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女婴,守护!
    清河县,聂家村。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庄。

    乱世之下,狼烟四起,到处是打砸烧杀,人心,已经变得黑暗,到处都是尸骨残骸。

    而这聂家村,虽稍微好点,不像别处一般,到处都是亡命之徒,可是举目望去,却也是一片萧颓之气,到处是房门紧闭,冷清刺骨!

    然而,就在这样的大街上,一白衣书生打扮,背着一柄入鞘铁剑的男子,却漫步在这里。

    “这就是乱世呐!”男子看着聂家村的一幕,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苦笑,脚步却是不停止!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和燕赤霞离开的卫子青!

    御剑术共有九重,一重一登天,在三天前将御剑术修炼到第三重之后,卫子青便和燕赤霞告别了!

    本想邀请燕赤霞一同离开兰若寺,可是燕赤霞最终还是拒绝了。

    正如他说的,这世间,已经乱了,以其和人打交道,他还不如在这兰若寺镇守四方,和一群鬼魅谈天说地来得实在!

    不过也承若,若是有一天,卫子青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必然会为他赴汤蹈火,随叫随到!

    听到这话后的卫子青并没有再强求,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清河县,无他,只因为心中,终有一事,有些放不下!

    寻找了些时间,终于寻找到了一个老妪,卫子青直接拦住了这老妪,那老妪脸色大变,还不容许卫子青开口,便已经发转身逃离。

    卫子青微微楞了下,脸上带着一丝的苦笑,这世道,已经是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了。

    无奈,只好在找,这一次,终于寻找了个中年男子,或许是看见卫子青还算面善的缘故,这男子倒是没有逃到。

    不过在听到卫子青询问的事情的时候,脸色也是一变,有些警惕道:“最近两个月出生的婴儿?你问这个做什么?”

    开口便问最进谁家生了孩子,也难免会这般令人警惕了,不过卫子青却早已有了借口,随便忽悠了过去。

    在这男子半信半疑的目光中,终于得知了就在这聂家村,一个叫聂宝树的男子两个月前刚诞生了一个女婴。

    “女婴,两个月前,那么就是她了吧?”低喃了一声,卫子青直接朝着刚刚那男子指路的方向走去。

    聂宝树的家很好找,一间小院,显得有些破旧,门口推着些材火,远远的还没走到,便听到一阵阵婴儿的哭泣声,以及妇女低声安慰的声音。

    ……

    聂宝树看着被自己妻子抱在怀中,依旧哭个不停的孩子,脸上满是愁云密布,两个月了,自从这孩子出生之后,原本就已经要垮下来的家,更是显得摇摇欲坠。

    自己本就是一个看天吃饭的农民,如今这乱世,人心险恶,老天更仿佛是要捉弄这世人一般,年年大旱,颗粒无收。

    如今,妻子奶水不足,这孩子,更是已经饿了快一天了!

    “当家的,你找找看,还有没有米,熬点米水给小倩喝喝吧,我们大人没事,可是小倩可还是个两个月的婴儿啊!”

    聂夫人抱着女婴,想要让这女婴安静下来,可是讥饿中的婴儿,尤其还是个只有两岁大的孩子,如何能受得了,当下哭得更是大了起来。

    “米……米……那里有米啊,这世道……哎……”聂宝树满是绝望的抓着自己的头,这孩子的哭声,让他心如刀割。

    大人可受苦,可是孩子呢?当真就能受得了?尤其还是自己的骨肉啊!

    想到这里,聂宝树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从一旁拿出了一把菜刀,这一幕,看的聂夫人脸色大变,紧紧的抱着女婴尖叫道:“当家的,你疯了,你这是要杀了小倩?你不能这样做啊,这可是我们的骨肉啊!”

    “夫人,你这是做什么?虎毒不食子,我聂宝树虽穷,可是还不至于如同外面那群畜生一般呐!”

    “那你拿刀做什么?还不赶紧放下!”听到聂宝树这话,聂夫人这才松了口气,可是脸上依旧满是害怕之色。

    “我放下刀可以,可是总得先让孩子有得吃吧?”聂宝树撕扯开手中的长袖,露出黎里面那黝黑的臂膀。

    “当家的你……”聂夫人脸色一变,随即捂着自己的嘴巴抽泣了起来,她如何还能不知道,这当家的,这是要割自己的肉,喂自己的骨肉啊!

    聂宝树轻叹一声,他不怕疼?

    不,只是,若是自己这一点肉,能在这乱世,让自己的孩子,活得好好的,那又如何?

    当下就要拿着刀割下自己的一块肉,可是就在这时,大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当家的,这是……”聂夫人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快速走到聂宝树的身边,紧紧的盯着大门口。

    那声音,不过传来几下,便已经安静了下来,聂宝树紧握着菜刀,护在聂夫人和孩子的身前,许久也不见那门口有何动作,壮大了胆子去开门。

    门已开,门口却空空荡荡的,丝毫不见人影!

    然而就在这时候,聂夫人却发出一阵惊叫,捂着自己的嘴唇,聂宝树顺着自己妻子的目光看去,在那地下,一个木制的篮子中,静静的躺着几颗鸡蛋。

    而在鸡蛋的下面,更是半篮子的大米!

    “当家的,这是……这是菩萨显灵了吗这是……这怎么有蛋有米啊?”聂夫人脸上泛泪,那聂宝树也是浑身激动的颤抖着。

    不过终究是男子,看着那哭泣的婴儿,当下反应过来,将那鸡蛋和大米抓起,静静的锁起大门。

    依稀间还能听到这房子里面,传来聂宝树那颤抖的催促声:“还楞着做什么?赶紧给小倩熬米粥去啊,快,快点,孩子快饿坏了!”

    ……

    聂家前方白米处,一颗奄奄一息的老树上,卫子青静静的站在那里,远远的观看这一幕,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在这乱世中,丢家弃子,甚至是因为讥饿,吞噬自己孩子为生的人并不少,而这个家,对于她来说,虽穷,却也算是不错了吧!

    至少,她的父母,还算是一个人!

    风,吹过,带起几片落叶……

    卫子青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枯树上,看着那婴儿的声音停止,看着那夜色渐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