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6 封锁线
    196封锁线

    八景的预言滋扰着我,她一定在策划些什么,然而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我只能确认一点,如今的八景不同以往,不,或许八景并没有改变,只是我过去并不了解她。在我的印象中,八景一直是过去那个班长。还在学校的时候,我过多地参与学生会工作,但是和并非学生会成员的八景接触步深,只在最后一个月,因为末日真理的出现才开始和她频繁地打交道,而她那个时候已经在学校中组织了秘密社团“耳语者”。

    她的组织才能和领导能力毋庸置疑,可是她的想法却难以捉摸。耳语者的灭亡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困扰,她加入网络球的时间比我更早,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全然不知晓。

    现在想来,我对八景的了解一直是片面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心中的惊讶就别提了。

    一直看着她回到施工场地,我仍旧怔怔出神。咲夜会成为叛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先知的预言可以预测一个人的命运吗?

    越野车的改造已经完成,所有人都在围观即将完成最后设定的概念直升机,和八景安静的笑容相反,咲夜显得十分雀跃。如果说“叛徒”的意思是指有人会离开网络球的话,在我的感觉中,与其说咲夜,难以捉摸的八景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你在做什么?乌鸦。”声音从旁边传来。

    大概是想得太出神的缘故,我没有察觉荣格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他仍旧板着脸,似乎无论境况如何都不能使他动容。在过不久,他就会率领牧羊犬、巴赫、咲夜和潘组成的第三分队前往镇长处,和恩格斯会合,尝试钻一钻敌人封锁线的空子,争取疏散镇上的民众,再不济也得给对方填点堵,以掩护另外两支分队的撤离。

    实际上,安全局指派我们来此地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我们已经确定天门计划的实体和索伦的身份,只是这个潜伏百余年的黑幕超出所有人的想象,我们不得不留下来进行观测和作战。不知道增援什么时候才能抵达,我们已经有了孤军奋战的准备。

    这种情况对身为领导者的荣格来说,压力一定很大,可是从他的神态和行为中,都没有表现出一丝烦躁和不安。真不愧是在成为魔纹使者前就是在国家安全机构中呼风唤雨的精英人物。

    我最终还是没有将八景的预言告诉荣格。虽然我不知道八景的话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用意,但至少还分辨得出那不是什么安定军心的好话。现在没有任何征兆表明咲夜会成为叛徒,而且,在我的心中,无论咲夜会不会离开网络球,都没有她的安危来得重要。

    先不论荣格知道八景的预言后会采取什么行动,对这支队伍和咲夜本人而言都并非好事。

    似乎八景并没有将那番话对其他人说过,而且也不打算说出来。她大概知道,即便她说给其他人听,也会被认为是居心不良的挑拨吧。至今为止,从没有先知能够欲知他人命运的先例,否则和梅恩先知交好的席森神父,也不可能顺利地加入黑巢。

    “准备行动了吗?”我反问道。

    “我和洛克他们马上动身,你们也不要拖延时间。你的任务很重要,要保护好先知。”荣格说:“现在这支队伍里,你是战斗力最强的人,没有之一,但是说实话,你还是个新人,我能相信你吗?”

    他平静沉稳的声音拥有安定人心的力量。我的手插进衣兜里,把玩着富江的眼球,起伏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什么都不要想,高川——我在心中对自己说。

    “没问题。”

    荣格没有再多说,带我回到别墅前,众人已经准备完毕了。被改造成战车的越野车被加固了车身,镶嵌在两边的铁板,以及车头的撞角显得十分狰狞,一共有两挺重机枪分别安置在车顶和车后厢,还准备有火箭筒,他们甚至还在发动机上做了一些手脚。洛克、达达、魔术师和露西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他们分别坐进车里,感觉就像坐进了一个全身都是机关的保险箱。,

    荣格也带着自己的分队坐进了自己的车子,他们的车辆倒是没有经过改装,仓库中的大部分火力都被用在突围的队伍身上。

    荣格一行人首先将车开了出去,紧接着是洛克他们,在车子驶过我身边时,洛克将玻璃窗摇下来,手臂搁在窗边,朝我打了声招呼。

    “祝你们好运。”他说,然后将墨镜戴上。

    这也是我想对他说的话,虽然直升机在天上飞,不小心被轰下来就死无全尸,但是我觉得洛克他们大摇大摆地走公路,危险性可比飞机坠毁的几率要大。

    目送诸人的离去,别墅前的工地顿时变得冷清下来。现在这个安全局分部只剩下我、八景和可唐三个人了。可唐一直呆在驾驶仓进行系统安装和检测,警报声响了好几次,他不得不跳出来,重新调整导致安检警报的地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没有弄好,先不说能不能将机器开起来,万一半空解体就万事皆休。

    当然,我并不是没有信心在最危险的情况下,将他们安全送回地面。先不提荣格之前说的,我在这支队伍里战斗力最强是否属实,不过拥有使魔的我,的确相信自己拥有最好的机动能力。不过,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可唐的工作,我和八景都帮不上忙。因为之前的谈话,我和八景单独面对面时,心中总有些芥蒂,所以一直没有说话。八景倒是一点都不在意这种沉默,不过可唐却受不了,不得不制造了几个话题,抱怨几声又给我们说笑话,只是应付式的回答让他有些难堪。

    “好吧,只有三个人的小队,就有两个闷罐子。”可唐咕哝道,又过了片刻,他大声对我和八景喊道:“完成了,现在出发吗?”

    “现在就出发。”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到,站起来,将枪盒背起来。

    可唐已经坐在驾驶位上了,八景紧接着钻进驾驶仓里。她的面前就是火力控制系统,我在她身边坐下时,可唐正帮忙将火力控制系统调整到“傻瓜模式”,我们都不指望除了先知身份之外,身体素质和经验完全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八景能够自如操使那台特制的重机枪。

    我眼尖地发现火力控制系统中有导弹状的标示,不由得询问起可唐来,这才知道这台小型的概念式直升机里的确配备有导弹。

    “比普通的导弹小得多,不过在精确制导、射程和威力上差别不大。”可唐顿了顿,又连忙补充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不过因为采用了新工艺,又没通过测试,所以我没有装上,这样一来可以减轻重量,足以让我们飞到附近的城市了。没问题吧?乌鸦,如果有正面的攻击就看你的了。”

    他一边说着,视线在我抱在怀中的枪盒上扫了一眼。我没有说话,给他伸了一个大拇指。他也露出个放心的笑容,回了我一个大拇指,戴上耳机和墨镜,陆续挑起面板上的几个开关。只听到“滴”的一声,显示屏上不断有标示运作状态的动态图标咬合,变成绿色。

    我将机舱门关上锁紧,取下眼镜,和八景一起将座位后的半覆式头盔拉下来。通过头盔中连接观测系统和火力系统的监视屏,我们可以在密封的状态下获得机体外三百六十度的视野,进行目标锁定,获取一系列详细的参数。

    按照说明书中的说法,通过这些参数、弹道模拟系统、姿势调节系统和位置照准仪,普通的射手立刻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人人羡慕的神枪手。

    不过这些参数十分繁琐,虽然系统可以调整语言,但是我并不能完全了解那些术语,太多的数据反而会扰乱自己的判定。所以我找出相关选项,将大部分的参数都关了起来。视野顿时清爽多了,因为我将声音设定为不过滤,因此从耳机中传来了螺旋浆运作的声音。

    身体轻微产生上升的感觉,在可唐的“飞起来,宝贝”的怪叫声中,地面的景色渐渐拉远。没过多时,树梢也被我们踩在脚底下。在我们四周,辽阔又明亮的天空如同蔚蓝的大海,从上方倒盖下来,令人产生微微的压迫和晕眩感。,

    然后,整个镇子和远处湖泊码头的风景尽收眼底。起伏的山峦、苍翠的树林和蜿蜒其中的公路——无从感叹这副壮观的景象。

    “看,那边。”耳机中传来八景的声音,然后视觉坐标被传输过来,选取后,那个方向的视野迅速拉近,我们都注意到,那里似乎发生了一些骚动。

    不停有人推攘和争吵,他们的近侧就是医院,可是里面似乎挤满了人,在外边还有更多的人,为了保证秩序,有不少警察来到街上,试图将混乱压制下来。不少人脸上带着焦急和忧虑,然后视野转到靠近镇外的地方,许多车辆被路障拦住。这一次,不仅是平民,连警察也开始对立,他们不断打电话,可又醒悟过来,这里没有信号,不由得狠狠将手机摔在地上。

    旁边有不少人在看热闹,一些人走进酒吧里就没再出来,然后旁边房子的大门也被重重关上,只留着人头透过玻璃窗注视事态的发展。有人试图强行闯关,可是立刻有一支身穿制服的持枪者将他们拦下来。

    随着飞行加速,这些景象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最后看到的,是几辆大卡车将通向镇外的道路彻底封锁起来。

    “是末日真理的番犬。”我们都认得出那身制服。

    “手笔真大,他们是要将整个镇子进行非法的军事封锁吗?”可唐疑虑地说:“还有,医院那边……真的投放了病毒吗?是他们干的?这些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我无法回答可唐的问题,因为这些天来,末日真理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个镇上。封锁小镇的目的还可以说是为了彻底控制玛尔琼斯家,但是投放病毒的目的却谁也说不上来。

    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是为了夺取天门计划的资料和技术,可也不至于投放病毒这么疯狂。他们的理念并不是杀光所有的人,无意义的屠杀只会让他们的处境更加难堪,这种有序而大张旗鼓的军事控制,一旦外界反应过来,也会产生许多不良后果。

    但是,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想用这个镇子进行生化实验。

    “也许病毒并不是他们投放的。”八景开口了,“也许是玛尔琼斯家,他们的天门计划还没有最终完成,为了对抗末日真理的部队,会在自己家门口投放病毒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倒有些道理,从天门计划中,这个家族的表现来看,他们的做法相当残忍和阴暗,但正通过这种强有力的控制,吸收了大量的成员,并且保证了组织内部的稳固。欣赏和屈从于黑色恐怖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在少数。

    “他们或许要失望了,番犬部队使用的那种特殊迷幻剂对病毒有相当强大的抵抗力。”可唐如此说到。

    我当然不会忘记,用灰石调制的迷幻剂“乐园”是一种何等恐怖的药物,加入安全局后,我查看了关于这种至今只有末日真理使用的药剂的资料。发现其不仅有致瘾性和体质强化能力,而且的确会导致幻觉,削弱痛感,抑制人体的某些激素,从而强迫把人变成机器。

    在我的手中还有三支这种药剂,是从末日真理的成员手中缴获来的。到目前为止,无论是网络球还是黑巢,都没有听说解析并生产出相似的产品,“乐园”的配方和技术是末日真理独有的。

    “不过,我可不觉得玛尔琼斯家是那么好对付的。虽然和我们现有的技术走的不是同一个路子,但是既然接触过末日力量,那么就一定不会忽略末日真理的存在。”这可是我的心里话。

    存在了上百年的玛尔琼斯家,毫无疑问拥有着强大底蕴。无论网络球、黑巢还是末日真理,都是在这十年到五年中崛起的,在三个庞然大物的眼皮子底下,有多少类似玛尔琼斯家的秘密组织潜伏在暗中尚不得而知。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乱了。

    距离浣熊镇最近的城市在大湖的对面,只有一条公路可以抵达。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的撤退路线并没有包括湖边码头。可唐控制方向杆,直接越过弯弯曲曲的公路线,试图穿过荒原腹地和山腰,以最直接的路线前往城市。,

    在公路蜿蜒的方向上并没有看到洛克等人的车影,但路面上的裂痕,滚滚燃烧的车辆,都在昭示着这里有过一场剧烈的冲突。我们和洛克一行出发的时间只间隔了半个小时左右,他们受到了预想中的强烈拦截。

    几个翻到但并没有爆炸的车辆,都不是越野车。有一辆军卡车,更多的则是平民化的车辆和名牌轿车。我甚至看到车体下方露出几具人类的肢体,除此之外,路面上没有尸体,但是血迹和弹痕清晰可见。

    可是,不能就此判断,这里的死者到底是镇上的居民、游客还是从另一侧的城市过来的无辜旅客。

    现在这条公路上显得十分冷清。我觉得在公路的两端都会有末日真理的人设置障碍,他们可以采用许多名义,例如事故,命案,甚至是军事演习,只要他们足够强硬,谁都不会去怀疑这支的部队,现在更加有了一个好借口——附近的小镇发生了生化疫情,所以不得不封锁此地。末日真理在政府中也有人,足以在这个乡下地方打掩护,当更高一级的政府部门反应过来并采取行动时,他们早就得到了足够的时间。

    虽然担心洛克他们的安危,但是我们仍旧按照原定计划进入郊外腹地。平整的荒野逐渐变得起伏起来,根据系统给出的参数,再有五分钟就会直入山林中。在那种地方,安全性将会大为增加,末日真理总不可能完全将镇子包围起来,筑成一个毫无死角的防线,他们没那种实力。

    然后,信号似乎又了恢复的迹象。可唐不断尝试接通专用电台,不过扩音器中仍旧是一片沙沙的声音。

    “大概是信号发射器的范围没有包括这里的缘故。”可唐猜测道。

    我没有理会这些事情,绷紧精神,通过连接镜头的头盔显示屏寻找人类的踪迹。虽然之前离开别墅的六名同事都是普通人,但他们都经过训练,熟识安全规章,明白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远离公路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们成功逃离末日真理的狙击,逃到了这里来,那么最新型的热能成像仪就能在几十米的高空将他们标识出来。

    “来吧,来吧,你们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我嘀咕着,“抬头,招招手,我们就在你们的头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