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人和鬼的区别
    兰若寺中。

    看着一脸失神走了进来的卫子青,燕赤霞楞了下,随即大笑了起来:“卫小弟,看你这一脸失落的样子,莫非是诱惑女鬼不成?反遭被诱了?”

    卫子青嘴角微微抽搐了下,他算是明白了,这燕赤霞,也不是什么好人!

    至少,这话,就挺让人不爽的!

    不过他却没有去回应这话,反倒是脸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赤霞兄,你说,这人当真是好人,鬼,当真是坏鬼吗?”

    听到这话,燕赤霞眼神中的调侃渐渐消失,许久,长叹道:“这年头,人又有什么好人?天下大乱,妖邪作祟,这人,有时候,比那鬼,更凶残得很呢?至于那鬼,又有什么绝对的坏鬼,有时候,这鬼,可比人好得多了!”

    燕赤霞脸上满是无奈之色,自己为黑脱离公门,当这个游侠,镇守着这兰若寺?还不是因为那人心险恶,比这鬼难以接触?

    听着这话,卫子青轻笑了一声:“是啊,人,未必是好人,鬼,可也有好鬼,赤霞兄,帮我件事好吗?”

    “哦?卫小弟有什么事需要我帮你的?不妨说说!”卫子青要自己帮忙?燕赤霞倒是有些奇怪,要知道,这卫子青的修为在一定的程度上,可比自己还高呢!

    “帮我寻找一些骨灰,这些骨灰,被树精藏了起来,我想要找到这些骨灰!”兰若寺之后,乃是一片乱葬岗,想要找到聂小倩和一群女鬼的骨灰,绝对不容易,所以,带上燕赤霞,得到他的帮助,绝对是很不错的!

    缓缓的将遇到聂小倩的事情,以及树精姥姥控制这群女鬼,逼迫他们危害苍生的事情对燕赤霞说了起来。

    原本还好奇这卫子青要寻找骨灰做什么的燕赤霞,听着这话,脸上顿时满是愤怒了起来,他只知道,这群女鬼作恶,却不知道,这作恶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些部位人知的无奈,当下点了点头,答应了这事情!

    一夜无言,第二天天一亮,卫子青和燕赤霞,便朝着兰若寺的乱葬岗而去

    ……

    夜色幽深。

    一间还算颇为宽敞紧致的房间中,树精姥姥脸上带着颇为满意的神色,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袭红包嫁衣的聂小倩,那一张狰狞的脸上,那笑意,就更加的大了!

    聂小倩的美,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如今,穿上这袭嫁衣的她,那柔弱的美中更是透着惊艳,使得她美上三分有余!

    而和这树精姥姥一样的,还有他身旁一个长得也算颇为美艳的女子,这女子,正是这树精姥姥旗下的另一个女鬼:小青!

    “聂小倩那聂小倩,你确实是姥姥最为看重的女鬼,可是这又有何用?如今姥姥为了巴结黑山老妖,还不是要将你送给了黑山老妖当小妾?”

    看着一袭红色嫁衣的聂小倩,小青眼角满是笑意,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这聂小倩长得比自己美,又深受姥姥喜爱,乃是这姥姥之下地位最高的人,自己本就被她压得不满,如今,她却要被黑山老妖娶走了!

    而听说这黑山老妖不止有着无数的后宫小妾,其人更是有些变态,喜欢折磨这些小妾,这聂小倩嫁了过去,那日子……

    想到这里,小青的脸上的笑意就更重了!

    “小倩,两天后,你就要嫁给黑山老爷了,记住了,去了那里,可要好好伺候他知道吗?”

    树精姥姥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响起,这语气虽有些轻柔,但更多的却是不可抗拒的严厉!

    “姥姥,小倩知道!”聂小倩神色乖巧,微微颔首,而这番姿态,看得树精姥姥脸上的笑意更大了。

    “嗯,既然如此,这两天,你就好好休息下吧!”满意的点了点头,树精姥姥这才转身离开,连同离开的还有那小青等人。

    “唉……”

    看着离开的树精姥姥,聂小倩脸上的乖巧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满是幽怨和凄苦。

    嫁给黑山老妖,这姥姥是在讲自己玩火坑里推啊!

    活着惨遭奸人所害,死后,不止尸骨被控,沦为害人的恶鬼,如今,更是被当成货物一般,随意的交易。

    “做人难,可是谁有知道,做鬼,更难?”轻叹一声,脱下那一袭红色嫁衣,静静的站在那窗户,看着那一轮朦胧的银月。

    随即,脚步轻点,飘飘然飞出了窗外,却是朝着湖心小亭而去,也唯有那里,才能使得自己一泄心中的苦楚。

    锵锵锵……

    人未到,聂小倩却是听到了一阵噪噪切切的琴音。

    这琴音和自己不同,虽依稀能听出这是一首曲子,但是更多的是噪音和僵硬,这明显就是一个初学琴音之人在弹奏曲子!

    “有人在弹琴?还是在湖心小亭?”湖心小亭中,自己琴不曾带回,而听这音色,无疑是用自己的琴演奏的。

    想到这里,聂小倩脸上带着好奇之色,她倒要看看,这究竟是谁,三更半夜,竟然敢在兰若寺弹琴,还用的是自己的琴!

    可是当来到这湖心小亭的时候,聂小倩却是楞了下更是忍不住惊唿出来:“怎么是这书生?”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在这里相遇,一曲未完,却又不知何时离开的书生,卫子青。

    琴音戛然而止,卫子青的脸上闪现一抹慌乱之色,就像一个小偷一般,偷了东西却被失主抓住一般。

    不过这种慌乱也就是一闪而过,卫子青的脸上就恢复了平静,抬着头看着聂小倩道:“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不知道这里闹鬼不成?”聂小倩脸上有些不满:“还动了我的琴,你难道不知道,未经允许,这是及其不礼貌之事?”

    “我知道,只是我在这里等了你许久,这琴,却在这里,一时技养,想要试试罢了,只是这琴音,就有些难以入耳了!”卫子青脸上闪现一抹尴尬之色。

    确实,他的琴音,实在是,不好言语了!

    聂小倩脸色变了变,不是因为这卫子青动了她的琴,而是因为,她听到这卫子青,竟然说,他在等自己!

    “等我,莫不知道,公子你等我何事?”

    卫子青笑了笑,将眼神看向了琴台上,那被布包着的包裹:“还你一件,本应该属于你的东西!”

    “属于我的东西?”聂小倩秀美一皱,莲步轻移,走到那包裹前,将其那包裹打开,这打开,整个人顿时呆滞在了脸上,更是惊唿了起来:“这……这是……”

    那包裹中包裹的,不是别物,而是一罐骨灰坛!

    而那骨灰坛上传来的,却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不是自己的骨灰,又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