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七章 妖虫一脉
    我耸了耸肩膀,表示无所谓,于是沃尔木张开嘴向森达咬去。虽然森达的死活,我并不在意,但是让沃尔木如此的轻松干掉一个,还是有些不舒服,应该给他加点料,于是在沃尔木之前,赶到了森达的身边,抓起他的头,把体内的沧海魄能量疯狂的注入他的身体里,然后迅速的仍向沃尔木逼近的大口。

    “给你加点佐料,潮落,炸吧。”在森达的身体被沃尔木吞尽口中的时候,我喊道。

    一声巨大的爆炸响,沃尔木面色阴沉的看着我,说:

    “这种程度的爆炸是伤害不了我本尊的,不过哪个魔忍经过你的佐料后,到是很美味。”说完,张开嘴向我咬来,我施展控水术,顿时,四周的草迅速的变黄,枯萎,同时一个绿色的水球出现在我的手上,塞进了沃尔木的嘴里,身体快速后退,运用操控植物的能力,把附近所有的草全部向沃尔木聚集,然后紧紧的捆住他,接着在草捆住他,绿色水球爆炸的同时,冲进水球里,强行运用临字决,狠狠的打在了沃尔木的本尊头上,九尾也再次的出现,冲进了沃尔木的巨大身体里。只见沃尔木那巨大的身体一阵扭曲,腹部露出一个伤口,九尾冲了出来,回到我的身边,而我也在打出临字决后起身跳了回来。

    沃尔木一阵挣扎,怒吼,捆在他身上的草全部被震断,随后身体大力的蠕动一下,冲天而起,把全部的身体显露出来,竟然有五十多米长,在天空中的沃尔木,大声的说:

    “就凭你狐王的身份,我就让你见识下我的本尊。”说完,在魔兽嘴里的本尊张开了大嘴,迅速的咬住了魔兽的尾巴,然后嘴仿佛变异了似的变的其大无比,竟然把十多米粗的尾巴全部咬住,一点一点的吞了进去。

    在天空中形成一个不断缩小的圆,最后,沃尔木的嘴狠力的吸了几下,每吸一下,就会吞掉几米,不一会,魔兽的身体就被他全部的吞噬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头,沃尔木的头。接着,头下边肉突然爆涨,很快就形成一个人形,沃尔木的本尊,出现了。

    一个全身**,粘满了粘稠的液体,脸部腐烂了一半的人,出现了。接着漂浮在空中,用着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尖锐声音说:

    “狐王,这就是我的本尊,妖虫一脉的身体,如果你的实力就是刚才的那一击的话,今天你就要成为我的食物了,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力量。”说完,一只手抬了起来,一个狰狞的黑色虫子出现在了他手的上方,然后向我仍了过来,几乎是瞬间,黑色虫子就来到了我身边,张开嘴吐出一道道黑色的丝,铺天盖地向我包围,我单手按在地面的草上,感受植物的力量,接着一道有草组成的防御出现了,并且迅速的把黑色的虫子包在了里面,同时一个燃烧的水球也被我仍了进去,轰一声闷响从被草包围着黑色虫子的防御球里发出,一道道黑影从里面快速的飞出,我仔细一看,有些吃惊,黑色虫子不但没死,反而分裂出无数个同样大小的虫子,这个时候,天空中的沃尔木说话了:

    “我们妖虫一脉的能力就是分裂,一变二,二变四……无穷无尽。这就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妖虫一族的独特能力。”

    我没有时间理会沃尔木的自夸,眼前数之不尽的黑色虫子已经从四面八方喷出了无数的黑丝,我和九尾只有不停的变换位置,只要多停留一下,就会马上被缠住。这个时候,心中一动,快速的向提娜所在的位置跳去,几个起落,来到了提娜的身边,顺手拎起了她,轮了起来,把四周的黑丝紧紧的缠在了她的身上,接着趁虫子被自己嘴里的丝固定住了位置这个工夫,示意九尾开始行动,于是一道红色的闪电迅速在虫子中窜起,而我也打开我的妖气结界,顿时那些在结界范围内的虫子一个个掉在了地上,被九尾一口吃掉,不一会,所有的虫子已经被九尾吃的干干净净,我把手里已经半死的提娜仍在了一边。看着天空中的沃尔木,心理一片阴暗。

    “哦,我说怎么弱的有些离谱呢,原来你的本命狐还是出生阶段,才一个尾巴,但是毕竟是狐王,吃些虫子还是能做到的。也好,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本命兽。”说完,沃尔木张开嘴,发出一阵无声的呐喊,这种音波在我听来,如果不是看到沃尔木呐喊的动作,几乎察觉不到。但是地面上那些一直跪在地上的丧尸听完后,一个个神情激动,张开嘴,无数的,白色的虫子从里面快速的爬了出来,聚集到沃尔木的身边,整个天空本来已经大亮,但是现在却被这些虫子盖住了光线。在沃尔木身边的虫子,数之不尽,这些虫子聚集到一起后,不停的吞噬着对方,最后留在天空中的只有两个黝黑发亮的和先前的怪物一模一样的虫子,只不过比例要比先前的小的多,但也有一米粗,十米长了。

    “这就是我的本命兽,它的名字叫做噬妖。再这里我要告诉你我们妖虫一族的第二个特殊能力,就是传自于噬妖的记忆性攻击,你的进攻打在我身上,只有一次,第二次就会失去作用,这就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妖虫一族的独特能力!!!另外忘了告诉你,我们妖虫一族的另一个名字,蛊师。”说到这里,皈诡异的看了我一眼。

    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我的左手传来,一条细细的长条状鼓包,在我的左手开始向上蠕动,我迅速的划破它所在的位置,准备把他从身体里拿出,但是虫子却突然分裂成两个然后又各自分裂,最后整只左手变的密密麻麻全部都是蠕动的细条鼓包,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嘿嘿。没有的,我们妖虫一族,也就是蛊师,所下的蛊,是可以遇到攻击就自动分裂,遇到阻碍也同样自动分裂,最后遍部你的全身,吸干你的血肉,你的能量,你的大脑,你的骨髓,然后那些分裂出去的虫子会聚集到一起,变成一只虫子,回到我这里来,当他回到我身体的时候,我就拥有你的血肉了,哈哈。”

    我看着他嚣张的笑容,说道:

    “未必吧,你们妖虫一族就没有缺点么,蛊师,很不错的名字,那就好好看我怎么破解你的蛊术。”说完,我再次抓起已经半死的提娜,没有丝毫犹豫,把她的手臂划开一道口子,然后把伤口同自己的伤口对接到一起,把沧海魄能量死命的向她的体内灌输,果然同我想象的一样,当我的血液已经能量进入提娜的身体后,那些虫子就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移动了,再加上向我左手移动的话,因为能量和血液的流动,成为他们很大的阻碍,于是就顺着我的左手,顺着我的血液,顺着我的能量,进入了提娜的身体里,当最后一个虫子从我身体里离开后,我拿起了左手,脸色异常的苍白,头晕,但是仍然站了起来,抬头看着沃尔木,然后突然笑了,说:

    “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没有趁我把虫子赶到别人身体的时候,下来进攻我,刚才也是这样,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虫子被消灭,似乎你一次只能运用一种蛊术,而且要休息一下才能运用第二次,同时很怕和我接近,所以一开始出现,你就在出现在半空中了,是不是你们所谓的蛊师,就是没有近战能力,而且一次只能运用一种蛊术的吧?”

    沃尔木的表情有些古怪,最后阴沉的对我说:

    “是与不是,你可以自己来尝试一下,前提是你能来到我这里。”说完,他身边的两只噬妖,一只向我,一只向九尾冲了过去。九尾虽然只有一个尾巴,还是处于出生期,但是凶狠的天性并没有减少,龇着牙盯着过来的噬妖,扑了上去缠斗起来。

    可惜我不会飞,根本不可能打到沃尔木,除非运用临带起龙卷风,才可以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停留在空中,但是我现在能够感觉到,自己虚弱的心脏也最多只能承受最后一下九字真言了。我看着向我冲过来的噬妖,迅速的施展海枯结界,把它包在了里面,这个方法我不知道能把它困住多长时间。不理会在结界内挣扎的噬妖,所以快速的把自己的妖气向四周释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