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九九章 吓死我也
    在四层地窟之下,张信正驾驭着脚下的金灵力士,玩命的往回程奔逃。在他的身后,赫然是一头庞然大物!

    那怪物身长六丈,下为蛇尾,身有八臂。此时口吐蛇信,怒目嘶嚎。而这家伙正有六条手臂,都各自生出两丈长的骨刀,从四面八方向他削切斩击过来。竟是锋锐无比,刀锋掠过之处,无论是何物质都是摧枯拉朽,切口平滑之至。

    且刀速也是快到肉眼难见,张信的雷电四型,疯狂的向身后射击,泼洒着弹药,却完全无用。

    半空中火花四射,2型小电磁炮那高达六倍音速的炮弹,还在半空中就被那骨刀斩成了碎片!

    此时唯一能让张信欣慰的,是对方的速度,并不比雷电四型的磁悬浮系统快上多少。那家伙的蛇躯,虽是在地面狂猛的扭动着,可双方的距离,并没能拉近多少。

    而真正威胁到他的,却是那狂暴浩瀚的意念威压,还有那八臂怪物往这边投射的骨矛。

    前者让他脑海之内撕裂般的痛苦,意念近乎崩溃。而后者的威能速度,则比之他的小电磁炮,不知强了多少。

    一矛投出,都是肉眼难见的白光!威可开山裂石,轰至之所,必是碎石爆裂,山摇地动,出现百丈深坑。

    张信感觉这骨矛,已经有超越四十级术法的威力。没有上官玄昊五十七级风灵斩斩切山峰的夸张,可却也威势磅礴。虽都被他操纵金灵力士避开,却使前方窟道,开始大面积的塌陷。可能只需再有两击,就可能将他的前路拦截。

    这使张信心中微沉,想着这样的塌方之势,以小吞天的土系术法,可未必就能支撑得住。

    可也在这时,薛明月那清朗的声音,蓦然在他耳旁响起:“此间有我,你速速离去,尽早回归地面!”

    这声音似如天籁,然后一股温和厚重,可也同样强横浩瀚的灵能,充斥这地窟内每一寸角落,使得张信几乎崩溃的元神,为之一松。

    当张信回头望去,只见那上方的薛明月,已显出了身影。御使四口碧蓝色的飞剑,在其身前交错盘旋,与那八臂妖魔的刀锋碰撞交斩,溅射出无数的火点。

    而薛明月本人,则以手结印,仅仅须臾之后,前方一百丈空间,都赫然被一片冰雪风暴淹没,

    便是那头八臂邪魔亦未能完全抵御,浑身厚实的鳞甲,瞬间被那冰风碎刃斩出了无数伤口,鲜血淋漓。

    只是妖邪一类的肉身素来强横,恢复的速度也是快极,只一个呼吸,那些伤势就大部复原如初。

    可紧随之后,却又是一杆犀利无匹的风矛,从那伤口中蓦然刺入。将八臂邪魔的躯体彻底洞穿!

    此时更有点点奇异的粉末,随着那狂风,卷入到那怪物的体内。就在与那血肉接触的瞬间,蓦然燃烧起了点点绿火。终令那八臂邪魔,发出了一声痛吼惨嘶。

    张信一直注目看着,心中不禁暗道了声厉害!

    这个薛明月,自七十年前开始,就一直供职传法堂,他身为上官玄昊时,一直都未见此人出过手。

    可今日亲眼目睹,却颇觉惊艳。不出意料的话,那头十三级的‘八臂蛇魔’,势必要被其碾压。

    而随即张信,又偷偷擦了擦自己额上的冷汗,暗道侥幸。

    他敢冒险到这四层之下,是因有原空碧为依靠。事前也屡有暗示,想让原空碧在他入四层之时,小心看护。

    结果原空碧至今都不见踪影,反倒是要依靠薛明月之助,才能安然脱身。

    可张信真不敢想象,如这薛明月,亦是一位如司马信德那样的人物,自己会面临何等样的绝境。

    难道要如叶若说的,再克隆一具身体,再复制脑电波与记忆?

    “好惊险哦喵!刚才差点吓死若儿了~”

    张信才想到叶若,叶若就已出现在他的视界中,正拍着胸脯,心有余悸的说着:“主人你速度再快点,若儿已检测到附近,还有几头类似的邪魔出现。都是十三级到十四级的辐射强度,**能力,也都快超越我们联邦那些二级基因战士了。”

    张信知道她口内的所谓的二级基因战士,是指解开二级基因锁的强者,与二级念力师相当。

    不过他对这些高阶邪魔,却毫未有担忧之意,知晓这些存在现身之后,第一个要找的绝不是自己,而是正气势磅礴,碾压着对手的薛明月。

    且估计它们也活不了多久,这些邪魔再这个时候暴露,那就只能沦为藏灵山分院的砧上之肉,任由宰割,

    此间十大神师,两名天柱,还有一位‘天域圣灵’。别说是这十数头十四级的妖邪,便是再来三五位十五级以上的神魔,也只能饮恨于此!

    这地窟之下,真正让他顾忌的,还是那些蜂拥而至的低阶邪兽。

    张信继续驾驭脚下的雷电四型,往前狂飙飞驰,只是须臾间,就将那八臂蛇魔与薛明月的身影,远远抛在身后。

    前方已可望见小魔犀的身影,这小家伙感应到张信示警之后,就也掉头逃跑,赶在了张信的身前。

    此时当张信与之回合,那小吞天就将前蹄重重一踏,使得他们身后,大片的碎石塌陷,彻底将这后方窟道堵住。

    “干得漂亮!”

    张信哈哈大笑,又特意跳到了小吞天的背上,拍着他的颈背,以示嘉奖。

    小吞天此举,将无数的兽潮,截在那些塌方的土石之后。

    至于薛明月与他身边的几位传法堂灵师,张信则毫不在意。修为到了他们那个地步,哪怕是被埋在了千丈深的地下,也自然有办法出来。

    接下来张信又顺手从那装甲箱内取出了几个弹夹,为自己的金灵力士装填补充。

    此处距离他们下来的窟口,已经极近,只有不到一里。可在张信看来,现在还远不到放松之时。

    也就在这刻,张信蓦然心生警兆。未有丝毫的迟疑,他身下的雷电四型挥戟就斩。

    三道戟影掠过,将三团斩来的犀利风刃,都斩成粉碎。紧随其后,张信又将那‘相变盾’,立在了小雷犀身前,把那轰击过来的几道雷电,全数吸收化解。

    “灵隐术!”

    张信目中冰冷如刀,看向了那风刀与雷电的来处:“是何方鼠辈?”

    对方是用灵隐术来隐藏身形,可能够在这千页峡洞窟下使用灵术的,除了那些王兽之外,就只有灵师。

    而仅仅须臾,就有一位身穿黄色袍服,满脸诡异笑容的老者,从那黑暗无人处悠然行出。

    “传法堂长老白振侠,见过师弟!半月不见,师弟你别来可还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