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二章 天性多疑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不过你既然能找到我这里来,不管你是谁的人,你到底想怎么样吧,痛快点.”

    “你看,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是三管事派来的人,啊,对了,我想你应该有三管事给你的关于接受考验者的资料吧,我叫黑夜,还有两个和我一组的叫森达和提娜,不过可惜,他们在来的路上被魔忍杀死了,这个消息你一定要尽快通知三管事.”

    “魔忍?”

    “是的,魔忍再次出现在南大陆,不知道这对于我们魔族是好还是坏……”

    “这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说出你的条件,要我怎么做才能放了我,我不管你是谁.想知道什么你就说吧.而且如果你能守信誉不杀我,我以后可以随时为你提供我所掌握的一切资料.”

    我突然觉得这个掌柜很聪明,很会生存.但是这样的人,他的话却不一定值得信任,如果不是因为强行天妖合一的后遗症竟然让我的卑印也失去了作用,我早就给他下了,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现在就需要些口舌和技巧了.

    “我听说如果一个人说谎,他的心脏跳动会加快速度……但是我不相信.我还听说如果一个人说谎,他的血液流动会快……我也是不相信.最后我听说如果一个人说谎,他的大脑会鼓动……我还是不相信.但是如果这三点都放在一起,那么我就相信了.”我每说一句,掌柜的脸色就苍白一些,最后的时候,已经面无血色,惨笑的看着我,说:

    “你这样对我,我还能说么,就算说了,不还是一样死?”

    我听到这里,突然一指插进他的胸口,穿透他的心脏.掌柜眼睛睁的好大,似乎不相信我会在没有问任何问题的前提下杀他,最后临死前都一直睁着眼睛,流露出不相信的的目光.

    我慢慢的把手指拿出来,看了看上面的鲜血,伸出舌头添了一下,很久没有品尝鲜血了,舒服的我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我睁开双眼,咬破自己的手指,把我的血液滴进了掌柜的口中和他的伤口里,然后蹲在一边等待着他的苏醒.我刚才那一指是很有分寸的,再加上我的血液,完全可以让还没有完全死透的他活过来.

    果然,不久掌柜就虚弱的睁开了眼睛,仿佛还没有缓过神,眼睛里的瞳孔还属于扩散阶段,慢慢的瞳孔开始聚集,最后仿佛是突然发现了我,惊叫一声,颤抖的说:

    “别,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我是通天城的人,我什么都说.”说完恐惧的看着我.

    我还真有些佩服他了,在魔界向他这样的魔族太少了,在死亡的威胁下还坚持嫁祸给其他人,不说自己真正的身份,这样的魔族,我佩服.

    “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刚才只是证明我可以让你死而复生,所以你知道回答我的问题,你就不会死的.”说完,用手轻轻的在他已经愈合的胸口划了一道,露出正在跳动的心脏薄膜,然后在他恐怖的眼神中,轻轻的再他的脖子上划开了一个口子,慢慢的流出血来,最后用手在他的头顶按出一个洞,依稀可见那白色的脑浆.虽然这样,但是他不会死的,因为我那些血液支持着他的生命.

    “好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说吧,我开始问了.你是这间店铺的老板?”

    “是.”

    “这个铺子是叫乾坤妖术店吧?”

    “是”

    “是处在五色城的火域的那间?”接下来的问题,我都询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但是一定让他回答肯定答案的问题.因为以前听人说过,一旦回答对方心里原本就是肯定的问题以及点头次数多了以后,对方就会在心里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以后的回答也会按照这个感觉走下去,说的就全部都是实话了.

    “魔族月家安排人来考验的目的是什么?”

    “暗杀妖狼.”

    “我问的是真正的目的.”

    “暗杀妖狼.”

    我看着掌柜,阴森森的说.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那我就成全你.”说完,在他心脏的位置戳了一下,掌柜全身颤抖哀嚎着,用微弱的声音说:

    “我都说了,是暗杀妖狼.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这么折磨我,你到底是谁?”

    我拿出三管事给我的那个牌子,在掌柜的面前晃了晃,掌柜双眼猛睁,然后紧紧的盯着我,说.

    “你真是月家派来的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

    “我的耐心真的有限,我并不想杀你,并且我们都是月家的人,但是如果你还不说实话,告诉我这次的考验的真正目的,那么我真的会杀了你.还有,我可能会吃了你.我已经很久没吃我的敌人了.”我把头伸了过去,对着掌柜的耳朵,轻轻的说.

    掌柜听到我那句吃人,犹豫了下,然后又看到我张开嘴,微微露出的牙齿,快速的说:

    “我只知道告诉到我这里的人去暗杀妖狼,并不知道太多,不过似乎这些暗杀妖狼的人都只是诱饵,上面好像还有大的动作,这些是我猜测的,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扭段了他的脖子,看着流了满地的鲜血以及脑浆,恶心的皱起了眉头,走到门边.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了,我拿起油灯,在店铺里均匀的洒开,然后把油灯仍到了地上,大火瞬间燃烧起来,我接着火势,迅速的离开了.

    看来三管事并没有骗我,只是有些复杂罢了,唉,又多杀了一个.没办法,一切为了生存,为了不被别人把生命利用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