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100章 我来了!
    “他的进步真的很大!”

    在球场看台上的某处,马卡报的头号名记哈维尔·马塔亚纳颇有感触地说道。

    坐在他身旁的是塞尔电台的德拉莫雷纳,以及著名的经纪人佩顿。

    “托雷斯吗?确实进步很明显。”

    作为经纪人,佩顿肯定是要说说雇主的好话的。

    当然,他的语气更像是在开玩笑。

    “不,我说的是高寒!”马塔亚纳立即纠正他,“几乎每一场比赛都能够看到他的进步。”

    德拉莫雷纳点头道:“是啊,跟我当初第一次看他指挥比赛,现在的他更加沉稳,也更有谋略了,只是……他进步实在太快了!”

    严格来说,从七月份的马德里社区邀请赛到现在,也不过才半年多时间。

    在这以前,他明明还是一个毫无经验的菜鸟。

    可现在看他指挥比赛,却好像是一个经验丰富,应对老道的主帅。

    就这进步速度,绝对叫人咋舌。

    但这种在他们看来是神速的进步,在高寒看来,却很正常,甚至有点慢。

    至少他认为,在教练系统的辅助下,自己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只不过,他现在只是一个代理主教练,很多事情根本没办法放开手脚。

    如果他是球队的主教练,那这一场比赛现在肯定不会是这样。

    可就算是这种在高寒看来,已经算是很慢的进步,在马塔亚纳等人看来,都是相当神速。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德拉莫雷纳突然皱眉问道。

    “什么问题?”

    “我们好像都猜错了马科斯·塞纳!”

    “嗯?”佩顿有些奇怪,猜错?

    什么猜错?

    马塔亚纳则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不是一个典型的防守中场!”

    “对!”德拉莫雷纳用力地一拍大腿,“你看看他的站位和活动区域,比哈维·阿隆索和阿吉莱拉都更加靠前,只不过在防守的时候,他总能够回撤到位,保护哈维·阿隆索,再加上之前的多次犯规,给了我们先入为主的印象,所以觉得他是一名防守型中场。”

    “难道不是吗?”佩顿更奇怪了。

    “不是,至少不仅仅只是防守中场,虽然我没能拿到他的数据,但我有一种感觉,他的传球成功率肯定不低,甚至可能会很高。”

    “什么?”佩顿简直不敢相信。

    看着球场上,那个上前去逼抢伊巴加萨,看起来又黑又硬的巴西中场,活脱脱就是一块防守型中场的好苗子,怎么会……

    马塔亚纳这时候也苦笑着摇头道:“先入为主的错觉害死人啊!”

    “是啊。”德拉莫雷纳也看向了场内的主队教练席,苦笑道,“佐兰·尼古斯和奥斯卡·梅纳的受伤,高寒提拔了阿吉莱拉,结果搞得我们都以为,马德里竞技想要的是一名防守球员,可实际上……”

    “他的防守主要是靠贴身缠斗和抢断,活动范围倒挺大的,体能不错,速度一般,但我敢肯定,高寒看上他的,一定不仅仅只是这一些。”

    但到底是什么?

    他们三人都暂时看不出来,也猜不出来。

    …………

    …………

    还是在卡尔德隆球场的看台上,豪尔赫·门德斯跟其他球迷的心情完全不同。

    他不关心马德里竞技的胜负,也不关心其他球员如何,他只关心马科斯·塞纳的表现。

    除了几次犯规,巴西中场完全没有亮点。

    他好像很怕接到球,每一次球到他脚下,他总是第一时间传出去。

    这让他很难引起现场球迷的注意,完全就被忽视了。

    现场比赛是这样,电视直播肯定忽视得更加严重,甚至可能压根就没人会留意到他。

    这让豪尔赫·门德斯甚至有些郁闷。

    实在不行,多犯几次规也不错啊,最起码,刷一刷存在感,告诉所有人,你在努力啊!

    但马科斯·塞纳就好像是一个机器人,没有半点花花肠子,总是在不停地奔跑,不停地接球和传球,只有在皇家马洛卡进攻时,皮球来到伊巴加萨脚下时,他才会进入球迷的视线。

    这让葡萄牙经纪人满是无奈。

    但他又隐隐有一种感觉,或许高寒看上马科斯·塞纳,就因为他的这份性格。

    谁知道呢?

    先看看再说吧!

    …………

    …………

    哈维·阿隆索在不停地观察着比赛。

    这是他的踢球习惯,从一场比赛的第一分钟开始,他就在观察,认真留意四周围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人,哪怕只是他们的表情变化。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比赛却还在僵持着。

    双方都打得很有耐性,谁都没有轻易犯下错误。

    但总会有些不同的。

    例如,阿尔贝特·卢克,他不喜欢防守,他想要进攻。

    这一点,从他的表情就看得出来。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想要跟埃托奥,以及伊巴加萨竞争本赛季队内的头号得分手。

    但阿拉贡内斯并不这么想,他希望卢克能够钳制住哈维·阿隆索。

    只是西班牙前锋不大情愿。

    起初,在阿拉贡内斯的督促下,他倒是干得还不错,可随着比赛局势僵持下来,随着智叟也渐渐放松了对他的监督,再加上比赛深入所带来的体能消耗,他也开始变得疲懒了。

    所以,哈维·阿隆索开始适当的扩大自己的活动范围,增加更多的跑动,让自己有更多接到皮球的机会,再利用自己的传球,带动起球队整个攻防体系的运作。

    他开始留意到了马科斯·塞纳。

    一个看起来又黑又硬,应该是很凶残防守者的家伙。

    可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在自己受到卢克逼抢的时候,还是对手放松警惕的时候,每当自己需要传球的时候,他总会恰到好处的出现在自己的右侧,跑出空位。

    起初,哈维·阿隆索并不大放心他。

    正如外界所说的,一个已经一年多没踢过比赛的职业球员,怎么叫人放心?

    可渐渐地,他传了几次,发现马科斯·塞纳不仅能跑到空位接球,也总能够传好球,甚至有一两次,自己刚传出去,立即跑空档,他立马就能体会出来,并传了回来。

    这种感觉让哈维·阿隆索很舒服,因为不管是跟佐兰·尼古斯,还是奥斯卡·梅纳,又或者是阿吉莱拉,他都没这种感觉。

    加比有一点,但他还太嫩了。

    平日里的感觉,训练中的感觉,那都不够真实,只有在比赛场上,尤其是面对皇家马洛卡这样的强大对手时,那种感觉才最真实,最可靠!

    所以,不需要主教练高寒的提醒,哈维·阿隆索就主动增加了传给马科斯·塞纳的次数。

    传过去的球多了,但马科斯·塞纳却总能够传回来。

    这家伙稳定得就好像是一个机器人。

    有点意思!

    …………

    …………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在巴西的时候,不受人待见了!”

    高寒在场边笑呵呵地说道。

    随着哈维·阿隆索逐渐脱困,跟马科斯·塞纳之间的联系频繁了起来,马德里竞技的整个中场运作也开始变得流畅了。

    中场一变得流畅,组织和节奏控制就显现出来效果了。

    坎塔雷罗也能够体会到这种变化,心情也好转了,笑着问道:“为什么?”

    “因为巴西人不喜欢这样的奇葩!”

    奇……奇葩?

    坎塔雷罗顿时哭笑不得。

    这马科斯·塞纳要是一朵奇葩,那你……高寒先生,你不也很奇葩吗?

    “我至今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喜欢德尼尔森,不欣赏里瓦尔多。”

    德尼尔森,巴西左边锋,曾经是世界上转会身价最高的球星。

    凭借着在法国世界杯上表现夺目,德尼尔森成为了巴西国内一致公认的天才,未来能够跟加林查等传奇巨星并肩的未来巨星,并以三千四百六十万美元的天价,转会皇家贝蒂斯。

    但在西甲赛场上,德尼尔森表现糟糕,他根本没办法适应欧洲足坛的环境。

    而他的这一笔天价交易,最终也成为了皇家贝蒂斯的沉重负担,在去年夏季,悲催的从西甲联赛降级。

    本赛季的西乙,德尼尔森的表现也没有多大的起色。

    前不久,马德里竞技打皇家贝蒂斯的那一场,他在左路就毫无表现,反而是右路的华金,表现得更加抢眼夺目。

    但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虽然德尼尔森无法适应欧洲足坛,但他在巴西国内的人气却很旺,备受球迷和前辈们的爱戴。

    反倒是像在拉科鲁尼亚和巴塞罗那都先后取得成功的里瓦尔多,在巴西国内却不大受人待见,这一点也不得不说是巴西国内的足球审美观,跟欧洲足坛确实不同。

    在巴西人眼里,足球是一门桑巴艺术,需要创造力,可以很感性,很个人化。

    但在欧洲人眼里,足球需要理性,需要秩序和纪律,需要团队作战。

    在这种大环境下,类似于马科斯·塞纳这种朴实无华,战术纪律强,但个人能力并不突出的球员,确实不大受到待见。

    坐在主队教练席里,高寒抬起头,看了看记分牌上的时间,不知不觉,都已经三十四分钟了,这时间过得还真够快的。

    高寒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出了教练席。

    他一出现,立即吸引了附近,站在客队教练区里的阿拉贡内斯,以及卡尔德隆球场的全场球迷,引起了全场欢呼。

    这让跟在高寒身后的坎塔雷罗都不免羡慕地苦笑着。

    在马德里竞技队内,高寒的人气真是高得没话说!

    就看到他在场边站定,先是朝着哈维·阿隆索竖起了一根大拇指,肯定他刚才的表现,接着又对马科斯·塞纳做了一个别人都看不懂的手势。

    最后,他把乌戈·莱亚尔给喊到了场边。

    这葡萄牙人开场半个多小时的表现,确实挺悲催的,被恩贡加和诺沃联手防得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压根就没什么贡献,是该敲打敲打了。

    高寒的这一轮动作,立即让整座卡尔德隆球场都彻底沸腾了!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看,他的神奇临场指挥能够再度奏效!

    但与此同时,高寒却是进入了教练系统,先后使用了一星助攻卡和一星传球卡。

    助攻卡的目标是乌戈·莱亚尔,传球卡的目标则是马科斯·塞纳。

    等到做完了这些,高寒才再一次侧过头去,看向了阿拉贡内斯。

    嘿,狡猾的老头,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