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六章 危如累卵
    距离千页峡三千里外,那白袍青年依旧看着眼前的镜面,哪怕是在白振侠败落,镜中的影像消失之后,也仍旧注目如故。

    许久之后,他才移开了视线,目光炽热:“我现在,却是越来越想得到此子的改良灵术了。”

    “想学还不容易?”

    那黑镜之中,则依旧声音沙哑,不缓不急:“待雷照将此术送回日月山,最多一两年内,你我自可知究竟。”

    青年闻言,却是摇头:“可我猜他得到的部分,未必就能包含抵御镇灵术的内容。”

    “这个以后再说!短时间内,你我只怕再无对他下手机会。”

    镜中之人的语声一转,无比凝肃:“倒是这个被擒拿的白振侠,他究竟知道多少?”

    “他一无所知!”

    白袍青年冷冷笑着:“之前不是说了?此人乃是玄昊党的一员。即便现在,只怕他也仍以为你我二人,乃是玄昊党的高层之一。”

    “如此么?那唯一麻烦的,就是司马信德?”

    镜中之人略一思忖,就令这面镜与黑雾,都消散无形:“希望这次真能如你所愿,能够平安无事。”

    白袍青年不为所动,依旧立身原地,陷入沉思。半晌之后,他才哂笑着,将身前的那面银镜,全数震为齑粉。

    ※※※※

    地窟第二层,王绝正被眼前的风刃焰舌逼迫,身影不进反退,直往后退出了二十余丈,才从那狂风烈火中脱离。

    那个谢灵儿,即便是在四面临敌的状态,也依旧不惜法力,此时正驾驭着无数的狂风火焰,在这条狭窄的甬道内回环旋转,使这条狭窄洞窟内,依旧风火燎原,热力逼人。

    不过王绝此时,反倒不急着上前,他一边冷目看着眼前这牢不可破的风焰之‘墙’,一边悄然将一颗丹药吞下。之后就负手静立,等候着灵能的回复。

    二十级的木系御剑术,固然威力强大。可一经施展,却需损耗极大的法力,远远凌驾于金系御剑术之上。

    经历方才的激战,他现在其实已法力消磨近半,早就无法维持之前那样的攻势。

    这个时候自己能够什么都不做,就能吸引那谢灵儿往这边倾泻术法,损耗法力,王绝是毫不介意的。

    可随后王绝就发现,谢灵儿的动作,还不仅仅是如此,那赤红焰光,也正向其他几条通道渗入,将那些预先布下的油脂引燃。以三女身处的这个交汇口为中心,周围五十丈内的几条通道,都被一股股赤红烈焰充塞覆盖,火舌四窜,烟雾狂卷。使对面的血阿鼻,也不得不暂缓攻势。

    这情景,使王绝略感诧异,这虽只是十三级的“风火燎原”,是借助猛火油的助力,才有超越二十级灵术的威力。可这种复合灵术,损耗的法力也一样不低。

    而以眼前这火焰风力的规模,谢灵儿哪怕是有那法阵之助,怕也只能支撑最多十个呼吸。十个呼吸后,此女就将战力全无!

    可这已达第三战境的谢灵儿,分明是这三个女孩中,战力最强的一位!

    难道说,是进入地层下的那个张信已快返回。所以不惜一切,也要阻住他们这片刻时间?

    可这绝不可能,张信如有回归迹象,他们早就该得到警训。

    王绝的脑海之内,瞬时闪过无数念头,直到他闻得那烧焦气味之下掩藏的一丝甜香,才又面色大变。

    “她们用毒!”

    了悟之刻,王绝也不禁眼神阴翳如水的注目前方烟幕后,那位端坐于小冰风灵御阵中的少女。

    这烟毒太过霸道,他仅仅只是吸入了数口,就已觉意念之内一阵昏沉,全身上下,也都生出虚弱之感。

    他一向自负聪明,可今日却是差点跌入了阴沟。对方以猛油燃烧的气味为掩饰,却另还布下一种有着剧烈毒性的药物,混于这刺鼻的烟雾中,让人完全没有防备。

    如非是他体质特殊,在吸入足够毒素之前及时察觉,今日怕是连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如他所料不错,这必是那周小雪的手笔。也只有这个出身炼药世家的少女,才能配备出这种气味几近于无的烟毒毒方!

    这些念头,只是一刹那就已从王绝的脑海之内全数消退,他在第一时间就闭住了呼吸,同时手结灵印。只顷刻间,就有一**浩大的潮水在这洞道之内汹涌而起,澎拜往前!当水火交触,瞬间无数的水雾蒸腾。王绝本人,则是御剑前斩。他此时已顾不得那火系术法对他的克制,强顶着那依旧酷热的烈焰,直斩三女立身之地。

    此间包括血阿鼻在内的其余几位,得王绝示警后,也都眉头大皱,纷纷出手。或是御使灵兵,斩向那火焰深处,或是召来狂风水潮,试图压制谢灵儿掀起的毒烟赤焰。都是倾尽所有,不留半点余地。

    可在那滔天的火焰之后,却是一面天蓝色的冰壁,上绘符文,玄奇之至,仿佛龟蛇交缠,

    明明只有四尺余厚,且坚固到了极致!

    即便王绝以二十级的御剑术全力斩击,也只能透入二尺。而一当他的剑势稍稍迟滞,就有被一体冻结在那冰墙内的趋势。

    王绝不得已,只能将那青枝剑暂时召回。可待这剑光从冰壁中退处,那处被斩出的创口,就又有一层水汽覆盖,急速的‘愈合’。

    “玄武神纹?”

    王绝不禁再次挑眉,已确定那墨婷,必是玄武灵体无疑。可他此时,却毫无惊慌之意,反而唇角微勾,一声赞叹:“原来如此!不得不说,你们三位的战法,真让人佩服到五体投地。今日如只是我与血阿鼻在此,只怕是必败无疑?打不破这冰壁,要不就是退走,要不就是被这毒烟所败,可惜”

    他话音方落,在另一侧的窟洞内,就传出‘嗡’的一声巨鸣,且连绵不绝,音爆阵阵,使所有人都觉耳膜撕裂。仅仅只三个呼吸,那层厚达八尺,使王绝等人望而兴叹的冰壁。就轰然粉碎,崩散成了无数细碎的冰沙。

    王绝早有准备,那竹剑‘青枝’再次化光,直指周小雪而去。

    此时阵中的三个少女,让他感觉最危险的,既非是已至第三战境的谢灵儿,也不是在阵法加持下,灵术等级高达二十七级的墨婷,反而是那周小雪!

    当这剑光袭至,周小雪已惊慌失措,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旁边的谢灵儿,亦是在几道兵刃光华夹攻之下,难以抽身。御使着一枚风火锥左支右绌,艰难抵挡,

    可当周小雪即将被斩首之刻,谢灵儿却仍是强顶着旁边的数十针影,纵身闪逝到了周小雪的身前。随后她竟是将粉拳轰出,正撼那竹剑剑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