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1 迷雾的世界
    181迷雾的世界

    我们和马赛寒暄了一阵,才知道他正准备去不远处的墓地探望死去的父亲。之前提起过,大部分在十年前的大火中丧生的精神病院病人都在那块墓地有一座墓碑,尽管他们的遗体或衣冠并不实际埋葬在那块墓地中——这是一种对当年那场悲剧表示悼念和警惕的决定。马赛的父亲和母亲是本镇人,因此那里的确是他们真正的墓地。虽然马赛固执认定母亲艾琳没有死去,但是却接受了父亲已经去逝的事实,这是因为他亲眼看到过父亲的遗体。

    尽管被确诊为绝症的是艾琳,但是她的丈夫蒙克比她死得更早。

    我们问起小斯恩特是否在公寓中时,马赛很遗憾地告诉我们,小斯恩特一直在外地处理公事,现在还没有回来,但是他收到了确切的音信,最晚也是在日落前,小斯恩特一定会回到公寓主持这次聚会。马赛知道我们都是小斯恩特宴请的客人时,显得十分高兴。

    “这些年来,我和斯恩特哥哥一直保持联系,不过他的事业十分忙碌,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他对我很照顾,负担了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一直很想当面向他致谢。明年我就要高中毕业了,打算去找份工作,可是他执意我去上大学,我想趁这个机会和他谈谈。”马赛虽然在面对陌生人时显得腼腆和青涩,但并不是十分内向的人,很快就能和对方打成一片,熟络后也比常人更加坦率,并不忌讳谈起自己的事情。

    “毕业后你想做什么呢?”虽然恩格斯和小斯恩特不对付,但是在马赛的就业上秉持着类似的观点,“现在高中生能做的都是体力活,你的身子可不够壮实。去读大学吧,马赛。”

    “我不想和父亲一样。”马赛斩钉截铁地说,显得十分抗拒,父亲的故去在他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恩格斯看到他执着的眼神,知道想让这个年轻人回心转意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而且现在不是辩论此事的好时机。

    “好吧,如果这是你的决定,也许我可以在警局给你留给位置。”恩格斯装作认真地问,“你想当个警察吗?马赛。”

    “如果我实在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工作的话。”马赛笑起来。

    恩格斯和荣格决定在宴会前到公寓里逛逛,反正他们迟早要进去。恩格斯虽然在公寓建成后一直没有来过,可他曾经陪他已经故去的老母亲在精神病院里呆过一段时间。之所以这些年来抗拒踏入此地,祭祀诅咒之类只不过是托词,大部分是心理因素在作怪。至于荣格,身为安全局高级成员的他,免不了要和这些诡异的事情打交道,自然不会被“进入公寓就会成为祭品”之类的说辞束手束脚。

    我和富江决定陪同马赛的墓地去瞧瞧。虽然觉得那个地方太显眼,秘密祭坛建造在那儿的可能性不大,不过确认一下总没错。

    “这个小子流着他父亲的血,也只有心爱女人能够管教他,就像艾琳对蒙克一样……”恩格斯和马赛告别后,悄悄对荣格这么说着,顿了顿,叹息道:“希望他比他的父亲幸运,能找到一个和他**不一样的好女人。”

    我一直在想,马赛知道当年大火的隐情吗?知道害死他的父母的就是恩格斯一伙人吗?从马赛的表现来看,他并不知道太多的事情。可是他和小斯恩特的关系不错,为什么小斯恩特不告诉他?还有,他在这次事件中又是站在什么立场,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我可不觉得马赛的归乡只是个巧合。

    富江主动和马赛搭话,旁敲侧击地试探他到底知道多少事情。我不怀疑她在这方面的才能,不过她的确没有套出太多的消息。马赛知道的甚至还不如我们知道的多,他最大的不妥只在于离开故乡后,时常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

    “一开始我吓坏了,以为自己出了什么毛病,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呼唤。”马赛谈起梦境时,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忧郁和耿耿于怀,旋即强迫自己露出笑容,“看过克鲁苏神话吗?对,克鲁苏的召唤,不过心理医生说那是童年的记忆和阴影在时间中扭曲变形后的幻象。可是,就算这样,也证明当时一定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不是吗?我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以来,这个疑问都在折磨我,让我怀疑现在的自己是不是真实的。”,

    我理解他的感受,因为我也曾经和他一样,记忆中有一块模糊的空白,即便我知道那是末日幻境中的故事,但是,即便看到自己留下的日记,仍旧有一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纠缠着自己的灵魂,那就像是自己的感知、生活和情绪处于一种梦幻和现实混淆的世界里。现在的我是真实的吗?现在我所遭遇到,和正在做的事情,是发生在现实中的吗?

    我有时甚至不敢想,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孩子的英雄梦……

    我想拨开缠绕在这个生命中的迷雾,然而这片迷雾中,有太多的爱憎,太多的得到和失去,让我无法摆脱。

    “你真的想知道自己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对他说,“也许,那会让你失去许多东西。”

    马赛脸上浮现犹豫的神色,我知道自己说进了他的心里。可是半晌后,他的回答意外地坚决。

    “我虽然经历不多,但并不代表我是个傻蛋。当心理医生告诉我,那些梦是我心中的阴影时,我就知道了,那大概不是什么好事情。也许找回它会让我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但我已经不想再这样懵懂地生活下去了。”马赛盯着我,眼睛清澈而明亮,“孩子总得长大,不是吗?”

    “……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祝福你,马赛。”我很想对他说——无论他遇到了什么麻烦,都欢迎来找我帮忙——不过我始终没有说出口,因为我不确定他会遇到怎样的麻烦,而自己是否可以承受他即将遭遇的困境。我的肩膀还没有强壮到能够将太多的人抗在肩膀上,虽然我已经比当初和咲夜在一起更加强大,但是仅仅是玛索一个人就已经让我焦头烂额了。

    我知道自己无法成为所有人的英雄。所以,拥有一份力量,就去拯救一个人,若得到一百份力量,才能拯救一百个人。

    但是不止我在成长,敌人们也正在大步前进。

    墓地修建在一块平缓的山坡上,没有栅栏和大门,除了一条卵石小道贯穿墓地内外,四周都是茂盛的树林,可以说,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能进入。墓地里没有树木,碎石和泥块的地面被压得严严实实,仔细分辨能看到许多脚印。虽然没有铺砌石板或水泥,但也十分不利于植物生长,只是偶有几处长出生命力旺盛的杂草。

    残留着专人打理的痕迹。

    墓碑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每一块只占据不到两米方圆的面积。有许多墓碑上没有写清楚死者的名字,甚至于墓志铭也极为相似。这些都是在那场大火中失去相关资料的死者的墓碑,不乏罪犯和流浪汉。当时计算机管理还没广泛运用,资料档案全部是以纸质媒介保存,一旦被焚毁就很难再找回来。

    我们刚靠近墓地,就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只有一个人,西装革履,戴着墨镜,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明显不是墓地管理人。他的怀里捧着一束黑色的郁金香,伫立在墓碑前似乎在哀思,直到我们走近都没有朝这边看一眼。

    我和富江看到他时没有任何讶异,有人扫墓不是件稀奇事,反倒是马赛盯着对方,脸上浮现几分犹豫。时隔多年,马赛已经不太记得自己亲人的墓碑在哪个位置了,只能凭着模糊的印象,一边察看碑铭,一路走过去,结果发现艾琳和蒙克的墓碑就在那个男人的身边。

    艾琳和蒙克是合葬在一起的,似乎不知道谁来探望过了,墓碑被清洁过,碑前搁着一束紫色郁金香。而紧邻着右手边的那块墓碑上,明确写着“斯恩特”这个名字。那个哀思的男人就站在斯恩特的墓碑前,弯腰将黑色郁金香放上去。

    这些若隐若现的联系都在暗示,这个看似成功人士的男人和埋葬在此处的三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男人转过身来,即便隔着墨镜,我仍旧清晰感觉到审视的目光在我们三人身上打转,最后落在马赛身上。看不出他的情绪,他和荣格一样,板着脸,就像一块被风雨磨砺得坚韧的顽石。当他摘下墨镜的时候,马赛的身躯微微颤抖起来,迸射出激动的神采。,

    “好久不见了,马赛。”男人低沉的嗓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斯恩特哥哥。”马赛上前一步,和对方用力拥抱在一起。

    我和富江对视一眼,这个男人果然就是这次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山顶公寓的产权拥有者小斯恩特。

    小斯恩特的年龄比马赛大上将近一倍,但是从外表看来,比他的实际年纪更年轻一些,所以和马赛站在一起时,说是兄弟关系也不会遭人非议。只是马赛身上尚未褪去的学生哥的稚嫩和青涩,更衬托出那个男人沉稳的气质。

    排除年龄和气质,小斯恩特的相貌和马赛相近,但比马赛更加俊逸。头发整整齐齐地向后梳,柔顺滑亮,只留下一缕深紫色的发梢顽固地在额前翘起,显然经过发型师之手。一双鹰目较之常人更加威严锐利,鼻梁高挺,架着一副单边眼镜,一条银白色的链子从镜架上延伸出来挂到脑后。

    昂贵得体的西装内衬的扣子全都扣了起来,遮住喉结,领带也扎得一丝不苟,紧凑得令人怀疑他是否能够呼吸过来。一条坠链悬挂在西装外,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摆,在煦日的光芒中耀眼生花,坠饰正是曾经在艾琳身上和噩梦中看到过的那种变形的十字架。

    小斯恩特就这么堂堂正正地昭显着自己的身份。毫无疑问,他继承了自己父亲的事业,成为了那个或许隶属于玛尔琼斯家的神秘组织的代言人。

    面对马赛时,他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哥哥,亲昵而和蔼。可是当他将注意力转回我和富江的身上时,就重新变回了那个居高临下的主宰者。

    “马赛,这两位是你新交的朋友吗?”小斯恩特问道。

    “是的,这位是克劳,还有克劳的未婚妻碧特小姐。”马赛一无所知,兴奋地将我们介绍给小斯恩特,“克劳是我的朋友,他帮了我许多忙。”

    “多谢两位对马赛的照顾。”小斯恩特就和常人一样致谢,又充满歉意地对马赛说:“原谅我,马赛,我实在太忙了,一直没时间去看望你。”

    “没关系,我能理解。”

    “不过,你今年回来得正是时候,就当是在这儿打工吧,在这里帮我一阵,学校那边我会解释,这样我就能腾出时间了。”小斯恩特温柔地看着马赛。

    “没问题,我正准备高中毕业后就出去工作呢。”马赛装似不经意地回答到。

    小斯恩特诧异的表情就像是在证明马赛之前对我们说的话,他不希望马赛高中后就中止学业。不过,他同样注意到马赛眼底的固执,并没有在这里就此事深谈。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我对你的事情忽略太多了。”小斯恩特只是如此说到,“现在,做你该做的事情。”

    “是的,我们需要谈谈。”马赛推了推眼镜,将视线移回父母的墓碑上。

    “我想,马赛需要一点个人空间。”富江隐晦地暗示道,背着马赛上前一步,与此同时,我也发动速掠,瞬间来到小斯恩特的背后,用左轮顶上他的腰际。小斯恩特的现身真是出人意料,可也省却了我们的麻烦。放在一天前,也许我们还需要和他维持关系,以免做出打草惊蛇的行为,不过现在,我们可不是在和一个友善的绅士打交道。

    我在小斯恩特背后,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却感觉到他的身体明显僵硬起来。我注意了一下他的手腕,并没有看到魔纹,他也许久经阵仗,不过看上去并没有获得超凡的力量。魔纹使者要用暴力对付一普通人简直是手到擒来。

    “不好意思,似乎风向变了。”我轻轻在他耳边说。

    小斯恩特的身体却在此时放松下来,我感觉得到他的心跳,已经从先前的急剧变得平稳。身为一个普通人,这个家伙的心理状态真是好得无以复加。

    “你说得对。”小斯恩特的声调和动作就像是没有受到威胁般自然,转身带我们朝墓地一侧行去,“来吧,我们会有共同的话题。”

    我们离开没有一点遮蔽物的墓地,进入葱郁的树林中,确保马赛无法清楚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才停下来。,

    “好了,能将那个硬家伙收起来了吗?放心吧,我不会像疯狗一样大喊大叫,那可不太符合我的身份。”小斯恩特保持着那种高贵稳重的气质说。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富江问。

    “当然,情报局,对吗?别说这些没营养的话,你该知道我才是这里的地头蛇,镇上和警局里都有我们的人。”小斯恩特平静地回答。

    他的态度让我们无法确定,他是否知道我们暗地里的身份。虽然活动区域、力量方式和组织状态不尽相同,但同样是涉及末日力量的人,我不觉得他们会不知道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三个末日组织:末日真理,网络球和黑巢,以及天选者的存在。也许,正是末日力量愈加清晰化的今天,才迫使这个神秘组织加快天门计划的脚步。

    天门计划通过祭礼产生的噩梦世界能够极大程度地影响现实,但又同时限制了天选者的力量,就算魔纹使者,在纯粹又不完整的精神世界里,并不比普通人强大太多。如果祭礼完成,他们成为那个世界的管理者,那么就算是拥有使魔的三极魔纹使者也几乎没有胜算可言。

    创造一个如梦似真的世界,这样的技术即便在接收了管理局末日科技的末日真理教中也没有发展出来。

    虽然一直没有看到末日真理的人出现在镇子上,但我同样不认为,他们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全然不晓。

    小斯恩特所代表的神秘组织,究竟在三大末日组织包围中处于怎样的立场和态度,这点值得令人琢磨,也是我们不能立刻打破局面的制约。

    “你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富江开门见山地说。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小斯恩特用一种嘲弄地口吻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收获,我想知道你们能付出什么?”

    “不,我们不会付出。”我说:“至少现在不想。因为你在我们手中,不是吗?”

    “真是强盗一样,情报局的人都是这么做事的吗?”

    “也许吧。”富江只是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