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1 暗流汹涌
    191暗流汹涌

    口袋中传来手机的震动响铃。我站起身来,将玻璃球一样的眼珠子放进口袋中,掏出手机一看,发现荣格已经反复打了好几次电话。我立刻按下接听键,那边立刻传来熟悉的声音。

    “乌鸦?是乌鸦吗?”是荣格的声音,平稳声线中隐藏着焦虑。

    “是我。”

    “你在什么地方?”

    我扫了一眼近侧的风景,围观的路人大部分已经散开,但偶尔可以看到呆在角落里的人朝这边指指点点。我没有在意。在我回答之前,恩格斯和荣格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山顶公寓的正面前。我收起手机,朝他们大叫一声,用力挥动手臂。

    两人的目光匆匆巡视,听到我的呼叫后立刻朝这边转过身子,一阵快步来到我身边。他们已经注意到旁人复杂的目光,虽然脸上带着许多疑问,但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领着我回到车子里。

    我坐进车后排,身体陷入柔软的车垫,长长喘了一口气。我想,这副疲劳的样子一定让荣格很吃惊,他的眼神在看到我的时候,明显对富江不在我身边感到不解和凝重。我和富江是搭档,也是感情深厚的未婚夫妻,若没有什么意外绝对不会分开,荣格早就明白这一点。

    更重要的是,富江是三极魔纹使者,拥有这个小队中数一数二的战斗力,如果她出了意外,那便证明事态发生了无法预期的恶化。

    “发生了什么事?”荣格问道,“碧特呢?马赛一个人回来时说你们不见了。”

    “我们在墓地碰到了小斯恩特。”我摘下眼镜,用力捏了捏鼻梁,“bt待机了,我想在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成为战力。”

    前坐上的荣格透过后视镜朝这边瞥了一眼,他那刻板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我知道,他肯定会注意到我用的是“待机”,而并非“受伤”和“牺牲”。富江的确没有死亡,甚至连受伤也算不上,只是失去了一个容身的躯壳而已,可是这是一个秘密。江是真正意义上和“正常人”有所区别的东西,我甚至不清楚它到底算不算人类。她过去的身份是末日真理干部培养所的编号“999”的实验体,安全局是否清楚这一点并不清楚,不过荣格应该不知道。

    “小斯恩特?他就在这里?”恩格斯显然有些意外,在我们离开之前,确实被马赛告知那个男人还没回来,并且在我们离开之后,也没有在公寓中接到小斯恩特抵达的消息。虽然被邀请聚会,但是时间被延后到晚上。山顶公寓的经营队伍决定在今天晚上举办一个欢庆宴会,届时将会邀请公寓内的住客。

    “在墓地那里,的确是小斯恩特没错。我们试图捉住他,可是失败了。”

    恩格斯明显皱了皱眉头。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太强了,不,应该说,他很可能将天门计划进行到了最后阶段。”我将眼镜戴回去,慎重地说:“托马斯的确在他手上,可我没能把他救出来,不只是他,还有其他一些人,我想今晚会看到时钟塔的蓝火又会升起几朵。”

    “我还是不太清楚。”恩格斯露出疑惑的表情,“麻烦你说仔细点。”

    “好吧,我和bt试图杀死他。”我没有理会恩格斯露出的吃惊表情,他虽然和小斯恩特不对付,但是就算知道了小斯恩特正在延续当年的邪恶计划,他仍旧没有下定决心要杀害对方。这种犹豫经常出现在恩格斯的脸上,这一次小斯恩特用托马斯的安慰挟持,他仍旧打算和对方谈谈,试图劝服他停止这个计划——他当然不觉得成功率有多大,可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试一试。

    其实,在我们小队中,也十分不看好和恩格斯的合作,正是因为他的想法和行为的模糊性。事实也证明,恩格斯的做法是错的,他不可能制止小斯恩特。

    “我不喜欢你们这么做。”恩格斯很直白地对我说。

    “我知道,要知道,我们也没有成功。我和bt被他拉进了噩梦,可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没有任何征兆。”我耸了耸肩膀,当时的处境真是险象环生,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不可逃离的世界,诡异的大门,使用奇怪戏法的黑袍人,魔纹使者的依仗全部失效……如果不是艾琳,我想自己就会死在那里。,

    “可是马赛说你们不见了。”荣格敏锐地注意到关键之处——按照正常的噩梦来说,如果我们睡着了,马赛至少会看到我们的身体。可是马赛明确表示,在那片树林里根本找不到我们,而且,他也没有说出小斯恩特在那里的事实。他似乎有什么急事,焦虑地跟恩格斯和荣格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所以,我才会说,小斯恩特的天门计划进行到了最后阶段。我想,他把我们的身体也带进了那个世界里。”我沉重地说。

    “那不可能”恩格斯叫起来,他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我,“他不可能做到那种事情,你们不在公寓里,而且祭坛在我们的控制之中。”

    “这正是我要说的,他已经抛开过去,在这十年中重新建造了祭坛。这是一个新的天门计划”我盯着恩格斯不可置信的脸庞,一字一句地说:“现在墓地那一块也是他们的地盘了,而且正试图连接山顶公寓的噩梦。”

    恩格斯张了张嘴巴,可是有什么东西塞在他的喉管里,憋得一脸通红。最终他只是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盘,支起手肘,双掌盖住了自己的脸。这个事实给他的打击之大,我并非不能理解,可是我仍旧要警告他,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现在的情况早就脱离他的掌控了。在这十年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

    “离开这里,恩格斯。我知道你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所以你必须带她们离开,这里很快就要变成战场了。”有一股火焰在我的心中跳动,“你当年的确做得不错,可是你不是小斯恩特,不,应该说,你不是玛尔琼斯家的对手。他们已经为这个计划准备了几十上百年”

    “几十上百年?”恩格斯的表情已经麻木了,我能了解,这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事实,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所有来到这个镇子试图干涉天门计划的人,都是落入毂中。

    “你们要离开也只有现在了。小斯恩特正在进行一项重要的工作,我想他很快就能完成了。”我想起在墓地噩梦世界中看到的一切,地狱巴士从湖边码头搭载牺牲者跨越了看似不可翻越的天堑,狰狞丑陋的大门仿佛通向地狱,那张被我带入后,和大门拼合的照片,就是一张钥匙。

    仅仅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出现了被称为驴锁的怪物和那只巨手。

    这显然是一种恶化的征兆。无论小斯恩特想做什么,他都快要接近成功了。

    “你确定?”荣格平静地注视着我。

    “是的,十分确定。”我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然后将目光放回恩格斯身上,“我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也许今天晚上,一切将会发生变化。你们要离开就必须行动起来,最好现在就走。”

    “我不能走这个镇子还需要我来保护”恩格斯激动得额头浮现青色的血管,“你们不是国家部门吗?你们能搞定这一切,对不对?不行的话,为什么不叫更多的增援来?”

    “没有增援。”荣格说。

    “你说什么?”恩格斯用仿佛要生吃了他的目光瞪过去。

    荣格并没有解释,他只是对恩格斯重复着“没有增援”。

    “狗屎你们到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恩格斯发泄地捶了一下方向盘,抱着脑袋,喃喃自语,“不行,我不能离开,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如果情况真的那么严重,如果我们无法阻止他们,那么一切就完蛋了”

    我还能说什么呢?玛索的处境已经让我大受打击,我不可能拯救所有的人,到目前为止,在这个事件中,我尚未救到哪怕是一个人,甚至连富江也失去了身体。所有人都在一个超越时光的蜘蛛网中挣扎,我所吃到的苦楚并不比恩格斯少。我曾经认为己方的战斗力是最强的——这个队伍有三个魔纹使者,一把临界兵器,一个先知,七个经验丰富的天选者——可是这种配置就是个笑话,在那个噩梦世界里,我们和普通人根本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现在终于知道黑巢为什么只袭击了布尔玛的快餐店后就没有消息了,也许他们早就通过某些安全局所没有的途径,例如仅次于末日真理的先知情报权限,得知了这个小镇的特殊之处。虽然天门计划的资料十分诱人,但他们同样拿小斯恩特没办法,只能打打浑水摸鱼的主意。,

    因为情报上的缺失,安全局的战斗从来没有打过顺风仗。无论先知沟通的究竟是神明还是恶魔,我们的情报优先权永远是最低的。

    “至少要尽量把无关的人撤离。”荣格并没有再劝说恩格斯,只是这么对他说。

    “好吧,我现在该怎么办?”

    “告诉我们给索伦的献祭是怎么回事,带我们去那个祭坛。”我十分不客气地说,就算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就算恩格斯的所作所为是出于好心和无知,也不能拔高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我当然明白恩格斯这些年来过得有多难,他毕竟只是个普通人,可他也是献祭了许多无辜者的刽子手。在他的心中,明确地将这个镇上的人划分为两类——可以牺牲的和不可以牺牲的,外乡人和镇上人,他根本就不关心前者。

    这种偏向性的冷漠简直就是他与生俱来的一部分,恩格斯是个拥有政客天赋的人。

    不过我不喜欢政客,我想,也不会有多少人喜欢政客。

    但我也无法对他恶言相向,因为他把这种天赋用在了保护什么人上,并且十年如一日,这种执着是我唯一欣赏的地方。

    “好吧,好吧,我会告诉你的。”恩格斯轻声说,他倏然盯着后视镜中的我,“男孩,我知道你想救那个女人,不过我只能说,一切都太迟了。”

    “也许吧……”想起离开艾琳噩梦世界前,玛索对我说的那番话,我就不禁感到内心抽痛。

    “不能让军队涉及进来,就算他们来了也没有用。”荣格很快就做下决定,“我们也没有办法强制迁移本地居民,只能散播谣言,让尽量多的人离开这里。恩格斯,我想你可以给警局放个大假了,让他们到外地旅游去,包括你的亲人。联系一下镇长,他有权利和义务知道这些事情,我想他会有办法。”

    “噢,那个死老头”恩格斯咧了咧嘴,露出苦笑,“真不愿和他打交道,不过他其实也是当年的知情者之一,我想他一定会理解的,我这就去找他。今天晚上的聚会,我们还参加吗?”

    在不知不觉中,恩格斯已经将自己的领导权交了出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毫不客气地说,他是个普通人,无法应付这种涉及超自然力量的事情,在本次事件上,我们才是专家。

    “我会提前通知你。”荣格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

    又坐了半晌,话题似乎枯竭了,弥漫在车子里的沉重越来越令人心情压抑。恩格斯似乎意识到我们还有一些东西没有说,但不会在他面前说出来,不想在这里干耗,于是说了一句“我这就去找镇长。”便开门下车。

    在外面关上车门后,他又从车窗处探进头来,朝我问道:“托马斯怎样了?”

    我没有回答,恩格斯静静和我对视几秒,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在托马斯上了自己的车子后,荣格扭转钥匙,发动引擎,车子缓缓掉头的时候,他也问到:“托马斯怎样了?”

    “不知道。”也许他以为我是刻意对恩格斯隐瞒,可是我的确不知道,只能这么说:“他失踪了。”

    “失踪?”

    “是的,失踪。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将他忽略了,这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尽管当时的情况有些复杂……”我顿了顿,说:“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

    “那么,你认为他死了吗?”荣格说。

    我从前排座位的后兜里掏出香烟,点燃后深深吸了几口,苦涩的香味在肺部、咽喉和鼻腔中卷动,随后打开车窗,让烟雾散出去。

    “没有。”我回答到:“虽然没有证据,不过我相信他没有死,不过……也许不在是自己人了。”

    荣格没有再问我当时发生的事情。我们现在要返回别墅总部,然后召开本事件至今为止最重要的会议,到那时我会点滴不漏地将自己的遭遇以及推断告诉所有人。

    他也没有问我关于富江的事情,不过我想,他大概会在出勤者的备注资料上添加“死亡”这个词汇。,

    在路上,荣格告诉我,当我离开后发生的事情。

    什么都没发生。

    他们两人怀着实地勘察的目的参观了公寓内部,可正如洛克他们的报告一样,建筑结构看似简单,但有许多废弃的房间和通路,甚至有一些还在施工阶段,限制客人进出。

    “你之前说,没有增援,是真的吗?”我有些在意地问道。

    荣格没有任何反应,从脸上也看不出半点表情,食指轻轻敲着方向盘。好一会,才说:“这就得看筹码有多少了。不过,就算有增援,最快估计也要一天后才能到达,我不确定是否有这么多的时间。你确定吗?乌鸦。”

    “不,我也不能。”我将烟头扔到窗外,“不过我的直觉很少出错,今天晚上会出事。还有一件事你必须知道,我找到了索伦藏起来的那本日记。”

    荣格的眼角轻轻挑了一下,透过后视镜看过来。

    “在噩梦中,被玛索找到的。她依靠那本日记中的记载,成功封印了一个怪物,不过事情可没那么简单……”

    荣格没有说话,将车子降速拐进弯道后,才突然问道:“他是先知?”

    “是先知。”

    “里面有天门计划的内容?”

    “我想,只有一部分,虽然有关于祭礼的记载,但应该不完整,毕竟他后来也没有彻底摧毁祭礼,否则那个噩梦世界就不应该存在。不过我已经大致了解天门计划的功用,如果有时间,我会把它整理出来。”

    “好吧,我会将你的发现报告上去,不过你得知道,口说无凭,我们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荣格说:“最后问一次,你真的确信,我们需要增援?”

    “是的,十分需要。”我说:“而且需要的是在普通人的状态下能够发挥作用的人。”

    “洛克、潘和牧羊犬?”荣格举例般提到这三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