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92章 试训
    圣保罗最大的贫民窟,位于郊外丘陵的小山坡上。

    凹凸不平的窄小巷道,杂乱无章的临时搭盖,歪七扭八的电线杆,还有那凌乱不堪的线路。

    这就是巴西的贫民窟。

    居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从事着看门、保安、送货、环卫、家政、服务员,甚至是街头流浪汉,更少不了一些人从事灰色行业。

    也因为这里鱼龙混杂,所以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噪音不断。

    巷道深处突然传来狗叫声,早出晚归的居民的摩托车声,路口小贩的叫卖声……

    清晨,天色微明。

    山坡上一栋简陋小平房二楼的房间里,一个早起的年轻人躺在乱蓬蓬的床上,静静地听着来自外面的动静。

    他叫马科斯·塞纳。

    从小就居住在这里,但马科斯·塞纳兄弟俩跟贫民窟里其他同龄人不同,他们从小就被父母送进了圣保罗足球学校,接受正规的足球培训。

    虽然很快就因为贫穷交不起学费而被迫辍学,但在圣保罗足球学校的学习经历,还是让马科斯·塞纳成为这一片贫民区里所有人都公认的,最有希望成为职业球员的人。

    哪怕是到了三年前,父亲离世的前一刻,他都还在这么想。

    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拿高薪,带着家人,离开这一片该死的贫民窟,住进大马路对面,那一片高大现代建筑,犹如天堂一般的富人区。

    这就是马科斯·塞纳的梦想。

    跟贫民窟里无数的年轻人一模一样。

    但很多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奇怪。

    他身体很结实,很强壮,奔跑能力很强,比赛也很拼命,甚至他可以为了抢一个皮球而不顾一切,但他就是踢不好球,就是不被人喜欢。

    从奥布朗库到亚美利加,再到科林蒂安,几乎所有的教练第一眼看到他,都会说,哇,这小子天生就是一块踢球的好料子。

    可当他下了球场,踢上几分钟,他们又都会摇头,用一种很遗憾的口吻说,可惜了!

    他知道,这些教练在可惜什么。

    他们是在可惜,他身体素质这么好,却为什么没有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脚下技术,没有那令人眼前一亮的飞快速度。

    他也不懂,为什么上帝给了他这样一副身体,却不给他这些。

    或许,这就是命!

    自从一年前,他在科林蒂安踢了几场比赛后,他就再也没机会上场了,彻底被打入了冷宫。

    他已经一年多没踢过比赛了。

    尽管,他一直都坚信,自己在平时的训练中,比谁都要刻苦,状态和身体都保持得比谁都要好,可这话跟谁说呢?

    他那个已经在意大利著名球队罗马混入一线队的堂哥告诉他,像他这样的球员,就得到欧洲去,他的风格适合那里,会得到机会的。

    他信,但他没机会。

    阿松桑也替他申请过几次试训的机会,但没有人愿意在他这样一名球员身上浪费时间。

    巴西的足球人才太多了,他毫无优势。

    他没办法,只能等。

    但他感觉得到,自己快要等不下去了。

    科林蒂安的管理层已经不止一次地通知他,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别想再继续蹭津贴了。

    看得出来,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离开,似乎已成定局,可去哪里呢?

    或许应该离开圣保罗,到其他城市的小球队去碰碰运气。

    再怎么样,也总比待在这里强吧?

    嗯,只能这么办了!

    马科斯·塞纳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通往阳台的木门,一股冷空气顿时鱼贯而入,但他就露着精壮的身躯,走上了阳台,呼吸着早晨的空气,倍觉清爽。

    突然,房间里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

    塞纳黝黑的脸上很明显地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快步走回去。

    打来电话的是他认识的周边地区一个小有名气的经纪人。

    虽然他常常自夸自己很有门路,很有渠道,为菲热尔办事,但马科斯·塞纳却知道,他根本就是在吹,他跟大佬菲热尔之间,不知道隔着多少人。

    “喂,塞纳。”

    “马科斯,是我,跟你说一件很要紧的事。”

    “嗯,什么事?”

    “还记得我前几天跟你提到过的葡萄牙合作伙伴吗?”

    “当然记得。”马科斯·塞纳心中腹诽,什么合作伙伴?

    当时他把自己那个葡萄牙合作伙伴夸得跟朵花似的,说是什么葡萄牙赫赫有名的经纪人,多厉害多牛笔,搞得就好像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可他要是真有一个葡萄牙王牌经纪人当合作伙伴,还需要在贫民窟里混?

    “之前他在物色一名中场,我把你推荐上去了,你还记得吧?”

    “哦,记得,当然记得,有消息了吗?”马科斯·塞纳突然心中一喜。

    葡萄牙,好地方啊。

    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巴西球员去了葡萄牙,再以葡萄牙为跳板,进入欧洲四大联赛。

    “对,我刚刚接到消息,他希望你马上起程,到西班牙去试训。”

    “西班牙?”马科斯·塞纳愣了一下,“不是葡萄牙吗?”

    虽然他没读过什么书,但最起码也知道,西班牙跟葡萄牙不是一个地方,好吗?

    “呃……”对方语塞了,“具体的细节我也不大清楚,但听他们的意思是说,有一家西班牙的豪门球队看上你了,让你去试训。”

    “西班牙豪门?试训?”马科斯·塞纳双目圆睁,嘴巴都长得快能塞进一个鸡蛋。

    就他?

    一个已经一年多没踢过一场职业比赛的球员,会被西班牙的豪门球队看上?

    这可能吗?

    “对,马上,越快越好。”电话里的人催促道。

    马科斯·塞纳却摇头失笑,还越快越好,怎么听怎么像是在骗人。

    “行啦,行啦,我对什么西班牙豪门没兴趣,就这样!”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就我?还有西班牙豪门看得上?

    马科斯·塞纳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就算是要撒谎骗人,拜托你们,起码专业一点,好不好?

    真以为我是贫民窟里的那些大爷大妈?

    可等到他穿好了衣服,到阳台上刷牙洗脸的时候,电话却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是跨国电话,哪来的不知道。

    马科斯·塞纳就有点纳闷了。

    “喂,你好,塞纳。”

    “你好,马科斯,我是豪尔赫·门德斯,葡萄牙加斯迪福特经纪公司的总经理。”

    马科斯·塞纳一愣,豪尔赫·门德斯?

    没听说过。

    但却是葡萄牙的,难道……

    “你好,门德斯先生。”

    “是这样的,我跟菲热尔先生有合作,通过他的渠道,了解到了你的情况,但他们跟我说,你担心被骗,所以我亲自给你打电话。”

    马科斯·塞纳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这一次试训来得很急,我自己也措手不及,完全没想到,他为什么会看上你。”

    这话很坦白,但马科斯·塞纳却信了。

    因为他了解自己的情况。

    “看上你的人,是西班牙豪门马德里竞技的主教练,高寒,你可以到网上去查一查,他们现在需要一名中场,我跟他们有合作,推荐了你,他邀请你去试训。”

    马科斯·塞纳顿时怦然心动了。

    难道说,上帝显灵了吗?

    但他可不是那些无知的小孩,所以还是很谨慎。

    “为什么是我?”

    “我不知道!”豪尔赫·门德斯摇头,“或许是你某些特质让他觉得很欣赏吧。”

    马科斯·塞纳顿时无语了。

    “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马科斯,如果你愿意来,我将承担机票和食宿等所有花费,并且我可以承诺,如果你在马德里竞技试训不成功,我立即推荐你到葡萄牙球队去试训。”

    “真……真的?”马科斯·塞纳有些懵了。

    去葡萄牙试训?

    这可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至于说去西班牙,尤其是豪门,那是他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是的,我保证,而且交易会通过菲热尔先生的公司完成,我跟他们是合作伙伴。”

    这话明显要比之前那个小经纪人来得更有说服力。

    菲热尔,这是巴西球员国际转会最有力的担保。

    “马德里竞技的要求很急,时间不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马上安排,帮你订最快的机票,直飞马德里,我会到机场去接你。”

    马科斯·塞纳有些忐忑。

    他知道,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也是他过去梦寐以求的机会。

    可当它到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要做出这个决定,竟然也不是那么容易。

    他足足犹豫了有十几秒钟,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赌一把!

    “好,门德斯先生,我同意去试训!”

    电话那边的豪尔赫·门德斯立即笑了起来,“很好,马科斯,我马上安排!”

    …………

    …………

    “真是一部男人的史诗!”

    高寒和林夏并肩走出了电影院,吁了一口气后,赞叹地说道。

    他们刚刚看了汤姆·汉克斯的荒岛余生,太震撼了!

    “它就像是在告诉我,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放弃希望,都要勇于抗争,希望总会在你意料不到的时候出现!”

    这是高寒从这部电影中得到的体会。

    但林夏却明显不是。

    “你不觉得,现实对汤姆·汉克斯太残酷了吗?”

    “为什么?”

    “突然之间,把他扔到了一个离群索居的孤独荒岛,逼迫着他不得不放下一切,甚至放下自己的爱情,去适应荒岛上的一切。”

    高寒点头,这确实挺残酷的。

    “可等到他适应了,又在突然之间,给了他希望,让他回到了这个原本应该很熟悉,但却又非常陌生的世界,你不觉得很残酷吗?”

    听到林夏这么一说,高寒突然觉得,后面这一条似乎比前面更加残酷。

    支持他在荒岛中生存的信念,就是他所熟悉的这个社会,以及他所深爱的女人。

    可等他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发现这个社会已经陌生得他完全不认识了。

    而他所深爱的女人,也已经嫁给了别人。

    这确实太残酷了!

    “这就是现实吧!”高寒笑道。

    “不!”林夏却摇头,“至少,如果我是那个女人,我一定等他。”

    “嗯?”她最后一句话挺小声的,高寒没听清楚。

    “没什么!”林夏俏皮一笑。

    没听到就算了。

    “走吧!”高寒指了指停在电影院门口的宝马x5。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磨练后,林夏的车技倒是突飞猛进了许多。

    “诶,我跟你说,你应该去学车了。”

    “为什么?”高寒笑着反问,“有免费司机接送,不好吗?”

    林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样你就不用送我回家后,再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啦!”

    “我无所谓,我乐意!”高寒嬉皮笑脸地说道。

    林夏啐了他一口,不理他了。

    本来照理说,应该是林夏开车送他回去,再自己开车回宿舍的。

    可偏偏高寒不让她这么做,说是怕她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开车不安全。

    所以,每一次他们约出来吃饭,或者是看电影啊什么的,最后都是高寒送林夏回家,再自己坐公交车回马哈达恩达。

    林夏也实在是拿他没办法了!

    但高寒却不这么看。

    坐在副驾驶座上,时不时侧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张秀美绝伦的侧脸,很认真很专注地开着车,路边的霓虹灯从车窗里照进来,洒到她的脸上,这一刻,她真的美呆了!

    他就是喜欢在这种带着暧昧的车厢里,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

    但突然间,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打破了他的遐思。

    “喂,哪位?”高寒有些郁闷。

    “是我,高寒先生。”电话那边传来了豪尔赫·门德斯的声音。

    “哦,你好,门德斯先生。”

    “呵呵,叫我豪尔赫就行了。”门德斯笑呵呵地拉着近乎。

    “对了,高寒先生,马科斯·塞纳已经到马德里了。”

    “什么?”高寒有些吃惊,“这么快?”

    “对,刚到,我已经安排他住进酒店了。”

    高寒顿时一笑,“你还真是够效率的。”

    “那是自然,你说越快越好嘛!”门德斯笑道。

    这服务……真心没得挑,比马德里竞技技术部门和球探部门的那群人,不知道好多少倍。

    “行,你明天早上带他过来,我安排试训。”

    “好,好,我一定准时带他过去。”

    “嗯,没事就这样吧。”

    “好的,谢谢,高寒先生,谢谢!”

    挂了电话,高寒才摇头一笑,这个葡萄牙人还真是会做生意。

    “怎么?要引援?”林夏饶有兴趣的问。

    “嗯,我挖到了一枚瑰宝!”

    “真的?”林夏大感意外。

    她对高寒这眼力可是挺佩服的。

    “嗯,培养得好,就是一个顶级后腰。”

    林夏顿时也替他高兴,“那打马洛卡,不是更有把握了?”

    高寒听她这么一说,突然间也是心中一动。

    “明天试一试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