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九二章 徇私舞弊
    “原来如此!”

    张信再次注目,片刻之后,才一声苦笑:“看来我这师叔,状况不佳。能不能安然回归,还不知道。”

    可他心里,却是暗松了一口气。之前他很担心,这雷照又是一个‘上官玄昊’两种意义上的,一个是有冤不得伸,一个是真正的宗门叛逆。可现在看来,雷照他不是。

    “雷照他离日月山越来越远了,应该是逼不得已。”

    说到此处,叶若又有些懊悔的目望张信:“主人你也是,现在很危险啊喵。”

    按照她的计算,张信现在面临的困局,恰与她提交给主人的力士改良图纸有关。

    这让她感觉很纠结,明明是想帮主人的,结果却反而为主人引来了麻烦。

    “是有些凶险!可我不是说过,如今之局,正我所愿?”

    张信的神色已恢复平静,目光波澜不惊。

    早在他验证叶若的改良力士,确可避雷法之时,就有想过要借此术吸引宗门上层注目,为自己博取机会。

    那个时候,他可没想到自己,可能面临今日这样的困局。仅仅只一门灵术,就勾引出了日月玄宗内的好几尾大鱼。

    眼前的局面,确让他暗暗心惊,宗门内的形势,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凶险恶劣,风波诡谲。

    张信能够清晰感觉得到,此时在暗中,正有无数的恶意,甚至杀机,正往自己汹涌扑来。

    可这种因结果,全由自身,怪不到叶若头上。

    眼下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化解,而不是去抱怨后悔。

    摇了摇头,张信将自己的储物柜打开。可内中之景,却让他再次一怔,

    这里面储存着他炼制的各种法器,以及平常服用的丹药等等。

    可此时这储物柜内,赫然多出了一个小小的丹瓶,以及一张符纸。

    片刻之后,张信才醒过了神,将那丹瓶拿在手中。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果如他所料,是三颗丹丸,而且是三枚五级的龙虎养神丹。可以大幅度的提升灵能修为,也能修复他的元神损伤。

    再看那符纸,上面却只有几个字风波诡谲,小心留神。

    ※※※※

    同样是傍晚时分,千页峡内,一处偏僻的公示亭外,皇泉面色沉冷的看着眼前的公告牌。

    因入门试被削去三个月,三试与二试一并终结之故,此时这告示牌上,已帖出了贡献值的榜单。且是每隔六个时辰,榜单更新一次。

    而此时皇泉注目的,正是这榜单的前几位。

    她皇泉的姓名,亦在其中,二百四十点的三级贡献值,五百四十点的二级贡献值,可谓出群拔萃,可却仅仅是位居第二。

    在其之上,还有‘张信’二字,高达一百七十点的四级贡献值,九百七十五点的三级贡献值,一千二百四十五点的二级贡献值,极其刺目。

    如说她皇泉与宫静,崔神州,血阿鼻等人,是出群拔萃,领袖群伦。那么这张信,无疑是一骑绝尘。

    “要不是那张信,一直都是众人瞩目。我真怀疑他,是在作弊。”

    皇图也是一脸的青白,神情略有些沮丧消沉:“我常在想,那些邪兽,难道是躺着任他们四人宰割?”

    一头普通的三级邪兽,在提炼术不超过四成的情况下,差不多能够提供大约一千点的三阶灵源,也就是十点三级贡献值。

    而张信九百七十五点的三级贡献值,哪怕是减去之前积累的部分,也仍高达六百余点。

    这意味着那家伙,在这短短不到十四天的时间内,猎杀了至少六十头的三级邪兽。

    而除此之外,这人居然还有着一百多点的四级贡献。那也就意味着,至少有十头以上的四级邪兽,葬身其手。

    这不但让人绝望,也使人匪夷所思。他们现在的猎团,人数高达二百人,都是入试弟子中十里挑一的好手!可在那下面地窟中,却也屡屡受挫,至今才刚进入到第二层。猎杀的三级邪兽,数量都不超过三十。

    而除此之外,他甚至还是动用了千页峡外的财力,收购他人手中的灵源。这方法有作弊嫌疑,可也在规则允许之内。

    可即便如此,皇泉也依旧被这张信,远远的甩开。

    问题是被张信甩开也就罢了,关键是现在,便连皇泉的第二位排名,也是摇摇欲坠。

    后方第三位墨婷。第四位谢灵儿,第五位周小雪,紧随在后。积累的贡献值数量,都让人触目惊心。将那血阿鼻与王绝,都挤到第六与第七位,宫静则是位居第八,崔神州则落于第十位。而他与皇节,则远远排列到二十位后。

    皇图实在不解,那张信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就真如外面传进来的消息,那四个人,就只靠那头雷角魔犀?

    反正他现在,都已不敢看这榜单,生恐看到大小姐的名次,被那三个女孩压落到第五位。最近就连上缴灵源,也是由他人代劳。

    而今日如非是情形特殊,他也不会来这公示亭前来看这个。

    “不如我与皇节放弃。”

    皇图猛的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振作起了精神:“剩下的十几天,猎团将所有灵源,都集中在小姐身上,看看能不能追上去。”

    “没用!”

    皇节因身躯矮小,在皇泉身边的时候,就只能着仰着头看那告示牌,此时她也面色冷酷:“把我们几人的贡献值加在一起,都只到他的九成。且之前不是有消息,他那头魔犀的灵能强度,已经突破了二级?此外那张信,近日还为它炼制了一套甲胄。”

    皇图蹙了蹙眉,他岂不知这方法无用?可却是另有用意。

    可随后皇泉,也目光淡淡的扫望过来:“这贡献榜的第二位与第五位,对我而言并无区别。要担心丢脸,那也没必要,这脸面能值几分钱?”

    皇图不禁一叹:“属下明白!接下来的几日,我会尽量再多收些灵源。可”

    他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却又心存顾忌。

    而就在他迟疑之际,远处又有几位少年人的身影,从远处行至。而为首的那位,正是宫静。

    皇图眸光微凝,收住了思绪:“用一百点二级贡献值约我家小姐来此的,是你宫静?”

    今日他们三人在百忙之中拔冗至此,自非无因,而是收到了不具姓名的邀请函。再如非是那随信奉上的提炼石,他们也不会理会这种神秘邀约。

    可那宫静也似微觉意外,眉头大皱。而旁边宫沛,则似笑非笑的将一张信笺,直接甩向了皇图。

    “看来我家公子,身价远不如通灵天骄。我们这边,只有八十点呢!”

    皇图接在手中,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不远处,又传来了一把清朗笑声:“邀请几位的,乃是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