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一零章 势如雷霆
    “确实不止!”

    紫衣人微一颔首:“此子如今已至第四战境,极发藏意!就在方才,他以正面冲锋之势,强行破解了白振侠的四十级金风斩!”

    “第四战境?”

    原空碧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不敢置信的看着镜中人影一眼,半晌之后,才确定这位师兄,并非是开玩笑。

    可她依旧感觉难以接受,眼神匪夷所思。

    这战境总共才多少个层次?便是她原空碧,入门三十余载,也仅只是第七战境。

    再有那皇泉,宫静,血阿鼻与王绝等人,别看这几位,在入门试的时候,就已达到第三战境,在诸多弟子中傲视群伦,可这是那些高门大阀的底蕴积累所致。

    而一旦战境到达第三境,再想要往上提升,就再难有捷径可走,且之后一境比一境艰难。哪怕是如苍天皇氏这样积累了数万载的权阀,也没太多的办法可想。

    原空碧料这几位,在之后的三五年内,就会陷入停滞期。且因之前捷径之故,进入第四战境的时间,比之那些天资不错,背景普通的入试弟子,其实也快不了多少。

    一阵恍惚之后,原空碧才又收拢住了神思。

    “那么他现在在何处?可安然从四层退回?”

    “退出去了!不过~”

    那紫衣人眼神诡异的往上方看了一眼,目光怪异,似是兴致盎然,又含着几分怜悯之意。

    “他现在,还有些麻烦要处理。此事虽无需你我为他操心,可我觉得,你还是尽早过来看看为佳~”

    ※※※※

    “我无恙!”

    窟洞之内,崔神州深吸了一口气,将那金色剑器收入袖中。

    “谢灵儿是为王绝所伤,墨婷则是中了华雷宗施公明的七颗‘霹雳子’。至于司马长生,则是为护我性命,被王绝勒断首级,几乎身死。”

    此时他不但已收起了剑器,便是那电光雷网,也一并收束。知道接下来,再没有自己的事情,张信不到不得已,也不会让他出手。

    “几乎身死?也就是他欲下毒手,而未得逞了?”

    张信剑眉微扬,眼底里的怒意如针,往王绝的方向直刺过去。

    “有意思!你们这几位,看来还真是胆量超群!”

    “少在那里虚张声势!”

    王绝一声轻哼,似对于张信的言语满不在乎,同时御剑,遥指张信。

    “我王某倒也想看看,今日你张信,是否还能如几十日前,可以将我与血阿鼻,一炮轰杀?”

    可他话音未落,那尊金灵力士就已行动,脚下雷光电闪,催动那丈半身躯如风驰电掣般往前滑行,同时肩上的两门火神炮,同时吐出了两道火蛇,无数的金属炮弹,往王绝的方向轰击。使得后者面色大变,御使剑器左遮右挡,抵御着那一颗颗金属丹丸,

    可每一次交击之后,那些弹丸都会爆发出一团团的电光,在剑身之上蔓延。王绝只仅仅抵挡了十七颗炮弹之后,就感觉支撑不住。

    一是那些雷电,不断撼击着他在那本命剑器中的心血烙印,使他元神屡受冲击,口鼻溢血;二则是那丹丸如疾风骤雨,完全超出了他能应付的极限。他即便将剑器全力催运,也不够用,还得身形不断的挪移闪躲,可即便如此,他的身躯也依旧被那擦身飞过的炮弹,带出了数道血痕。

    王绝只能不断的后撤,将一道道符打出,同时不计法力的使用灵术,使得一道道木墙在他身前拔地而出,力图减缓那些炮弹冲击之势。

    而此时张信,却是暂时舍去王绝不顾,身影直奔东面的那条窟洞。狂风疾闪,只一瞬就出现在一位长发男子的身侧。此时他也不用什么灵术,更不祭那独霸刀,只简简单单的以秋水刀一刀斩出,就将此人身前的一面玄金盾,斩成了粉碎!同时余力未尽,继续向前,而后那男子的身后血肉喷发,赫然一个巨大的透明血洞,在他的胸前生成。

    可这一刀之后,张信依旧目光赤红,面色狰狞。

    “你是华雷宗施公明?是谁给你的胆量,敢与狂刀为敌,伤我之友?”

    第二刀继续斩出时,却是直击这施公明的头颅,毫无留力,势如千钧!

    不过这刻,不远处也传出一声冷喝:“入门试点到为止,给我住手!”

    现身的灵师,穿着与施公明同样颜色的衣袍,先是欲以灵压制服张信,可见无用之后,就立时以一面二十九级的冰盾,护在了施公明的身前,又一道剑光飞起,直刺张信胸腹,意图拒止!

    可张信却毫无停滞之意,那刀速反是更快三分,同时一声炸喝:“给我滚!”

    那独霸刀赫然从鞘中传空而起,从上斩落,凌厉无匹的刀气,斩在那剑器之上。

    两道灵兵交斩,却反是那位七级灵师不敌,剑器失控弹飞而回。而那独霸刀,更是得势不饶人,随后又裹挟丝丝雷电,酷烈狂风,继续往前席卷而去。一时之间,那刀光竟有将对手淹没之势。

    张信的长刀秋水,则是在瞬息之间连斩三次,顷刻间就令那二十七级的冰盾支离破碎,又刀势一旋,就将那施公明的头颅,斩为两段。

    而再当张信收刀回斩之刻,又发出了‘叮’的一声脆鸣,却正是那血阿鼻的血剑击至,意图救援。可惜张信动手的速度太快,当他剑至之时,那施公明就已身死魂消!

    张信冷冷看了那血阿鼻一眼,却暂时未理会。他的注意力,已转向了王绝。

    后者已从几条窟道的交汇口,退入到来时的那条洞窟内,不但身影急速后撤,更不断的以木藤破坏周围洞壁,试图以此阻扰那金灵力士的追击。

    可张信对此刻,其实期待已久,左右双臂雷电双闪,而后白光喷发。两颗雷爆弹,以超越1型小电磁炮近乎一倍的速度,穿梭往前。

    那王绝明显有备,早在那炮弹轰至的时候,就又一道灵符打出,使自己的身躯在向水液转化。可当前方那白光喷发而至,王绝却满眼的错愕震惊。

    那炮弹来势,快到远远超出他的意料!一身上下,还未完全转化,那炮弹就已轰袭过来,而就在这两颗弹丸透体而过时,又是一阵雷光电闪,使得王绝发出了一声刺耳哀鸣。

    在雷电侵袭下,不但这术法中止反噬,使他灵能失序暴乱,浑身上下的毛孔,也透出无数的血点。而在他的胸腹部位,则亦被那两颗弹丸,开出了两个透明的血洞。

    可此时更令王绝惊恐至极的是,那尊金灵力士也正如电光火石一般,蛮横霸道的冲击而至,手中的那口短戟则正闪现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