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一章 一片死寂
    当那尊金灵力士追击而至,轻而易举就将沿途所有的障碍,都冲毁撞开。无论是塌方的土石也好,那些藤墙也罢,都是触之即碎!就在那烟尘飞扬中,这尊高达丈五的金属傀儡,冲凌到了王绝的身前,挥动那短戟无情斩落!

    此时王绝唯感庆幸的是,当这尊力士挥戟之刻,它双肩上喷射的弹丸就不得不停止下来,使他能及时将那口青色剑光回撤身前抵御。

    可随后他就发现了自己是大错特错了,当那剑戟交击之刻,却首先就是一阵剧烈的颤动。赫然只一瞬间,那口十级剑器的刃口上,就已出现了缺痕。而王绝的口鼻,更是瞬间爆出了大团的血浆。

    于是只一须臾,这口剑器就已力量全失,被那金属傀儡的巨力轰飞,而后那短戟余势未尽,将王绝整个左手,瞬间卸落!

    可王绝还来不及痛吼,那画戟就已再次挥过,这次却是将他的一双小腿,也轻而易举的斩断。且只一眨眼间,就斩出了七戟,将他头颈以下的身躯,斩成了数十余块。

    “我刚才在下面的时候,似听人说,即便我张信来了又怎样?说这句的,也是你王绝?”

    张信此时已站在了五十丈外,冷眼注视过来,眸色轻蔑而又无情,就好似一位高高在上的暴君,在睥睨蝼蚁。

    而与张信对视的王绝,却觉意念之内,升起了一股刺人骨髓的寒意。此时那被金灵力士连斩八戟,近乎‘分尸’之痛,对他而言反倒算不得什么。更让王绝在意的,是张信那毫无任何掩饰,正张扬澎拜中的杀意。让他心灵之内惊悸莫名,且在须臾间就蔓延了他整片识海

    这个家伙,这个狂刀张信,只怕是真要取他王绝性命!

    果然只一息之后,那尊金灵力士,就已再次挥动画戟。这一次,那凄厉的刃光,却是斩向了他的头颅!

    “你杀不了他!”

    一位青袍身影,蓦然出现在了王绝的身前,同时出现的,还有三面淡银色的灵盾。

    色泽近铁,正是玄金盾这门灵术,进入到了三十级的征兆!

    可有了刚才施公明被斩杀的前车之鉴,这位现身的空剑宗灵师,面上虽是平静淡然,可却不敢有半点疏忽大意。随后又将他的灵剑御起,护于身前。

    而仅下一刹那,这位的脸上,就变了颜色。洞窟内的众人,也只听‘铮’的一声闷鸣,那短戟如斩朽木,轻而易举就将其中一面玄金盾轰成了粉碎!

    “我杀不杀得了他,你说了不算!”

    张信目如幽火,视线冰冷如针的直刺眼前这位空剑宗灵师:“今日敢阻本座者,斩!”

    ‘斩’字道出,这洞窟之内,又是‘轰’的一声爆鸣。当短戟与那口灵兵交斩,顿时又一声轰然爆震,引发无数的气浪席卷四方,使周围烟尘飞扬,土石崩塌。

    “住手如何?你只区区二级的灵能强度,不可能是我对手。此时罢战,还有余地。否则本人,会让你后悔莫及!”

    那位空剑宗灵师面色冷淡,护着王绝的头颅退后数步,在须臾之间,又连续布下了三面玄金盾,拦在了身前。

    方才剑戟交击,他的本命灵兵虽是未损,可那莫名其妙的高频震荡,却也让他神念内难过之至,一阵恶心欲吐。

    故而不到不得已,他已不远以灵兵与那画戟抗衡!

    他施法的速度极快,这三面玄金盾之后,只调整了一个呼吸,就将他特意随身携带的百炼钢块往后方抛出,同时手结道印,使一尊精钢力士在身后迅速构结

    张信那边,却是一声满不在乎的嗤笑:“是不是你对手,那得战过才能知道!似你这样的九级,在本座眼中如同渣滓。”

    对面那人施法之速固然快极,可他那尊金灵力士的短戟,也同样快似闪电雷霆!一戟戟挥斩,激发出连续不断的‘铮铮’声响,赫然在不到一个呼吸之内,就将那五面高达三十级的玄金盾,都陆续斩碎,又与那口灵剑交击碰撞十次,往周围溅射出大片的火花!

    到第十六戟时,那位空剑宗灵师已是口鼻溢血,无力支持,不得不将那口飞剑主动后撤。

    不过他那尊精钢力士,也在这刻完成,立时挥舞着丈八大剑,向前方怒斩而去!

    三十级的金灵力士,力达四十万石,只是带起的风压,就将那些扬起的烟尘尽数压落,并且震为齑粉!

    这位空剑宗灵师的面上,也眼透自负之色。他在金系灵术上,有着特殊的天赋,这尊金灵力士的等级高达三十八级!即便那口巨剑在锋锐上,可能不及对手的短戟,可在力量方面,却是远远凌驾于对方之上!

    按照日月玄宗入门试的规矩,监考灵师虽不得干涉入试弟子之事,也不能随意出手。可如遇入试弟子袭杀,却亦有反击之权!

    “你既不知好歹,那就休怪”

    可下一刹那,张信那尊银白色的金属力士,忽然右手处雷光爆闪。随后那挥戟之速,猛然暴增,凄厉的戟光,就好似一道真正的闪电横空而过,在那精钢力士的手腕处斩过!随后又是电光朝露般连续挥斩,只顷刻间就将这尊金属力士瓦解粉碎!

    见得此景,已不止是王绝惊悸,那位九级灵师的面上,也同样血色褪尽。可他依旧身躯岿然如山,护在了王绝身前,语声坚凝着开口:“你敢伤监考灵师?”

    可五十丈外的张信,依旧是眼神冷酷似冰,杀意如潮:“本座既以狂刀为号,那还有何不敢?”

    他驾驭的雷电四型,猛然撞碎了那尊钢力士的残躯。先是手中大盾一拍,将那口飞剑强行撞飞,随后画戟挥斩,似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一面三十级玄金盾斩裂,随后这戟光犹自未知,在这位空剑宗灵师的胸前,猛地破开了一道长约近两尺的血痕。不但将那肋骨搅碎,也将此人的部分内脏,也一并斩裂。

    此情此景,使得这方圆百丈,都是一片死寂!

    崔神州亦心神一阵怔忡,口中不禁呢喃的说着:“空剑宗的这位,应是九级灵师吧?”

    他只是自言自语,并没想过会有人答言,不过话落之刻,后方却传出一句满含着欣喜与自豪的语声:“是三阶战境,九级灵师!”

    崔神州听出这声音,正是出自周小雪之口,可他依旧无言。他料到张信到来之后,定会令此间局面转危为安。可却绝没想到,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张信不但以碾压之势,横扫此间,更强悍到要将一位监考灵师,也斩于戟下!

    而此时那血阿鼻等人,则都是脸色苍白的将身影隐入黑暗之中,举止都小心翼翼,力求不将张信惊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