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八章 希望之花
    这种温暖是我不曾体会过,是那种在灵魂深处牵系缠绕的根源,是一种梦想的,心灵的温暖……

    突然,四周的空气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振动,一种揪心的狂暴的振动,小草仿佛承受不住这种振动的压力而纷纷不情愿的弯下腰,花朵也在草儿弯腰的同时凋谢了,瓣瓣花丝随着振动在空中飞舞,形成一片绝美的风吹百花飞的画面。

    贪婪地闻着空气中花儿的芬芳,享受着妈妈怀抱里温暖的爱抚,体会着爸爸衣服上安全的保护,这一刻,我睡了……

    可是,往往美好的事物背后,总隐藏着想像不到危机,隐藏着让人震惊的灾难。这看似百花芬飞的画面,也正是我心底梦魇地源泉。这振动的中心,就在我们上方蔚蓝色的天空。在那丝毫不曾拥有任何白色点缀的天空中,一个灾难,一个劫数,正在无情的酝酿着……

    美拉正在尽情的舒展自己美丽的翅膀,她是应该骄傲的。作为这一代雪鹰中最为迷人的她,有骄傲的资格。雪白的不含一丝杂色的羽毛,充满灵气的双眼,完美的可以让人类的诗人为之赞叹的曲线,以及矫健的身姿,这一切就是她成为雪鹰的本钱。她自由的享受着在高空中的快感,享受着注视大地的风采,回想着昨天她心目中的王子,有着忧郁眼神的战鹰达卡向她求爱了。他们将一起铸造一个爱的巢穴,孕育新的生命……

    空气异常的抖动把沉浸在爱河中的美拉惊醒,她有些紧张的四周查看,来自她天性的直觉告诉她,有危险。美拉的眼里透露出疑惑以及不安,凭借她仅次于对自己羽毛的骄傲——税利的眼睛。竟然也没有发现哪怕是一丁点的危机迹象。似乎除了地面上那安静的三个人类,并没有任何的危险。美拉习惯地把察觉到的危机归为地面上三个人类,她紧张中带着一丝不屑。

    突然,一团黑影笼罩了尚在对人类不屑中的美拉,在她还没有反映过来的瞬间,一只长满锋利尖刺的爪子,把美拉抓住并且捏碎。

    胡车张开长满森森臼齿的大嘴,贪婪的喝着手里他来到人间抓住的第一个猎物鲜甜的血液。在魔界生存了许久的他,这一次终于可以来到人间,不杀个痛快,吃个干净,玩个舒服,他是不会满足的。人类的血液以及身体是魔界最完美的食物,胡车这样想的。

    看着身后不断涌现的妖魔,胡车赶紧把手里已经被捏的稀碎没有一滴血液的美拉吞进肚子里,然后美美的享受身体内消化的快感。

    显然美拉的小小身体并不能满足胡车的要求,他转动着紫红色的眼珠,已经注意到地面上三个没有丝毫警觉的人类。随着身后妖魔的不断增多,他终于等到了“自由活动”这句让妖魔血液沸腾,大脑充血,不断兴奋嚎叫的词语。

    这一刻,天变了……

    我被脸上突然多出来的滚烫液体惊醒,接着听见爸爸的惊叫声噶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异常的喘息声以及咀嚼声,同时脸上的液体流到嘴角,渗进了口中……是血!!

    是血,和我以前喝的血不同,这个血是甜的。但是心里却是苦的,非常的苦,我的心都被这种苦涩所悸动,这是我妈妈爸爸的血……

    我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我的心碎了,我的梦醒了,我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的脖子依然被妖狼死死的卡住,在他残忍的露出满足笑容的同时,手上的力气开始成倍的加大。

    我的心里一片坦然,死就死吧,希望可以沉浸在妈妈温暖的怀里,不在起来……

    突然,抓在我脖子上手开始慢慢的送开,最后我掉在了地上。看着妖狼的胸口处伸出的那只手,手里抓着妖狼还在跳动的心脏,随着手上静脉的鼓动,心脏被抓碎,腥臊的血液溅在我的脸上。

    那只手收了回去,没有理会一脸惊容的妖狼,手的主人来到我的面前,这时,我看到了他的面目。

    阴沉的面孔,没有丝毫灵气,仿佛死人的双眼,薄薄的嘴唇,就是这个人给我的印象。

    “你的考验合格了。回到月家就去找月长存。用这个符咒离开这里。”说到这里,仍给我一个符咒,抓起地上的血影,消失了。

    在消失前,血影挣扎着睁开双眼,怨毒的看着我,说:

    “我叫风,因为你输入能量的速度和我不一致,导致妖狼没有被魔劫致死,这笔帐,魔王城算。说出你的名字。”

    “黑夜。”听到我的名字之后,风终于支持不住,再次的昏迷了。

    他们消失后,我挣扎的站了起来,贪婪地看着还没有死透的妖狼,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大口的吸着他仅存的血液。这才是我跟随进来的主要目的.妖狼的血液,妖之一族的血液。从沃尔木的残言半语,我推测出同为妖之一脉,是可以相互吞噬来增长实力的,可惜为了抵御魔劫,没时间吸收沃尔木,可惜。

    不过这次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妖狼的……

    随着妖狼腥臊的血液从我的口腔进入到身体,那血液里蕴涵的妖之一脉的气机。我身体内虚弱沉睡的妖狐苏醒了,被这气机牵引,滋补,苏醒了。同时在我的面前显现出它妖异的身体,在得到我的允许之后,把妖狼吞噬。接着九尾身上乌光四射,渐渐的红光再起,把乌光压倒,同时长出了第二条尾巴。九尾兴奋的摇摆着两条尾巴,似乎想用自己的舌头添一添这新长出来的尾巴,于是开始不停的转着圈子,追着尾巴跑。

    我看着玩耍的九尾,开心的笑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随着夕阳的逐渐消逝,天空中的火红也随之暗淡。最后陷入一片黑暗。

    魔界的夕阳是短暂的,是不会有人欣赏的。或许,它是个例外吧。

    它一直注视着夕阳,随着夕阳的消逝,它也逐渐凋谢。这就是它的生命,同夕阳一样的生命。在夕阳出现的那一刻绽放,在夕阳消失的那一秒归土。这一切,就是它的命运。可是它从没有后悔过,相反,它很骄傲,很自豪。因为它看到了魔界最美丽的夕阳,这就是它生存在这个魔界的意义所在,它人生的价值……

    反之,它很可怜那些魔界苦苦挣扎的人们,他们没有梦想,没有希望,没有感情,没有一切。痛苦的挣扎一生又能如何?不如它自在逍遥的存在一刻。哪怕下一秒它将凋谢,哪怕它再也不能看到美丽的魔界夕阳,但是,它存在过,开心过,满足了,也就够了……

    我摘下了这朵美丽的红色小花,娇艳的花瓣仿佛在告诉我,她的生命短暂,看她的人要用心去珍惜,去把她记在心里,记在灵魂上。

    她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希望之花。

    同她的生命一样,魔界的希望也是短暂的,渺茫的。就像夕阳,美丽,也仅仅是瞬间……

    我很小心的收藏了这朵红色的希望之花,这种花在魔界不多,而且瞬间开花,瞬间凋谢。很难采集,也很难遇到。传闻遇到她的人,会沾染她的灵气,被赐予希望。同时她也是魔界极少没有任何危害的花朵之一,这种没有危险的花朵不适合在魔界生存。所幸,她紧紧是绽放瞬间。

    离开五色城已经三天了,不知道妖狼的死妖族会采取什么措施。参与妖狼的刺杀,这一切仿佛并不真实的存在我的记忆中,昏迷时感觉到的画面才是我灵魂梦绕的根源.

    两次.

    两次在死亡的瞬间看到这样温馨的画面,这一切,是自己心灵的渴望所刻画的幻觉,还是真真正正存在于我灵魂的记忆……我不知道。

    我不能继续停留在那温暖的怀抱,安全的衣服下温馨舒适的感觉里,那样的我也仅仅是死亡前夕的懦弱幻觉而已。我,魔界的妖兽,妖狐一脉的狐王,我的一切不允许我去继续感受那种温暖。那种温暖会像断魂一样的毒药,慢慢的腐蚀我的外面,融入我的灵魂,成为我的致命伤痕。

    想到这里,我站直了身体,迎着黑暗的天空,迈开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