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零零章 狂甲天尊
    “传法堂长老白振侠?”

    张信心神微动。这个名字,他没听说过,可眼前此人,他却认得。

    当日雷照与他谈拜入神海峰事宜,以及上交改良灵法之时,此人就列席于雷照身后。

    那也就是说

    心念至此,张信顿时目光骤冷,立使独霸刀横空飞舞,遥指对面。

    “你是与雷照师叔同行之人?为何出现在此?如今雷副座何在?”

    “师弟你又这何必明知故问?我不信师弟,就猜不到真相。”

    白振侠那皱纹纵横交错的脸上,洋溢着笑意。步伐则悠然自负,随着他一步步行来,那九级的灵压也随之散开,覆盖这百丈方圆之地。

    使得此地附近群聚来的邪兽,都纷纷现出痛苦之色。

    张信初时亦心神微震,可随即那枚被他挂在胸前的神师舍利,就已自动激发,一阵氤氲蓝光将他身躯笼罩,抵御住了这灵能压迫。

    他的身影,则依旧在那尊金属傀儡的肩上傲立,眼神狂狷轻蔑的俯视着数十丈外的那位白发老者。

    “猜是猜到了,可我不懂,你一个功勋赫赫的堂堂传法堂长老,有什么理由要勾结外敌,变节反叛?”

    “功勋赫赫?”

    白振侠的笑容,又诡异了数分:“确实,能在寿命将近的时候,被玄宗授予传功长老之名养老,确需一定功勋不可。可这又有什么用?难道能让老夫折损的寿元补回来?你大概是想不到,老夫现在,才年仅六十,却已垂垂老矣!”

    伴随此声,他的身后赫然一个符阵亮起,随后引发轰然震响,使二百丈外通往三层的那处出口,亦大面积的坍塌,令周围无数的土石,轰压落下。

    更有一尊身达两丈,气势轩昂魁伟的精钢傀儡,出现在他的身后。

    烟尘飞扬中,张信却都未往那出口的方向看上一眼,只释然一笑:“寿元?原来如此!所以才晚节不保,做出这样的蠢事?”

    “这个晚字,当真用得好。罢了,老夫随你怎么说。”

    那白振侠已经步至张信身前三十丈,也在这个地方,他微一顿足:“我知道的,似你这样的天才,又怎可能理解我们这等庸人的苦楚?”

    说到‘天才’二字时,白振侠的语声就又转为阴冷,满含戾恨。在他身周左右,更是现出两枚青色风刃,虽只十丈,可仅只是那逸散出的风劲,就已将周围的地面石壁,都斩出丝丝裂痕。

    只是在他之前,那尊金属巨人却已先一步动手,肩上的一对肩载式火神机炮,蓦然泼洒出一片金属风暴。那力士亦在同时闪动,在磁悬浮系统的推进之下,以肉眼不能见的极速,冲击向前。

    那白振侠明显吃了一惊,却依旧从容的将两道超越二十九级的风刀斩出,人则避往他的精钢力士身后。

    短短一瞬,虚空之中就发出阵阵铿锵声响,两具火神机炮轰出的弹药,似如狂风暴雨砸在那钢铁巨人肩上。巨大的冲击力,不但使这巨人不得不狼狈退步,体表更出现数以十计的弹坑。而随着弹药炸裂,更有点点雷光散逸,笼罩住了这巨人周身上下。只是白振侠这尊精钢傀儡,自有抵抗雷击之法,那些雷爆弹的效果不佳。

    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张信的金灵力士,也已强行破开了两道风斩,冲抵而至,‘斩钢戟’狂猛挥下,与精钢傀儡手中的巨剑交击。

    随着一声尖锐难听之至的震响,那口钢铁巨剑,竟就被‘斩钢戟’摧枯拉朽般的将之斩断。更顺势向前,砍入那钢铁巨人头部,依旧是如切腐木,毫不费力。

    眼见这钢傀儡,就要被那‘斩钢戟’一分为二,可那后方的白振侠却不惊反笑。

    “真不愧是未来的灵术宗师!日月玄宗十万年来唯一在入门试,就将姓名刻入篆星楼的天才人物。只短短二十日不到,你的这门力士,竟又有了这等变化。只区区二十五级,却能速败老夫的三十二级钢傀儡。”

    “承蒙夸奖!”

    张信也是大笑:“其实我那灵儿妹妹,也让我把名号改成‘狂甲天尊’来着。”

    在声落之刻,那尊钢傀儡已被‘斩钢戟’从中央斩开。也就在这刻,张信只听对面,蓦然传出一声轻斥。。

    同时有一张符凌空飞至,张信只扫了一眼,就瞳孔微凝,现出讶然之意。

    “镇灵符?”

    那不但是镇灵符,且是三十级以上的阶位!在日月玄宗的兑换体系中,价值至少三千点十四级贡献!

    可他身下的金灵力士依旧不退反进,独霸刀亦从半空斩下,意图将那符彻底绞粉碎。

    只是这张符却先一步散出灵光,一团灵辉压下,遥遥指住了金灵力士。使这尊金属巨人,身形一窒。在冲刺途中动弹不能,几乎跌倒在地。张信留于那力士体内的神念印记与太乙紫金莲,也无丝毫反应。

    张信面色沉冷,终从那力士的肩上跃下,恰恰避过了上方击下的一道雷光。

    再当他目光,再次与白振侠对视之刻,只见这位白发老者,正笑意盈盈,满眼的得意。

    “准确的说,是三十二级的镇灵符!老夫可非是狂妄无知之辈,岂不知你的改良力士,实力强横莫测,绝不能将你当成初入门的弟子看待?今日敢对你出手,自有依仗!”

    张信则面色古怪的看着空中,那镇灵符的实体已片片粉碎,可上方的符文却依旧残留于空,且灵光耀目。

    “你们为我,倒还真舍得。本狂刀,是不是该感荣幸?”

    “我那主人对你,确是重视有加!可还不仅仅止如此”

    白振侠莞尔一笑,又微一抬手,使两张泛着明黄光泽的符浮于身外。“我劝你最好是束手就擒,否则灵术无眼,老夫未必就能手下留情。你今日随我离去,也未必就不是你的福气。我那主人,可是对你欣赏之至。”

    张信的目光下望,随后唇角微抽,认出那正是四十级的‘金风符’。可他的面上,却依旧毫无畏色,反而充斥着嘲意。

    “福气?意思是要我狂甲天尊也卖身投靠?本座可不觉得这是福,我张大天尊好好的大派弟子不做,要跟你去当过街老鼠?”

    白振侠闻言,则‘嘿’的一哂:“你才是什么不懂!什么大派?这堂堂日月玄宗,迟早要彻底烂掉!废话少说,老夫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可他语未说完,那空中的独霸刀,就忽然发出‘铿’的一声震鸣,使那白振侠微一蹙眉。

    随后他就见对面,张信正下巴微抬,微阖着眼睨视过来,神情姿态都饱含着桀骜与不羁。

    “最近我狂刀少有出手,只靠这尊力士包打天下,看来真是被人小瞧了。这尊力士不能用又怎样?你一个战力都不到一百二的渣滓,又如何敢来挑衅战力一百六的本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