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二章 义之所至
    “~冰魄,不对!玄冥神光!你还有玄武灵体。”

    血阿鼻语中除了恼恨与惊异之外,还隐含着一丝佩服。

    他眼前此女,虽是战境低了他一级。可却天赋超凡,战术巧妙,竟将两枚十五级的‘冰封符’,预埋在那冰傀儡的体内,使他措手不及。

    墨婷则是心底长舒了口气,只需能困住血阿鼻的剑器,那么今次这一战,还有可为。

    此时对手,最多只有十五级的灵术,在这狭窄的窟道内,她至少有六成胜算!

    她毫无答话之意,依旧默默的准备着,运用周小雪为她召集过来的水液,在短短两个呼吸内,就再次构造出一尊寒冰傀儡。

    这次她也不再保留,全力以赴。使得这尊全新冰傀儡的阶位,高达二十五!不但整体的颜色,更显晶莹剔透,浑身上下,更是生满了狰狞冰刺,身形壮硕威武。

    可那血阿鼻,却在这刻冷笑:“你大约是在想,接下来只需硬拼灵术,也可将血某的灵能消磨耗尽?可谁告诉你,我血阿鼻,只有一口灵兵?”

    随着这声音,赫然又是‘嗡’的一声颤鸣,一道血色光华从其袖中飞出,气势煊赫,更胜于前。

    墨婷的神色,顿时大变。已猜出这口兵器,必是血阿鼻的本命灵兵无疑。

    常理而言,似他们这样的低级灵师,想要祭炼本命灵兵,根本无法办到。可灵师界的大家世族,多的是各种样的奇功秘术,各种样的奇珍异宝,也不是无法可想。

    这使墨婷心内,一片寂冷。之前的四级灵剑,她就已抵御得很是艰难。如非是这条窟洞里的特殊地形,她早就落败。

    此时面临这血阿鼻的本命灵兵,情势只会更为凶险。

    而远处王绝,也在此刻大笑。

    “我闻说张信的身边之人,莫不都是道种天柱的之资,今日一见果然不虚!只可惜”

    这一霎那,忽有数百上千道针影,从另一处窟洞中穿击飞来,而三女中的谢灵儿方向,首当其冲。

    后者面色不变,猛一扬手,在身周形成了一股狂烈的风锥,将那些银色飞针,吹得七零八落,难以自持。

    可仍有十数枚破风而去,幸在还有墨婷,将一面厚实的冰壁,挡在了谢灵儿的面前。

    可她这边分心,却再顾不得血阿鼻,那边的血色剑器,虽被墨婷一记仓促的风灵斩强行击退。可却有一道剑气激发,横掠三丈之地,不但将周围洞壁斩开了一道深痕,也令墨婷避之不及,肩侧也被斩出了一道血痕。

    墨婷却毫无悔意,与人争斗,需明知轻重取舍之道。那些飞针都蕴含剧毒,一旦谢灵儿被击中,必定丧失所有战力。

    而她这边,虽也受伤,可却并不影响战力,何况还有小雪

    果然下一瞬,就有一团青蓝色的灵光,笼罩住了她的伤口,只瞬间就止住了失血。

    可此时墨婷的心绪,却已沉到了谷底。

    就在这周围几条窟洞,赫然都各自现出一个身影,都以看待猎物的视线,对她们虎视眈眈。

    反倒那王绝,微感意外。

    “韩旭呢?他怎没到?”

    “被她解决了!”

    一位青袍男子淡淡答着,目光略含忌惮的,扫向了一脸凄惶的周小雪。

    “此女心机了得,先是以低阶木属灵术,从周围引来了诸多的邪兽,随后又乘机暗算,让韩旭倒在十二里外。如非是我及时发觉救援,他几乎就要丧生于妖邪之手。”

    王绝闻言,而后倒吸了一口寒气,随后一声赞叹:“这狂猎天团,还真是人人天柱,各个不凡!”

    可墨婷与周小雪被他如此称赞,却毫不觉开心,心绪中反是一片寂冷。

    只有谢灵儿毫不受影响,目中的血意,似是更为浓郁。

    ※※※※

    同一时刻,在数十里外,正与诸多师兄弟同行的崔神州,蓦然止住了脚步,眼神疑惑的看着远方的洞窟。

    那边有一阵爆裂声,正循着这窟内流转的微风传来。

    崔神州也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阵阵晃动。

    “阿力,那边到底发生了何事?”

    他语中的阿力,是一位名为鲁力的男子,正是他们这支猎团中,唯一的灵感师。虽没有周小雪那样的远程施法之能,灵感距离可远达二十七里。

    “是有人在那边争斗”

    鲁力大约十七岁年纪,方脸阔眉。他早已感应到那边的情形,此时却语含犹疑。

    “其中三人,应是谢灵儿与周小雪墨婷她们,我感应过她们的气息。”

    “谢灵儿?这个时候,还有人敢去招惹他们?”

    崔神州先吃了一惊,而后了悟:“你只说三人,不说张信,这位可是不在?还有另一方是谁?”

    “张信确实不在,至于另一方,正是王绝与血阿鼻.”

    鲁力苦笑着解释:“看来那三位,只怕情形不太妙!”

    崔神州面色微沉,随后只略做思索,就往那震动声传来的方向大步行去。

    “崔兄这是打算去救她们?”

    人群之中,忽有一少年出声询问:“那么崔兄可知,你今日此举固然仗义,却将你崔神州与我等,都置身于险地?那血阿鼻王绝等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一旦被崔兄坏了好事,日后必定被施以报复。”

    崔神州回过头,循声望去,只见这出言之人,正是他们猎团中,实力最出众的支柱之一司马长生。

    他哑然失笑,随后就又继续前行如故。

    “或者会有这么一天,然而无论有何后果,我崔神州一肩担之!同门遇险,本就当施以援手,更何况那几位对你我更有恩德在前!今日我崔神州如畏难而退,那就不再是我。你们如觉害怕,我崔神州可以退出猎团。”

    此言道完时,崔神州已经消失在窟道远处。而司马长生,则是陷入凝思。

    半晌之后,他却也迈动脚步,也往那震动传来的方向疾步追去。

    ※※※※

    “最近我狂刀少有出手,只靠这尊力士包打天下,看来还真是被人小瞧了。这尊力士不能用又如何?你一个战力都不到一百二的渣滓,又如何敢来挑衅战力一百六的本座?”

    听到张信这句。几十丈外的的白振侠一阵懵懂。

    大体的意思,他是听明白了,对方显然是认为,哪怕是没有了那尊金灵力士,实力也一样能凌驾于白振侠之上,一样可以赢他。

    可他完全不懂这什么战力一百二与战力一百六的数值,对方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不过他也没必要非得明白究竟不可。

    “一百二与一百六么?有意思,你既如此自信,那么老夫也拭目以待。”

    语至此处,白振侠的眼里,已现出几分杀意与狂热:“那人的意思,虽是要将你生擒活捉,可如能将你这样的人亲手毁去,白某哪怕不能延寿,亦觉此生”

    可他才刚刚将‘亦’字道出,就不得不止住.只因空中那独霸刀,已斩击而下的,刀势凌厉,透出三尺气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