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十章 会盟(四)
    云中城,鹰击郎将衙署当中。

    刘武周没有枯坐在室内,而是披了一件外衫,只是在庭院中打转。

    本来云中城就是地方边塞出鄙,气候苦寒,郎将衙署的庭院也没什么出色陈设。自从刘武周入主之后,更是把庭院只是变成了打熬筋骨,习练武艺的校场。光秃秃的简直可以说得上难看。

    而刘武周就在这难看的庭院中,一圈接着一圈的打转。

    突然间刘武周就抬起头来,原来正是苑君章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苑君章走到脸色难看的刘武周面前,拱手抱拳行礼:“鹰击,已经安排妥当,所有人都撤了回来,谨守城池和矮山各处军寨,就是千余越部那里闹翻天了,也不去管他们。”

    刘武周哼了一声:“尉迟恭已经到了我这里一趟了,抱怨了老大一阵,说他是今日巡城大将,什么事情都绕过他去安排布置,还要他何用,这些日子都不要他当值也罢。”

    苑君章也是冷哼:“这个匹夫,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只知道逞勇厮杀,到日子领饷,每天吃喝也少不了他的。怎生知道鹰击维系这支恒安兵的艰难?怎生知道我们要做出多少两难的抉择?”

    刘武周无言拍拍苑君章肩膀:“维系这支恒安兵,也少不了你一份功劳,我都记着。”

    苑君章神色不动,微微垂,这对向来高傲的他而言,这已经是表示感激刘武周话语的举动了。

    刘武周神色迟疑一下,终于问出口:“今日千余越部那里,九姓会盟,真的会出事么?”

    苑君章淡淡一笑,正要凑近刘武周耳边,想说些什么。刘武周却又骤然摆手,退开好几步:“不必和我说,不必和我说,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说完这句话,刘武周就快步离开,似乎生怕从苑君章这里听到什么无法让他接受的事情。

    苑君章站在校场当中,回顾左右,府中老卒们都离得远远的,并没有向这里张望打量。

    刘武周驭下以恩,平易近人,但是治军仍然森严,他和刘武周在这里商谈要事,没人敢凑过来偷听。

    看着刘武周的背影,苑君章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这位鹰击,如此危局之下,还想着他力抗突厥,国之龙城飞将的名声!如此乱世,只有活下来,才有壮大实力,将来问鼎逐鹿的机会!就算是一时投靠突厥,又能怎样了?将来龙飞在天之际,再寻突厥人一战就是了!

    大家出身寒素,好容易才挣扎到如此地位,在世家巨大的阴影之下竭力向上,艰难辛苦处,已经难以言表。这大隋,就是世家高高在上,而寒门子弟,难得寸进。也就是这些世家,将大隋天下败坏成这般模样,不过如此乱世,给了他们这些寒门子弟,一个难得的机会!只要能取代他们,苑君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突厥人潜入,破坏九姓会盟之事,苑君章不知道废了多大周折,才和这些突厥贵人取得了联系。这个时候很多事情,刘武周怕脏了手,就他苑君章来做也罢!

    总之要保住刘武周辛苦开创的这份基业,保着他一路扶摇直上,就为了当年远征高丽之际,自己对刘武周欠下的这些恩情!

    苑君章一挥衣袖,决绝而去。

    ~~~~~~~~~~~~~~~~~~~~~~~~~~~~~~~~~~~~~~~~~~~~~~~~~~~~~~~~~~~~~~~~

    罗敦一句话出来,来迎的数十骑顿时放缓了马匹脚步,互相对视,不知所措。

    而步离两只匕已经拔了出来,烈烈也上前挡住罗敦身形,身边数十骑梁亥特部精锐战士,全都按住了腰间所配大隋军中所用直刀。

    烈烈大声道:“不见老王,我们就护卫族长,掉头便走!”

    那迎出来的贵人脸色难看,只留下一句:“请族长稍待!”带着几骑便匆匆回转而去。

    烈烈凑近罗敦,低声道:“那乐郎君看来担忧得不错,此间有点古怪,我们这便护卫族长离开。”

    步离见烈烈靠得近了,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平日里总算见得熟了,没有挥刀就奔咽喉而去。

    这个长纤细少女,现下也是满脸不安的表情,紧紧握着手中匕,左顾右盼,一脸焦躁。

    罗敦扫视左右,正是云中盆地一马平川的地形,回头不远处就是恒安鹰扬府的矮山军寨防线,身边几十精悍儿郎,着重甲而配利刃,自己身上同样套着一层来自大隋军中的精良札甲。

    胯下坐骑,马力充足,真正现不对,掉头便走,难道这可能的敌人还能追到云中城下去?

    莫不是徐乐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带得烈烈都疑神疑鬼了起来。

    罗敦一笑,挥手安抚部下儿郎:“这时候走成什么样子?且在这里等一阵就是,不见老王,我们再走不迟。”

    短短等候时间,似乎在步离的焦躁不安中变得加倍的漫长,在众人胯下坐骑都开始有点骚动起来之际。就见烟尘卷动,十余骑朝着这边迎了过来。

    当先一骑,是一个看起来比罗敦还要苍老的老人,须皆都雪白,裹着名贵皮袍的身形瘦弱不堪,策马而来,还需要有人牵着缰绳在旁边扶持。

    这老人就是罗敦另一个多年好友,千余越部老王盖达乌头。当年也算是雄姿英,领千余越部在阴山南北,打下好大一片牧场,吞并了不少弱小部族,在柔然崩溃,突厥尚未崛起之前,还有称雄草原之志。

    罗敦当年追随于他,很是经历过一番腥风血雨。

    只是数十年过去,乌头已经满头白,罗敦也闭门自守,只是在饮食服用上下功夫。九姓部族,已经在突厥人巨大的阴影之下苟延残喘,抱团取暖。而那个南面的庞大帝国大隋,也走到了穷途末路。

    时势变易,岁月如电。

    许久未见的两名老人遥遥对望,盖达乌头勉强提气笑道:“罗敦,我偷个懒等你不成么?还非要把我逼出来?就一句话,这九姓会盟你来还是不来?要是不来,以后我们两个老头子,也就别见面了!”

    罗敦大笑:“如何能够不来?今晚没有好酒羊羔,我还就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