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七章 稍作回敬
    当剑拳交击,虚空中顿时‘砰’的一声闷响,王绝的竹剑在巨力冲击下飞弹而回,可谢灵儿的手却是血肉横飞。一双衣袖,也都全数震碎,尤其是那手指处,几可见森森白骨,便是那骨骼之上,也是隐现裂纹。

    “灵儿!”

    周小雪花容失色,她已忘了惊慌,近乎本能的施展出了‘大回春术’,意图为谢灵儿恢复伤势。

    可当她施展出此术之后才发现,此时谢灵儿身上的伤势,并非是她的双手,而是她身上的两枚金针。

    那毒液入体极速,只是顷刻时间,谢灵儿的脸上,就已蒙上了一层青色。

    且不独是谢灵儿岌岌可危,远处的墨婷,也同样落入危境!之前的二十七级冰壁术结合玄武灵体的天赋之能‘玄武神纹’,使她一身法力消耗了近九成!

    而在冰壁粉碎之后,那血阿鼻根本就不给她回气恢复的时间,那蓄势已久的血色剑光追斩而至,剑势凌冽如罡,力达千钧,又幻化万端,使墨婷打出的几道‘玄冥神光’全数落在空处。又轻而易举,就将墨婷身前的冰壁冰盾,都尽数斩破!随后更剑气澎湃,使得墨婷,不得不从那窟口处的位置退开,全力闪避。可仅只须臾,她身上就已现出了几道血痕。

    那剑上也涂有血毒,可墨婷早有防备,及时将伤口冰封,使毒素不能扩散。

    可此时她的眼眸内,却满含焦急忧色,虽不能回望,可她却已感应到身后的谢灵儿,已入绝境。

    那王绝御使的青色剑影,攻势连绵不绝,在这顷刻间与谢灵儿拳锋交轰数次。可当第五击之后,谢灵儿终是受剧毒影响,一身气力陷入衰歇,在拳剑交锋之时力不能支,那本就血肉模糊的右手,终被那竹剑齐根斩下。

    而就在血光喷洒之时,那青色剑影,又随即一个上旋,直往谢灵儿那秀美的脖颈处横削而去。

    此时王绝面上的笑意,则愈发明显,眼眸内满透着暴虐与快意:“你从养生堂出来后,可以告诉张信,半月前帝流浆夜的屈辱,我王绝铭刻于心,今日只是稍作回敬!”

    那剑势饱含杀意,几乎毫不费力的就将周小雪招出的几条黑藤斩开,剑锋未至,那寒洌的剑气锋芒,就已在谢灵儿的肌肤上,划出了一条血痕。

    此时不但周小雪眼现绝望,便是谢灵儿本身,亦是面色默然,放弃了所有挣扎。只淡淡注目王绝,准备将这仇人,深深记于心内。

    可就在这刻,旁边一道雷光轰鸣,正击于那竹剑之上。立时就是一声‘嗤啦’的炸响,一股烧焦的气味四下散播,这虽未能完全阻住那竹剑,却使这剑的剑势变化,完全停滞。

    谢灵儿几乎本能的一矮身,任由这剑遵循惯性,从她的头顶掠过,削下了一片青丝。

    可此时她已完全没有了力气,整个人向后瘫倒,被及时赶来的周小雪抱在了怀内。

    王绝那边,却已顾不得这已几乎失去所有反抗能力的二女,目光紧凝的望着那电光来处。

    只见一个人影,正裹挟着一身电光,从另一窟口中踏入。

    而就在此人身侧,已经躺下了一位蓝衫青年,似陷入昏迷,人事不省,浑身衣物也大半烧焦。

    那少年乃是血符宗的诸明,亦是一位道种级的人物,天赋虽不如他与血阿鼻,可在千页峡十数万入试弟子中,也是最顶尖的几十人之一,声威赫赫。可此时这位,竟只一个回合,就已躺下。

    再看电光中的那人,赫然一身日月玄宗的弟子衣袍,额方面阔,气宇轩昂!

    “崔神州!”

    王绝的瞳孔微凝,随后微一抬手,就将那竹剑‘青枝’召回身前,语声沉冷如冰:“今日之事,与你崔神州无关!我劝你莫要插手为妙!”

    “谁说无关?我日月玄宗弟子,素来守望相助!今日既被崔某见到,那就绝没有坐壁上观的道理!”

    崔神州来势汹汹,出手将王绝的‘青枝’击退之后,更是一个眨眼间,就闪现在了谢灵儿的身前,雷光漫卷,遮蔽数丈虚空,使得周围那些斩来的灵刃,都不得不暴退而回。

    而此时崔神州的袖中,更有一道金色的剑光飞起,同样雷光缭绕,却将周围的那些飞针强行摄住,吸附于剑身之上。使得数十丈外的一处阴暗角落,发出了一声不甘怒恨的冷哼,

    王绝再无法坐视。口中也嘿然一哂:“可我怕你是管不到!”

    这一刹那间,无数的树藤,自泥土之下蜂拥而起,直往崔神州的脚下缠卷过去。

    那‘青枝’剑也再次飞斩而出!也在这刻,赫然有无数的银白色粉末,从王绝的袖中洒出。

    这些金属粉末,笼罩着周围三丈之地,使崔神州周围虽狂雷电闪,却再难击中那竹剑‘青枝’,只能在那些金属粉末上不断的跳跃,

    而仅仅须臾,那青色的剑光,就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斩到了崔神州的身前!

    可那剑意所指,却并非是崔神州本身,而是他身后的两位少女!

    “听说你崔神州虽出身不佳,可如今之声名,却已可与我及血兄比较?是日月玄宗入试弟子中,除张信之外的第一人?”

    眼看着那些木藤已缠卷住不敢移动的崔神州的双足,顶着那狂雷轰击攀援而上,更从那木藤内探出了一根根毒针。而那‘青枝’,距离崔神州的胸腹,也只一步之遥,王绝的眼眸之内,顿时满透着讥讽之意。

    “可本座却不解,你何德何能,只以第二战境意发并进,就敢与我及血兄并列?”

    “卑鄙!”

    崔神州一声冷哼,可却不慌不忙,待那竹剑及身时,才猛然抬手一抓,竟只以一只大手,就猛然拿住了青枝剑,使之动弹不能。而此时他的周身肌肤,赫然也蒙上一层银白颜色,任由那些毒针攒刺,却完全无可奈何。

    而这些木藤,也终在两个呼吸之后,被那雷电震为齑粉。

    “我劝你等,还是早些退去!”

    说活之时,崔神州又猛一握拳,同时将一股股宏大的雷电灌入剑身之内,赫然只一个呼吸,就使那剑身发出‘咔嚓嚓’的声响,隐现裂纹,随后又‘轰’一声爆鸣,他竟是以滔天巨力,强行将这口三阶的剑器捏成了两段。

    “我崔某无能,只可勉强护得她们平安,可如是张兄回归,必令你等后悔终生!”

    “张信?”

    王绝闻言,却哈哈大笑:“你想必是不知?方才他自己打通的四层入口,已经坍塌!还有,那四层之下,此时也正有十余头八臂蛇魔现身!今日这位在下面,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未知!在下试问一句,张信他该拿什么让我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