进行攻击,应该可以有机可乘,另外,奇术似乎是有一个范围领域,超出这个领域,它就会失去作用。所以我要依靠速度,只要在老者发出咒符前把他打倒,又或者在他发出咒符后迅速的远离它的领域,我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张天立鄙夷的看着周围五条逼近的血龙,这些所谓的血龙,在他的眼里,如同蚯蚓,是的,就是蚯蚓。作为道德武观疾火一派五大长老之一的他,的确有这个资格这么认为。但是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却让他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冲动,一种想毁掉他的冲动,而这股冲动的根源,似乎就是珍尼紧张的神情……

    这股冲动让张天立对黑夜产生了浓厚的杀机,为了让黑夜先出手,他故意用语言刺激。为了不让珍尼看出来,他找了个看似很恰当的借口——维护疾火一派咒法的利益,教训在他面前说疾火一派咒法没有实战价值的黑夜。

    同时为了不被珍尼怀恨,他并没有直接的运用霸道的火敕杀死黑夜,而是运用暗劲雪敕。在他的计划里,被冰封住的黑夜,就算出来了,全身经脉,甚至细胞都会被冻僵,全身瘫痪,变成活死人,然后他就会主动提出为黑夜治疗,在治疗的时候,完全可以把他变成一个受其控制的人偶而不被发现,可惜……

    这个黑夜竟然用自残身体的方法从里面脱困而出,而且居然仿佛没事般。这一刻,张天立杀机再起,而且比刚才还要强烈,但是为了不让珍尼怀疑,他又故意在黑夜战意最浓的时候,说出些不痛不痒,仿佛以示公平,让黑夜自己选择的话。这样,他就可以在不被珍尼太过怀恨的情况下,把黑夜打成重伤,把这个出轨的计划拉会原来的轨道……

    一切似乎正完美的按照张天立的计划进行着,这一刻,张天立笑了。

    “小伙子,自己的选择可不要后悔!道幻,无量……空!……破!”

    在血龙接近的瞬间,在张天立“空”字出口的瞬间,以张天立为中心点,四周传来一阵阵仿佛空气积压的声音,是的,空气积压。五条血龙硬生生的被四周的空气卡在了张天立的四周,丝毫挣扎不得,随着“破”的来临,五条血龙连同周围的空气,仿佛一面破碎的镜子一般,哗哗然变成碎片,消失在空中,只留下那在阳光里闪烁着刺眼亮晶的痕迹,以及漂浮在四周,漫天花雨般的血液。

    此时的我,在刚才感觉不对的的刹那,用尽最快的速度远离刚才的空间。真是失败,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不需要时间去念咒语,就可以发动术法。自己实在是太失误了,同时竟然没有办法用复制看透他的奇术,但是现在不是震撼的时候。

    我没有停留,刚一站定,马上再次冲了过去,速度被我运用到了极限,一道黑影以极快的身法在眨眼间来到张天立的面前,包含着海怒的水球狠狠的打在他的胸口,看到他惊恐的眼神,想到这一下可以让他血溅当场,我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珍尼一直焦虑的看着黑夜和师傅的战斗,一边是她深爱的黑夜,一边是她尊敬的师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似乎除了流下无助的眼泪和焦急的紧张之外,不会做任何事情。她非常的后悔,后悔不该硬拉着黑夜来到这里,后悔自己不该那么急于表现而使用了还没有熟练的疾火咒法,她不停的怨恨自己……

    当看到师傅居然使用了道德武观的不传秘术——无量,而且还莫名其妙先运用了道幻之后,珍尼似乎发现了什么,黑夜的安危在她的心里占到了主流。她焦急且不顾自身危险的跑去,同时张开嘴想要提醒黑夜,可是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接着全身酸软无力,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昏迷了……

    在海怒结结实实打在一脸不敢相信的张天立胸口,鲜血四溅的瞬间,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因为……在他的瞳孔里,赫然影印着另一个面色嘲讽的张天立……而且是在我的身后……

    道幻,这个词出现在我的脑中……

    在血龙接近的时候,他就已经算到我能躲过,算到我会用速度进行攻击,所以提前说出了咒语“道幻……”,又或者他刚才是故意放过我,目的就是这次引自己入局,那么他最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