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5 门
    185门

    雅致宽敞的庭院,外表肃整,充斥着压抑感的红砖楼,神秘优雅的钟塔,经过修剪的草坪、花圃和树木,无论何种颜色都没有一丝暖意,如同覆盖着一层深冬的冰霜,令人望而生畏。狂风骤雨和袅袅雾气在围墙前止步不前,无论它们如何喧嚣肆虐,也无法进入围墙之后的世界,那里面的景致似乎只是一个无法触摸的立体背景,一幅画中冰冷的尸体。

    如果只是情景,这栋精神病院和我在昨晚在噩梦世界中看到的没有太多不同。

    然而,庭院外墙的大铁门不见了。不,应该说,是被一个更加古怪而巨大的仿如大门的东西取代了。

    无论宽和高都是原来庭院铁门的两倍,当它映入眼帘时,几乎所有人都瞠目结舌。难以描述这扇大门给人们带来的心理冲击。它显得如此结实厚重,似乎由整块铁板制成,一整块生锈了的铁板,更异常的是,这些锈迹在闪电中浮现紫红色的光泽,它们并不是固定的,不停地以一种浓稠的姿态蠕动,让人联想起流淌的岩浆,或者成群结队的火蚁。

    似曾相识的形状。

    这扇诡秘的大门唤醒了我不久前的记忆。

    在进行降临回路攻防战的那个庞大的地下迷宫中,在过去某个宗教封印天启四骑士的祭坛里,我也曾经见到这扇大门。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死去的比利站在这扇门前,双枪在手指间旋转,嚼着玩世不恭的笑意凝望着自己。

    我似乎又一次见证了他的死亡,不,是我谋杀了他我睁大了眼睛,那个身影便如泡沫般消失了。一股沉重的难以释怀的情感如同电流一般在神经中窜动,我感到口舌干燥,胃部泛起酸涩的感觉。

    我习惯性摸上左眼,可是只碰到冰冷的眼镜架,而左眼也没有传来活跃的感觉。

    江没有醒来,它完全没有受到这个幻影的影响。

    虽然两扇门是如此相似,但是仍旧有不同的地方。因为倘若只是过去那扇门,或许这些普通人不会如此惊惶恐惧。这扇伫立于精神病院前的大门,比起地下迷宫中的那扇更加粗陋和邪恶,更加给人视觉上的冲击力。那些铁锈流动的痕迹看上去就像是某种诡秘粗糟的纹路,又像是一张张漩涡状的利齿,啃噬着人类的肢体。

    是的,我没有看错,它的确在吃人,比起过去那扇同样噬人的大门,吃相更加贪婪和没教养,像只粗鄙的野兽。人类的头颅、身躯和四肢从不同的位置从门面上浮现伸展出来,反刍一般,不断被吞下,又不断被吐出,鲜血沿着纹路流淌下来,还没接触到地面就被翻滚的铁锈覆盖了。

    除此之外,大门上方有一个如同帽子般的机器,导线深沉插入门体内部,和大门的纹路驳接起来。这个机器的材质显得粗糙,部件粗笨巨大,没有外壳,传导和回路结构尽皆袒露在外,不断发出轰鸣声,就像一个粗制滥造的伪劣产品。

    不断有物质经由导管输送到机器中,经过机器进行某种处理后,又输送到另一侧的帽子机器处。那一边的帽子形机器垂下的导管和一个缸状物连在一起。缸中盛有不知名的灰黑色液体,好似在沸腾一般不断翻滚,并从缸边溢出蒸气般但更为沉重的灰色气体。

    而主导这一系列机制的是一群身穿黑袍的家伙,有二十多个,应该是人类,只是看上去就像是故事中描述的中世纪的邪恶巫师,脸藏在尖尖的兜帽中,看不清五官。

    狰狞的大门,古怪的机器,诡异的人群。有那么一阵子,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跑到了异时空里。

    这些黑袍人没有理会我们,或者说,没那闲工夫。他们有条不紊地进行手头的工作,根据分工不同,一共分为三个团体。

    一伙人负责控制大缸处的机器,其中一个人用长长的杖子在缸中搅拌。这两伙人转动肢体和头部时,若恰好电光闪耀,会看到藏在兜帽中的部分——不是人脸,有五官的轮廓,但看上去就像是戴上了一张面具。,

    而人数最多的一伙人在大缸前排队,抵达缸前的家伙取出一团胶质的物质递给负责搅拌缸中液体的黑袍人。黑袍人将那东西用大钳子钳住,浸泡在灰黑色的液体中,过了十秒左右,再拿出来时,那团胶质物质已经舒展开来,看上去也不再是胶质状,而是一种成型的布料。

    黑袍人接过布料立刻离开队伍,将位置让给排在身后的人,然后在众目睽睽中,将布料往脸上一罩,兜帽向脑后滑下,他的脸已经被面具挡住。

    这种面具并非只罩在脸前,而是像头套一样,将整个头部都盖起来,只有眼睛部位开了口,其它器官,耳朵也好,鼻子也好,嘴巴也好,只浮现一个大概的轮廓。加上宽长的黑袍,根本无法从相貌和身材上确认他们的性别和长相。

    将面具戴好后,黑袍人如同生怕被大雨淋湿一般,又匆匆将兜帽拉了起来。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如同完成某种仪式般,黑袍人陆续拿到自己的面具。

    最后一伙人负责控制大门处的机器,他们将一个男人架到门前,另一个男人则在一旁哭嚷哀嚎。

    “放过我,请放过我吧。”他绝望又痛苦地叫声令人心碎。

    “天哪,我的天哪”目睹这悲惨又诡异的一幕,心中生出不详预感的母亲简女士用力捂住嘴巴,脸上浮现感同身受的无助和惨痛。

    我们都认出来了,这两人就是先前跑进树林中的三个男人之一。可是我们谁也不敢贸然上前去救他,这些人正在做的事情太诡异了。人数众多就罢了,可这些黑袍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也不知道藏着什么杀手锏,从他们捕捉那三个男人的动静和速度就可以明白他们的厉害。我和富江再厉害,在这个噩梦的世界也仅仅是体质比普通人强上一些,在不清楚敌人底细的情况下,根本找不到多少胜算。

    被架上去的男人任凭对方如何挣扎抗拒,也无法逃离被扔进大门中的厄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大门吞噬咀嚼,一想到下一个就是自己,幸存的最后一人,那个娘娘腔的同性恋愈发得歇斯底里起来。

    他拼命咳嗽,嗓子嘶哑,好似疯狂的野兽般扭动身体,他的身体被一条黑色的绳圈捆束着,负责押送他的黑袍人只是轻轻一指,那条绳索立刻有生命般收缩,立刻制止了他的反抗。同性恋男人脸上浮现痛苦的神色,甚至无法继续站立,若不是被黑袍人扣住肩窝,差一点就跌倒在地上。

    “那是什么?”富江轻声问询,脸上浮现警惕。

    “不知道。”我说。

    我只知道,这下我们的麻烦大了。

    男人的视线和我们碰在一块时,回光返照般闪烁着亮光。简立刻蒙住了小约翰的眼睛,和朋克女崔尼蒂一起扭过脸去。小约翰拼命挣扎,试图看清这一切,就被简的哀泣声打败了。

    “别看,约翰,别看他。”

    男人的目光转到我和富江的脸上,我没有躲开这个哀求的目光,可是我知道自己救不了他。

    他似乎读懂了这一点,紫红色的闪电在他的眼眸中跳跃,仿如生命之火般消失了。他的眼中只剩下一片灰蒙蒙的色彩,身体也不再挣扎,如同行尸走肉般被黑袍人推攘着走上刑台。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同性恋被扔进邪恶的大门中,就像是鸡翅火腿一般被大门吞咽咀嚼。他的头颅和四肢和其他人一样,不断浮现又消失,那张失去生机的脸变成了大门的一部分。

    “我觉得我们应该赶紧离开这里。”崔尼蒂紧张地扯了扯我的衣角,我转过头去,就看到她眼中的哀求和恐惧。有那三个男人的前车之鉴,她不敢独自离开。

    “离开?可我们又能到哪儿去?”简悲观地说。

    “无论什么地方都比这里好。我真不该离开镇子,狗屎”崔尼蒂脸上尽是后悔的神情。

    “来不及了。”富江沉声道。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腾出手来的黑袍人齐齐朝这边张望过来。在他们的胸口处,绣着变形的十字架的标记——上面一个圈,下面是十字——就跟精神病院大厅的天窗和艾琳的吊坠一样。毫无疑问,这些人是在背后操纵着这个镇子,推动天门计划的神秘组织,恩格斯一直怀疑他们是玛尔琼斯家族的一部分,那个家族的衰败只是一个假象,是一个巨大阴谋的一环。,

    看来,他们的计划虽然多有阻挠,但是却得到了足够丰厚的报酬。

    现在他们已经接近成功了。

    这个非同寻常的噩梦世界,建造诡异之门的技术,举手抬足时展现的奇异力量,全都是他们执行天门计划所获得的成果,而通过古怪机器制作的面具也一定有什么独特之处。

    至今为止,在这个小镇上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噩梦世界中发生的事情,人们在此间的回忆和阐述,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串联起来,清晰勾勒出一个完整的形状。

    我觉得自己距离真相只有一扇纸门的距离,可是当前的情势已经不足以让我深想下去。

    五个黑袍人冲了上来,而我们包括女人和孩子在内也正好是五人。这些黑袍人的运动能力并不比普通人强多少,我和富江都比他们更加强壮和敏捷。他们不使用古怪的力量,只是试图用体质和肉搏经验来捕捉我们,也许对简他们行之有效,但是对我和富江来说就是掉以轻心的行为。

    我紧盯着迎面而来的黑袍人,装作畏缩地退后一步,当他伸手想要抓住我的肩膀时,反而被我抓住胳膊。趁他尚未反应过来,我一脚扫中他的脚踝,转身狠狠给了他一个过肩摔,然后扭断了他的手臂,还有闲暇观察其他人的动向。

    富江自然不用**心,在我放倒自己这边的敌人时,那边已经传来骨折的声音。攻击富江的黑袍人被她轻而易举扭断了脖子,然后将尸体当作武器般砸向冲向母子俩的敌人。那两人还没碰到简和约翰,就变成了滚地葫芦。

    与此同时,朋克女崔尼蒂那边也传来沉闷的碰撞声。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方轻而易举被崔尼蒂踢中裆部,立刻捂着要害,身体虾子般弯下去。在他因为突如其来的痛苦,失去还手之力的时候,崔尼蒂上前掀开了他的兜帽,紧贴脸部的面具很好地展现出那扭曲的五官。

    “你长得可真难看,软蛋。”崔尼蒂轻蔑地说着,如同用尽全身力气般,狠狠给了那张被面具覆盖的脸一拳。

    黑袍人立刻晕头转向地跌倒在地,可这还没完,崔尼蒂就像是流氓干架一样上前拼命踹着他的肚子和脑袋。她可不是什么良家少女。

    不过是一个回合,黑袍人全被我们放倒在地,其中有一个已经被富江杀死。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能够顺利离开,对方不过是一时大意而已,他们真正的力量还没展现出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立刻扣住自己手中的黑袍人的脖子,然后扭断了。

    简和约翰那里有富江帮忙,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被崔尼蒂击倒的黑袍人似乎已经适应了她的攻击,毕竟崔尼蒂只是个女人,与之相对的黑袍人的体格明显十分强健。我正准备帮崔尼蒂一把,却看到一直忍受她的拳打脚踢的黑袍人突然张开嘴巴,吐出一团灰黑色的雾气。

    黑袍人伸出食指,如指挥棒般晃了一下,那团雾气立刻拉长成绳子的模样飞出去。崔尼蒂呆了一下,顿时没有躲过去。

    灰色的绳子一接触她的身体就闭合起来,并不断地延展,眨眼间就将女人绑成了肉粽子。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玩意?快放开我”崔尼蒂破口大骂。黑袍人没有理会,只是默默擦去嘴角和鼻子处微微渗出面具的鲜血,平静地将兜帽重新戴上。

    他的目光被富江那边的蹂躏战吸引过去了,被富江袭击的那两个黑袍人可没有他那么幸运。明知他们都拥有奇怪的力量,富江当然不会给他们施展的时间,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将那两人变成了残废和脑震荡。看出富江准备下杀手,绑住崔尼蒂的黑袍人再一次吐出灰雾。

    当他伸出食指的时候,我已经冲到他身边,抓住那根食指使劲儿一掰,黑袍人立刻发出惨叫。我觉得他这控制灰雾的能力来自于他脸上的面具,于是试图扒开他的面具,却发现那张面具像是在他的脸上扎根了一样,将它揪起来,就像是在撕扯他的脸皮。,

    这反倒更坚定了我的猜测。

    抢在我之前,富江那边传来惨叫,只叫了一声,就像是被扭断脖子的鸭子般消失了。我朝那边望去,只见富江提着一张血淋淋的面具,被她扒下面具的那个家伙,脖子以上的位置都是红色的肌腱。

    他的皮连同面具一起被剥了下来,片刻后就停止了呼吸。

    富江嫌恶地将那张面具扔在地上,一脚跺断了另一个躺在地上的黑袍人的脖子。简和约翰目睹这残忍的一幕,完全呆滞了,好半晌,猛然转过身去发出一阵作呕声。这下子,我也完全没有兴致去揭开黑袍人的面具了,利索地打断了他的脊椎。

    五个黑袍人从出手到死亡不过是一分钟的事情,这个结果显然出乎其他黑袍人的意料,而且也令他们措手不及。正因为他们不是故意袖手旁观,所以目睹被富江撕开脸皮的黑袍人的惨状,不由得骚动起来。

    施展灰雾绳索把戏的黑袍人死亡后,捆住崔尼蒂的绳索却没有消失,我在上面找不到任何绳结,它显得浑然一体。我不得不将她拖过去,和其他人聚在一起,不过富江她们也没有解开这条绳索的办法。崔尼蒂愁眉苦脸地诅咒着将她变成这副模样的黑袍人。

    “我要将他的脸给扒下来”她发狠话。简和约翰回想起之前的景象,不由得一脸惨白。

    “真有意思,这些灰雾似乎和灰石差不多。”富江扯了扯那条绳子,结果发现自己的力量也无法将它扯断,于是饶有兴趣地对我说:“还记得席森的话吗?”

    “你指哪一句?”

    “获得超能力的魔纹使者在古代被看作是巫师学徒。”

    我明白她的意思了。

    “你说这些家伙施展的力量,是巫师的法术?”

    “你不觉得很像吗?”

    “不过他们的身体可是普通人。”

    “什么行业都不缺乏半吊子,不是吗?”富江恶意地扫视着这些黑袍人,“一群半吊子巫师?”

    不过,就算是半吊子的巫师,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五个黑袍人的死亡,不过是因为错估了我们的力量。

    “我有一个感觉,他们要认真了。”我试图用轻松的语气说。

    “噢,是吗?那么我也要认真了。”富江揉着手腕关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