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2 感染扩大
    172感染扩大

    现在我要整理一下自己所了解的事情。

    在艾琳的鼓励下,蒙克到城市中求学,毕业后和斯恩特加入了政府赞助的天门计划,这时蒙克的儿子马赛,以及斯恩特的儿子小斯恩特也步入世人的眼线中。不久,蒙克和斯恩特两家人搬入城中,在这个时期,天门计划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却因为某些原因,被政府中止。当两家人搬回小镇时,艾琳已经患上绝症。

    如果艾琳是神秘组织的重要成员,那么她可能参与了天门计划,也许是研究过程中出了差错,才导致她罹患绝症。而且,政府会突然中止已经取得进展的天门计划,也很可能和神秘组织的谋划有关。另外,小斯恩特的身世也值得怀疑。

    在神秘组织的控制下,蒙克和斯恩特决定继续天门计划,在这其中,艾琳理应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为了给非法的研究打掩护,蒙克和斯恩特在神秘组织的帮助下成立山顶精神病院,并利用精神病人做人体实验。计划起初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后来被送到精神病院的孩子索伦察觉。索伦找到当时还是警员的恩格斯,并通过恩格斯将受害者的亲属联合起来,秘密对精神病院的黑幕进行调查。

    调查期间,因为天门计划所产生的某些超自然力量所干扰,调查黑幕的人们陆续发疯和自杀,甚至这些人的举动早被神秘组织察觉,被当作实验素材。不过双方的较量很快就落下帷幕,天门计划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随着蒙克的死亡,被称为祭礼的行动也开始展开。

    在命运的逼迫下,索伦和恩格斯绝地反击,夺走了天门计划的关键道具,导致祭礼失败,艾琳、蒙克、斯恩特、索伦等人死亡,一场大火焚毁了精神病院。布尔玛获得关键道具的保管权,恩格斯不久后升任警长,两人继续留在镇上,而托马斯等存活的知情者沦落他乡。

    然而天门计划并没有就此终结,在神秘组织的帮助下,小斯恩特继承父志,几年后在原精神病院的遗址上兴建了山顶公寓。恩格斯无法组织他们的行动,出于一些想法,一边掩饰天门计划产生的后遗症,一边和对方进行对抗。

    如今,天门计划再次回复到祭礼阶段,时钟塔上的两朵蓝火就是证明。恩格斯已经无能为力,而当初的知情者托马斯等人也受到当年行动的影响,不得不返回小镇。而布尔玛保管的关键道具,很可能就是艾琳的吊坠,已经被不知从何处知情的黑巢得手。

    这一次,我对事情来龙去脉的总结和推测得到了队伍里所有人的认可,我们终于可以不像刚开始那般如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了。此时距离我们开始行动刚过了两天,可谓神速,可是敌人的行动却比我们更快。

    “按照过去的经验来看,这个祭礼至少需要十二个祭品,正好和十二个时刻相对。也就是说,已经有两个祭品牺牲了。”洛克皱起眉头说。按照数据统计,黑人的身体总比大脑发达,然而这个身材健硕的黑人男性却一反外表给人的印象,十分聪明和沉稳。

    “按照托马斯的遭遇,应该是和噩梦有关……”潘朝我看过来,“乌鸦,你不是说你在那个梦境中还看到那个叫做玛索的女人吗?”

    她的言下之意很明显,怀疑我和玛索是祭品,不止是她,其他数人也都用担忧的目光看向我。他们的关怀让我深深感受到,我们是同一个队伍的战友,心中感动之余,却有自己的想法。

    “一般来说,祭品被献祭后就会死去,可是现在乌鸦还活着,所以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富江说:“不过,也不能否认和乌鸦有所关联。问题是,为什么镇上那么多人,就只有乌鸦和玛索出现在那个梦境中呢?”

    “还记得我提到过的梦境中的怪物吗?我进去之后,虫子怪物被释放出来。玛索进入梦境之后,解放了女鬼怪物。”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思考,“祭礼的进展如此迅速,很可能不是重新开始。我的想法是,那些怪物是过去被献祭的祭品,只是当时祭礼失败被封印起来,如今再度启用。不知道当时的祭礼进行到什么阶段,但我想,梦境中的怪物应该不止两个,但也不会有十二个。”,

    “关于玛索,巴赫,有什么消息吗?”荣格问。

    “我根据乌鸦提供的信息进行交叉搜索,又咨询了一下从事她那种职业的业内人士,有一个特征相符。”巴赫推了推眼睛,很有知性地说:“玛索巴茵茨,墨西哥裔的混血儿,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富裕家庭,父亲曾经是华尔街小有名气的中间商,在金融危机中破产而自杀。自杀前想要杀死妻子和女儿,事后只有玛索被抢救过来。巧合的是,前不久她来镇上旅行时,就住在山顶公寓里。”

    “洛克,确认过玛索在那里了吗?”荣格转向洛克问道。

    “确认过了,不过据说她外出后没有回来。”洛克沉声道。

    我们都升出不详的预感,玛索很可能已经遭遇不幸了。若说噩梦和现实处境密切相关,可是同样进入梦境,玛索似乎失踪了,可我却完好无损,这仅仅是因为我是魔纹使者的缘故吗?

    “乌鸦,你确认从没去过山顶公寓吗?”荣格问。

    “是的,我和富江逛遍了整个小镇,唯独没有去过那个公寓。”我说。

    “这真是奇怪。”洛克愁眉不展地说:“按照托马斯当时的情况,进入精神病院的人才会做那个噩梦,所以我起初以为只有在山顶公寓居住的人才会进入噩梦。可是我们并没有受到影响,也没有发现其他受害者。事实证明,现在的天门计划和过去不同,影响范围已经扩大到整个镇子了。”

    这的确令人感到棘手,如果无法归纳受害者的特征,我们就很难把握对方的行动模式。

    不过如果我的推断是正确的,祭礼并非重新开始,而是接续十年前中断的部分,那么当初幸免于难托马斯等人很可能成为再次献祭的对象。

    “从明天开始,我们必须对托马斯、布尔玛和恩格斯进行监视,并且尝试找出当年的幸存者。”荣格开始布置任务,“另外,要对山顶公寓的房客和小斯恩特进行观察,找出索伦藏起来的日记,里面很可能记载了和祭礼相关的事项。”

    “可是我们的人手不够。”达达说:“太过分散的话,很可能无法对黑巢和神秘组织的进一步行动做出反应。”

    “别担心,达达,这就是命运的考验。”一直沉默着,无时无刻都带着绅士搬微笑的牧羊犬说道,“把搜索日记的行动交给我吧,我擅长这事儿。”

    “还是按两人一组的方式行动比较好。”魔术师终于也发言了,“我和牧羊犬一起。”

    “那么我和达达负责山顶公寓的事情。”洛克说着,询问的目光投向达达,达达爽快地点头。

    “可是,安全局的任务……”潘有些迟疑。

    荣格镇定又果决地打断了她的顾虑,掷地有声地说:“这些人中究竟那个才是先知已经不重要了,不管结局如何,我们要尽力阻止祭礼完成,不要在意天门计划的资料。我不管上面的人怎么想,但尽量避免影响扩大,维持正常的生活秩序,这才是安全局成立的初衷。”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荣格的决定十分符合我的口味。在荣格做下决定后,其他人并没有反驳的意思。不过这样一来,为了避免行动被*扰,我们就不得不断绝从安全局内部临时借调人手的念头。

    联络感情的聚会反倒变成了公事会议,这倒不算是意料之外的发展,毕竟我们都在做同样的工作,而且刚刚组成一个小队,对彼此的了解也不多,比起私人话题来,还是绕任务打转比较合适。

    晚上十点过后,***如期登场,我们又待了一个多小时,就各自解散了。荣格自掏腰包结帐,虽然夜店的环境和服务在他们看来不怎么样,可是费用却不低廉。

    咲夜上了我和富江的越野车,在我关上车门时,荣格在外边敲了几下车窗。我有些讶异,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情,于是摇下玻璃。

    “你觉得今晚还会做那个噩梦吗?”他问。

    “应该会吧。我觉得做了比较好,不是吗?”我这么回答到。

    荣格深深看了我一眼,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自己小心。”,

    “放心吧,我可不是什么软柿子。”我给了他一个微笑。

    荣格走后,八景又贴上来。成为先知后,她一直没有过多干涉我们的行动,简直就像是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我有些不明白,安全局为什么让她到这个小队来。我并非怀疑她的能力,只是迄今为止,并没有体现出这儿需要先知的地方。

    今晚,她和咲夜都喝了不少啤酒。咲夜现在正躺在车后座上,醉得满脸通红,闭着眼睛似睡非睡,满身都是酒臭味,一个劲地咕哝着模糊不清的胡话,比起八景仍旧精神奕奕的模样可是差远了。我一直不知道,八景竟然那么能喝。

    “听说咲夜现在住你那里?”

    “是的,正好有几间空房,你也要来吗?和咲夜作伴也不错。”

    “你的意思是,想上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她在做什么。”她意有所指地说。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曲解我的话,而且和咲夜发生关系也不是我,而是富江。不过,虽然她的荤话真的挺让我尴尬,她成为先知之后,性格还是和以前当班长的时候那么干脆直爽。

    “别挖苦我了,我可什么都没做。”我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故作不知的富江,苦笑起来。

    “那更加不好了。咲夜可是很期待的。”

    她肯定是故意在找碴。是在报复当初利用她的行为吗?我只好耸耸肩,让开这个话题。

    “好了,找我不是想要商谈我的作风问题吧?班长大人。”

    “是关于咲夜的事情。”八景的表情终于认真起来,“我觉得她有些不太妙,会发生一些糟糕的事情。”

    “这个是……先知的预感?”我有些疑惑地和她对视,先知的预见总是和末日有关,但她说得很模糊,似乎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我一直怀疑咲夜在这个队伍中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意外不会就那么发生,我不相信偶然,咲夜在这里一定有什么理由。我虽然对先知的力量了解不多,但也不至于无视八景的能力。

    咲夜的处境目前来看一定正常,但这或许只是风暴之前的平静而已。现在就连八景也刻意做出警告,不由得我不去担忧。可是在事情发生前,除了让她呆在我和富江身边,我的确想不出还有更好的办法。

    “算是吧,总之,你要小心。我就你们两个校友,可别随便死掉了。”八景关切地说,最近一段时间,她和咲夜相处得极好。我觉得,对于咲夜来说,八景已经是和森野一样的好友了。我想起死去的森野和白井,不由得心中黯然。

    “放心吧,我可是精英。”我打起精神宽慰她道。

    “学生会的?”

    “无论是哪里都一样。”

    八景总算露出安心的笑容,拍了拍车门,说:“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优等生高川同学。”然后随意和富江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虽然因为富江总和我一起行动的缘故,她也经常和富江见面,但两人谈不上有多亲密,也就是普通的工作同僚关系吧。当初听说富江是我的未婚妻时,明显一副意外的表情。

    富江发动引擎,跟在其他车辆汇入夜晚的车流中,这一带的夜市十分繁荣,要过了午夜才会逐渐安静下来。

    “太可惜了,阿川,她看上去挺可口的。”富江目不斜视,口中却调侃道。

    “你没事吧?阿江,你的蕾丝边情结越来越严重了。”我故作严肃地说。

    “是吗?”富江敲敲脑袋,半真半假地说:“大概是这个身体的本能影响太强烈了。”

    “你是想说,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同性恋吗?她当初还勾引过我呢。”

    “至少在我获得的记忆中,的确如此。”富江打击我说:“勾引男性和自身的性趣其实并无太大关系。”

    我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

    “拜托,我看起来像是色鬼吗?”

    “这个问题我似乎挺有发言权的。”

    “是吗?那说说看。”

    “当然是,只不过比我差得远了。”富江得意地说。,

    “闭嘴吧”

    我们回到家里,将已经睡着的咲夜搬回卧室,一起洗了个澡。虽然今天忙碌了一整天,还在夜店喝了不少酒,但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富江倒是少有的只做了一次爱就睡过去了。我很担心玛索的现况,也想要再次进入那个梦境寻找线索,可是越刻意去想,就越睡不着。

    我从富江身上爬起来,打开卧室里的电视,里面正播放付费频道的午夜成*人节目。富江闭着眼睛,将我重新拉回她的怀中。一边感受着她火热弹性的身躯,一边看了一阵节目,觉得有些无聊,眼皮这才开始变得沉重。

    好似打了一个瞌睡,我的头重重顿了一下,一下子醒来。节目的声音又传入而中,精神有些模糊,但却记得刚才打盹的时候,似乎做了一个梦,自己似乎从一个建筑中走出来。

    对了,是那个封闭的精神病院……

    我发现自己站在庭院的大铁门外,前方是一条蜿蜒向下的石板路,路边是青葱的树木。天色阴沉,坡道一直向下方延伸,没入一望无际的黑暗中,令人不自禁想要弄清沿着它走下去,究竟会抵达何处,又让人产生会否就此被那片黑暗吞没的恐惧。

    阻止我前进的并非只有这些弥漫在树林间的黑暗,现场处在一个奇异的状态中。夜空雷光闪烁,山道狂风大作,可是这些场景都是静止的。树梢的弯斜和树叶的漂浮,阴沉的光和色,让人仿佛身处画技大师的作品中。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去触摸身边静止在半空的草叶,它们闪烁了一下,就好似信号接受不良般,瞬即失去踪影。

    这是在梦中吗?我想起来了,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从精神病院中走了出来。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呢?前两次我都确认过,教堂大厅的正门是无法打开的。

    我回过身去,果然看到庭院深处,有一栋方形的红砖建筑,在异常凝重阴暗的氛围中,那个巨大的轮廓和隐隐显得无比压抑。距离红砖建筑不远,有一个熟悉的方尖状时钟塔,有两个时刻亮起蓝色的光芒,像一团火。

    我退后几步,看清了铁门边的围墙上的铭牌——山顶精神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