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章 心中感情
    或许,我需要再仔细的观察下他,才能做出最后的决定,黑夜,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妖兽?刀看着我的背影,这样想着。

    我现在知道沃尔木所说的代价了,强行天妖合一的代价,就是九尾的沉睡,以及我全身妖气消失的一干二净。但是这样的代价是我能够承受的,只要九尾没有死,这些都是值得的。九尾,我的伙伴,当你再次苏醒的时候,我们再一起战斗,现在,你先休息吧……

    我回头看了看跟上来的刀,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他有一些好感,竟然会去救他。现在想起来,当时可能是自己疯了。但是既然救了他,就不能白救,一定要他偿还回来,要不要给他加上卑印?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要给对方加上卑印,必须是对方在重伤的状态下,才可以成功,现在我的身体状态如果和刀打起来,想要把他打成重伤恐怕很难。尤其是恢复冷静的我,想起当初救他的时候,他的表情绝对不是一个身处陷境,生命受到威胁的人应该有的表情。当时的他似乎有些无奈,然后开始低声念着什么,可是一看到我来就马上停止。而且,一个来自神界的人,他的实力绝对不会是这个等级。他似乎隐藏了真正的实力。想到这里,暗骂自己愚蠢,当时如果不救他,可能一切就清晰了。

    另外,他应该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份,可是为什么不趁机杀了自己?不会是因为我救过他一次,这么荒唐的想法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刀还真应该好好的利用下……

    “刀,你是不是认为我很残忍,提娜明明还没有死,而且可以救活,但是我却残忍的把毫无反抗的她杀死了。”我平静的声音仿佛是在说其他人的事情,并不是在说自己。

    “……或许你有你的想法吧……”刀面无表情的回答。

    “我还把自己的小组同伴森达送进了沃尔木的口里,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吞噬……”

    “你不要再说了,黑夜!”刀有些痛苦的喊道。

    “刀,我要告诉你,我是魔界的人,我是残忍,凶狠,无情的魔界妖兽,如果我不杀提娜,当她苏醒后,可能第一个要杀我的就是她,可能在以后揭穿我身份的就是她,可能以后在战斗的时候,背后捅我一刀的就是她!!”

    “还有森达,你知道么,魔忍其实要杀的就是森达,可是他明明知道,却还是嫁祸给你,如果不杀他,可能再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永远受到魔忍的暗杀,如果不杀他,可能还没到五色城,他就会因为我们知道他的身份而对我们下杀手,如果不杀他,我怎么对的起生我养我的魔界,如果要怪,就怪他是魔忍吧。”

    “刀,我是魔界人,在魔界,没有仁慈,没有怜悯,没有感情……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如果我不对别人这么做,那么别人就会对我这么做。这些你是不会知道的,你可曾尝试过,前一刻你认为是可以信任的好兄弟,再下一刻,为了利益,为了生存,把你推进火坑。你可曾尝试过,前一刻还是你最至亲的父母,再下一刻,为了生存,把你留下作为诱饵,自己逃命。你可曾尝试过,一个你认为是最爱的女人,在你们最甜蜜的时候,她会突然把你的身体转过来,为他抵挡一只猎人的魔矛……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在我身上,发生在无数人身上,这一切的一切,每天都重复着在魔界的每一个角落上演。这些,就是魔界的道德,你知道么?”

    “这就是魔界,也正因为你不是魔界的人,你没有魔界所谓的道德,你还保留着仁慈,怜悯,以及最珍贵的感情,这些就是你吸引我的地方,让我可以不顾性命,不考虑暴露身份的后果去救你的真正原因。你有着我所向往的一切,刀,你开朗的性格,微笑,是我最大的向往,你的仁慈,怜悯,感情,是我一生的追求,一生的梦,也仅仅是梦……说实话,当我救你的时候,我曾问过自己,值得么?当时我脑中一片空白,自己也回答不出来,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值得,因为你代表的就是我的梦,你还活着,就表示我的梦还没有破碎,一旦你在我面前死去,我的梦就破碎了,那个时候,可能我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妖兽……”我痛苦的说。

    “刀,如果你还是不能认同我的道德,那么你现在就杀了我吧,拿起刀,对着我的心脏,用你来自神界的独特能量杀了我。这样对我,也算是个解脱,对你,应该也算是完成了任务吧,有了个了结……”说到这里,我把尼刀插在了地上,看着刀。同时运用能量在体内把心脏强行向右移动,鬼知道他神界的能量是不是可以影响我的恢复,安全起见,还是避开要害稳妥。我这是在赌,因为的现在很虚弱,如果刀起了杀心,我是没办法反抗的,所以只有赌一次了。脸上因为强行把心脏移开痛苦的看着拿起尼刀,一脸复杂的刀,说:

    “其实,我很羡慕你,刀。”刀听到这里,一直看着我,过了许久,飞快的一刀冲我的心脏位置刺来,在马上就到刺到的时候,手腕一动,刺中我的左肩,划开了一道细小的伤口。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刀插在了地上,对我说:

    “刀法太烂,看来我要再多练几年才能去杀妖狐,目前我还是接着寻找妖狐的资料吧,这个妖狐,还真是神秘,不好找,看来要多找几年了……”说完,再次叹了口气,向前走去,边走边说:

    “黑夜,快点吧,我们尽快离开这里,都是丧尸尸体,气味难闻啊。”

    我看着前面的刀,微微一笑,跟了上来。

    “刀,把妖虫一脉的能量球吸进身体,没什么不妥吧?”

    “我也是在上面的书籍里看到的。”说到这里,伸手指了下天空,示意上面就是神界。接着说:

    “里面记载上古妖族中的妖虫一脉,他们的能量是最具有邪心的,至于具体,就没有详细记载。”

    “有关奇门遁甲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听闻奇门遁甲是魔界第一术法。”

    “奇门遁甲的具体来历,无人得知,似乎不是属于三界所有。它共分三部,第一部记载着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第一部是三部中最神秘,威力最强大的。第二本记载着空间的变幻,威力与第一部相比,稍次。第三部记载着时间,威力是三部中最次的一个。这三部奇门遁甲流传在三界。里面包罗万象,称他为三界第一术法也不为过。剧记载,魔界拥有的是第三部,归通天城所有。神界的是第二部,归帝宗所有,其中九字真言,就是出自神界的那部奇门遁甲。至于在人间神秘的第一部,就不知所终了,神界已经寻找了很久,但是也没有找到。另外……”说完这里,仔细的看着我,接着说:

    “九字真言有两套!”

    我一愣,问道:

    “两套?”

    “恩,神界的九字真言是源于第二部奇门遁甲,根据空间变幻而创出的秘术。同时也是正统的九字真言,也叫做六甲密祝。至于第二套九字真言,是在九尾妖狐三王子离开神界后出现的,当时神界对这件事非常震惊,经过详细的调查,发现了一个女人,为三王子下断魂的那个女人。可惜三王子聪明绝顶,到最后还一直认为她是当时的大王子和二王子派去的人,其实根本不是这样,这个女人的来历非常神秘,至于到底是什么人,就是神界的机密了,黑夜不要怪我不说,前面那些话,就已经属于泄露了机密。”说到最关键的位置,刀突然卡住,苦笑的对我说。

    “……好,那么这两套九字真言有什么不同?”我问道。

    “经过神界的调查,发现有两点不同。第一,本源不同。神界的九字真言,本源是第二部奇门遁甲。另外一套九字真言,本源是神界的九字真言。第二,本质不同。神界的九字真言,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讲的是动。另一套九字真言,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讲的是静。这一动一静,相差何只天地……”

    “所以如果我是妖狐的话,就应该好好的在这个‘动’上下工夫,这才是九字真言的真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