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九三章 极发藏意
    “李孤舟?”

    皇图随声望去,就只见一位身着天蓝色袍服的少年,正从远方林中走出,这使他眼神更冷:“说吧,你约我家小姐来此,究竟有何目的?”

    李孤竹哑然失笑:“就不容在下与皇大小姐先闲叙一二”

    “闲话少说!你李孤舟到底意欲何为?”

    宫沛也突兀出言,将李孤舟的言语打断:“我家公子时间不多,没空与你在这废话,也无话可聊。”

    李孤竹不禁微一皱眉,眼神阴翳,可他随后就又收束住了心绪,看向那告示牌上的榜单。

    “不知二位,对近日这榜上的排名,有何感想?”

    只是他语声才落,那皇泉就一声轻笑,而后拂袖转身就走。皇图与皇节也领悟于心,各自笑了笑,也紧随在了皇泉之后。

    李孤竹的面色更青,口中一声冷哂:“呵~真没想到,堂堂通灵天骄,竟是如此高风亮节!敢问皇大小姐,真就准备放弃?即便苍天皇氏财大气粗,可将三枚神血石都弃如敝履,可那道种资格,皇大小姐你不想要了?”

    皇泉却依旧懒得搭理,将李孤舟视如无物一般的,从这位身侧经过。转眼之间,就已行出数十余丈。

    这使李孤舟郁怒莫名,随后又望宫静三人:“这通灵天骄的性情,果然性傲。那么你宫静如何?真就甘心屈居总榜第八?”

    宫静毫无反应,只目光悠然的,看着那扬长离去的皇泉。

    他旁边的宫沛,则是满含深意的笑着:“你这是欲寻公子联手,针对那张信?有什么谋划,倒不妨说来听听?”

    ※※※※

    “风波诡谲,小心留神?”

    张信只来得仔细看一眼,那符纸就无火自燃,就自己烧成了黑灰。

    “检测到那丹瓶上,残留有原空碧的气味分子,这是她用的香料没错。”

    叶若的语气怪异:“那个丹药,是能提升主人修为的吧?感觉这东西磁场频率,与前面主人用的蕴灵丹相似,只是强化了许多,这算是帮助主人作弊么?”

    张信的神情,也很是无奈。这徇私舞弊,算是神海峰一系,最典型的作派,几千年来屡禁不止。

    之前他还未拜入神海峰门下时还好,原空碧虽有偏袒,却不逾矩。可如今倒好,直接就将三枚五级的灵丹,送到他的储物柜里,将日月玄宗的门规,视如无物。

    “也可看成是奖励。”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毫无异色的,将这丹瓶收到了袖子里。

    那原空碧必是担忧他拿不到灵测榜的榜首,错过了一枚神血石。可这位却不知,这二试的榜首,他已成竹在握。

    叶若的x3型念力药剂与后续的x4型,都已在这十几日内陆续送达。此外他从公示亭那边兑换来的升灵丹,也足够用到了入门试结束。

    除此之外,还有猎杀两头灵兽王的计划,也在着手进行。不出意料,在十几日后三试终结之时,他能够达到二十八点的灵能量。

    不过这三枚龙虎养神丹既然送到了,张信也没打算高风亮节,将之束于高阁。他现在如不能尽快提升自己的灵能修为,可能连小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还有这几个字的意思,这个原神师,她是在向主人你示警么?”

    “这个不用在意!”

    张信看似毫不上心,可眼眸深处,却是一阵凝然,

    能够劳动原空碧以纸条示警,那应是近日有什么危险,就连她都未必能处理得了。

    一个平时疯疯癫癫的家伙,居然用上这么严肃的词汇,可见事态严重。

    思及此处,张信更觉时间紧迫。

    “开始吧!”

    说话之时,张信猛然御刀而起。使那独霸刀的巨大刀身,飞凌于空!

    而此时张信眼中的视界,也变了模样。周围不到二十丈方圆的窟室,已经变换为云海。他正立于孤峰之上,周围则有数百上千的飞蚁,正从四面八方飞扑过来。

    这是叶若新近开发出来的模拟实战系统,是因叶若考虑到近日这山灵居内,常有不速之客到访,不太安全,可张信的战境修炼,又不能停下,所以她特意用资料库中,一款最新的全息模拟游戏引擎作为核心,加以改造开发而成的全息模拟实战系统,用于代替那些机械飞蚁。

    张信使用这个系统,已经有十六天时间。可他每一次将之启动之后,都会感慨不已。心想哪怕最巅峰的幻术,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他随即就没心思想这些,那些飞蚁已近在眼前,张信不得不身影幻动,在这室内四处游走,同时御使那独霸刀,带出一片片刀光残影。

    连续一个多月的实战苦修,张信早已适应了这些蚁群的各种攻袭手段,哪怕叶若同时指挥发起攻袭的飞蚁,从最初的三十,提升到了一百,他也依旧能应付裕如。

    而张信的步伐与刀术,较之数十日前,也明显更有章法。不再只是被动的反应,而是与这蚁群针锋相对,不断的尝试打断叶若的节奏,

    而此时的他,看似如疯子一般,在这空旷的室内胡乱奔走,毫无章法的御刀乱斩。

    可如有识货之人至此,却定可看出,现在的张信,分明已入第四战境‘极发藏意’。

    虽未稳固,却已登堂入室!

    ※※※※

    “小姐,其实刚才那李孤舟之言,也不妨听听的。”

    走在回归藏灵村的途中,皇图的眼中略含郁色;“对小姐而言,并无损失。”

    皇泉却不答反问:“你之前欲言又止,大约是想与我说,要反超这张信,平常之法,已难凑效?”

    皇图默然无语,他最初确是有这个念头。

    就如那李孤舟之言,他们可以不在意那三颗神血石,却不能将那直接进入千人候选排位的资格,也视如无物。

    这一步落后,日后必定会影响深远,甚至可能使他这少主,在未来错失争夺天柱的机会。

    “这种事,以后想都别想!”

    皇泉一声嗤笑:“他现在正受宗门上下瞩目,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我如能光明正大的胜他,自是无妨。可若要用什么阴私手段,甚或勾结外人,呵”

    “很不划算的,因小失大。”

    皇节也颔首赞同:“进入那千人名单,固然重要,可少主哪怕输了,也最多是耽误个两三年。可在上面那些法座上师的眼里失分,却是怎么都无法补回来的。”

    “更何况~”

    皇泉语声微顿,眼眸内透着几分沮丧与洒然;“既然你我连千页峡外的资源都用上,都没能赢过张信,那我皇泉也心服口服。输了也就输了,三颗神血石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属下明白,我们既然吃着日月玄宗这碗饭,那就绝不能让这艘船沉掉是么?”

    皇图苦笑,他其实早在离去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失衡:“属下只是想听那李孤舟怎么说而已。也不知那宫静会如何。”

    “他啊,估计是长进了,定不会参与。不但不会,那宫沛多半还会为张信通风报信。”

    皇泉胡乱猜测着,随后又语声凝然:“说到此事,你去想办法查查看,那王绝血阿鼻等人,到底有何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