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6 死之界限
    186死之界限

    站在大门前的黑袍人叽里咕噜地交头接耳,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接到我问询目光的富江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了解。富江虽然不像梅恩先知那样懂得几十种语言,但是各个主要国家的通用语或多或少都能达到听懂的水平。对方的语言显然是小语种或者方言,不过我听说,一些秘密组织为了提高神秘度和凝聚力,会创造出成员才能学习的专有语言。

    我现在很想冲上去一口气解决他们,在这个大雨和浓雾交织的恶劣天气里,全身湿漉漉的实在不好受,那些阴暗压抑的色调和气息都在撩拨人们的情绪,让人烦躁不安。真难以想像,竟然会有人喜欢呆在这样的世界里——这个神秘组织显然正是以扩大和操纵这个世界为目的行动的,迄今为止,一步步强大起来支配的力量显然令他们欲罢不能。

    宁愿呆在地狱一样的丑陋阴郁的世界里,也要获得某种凌驾他人之上的地位和力量——我一直无法理解这种思考方式的由来,这更让我确定了,自己和这些人绝对处不来。无论是在噩梦中,还是在现实里。

    凝视着这些将自己打扮成古怪的样子,刻意将自己和正常区分开来的黑袍人,有一种抗拒和厌恶的情绪不断在我的心底滋生。他们的目光、动作和语言,都让这种情绪不断膨胀。可是头脑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越是恶劣的环境,就越要冷静地观察。

    我们一行五人就集体战斗力来说,无疑是落入绝对下风的。除了我和富江之外,其他三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不是女人就是孩子。我和富江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中被限制,能够依靠的只有超越常人的身体素质和战斗经验。之前被我们摆平的五个人看似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他们只是一时大意,如果一开始就动用那种操使灰雾的奇怪戏法,我和富江可占不到什么便宜。

    更重要的是,之前的战斗虽然胜利了,却也将这些情报泄露出去。他们不会再掉以轻心,而且人数众多,少说也有几十个,一拥而上的话,就算只是肉搏,我们也根本没有胜算。更勿论他们还能使用灰雾戏法。

    那种戏法究竟能产生多少种形态,拥有多大的直接攻击力,我们对这些全然不清楚。敌人隐藏着大量的底牌,而我方的情报则一览无遗,对于习惯于获取情报后进行针对性作战的我来说,实在是令人头疼的处境。

    说实话,我完全想不出能在这次战斗中保全三个普通人的方法,甚至想不到我和富江能够在正面进攻中活下去的理由。但是又不能逃跑,这里是敌人的主场,无论跑到哪里都无法脱离噩梦所产生的世界。暂时撤退,拖延时间也是个笑话,敌人显然不是脑子进水的蠢货,不会仍由我们大摇大摆地进行游击战。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有近半的黑袍人正在排队制作面具,那个面具似乎是他们的力量来源。还有面前这扇大门,它是我目前看到的最具备“进出口”这个特征的存在。如果它和降临回路攻防战中出现的门有某种关系,那么上一次进出“门”的经验,是否在这里有效?

    “怎样?想好了吗?阿川。”富江盯着我微微发苦的脸,脸上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她根本就没思考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

    她并不是单纯的傻蛋,只是选择了依仗直觉行动这种态度而已,理由在旁人听起来或许很可笑吧,精通心理学的她,却秉持着简单思维的哲学,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导致行动的理由和思考虽然有千万种,但是行动本身在确定时,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身体、情绪和灵魂最原始的需求。

    如果自身感到欢愉和顺畅,那便是正确的行动。

    我完全无法了解她所说的“欢愉”和“顺畅”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不过却羡慕她这种行动方式。因为那是我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我也实在受够了思索的苦头。,

    分析和计划,本来就不是我这种人擅长的嘛。回想起小时候的自己,才不会做这些令人头疼的事情,只是进入初中之后,为了成为“优等生”,却意识到自己的平庸,才不得不去强迫自己去思考,将之当作自己的“特点”进行强化。

    目睹了诸多失败者的黯然和丑态,我早就意识到,没有特点的人是无法在那个世界很好地生存下去的。论及身体能力和人格魅力,我的确没有出众的地方,这两者似乎很讲究所谓的“天赋”,就算锻炼,顶点也会受制于“天赋”。可是思维不同,无论是逻辑思维还是感性思维,只要不是低能儿,大部分人都处在一个平均数值,却能通过不断地锻炼成长起来,而且没有止境。

    没错,我就是这么认为的,要出人头地,就要选择一个不受到天赋局限的特点,通过锻炼达到他人因为惰性而无法做到的极致。尽管我十分讨厌,但这种行动已经成为习惯,当痛苦和困扰成为习惯,那是何等可悲的生活方式呀。

    近来,我愈发感到这种可悲。因此,当我越感到自己的成功,就越是羡慕不用这般勉强自己的人。

    站在富江身边,我觉得冥思苦想却毫无改变当下现状的自己就像是个丑角。

    “想不出来。”我直截了当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虽然觉得羞耻,但反而让我感到一种解脱。

    其他人,包括富江都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我,让我有些不自在。

    “干嘛?”我不悦地说。

    “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说。”。

    “啊,真是让人大吃一惊。你看上去就是头脑十分好,特别喜欢算计的那种讨厌的家伙。”

    “很有意思,那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这么说。”富江的心情似乎变得很好,微微勾起嘴角,“虽然我很喜欢阿川别扭的样子,但是现在这样似乎也不错呀。”

    这些女人的话令我分不清是调侃还是挖苦。

    “喂,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我说:“毫无疑问,我是这里脑袋最聪明的人,我想不出办法意味着什么,你们真的清楚吗?我们死定了。”

    我的声音之平静让自己也感到讶异,而且,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吓唬她们,我根本找不到幸存的理由。可是,此时此刻,面对逻辑上的死亡,自己竟然就这么淡然地接受了。一点都不想哭泣,也不感到绝望。

    “我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脸苍白的简竟然也带着平静的笑容说:“其实这个下场很明显吧。”

    “你不害怕吗?”

    “害怕得要死,不过注定要死亡的话,就算害怕也没办法呀。”她垂下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约翰,手掌用力压在他的肩膀上,而男孩紧咬着嘴唇,倔强地支撑着自己的母亲。简抬起头,对我说:“这倒要多谢你,克劳先生。”

    我明白她的意思。这个时候,已经商量好怎么处置我们的黑袍人开始将我们包围起来。我的心情平静,可是手心仍旧冒出汗来。冰冷的雨雾浇湿了我的身体,然而我的身体却开始发热。偶尔会有这样的想法在闪电划破天空的时候,出现在脑海里:如果我再强大一点,如果手中有一把趁手的武器,或许就能拯救站在我身后的女人和孩子了。

    然而,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我将唯一的可能性留在了玛索的身边。

    我并不感到后悔,只是,如果自己的肩膀能够再宽厚有力一点的话,如果自己能够更早进入末日幻境的话……

    有种惆怅的情绪在尾部反刍发酸。

    “我什么都没做到,不要感谢我。”

    “不,你让我接受了这个事实。你或许不知道吧,你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让我能够平静地看待死亡。”简的笑容如同雨中盛放,摇摇欲坠的花朵,“能否请求你一件事?”

    黑袍人已经站在各自的位置上,而且人数正随着面具的制成不断增加。从一开始,这就是注定的事实。

    “什么事?”我问。

    “请您动手吧。”简说:“我不想自己和约翰被那个丑陋的东西当作食物吃掉。”,

    “这边也一样,我可不想最后变成粪渣排出来,然后戴到这些咋种的脸上。”崔尼蒂冷笑着扫视着黑袍人,那冰冷锐利的目光穿透了他们的面具。

    我的喉咙似乎被一根灼热的火炭梗塞了。

    “我……”我刚发出痛苦的声音,两只手贯穿了简和约翰这对母子的身体,从胸口穿出来,站在两人背后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那里的富江,她就像是早知道两人要说什么般早早等待着,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出手了。

    简和约翰的眼眸眨眼间就失去了神采,因为死亡降临得如此突然,因此遗憾和紧张的表情就这么凝固在苍白的脸上。

    “我的技术很好,他们走得并不痛苦。”富江这么说着,带着微笑,将手抽了出来。

    两具尸体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整个世界似乎被这两个生命的突然离去带走了所有的声音和色彩。黑袍人的动作似乎停下来,从他们身上传来浓重的威胁感骤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紧张和恐惧。

    我突然想放声大笑,这些早就不知道人性为何物的家伙,没有因为同僚的死亡而动摇,却会为了敌人的自相残杀而恐惧?

    “那么,我先上了,阿川。”富江走过我的身边时,拍了拍我的肩膀,只有我能听到的轻声如风语般飘到耳边,“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

    当我回过头时,她已经朝那些黑袍人发起冲锋,目标赫然是那扇诡异的大门。

    “好了,轮到我了,希望你的技术和你的同伴一样好。”朋克女崔尼蒂盯着我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自己的心脏被刺穿了,那对眼眸中凝聚的复杂色彩让我无法对视。

    “小心”在我犹豫的时候,崔尼蒂突然叫了一声。

    我想也不想,立刻抱住他朝一旁打滚。空气里传来一股酸腐味,紧接着一滩浓稠的液体落在我们原先站在的位置上。我尚未起身,就目睹到地面被那滩液体腐蚀后,升起一片灰色烟雾的样子。泥石地面发出滋滋的声音,冒出一堆泡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凹陷下去。

    不止如此,包围了我们的黑袍人一个接一个地吐出雾气,摇动手指,一大片灰雾正变幻成难以形容的东西。

    “动手啊你这个懦弱的家伙”崔尼蒂露出紧张的表情,在我耳边大吼道。

    没有办法了。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心中的悲痛好似火焰一样灼烧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知道,除了像富江那样干脆利落的行动外,绝无他法,我们救不了这些普通人,甚至无法挽救我们自己。

    至少要让她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死去。

    无数的思绪汹涌地冲击着我的大脑,但是,正富江所说的,这些想法的碎片在最关键的时候都是垃圾一样的东西,没一个是有用的。当我回过神来,崔尼蒂的头已经不正常地歪向一边,瞳孔放大,变得灰蒙蒙的。

    她被我在不知不觉间亲手扭断了脖子。

    我终于体会到富江所谓的“顺畅”了,那就是你不知不觉就会去做的行为,可是为什么,我一点欢愉的感觉都没有呢?如果我的行为是正确的,按照富江的说法,就不会感到痛苦,可是我盯着那双失去神采的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的眼睛深处钻进我的眼睛中,变成一种噁心和痛苦如电流般在体内沸腾,似乎潜伏在身体中的灵魂都因这痛苦而变得扭曲。

    “别哭,高川,别哭。”冰冷的雨水沿着我的眼角和脸庞淌下来。当我发觉的时候,自己已经奔驰起来。

    大门前的队伍已经被富江搅得翻天覆地,她就像是古代最勇猛的战士,身无片甲,也没有太多花俏的技巧,但是手脚、肩膀甚至头颅都化身成为凶器,每一次碰撞都会夺走一个黑袍人的姓名。这种攻击方式绝非曾经见到过的卡波拉式充满灵动的跳跃和踢击,但无疑是十分正确的判断,依靠超人一等的身体素质,直来直往的招式以超乎敌人预料的速度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他们也许已经将富江的战斗力估计得很高了,但是富江只会比他们以为的更加强大。没有在第一时间阻止她切入是这些黑袍人最大的失误。在接近战中,第一个面对她的黑袍人因为无法跟上她的动作而砸断脖子或掏出心脏,然后尸体被当作盾牌和武器般挥舞。灰雾戏法所形成的灼烧、腐蚀、寒霜、束缚等现象,都会被一个又一个的尸体挡住,打断,然后主人的要害被击中而致死。,

    富江紧贴着敌人,让他们束手束脚,生怕自己的攻击伤害到同僚,这反而减少了她同一时间所受到的攻击的数量。当黑袍人意识到,再这么下去只会徒增伤亡时,他们开始试图拉开距离,并且再不顾惜同伴的生命,进行远程的灰雾戏法打击。

    富江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他们得逞,随着战斗的演化,已经开始有活着的黑袍人被富江折断手指或者扣住喉咙,朝跑开的黑袍人投掷而去。

    失去才能和超能力的辅助,我的力量和身体反应或许没有富江那么强力,那么敏锐,但是我仍然是一名接受过灰石改造的魔纹使者。这些和普通人一样强壮的黑袍人,在无法很好地施展奇异力量的情况下,对我而言和一只孱弱的小鸡没太大的差别。

    我的胸口沸腾着一股灼热的情感,它让我的脑海变得一片空白。我不再思考,不再分析和判断,似乎有一个原始本能控制着肌肉的伸缩和资讯在神经中的传递,它们以一种混乱、粗暴却直接的方式结合起来,让这具身体如蝴蝶般轻盈,如野兽般凶猛。

    我没有学过任何格斗技,可是这个身体仿佛一直都知道如何才能保持平衡,如何才能使上全身的力量,如何才能在被攻击之前击中对方,如何从众多看似无法回避的炮弹中找出空隙。我能抓住敌人的手腕,腾空翻身踢断他的脖子后,在他倒下前绕着软塌塌的身体进行回旋。也能从绝无可能中钻进敌人的胯下,将他掀翻后踢开,再借助反作用力攻击另一侧的敌人。

    夹击和偷袭在这种直接、快速又粗暴的反应中被瓦解,然后我清晰感觉到敌人攻击力道的减弱。当黑袍人完全放弃这一波攻势的时候,我和富江终于汇合在一起。

    我和富江背靠背支撑着彼此。

    她的喘息稍微有些重,可是我的喘息已经开始紊乱,心跳也变得不太正常。已经到极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