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1 上浮
    171上浮

    托马斯谈到自己做的噩梦时,富江和荣格都不由得朝我看来,我最近也陷入类似噩梦中。

    “他们在做人体实验?”荣格问。

    “不,我不知道,我有好几次看到自己被他们选做素材,那种痛楚是如此真实,但是昏迷过去后在醒来,却发现只是一场梦。”

    托马斯和恩格斯等人调查了那些地方,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有时托马斯会想,正常的世界和异常的世界,哪个才是真实呢?噩梦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真实,他们开始害怕睡觉,尝试要逃出小镇,却发现怎么也出不去,于是变得歇斯底里,最后,一些人被判定为精神病人,另一些人自杀了。

    “出不去?为什么?”我问。

    “这是最奇怪的地方,我也不太清楚,有时会发现通向外界的道路被切断了,整个小镇变成了一个孤岛,有时明明已经出去了,可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仍然在精神病院里。”托马斯谈及的时候眼神迷惘。

    “刚才你看到了钟塔上的蓝色火光。那是怎么回事?”荣格问。

    “那是祭礼。”托马斯陷入沉湎。

    我们觉得这才是重点,祭礼这个单词和末日力量往往关系密切,我们继续追问,可是托马斯摇摇头,他对“祭礼”也不甚了了。

    “只是一种猜测,当时刻上全都变成蓝色火光时将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这是那个男孩说的,他说有一个邪恶的计划在进行,我们必须摧毁精神病院。”

    虽然不是每个参与调查精神病院的人都会堕入噩梦,产生幻觉,但是当他们看到身边的人不是发疯就是死亡,也感到万分恐惧,已经处在崩溃边缘,所以当男孩提出这里在进行一个邪恶的祭奠时,包括恩格斯在内,每个人都相信了。先不论他们是否能够逃离此地,他们的亲朋好友都在镇上,就算他们据实相告,对方也不会相信。

    因此,无论是为了谁,他们都只有继续调查计划。他们当面质问蒙克和斯恩特,那两人自然否认自己的精神病院有违规行为,对那些梦和幻觉的事情冷嘲热讽,最后众人不欢而散。有些人提议报警,有些人甚至想要用偏激的手段报复蒙克和斯恩特。然而,就在矛盾即将激化的时候,突然传来了蒙克的死讯。

    “我还清楚记得,当我听到蒙克死亡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尽管蒙克有种种不是,而且还是我心中的嫌疑犯,但是我无法忘记从前和他相处的那些日子。你得知道,这个镇子很小,我们自懂事以来就玩在一起,熟悉彼此,就像亲哥们一样。他和斯恩特一直是镇子的骄傲。”托马斯低沉的声音说。

    就是在那时,精神病院为了悼念开创者蒙克,在靠近墓园的位置修建了那个钟塔。当时大家都以为纯粹是一种纪念,所以尽管已经和精神病院起了纠纷,但念在旧情的份上,还是有不少人去参加了葬礼。可就在葬礼过后的第七天,那个钟塔的一个时刻突然亮起蓝色的火光。

    “那个男孩,索伦告诉我们,祭礼开始了。可是无论我们如何追问祭礼的事情,他都不肯开口,只是说,将会有最关键的十三个人被献祭。”托马斯说。

    “你们没有问他为什么会知道祭礼的事情吗?”

    “当然问过,可是他什么都不肯说。不过,这些年来我反复思考,不断梦见当时的情景,所以有一个猜测。”

    “什么?”荣格追问道。

    “我觉得,那个孩子怀疑我们之中有叛徒。”托马斯紧握双拳,骨节发白。

    托马斯他们意识到危机一触即发,不得不铤而走险,闯入斯恩特的家大闹一通。

    “我永远无法忘记小斯恩特当时的眼神,我想他恨死我们了。”托马斯摇着头说。

    但那只是一个幌子,最终,男孩和恩格斯发现了端倪。详细经过只有那两人清楚,总之两人窃走了据说是祭礼中至关重要的东西,并决定用这个东西将幕后黑手引出来。

    “幕后黑手是什么人?”荣格问,

    “不清楚。”托马斯摇头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查明他们的身份,只知道他们是蒙克和斯恩特的合伙人,看上去像是一个邪教。真不知道,蒙克和斯恩特为什么要和这些人合作。”托马斯满腔悲愤,失望透顶地说:“他们怎么能和那些家伙一起谋害自己人”

    “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带着面具,身穿黑袍。嘿,邪教不都是这种见不得光的模样吗?我见过他们的徽章,上面一个圆圈,下面一个十字,看起来像是钥匙。”托马斯说着,双手比划,让我想起了在梦境中的精神病院的教堂大厅看到的天窗。

    “你们的计划成功了吗?”我问。

    “……至少我们活了下来。”托马斯只是如此说到。我知道他忌讳什么,再说下去就不得不承认当时的大火有他们的份,他可不会承认那些事情,也不会曝露那时的同伴。

    “那件和祭礼至关重要的东西在布尔玛手上?”荣格突然问。

    托马斯没有回答,但是我们看到他脸上一瞬间有些惊愕,便全都明白了。黑巢的人不知从哪里获得了这个线索,在夺取那个物品的时候导致布尔玛的快餐店发生爆炸。席森神父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获得了那个东西,可是布尔玛却在恩格斯询问的时候否认了这一点。这其中仍有许多疑问,不过这些疑问对我们的行动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那场大火中,除了你以外,还有多少人活了下来?”我又问。

    托马斯用沉默做出回答,我们也没有逼迫,之前的交谈已经足以让我们把握当前的形势和即将到来的变化。现在我们已经明白,十年前的祭礼已经重新开始了,对方酝酿已久,绝不容许再次失败。和祭礼相关的重要物品不是在布尔玛手中,就是在黑巢手中。也许黑巢来人就是幕后黑手的帮凶,而小斯恩特很可能是这次祭礼的负责人,而以恩格斯为代表的当地警局已经黔驴技穷。

    一旦祭礼成功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清楚,但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托马斯的怪谈故事结束了,地上已经落满烟头。我掏出手机看时间,蓝色的光照得人脸有些惨白。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在这个黑暗诡秘的房间中聆听那些怪诞悲惨的往事,空气中似乎聚集了太多阴森的微粒,让人觉得呼吸不畅。

    好一阵沉默,只剩下发电机的响声。

    我提议开灯,托马斯焦躁的情绪在倾诉的过程中已经恢复平稳,很快就同意了。他走到角落里摸索了一阵,房顶上的灯泡开始闪烁,眨眼的时间,昏黄色的亮光稳定下来。托马斯的肚子发出饥饿的抱怨,我们才想起来,自己连晚饭都还没吃,沉默压抑的氛围不由得消融了一些。

    “没想到说了那么久。”托马斯站起身来,走向厨台,“我想,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你们确定要留下来吃晚饭吗?”

    “不,不用了。多谢你,托马斯先生。”荣格婉拒道:“不管你说的祭礼是否真实,如今镇上的情势的确不怎么好,也许你可以到我们那里,我们会负责你的安全。”

    “别说了。”托马斯果断拒绝了,“我是不会去你们那里的,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保护我,而且我也没有完全相信你们。”

    托马斯没有任何挽留我们的意思,巴不得我们离得越远越好,就像我们都是灾星一样。不过,若非是为了获得线索,我们也没兴趣在这个肮脏、杂乱、散发异味的狗窝里久留,更不用说去品尝那个看上去好几天没洗的厨台做出的伙食了。

    我们出门,走下铁梯,最后出来的荣格关上房门。

    清澈的夜色中,月华如水,我们披星戴月朝来时的方向走了一阵。回头眺望拖车,那个微微从窗帘后透出光亮的房间,如同一个庞然怪物卧在荒野中,不时传来呜呜的声音。

    我们返回汽车旅馆取回越野车,然后给其他人打电话,约好到镇中心的一家夜店会合。当然,并非是公事性的紧急集合,只是意在加深队员们之间的感情的聚会而已。尽管其他人都已经吃过晚饭了,不过都很干脆地答应下来。来到镇上两天了,一直埋首在情报收集和整理的工作中,就连下班后也不能放松,现在既然队长自套腰包请客,众人自然不会客气。,

    那家夜店名叫“黄色旗帜”,门面上方的招牌是一副**状的女郎画像,跑着一圈跑马灯,显得五色斑斓,充满了某种暗示性的意味。这个招牌晚上八点过后才会升起来,白天是正经的酒吧。我和富江在刚到小镇时曾经光顾过,知道这家店是整个镇上唯一有***的夜店。

    若说十分喜欢这种低俗的地方也不尽然,只能说我对这种地方充满了好奇心。荣格和其他人都是前天才抵达镇子,所以对夜店的事情不太清楚,所以当荣格知道聚会的地点是这种地方时,看向我和富江的目光有些怪异。

    “这里可不是未成年人该来的地方。”荣格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我知道他的意思,虽然为了行事方便,重新办理的身份证上显示是成年人,但实际我尚未满十八岁,这点小队里的所有人都知道。

    “你呢?荣格,你就没做过这种事情吗?”我反问道,“这么刺激的地方,可不分成年人和未成年人。”

    荣格盯着我半晌,脸上刻板的表情变得柔和了一些。

    “我想他们不会让你进去的。”荣格看了一眼守在夜店门口的保卫说。

    “别担心,我和富江都进去过。他们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对外乡人一向很热情。”对此我深有体会。

    “那是过去,今晚会有些麻烦。”荣格说。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这种夜店鱼龙混杂,布尔玛的快餐店发生爆炸,警局应该会对出入这里的人进行监视和排查,而这里的管理也会相对变得严厉。”荣格解释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除了这里,我可想不到这个镇上还有什么有趣的地方。说不定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报呢。”

    荣格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答应让我试试,毕竟我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这家夜店的经营项目和唯一性都耐人寻味,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小道消息可是相当灵通的。结果我们三人轻而易举就进了里面,门口的守卫就像是两尊目不斜视的雕像。

    夜店里的客人不少,但仍旧留有座位,我们跟服务员订了两张桌子,要了三份大餐,在其他人到来前,我们迫不及待要填饱肚子。虽然魔纹使者的体质不错,不过无法掩盖饥饿的感觉,如果有机会,我们的胃口甚至比普通人大上一倍。

    夜店里没有舞池,也没有旋转的彩灯,光线有些暗。靠门的右侧是吧台,门的正前方是一个不大的舞台,舞台上竖着三根钢管,除此之外都是提供给客人的桌椅,身着短裙的女服务生踩着溜冰鞋,举着托盘在过道间穿梭。晚上十点开始,夜店会有***,不过在那之前,店内的气氛已经够热闹了,斗酒声,吵骂声,嬉闹声,好似波浪一样涌来,我们交谈时不得不提高音量。

    “这是我进过的最差劲的夜店。”荣格毫不客气地说,说这话时候,他仍旧是那副一板正经的表情。

    “是吗?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好的了。”我用力切着牛扒,大声回答他:“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的地方。”

    “就是为了看***?”

    “是啊,在我的国家可没有这种服务。”

    “那可真是太糟糕了。”一个声音插进来,说:“虽然对未成年人来说,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们抬头一看,原来是洛克他们,连忙招呼他们坐下,又让服务生端上酒水。不一会,欢乐颂小队的十一名成员都来齐了。咲夜的年纪和我差不多,同样没有见过这种阵仗,显得有些拘谨和好奇,紧紧挨在富江和达达的中间。

    “真够吵的,怎么选在这种地方?”达达问道。

    “这是本镇唯一一家有***的夜店。”富江刻意看着男性队员说。

    洛克和巴赫等人顿时一阵起哄。

    “谁的主意?”潘故意做出诘问的样子,不过谁都知道她根本就不在意。

    “我们的副队长小伙子。”荣格不瘟不火地回答道。

    “我记得你还没成年吧?副队长。”潘对我说。

    这个刁难可不是第一次碰上了,我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攻势。虽然我们决定不谈公事,不过这一阵都在忙同样的事情,说来说去,话题又转回天门计划上。富江把我们三人的遭遇简单阐述了一遍,众人都啧啧称奇。快餐店爆炸案,黑巢交锋,以及和托马斯的恳谈,短短一天中发生了这么多刺激的事情,让埋首于枯燥的查访任务的其他人羡慕不已。,

    “看起来,有一个神秘组织从头到尾都参与了天门计划。”洛克想了想,说:“先利用政府支持,判断研究计划的可行性和实用性。如果没有用,就扔掉,如果有用,就会采取种种手段封印项目,将自己变成计划的唯一支持者和获益者。这是很常见的非法商业手段,如果手腕圆滑,和政府稍微有些关系的人都能做到。”

    “天门计划的提出者是那个组织吗?”达达疑惑地问道。

    “也许吧,不过,我想他们一直没有进展。让计划取得成果的是蒙克和斯恩特,也许在那个时候,计划的方向就产生了改变。当时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让蒙克和斯恩特不得不接受那个组织的资助,重新开启天门计划。”洛克推测道。

    “你觉得会是什么事情?”荣格问。

    “托马斯说,蒙克和斯恩特像丧家犬一样回到镇子,差点一蹶不振,可是在他们的开解下,重新打起精神,才开了那家精神病院。我觉得并非那样。”巴赫突然说,“艾琳随同蒙克和斯恩特回到小镇时,已经患上了绝症,而且病情在不断加重,再联想到天门计划的目的,不难看出,蒙克和斯恩特很可能被那个神秘组织招揽,并以艾琳的病情为要挟,他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又纠葛于镇上的乡情和艾琳的生死,所以才显得颓丧。说不定,艾琳的病也和他们在城市中进行的天门计划有关。”

    我们都认为巴赫的这个推断十分贴近真相。这时,潘突然取出纸笔,画了一个图案。

    “我在寻访其中一个受害者家庭的时候,在他们的相册中看到了艾琳的照片,她当时还是十七岁,脖子上带着这个东西。”她说。

    我们的目光齐齐落在那个图案上,那是一个吊坠,细幼的银链穿过一个圆环,圆环之下是一个十字架,显得古朴典雅。

    “艾琳……是那个邪教组织的人?”八景皱起眉头。

    “这个吊坠据说是艾琳的家传宝物,所以我想,她不仅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而且还具备一定的地位。”潘如此说到。