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四章 这不可能
    白振侠的脸色铁青,只能将那口八级的灵剑收回让开,任由那独霸刀怒斩而下。

    此时他的身侧,又有两枚明黄符现出,引发之后,又是数十道淡金光刃,铺天盖地般的轰向身前。再随着他右手上的手镯灵光一闪,数十丈外的那尊被斩裂的精钢力士蓦然‘复生’,在须臾间又恢复塑造成型。挥动着一口巨剑,势如奔雷般的斩向张信身后,

    前后夹击,欲将张信逼至绝境。可张信却夷然无惧,全不管身后那口巨剑,刀锋依旧一往无前,所向披靡!

    “我狂刀之前,从无十合之敌,你又何必徒劳挣扎?”

    张信一边嘲笑,一边挥刀,他看似正顶着这四十级的金风斩进击,可却无一刀是真正的正撄其锋。拍打斩削,随心所欲,刀锋刀势无不轰在那些金色刃光的侧面,寻隙而入,循罅而行,就好似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只转眼间,赫然就将那身前十数道金属刃光,都全数破尽!

    白振侠面色苍白,已然退至到十丈之外,又将两张符挥出,正欲引发。

    可上空中那口独霸刀,却已尾随而至。

    “这一刀,狂刀灭却千秋劫!”

    当张信吟唱之时,那刀光就已带出了几条玄异的轨迹,不单激发出一道道刀气横空怒斩,更带动起无数的风刃雷电,几乎将白振侠的身影淹没。

    可那狂风雷电中,白振侠依旧从容激发符,将两面玄金色的灵盾,布于身前,抵挡住了身前的一切风暴。同时心中暗暗腹诽,这叫什么狂刀灭却千秋劫?只是风雷四斩的第一斩‘风雷生’。

    他只对张信这么快,就修成风雷四斩的一招绝式而惊异。也万分庆幸,这一式刀诀的威力明显不足,张信在雷系灵术上的修持,还远不到家,这风劲虽强,可那雷力,却对他构不成威胁。

    可仅下一瞬,白振侠的脸色就已剧变,前方张信的身影,赫然正在消失。

    那竟只是一道残影留在原地,而张信的本人,早已不知去向。

    而就在六十分之一个刹那之后,白振侠就感觉到一股凌厉无匹的劲气现于身后。

    他根本就来不及将身前的玄金盾调往身后,随着一道白练般的刀光闪过,只听‘咔嚓’的一声脆响,他的脖颈蓦然齐根而断,头颅抛飞而起,

    “这一刀,魂飞魄散入黄泉!高阶符,可不是你一人才有。”

    将白振侠的头颅斩下,张信又将‘秋水’连续挥出,直接将这白振侠的头,斩为八块,连身体也分为十段。才帅气的一挥刀,想要将刀上的鲜血脑浆都一并甩落。

    可就在这刹那,他又面色微变,身影疾退到了数丈之外。而在他对面,那白振侠的残躯内,赫然探出无数的肉芽,彼此拼凑连接。而后那一双手臂也在变化,赫然从中张开两只血盆大口,往张信方向噬咬,可却慢了一步,被张信险险避开,

    眼见着白振侠的身体在‘复原’,张信先是震惊不已的紧紧注目,随后就满眼的厌恶之色。

    “你所谓的增寿元,就是把自己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他眼前这个家伙,已经很难称为人了。不但一双手,都多出了一张嘴。就连那头颅,此时也如‘花瓣’一般的张开。就好似是食人花,里面密密麻麻,无数的尖刺。

    这简直是比之魔灵,还要更诡异。

    “这有何不好?若非如此,老夫刚才就已死于你张信刀下。”

    那白振侠却毫不在意的‘嘿嘿’笑着,那声音神态莫不诡异之至:“能保持灵修之能,又可得魔灵之力,且可为我延寿三百载。不过就是身体变个模样,我等灵修,谁还会在意这些?按照那位大人的说法,这是进化,我们灵修,迟早都会走上这条路子的。”

    “进化吗?”

    张信想起了叶若的一些话,可随后他就微一摇头,心想如自己未来也要进化成‘白振侠’这个样子,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收起了杂念,张信再次扬刀,遥指着对面。

    “说你是渣滓,果然没错。不对,你这模样,现在可是比之垃圾渣滓还要恶心。本座劝你束手就擒,可以让你少些痛苦!”

    “束手就擒?”

    白振侠却似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般,哈哈大笑。他从容自若的将一面玄金盾转移到了身前,两只手臂,也如完全没有骨头般的舞动着,尖牙撕咬,愈显狰狞。

    “那么老夫倒要看看,你今日能奈我何?你这无知竖子,可知老夫如今得这魔体之助,已是不灭之体?只要元力足够,哪怕只余滴血,亦可再生。倒是你张信的灵能量,现在还剩多少?不得不说,刚才你那二十四级的御刀术,确实使人惊艳,可惜使用之人,却只是区区一个二级灵师。”

    “哦呵?你倒是蛮自信的。”

    张信的唇角微挑,神态依旧狂狷桀骜,满含轻蔑:“可白师兄,你似乎还忘了什么?”

    此时白振侠亦有所觉,面色顿时微变,而下一刹那,他就听‘轰’的一声震响。

    再当白振侠惊悚回望时,只见他身后的那尊精钢力士,已被一把大戟从中央强行斩开。随后一个体型魁梧的银白身影,势如疯虎般的冲撞过来。

    先是手中臂盾,猛力一拍,将那口意图阻拦的八级飞剑,猛力撞开,而后大戟挥舞,不但将那面玄金盾强行斩开,更将白振侠的身躯,再次断为两截!

    随后这尊金灵力士,又猛然弃戟,银白色的大手,一把抓住了白振侠的胸腹部位,将这位的身躯死死按在了地面。

    而此时的白振侠,则兀自难以置信:“怎么可能?这可是,这可是”

    张信一声哂笑,“是高达三十二级的镇灵符对么?可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不可能!混账!混账!”

    白振侠依旧狂声嘶吼着,身躯不断的扭曲挣扎,体内竟伸展出了四只似八爪鱼般的触手,不断的轰击那雷电四型的手臂与前胸。试图从这尊金灵力士的控锢中逃脱,可却徒劳无益。

    不过须臾之后,那白振侠却又想到了什么,一只手臂赫然伸出了骨刀,猛然将自己的头颅与四肢斩断。之后又有无数的肉芽从端口中生长了出来,彼此连接,竟是将他之前的胸腹,完全抛弃,同时哈哈大笑。

    “没用的,没用!你还是奈何不得老夫!只要再有半刻,不对,只有一百息,那些八臂蛇魔会把你彻底撕碎!你可感应到了?它们就快来了,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